英國版Vogue總編 Edward Enninful:「我是黑人,是同志,我不有錢,我也不瘦。」

Edward在紀錄片《時尚惡魔的聖經》當中,特約造型編輯正在和美版《Vogue》總編 Anna Wintour 的辦公室討論有關造型提案,Anna Wintour 對他說:「我不懂這魅力在哪?Edward,這是 Vogue,請提升它。」
 

0

然而,「那位造型師」如今已貴為英國版《Vogue》總編輯,(於 2017 年 8 月)為這 102 年的雜誌來締造了許多「第一」,「第一位」男編輯、「第一位」非裔編輯、也讓蕾哈娜(也就是黑人)「首度」登上了九月號封面。

 

「我是黑人,我是同志,我不是有錢人,我也不瘦。」他在接受英國《The Times》雜誌受訪時表示,「我是多元的典範,我也不想造假。」

 

 

平民百姓變成時尚總編的勵志故事從這兒開始

diversity-champion-and-i-d-family-member-edward-enninful-announced-as-the-new-editor-of-british-vogue-body-image-1491826380

小時候 Edward Enninful 舉家從迦納移民到西倫敦,家中排行老五的他沒有如 Anna Wintour 或前英國版總編 Alexandra Shulman 有著家世背景,你若搜尋 Edward Enninful,他的平易近人和好個性將會不斷的出現在文章的形容當中。

Edward Enninful 的母親是裁縫師,父親是聯合國和平部隊的軍官,因為擔心西倫敦的地方幫派,便送 Edward Enninful 到倫敦南部就讀,「這是很非洲人的思考模式,我爸不喜歡我在街頭上混,我成績很好,他原本希望我能當律師。
 

edward-enninful-1

但有天前往大學的地鐵途中,穿著牛角外套毛帽的 Edward Enninful 被人跟蹤了。

「有個拿著包裹男人一直盯著我看,基於我家人非常保護我,我在外面也沒什麼朋友,導致我在地鐵到站前都非常緊張。」最後,那個人走上前並遞上名片表示:「我的名字是 Simon Foxton,我是《Arena》和《i-D》雜誌的造型師,我正在和 Nck Knight 合作,不知你有無興趣參與拍攝否?」
 

Simon Foxton

Simon Foxton


Edward Enninful 的母親非常激動,父親卻相當反對。

然而,兩周後,Edward Enninful 再度被另一間模特兒經紀公司攔下,Edward Enninful 的父親才在母親的勸說下同意他進入時尚的大門,「兩個禮拜之後,一個新世界打開了,我仍記得當時拍照的感覺和想法,這是我所想做的,我不想當律師。」短時間內,他的身份從模特兒,到助理,到攝影師,「我被派到巴黎去拍攝時裝秀,然後奔回來學校上課。」隨後,才 18 歲的 Edward Enninful 離開了學校,成為最年輕的《i-D》時尚總監。

 

「我決定我的人生真的是要在雜誌上奉獻,能藉此說點什麼,不是說一定要當律師或醫生什麼的,而是透過藝術和不同的美,」

 

 

再來談一下豐功偉業

Investitures at Buckingham Palace

時尚產業並非國英數般,但 Edward Enninful 的成就努力有目共睹,舉凡:2014 年的英國 Isabella Blow 時尚創意者大獎、2015 年克裡奧國際廣告獎(CLIO)以及 2016 年因致力時尚多元化獲得了大英帝國勳章(OBE)。

成為《i-D》雜誌時尚總監的他,先後來到義版和美版 Vogue,並在 2011 年成為《W Magazine》的時尚總監,在他 30 多年的江湖走跳中,Edward Enninful 說服了義大利版《Vogue》促成了有關黑人議題(2008 年七月號)和大尺寸模特兒封面,以及 2005 年由超模 Linda Evangelista 演繹有關整形議題和 2012 年《W Magazine》Kate Moss 所拍攝的「聖母凱特」…等諸多經典。(註:Vogue Italy 版 2008 年七月號在美國和英國短短三天內就售罄,基於外界的高需求,集團最後又在加印了 6 萬份。)
 

17mr6lwnqe4hhjpg

gxl_5147970c-c0d4-40b6-9f81-19f30aa613db

AAC51785

elise-crombez-eugenia-volodina-hana-soukupova-inguna-butane-jessica-stam-julia-stegner-linda-evangelista-missy-rayder-by-steven-meisel-for-vogue-italia-july-2005-10

論造型?「我以前會把所有的錢都花在我買不起的書上,這樣我就可以了解到以前很多很棒的編輯和設計師的故事,你必須去研究,造型不僅僅只是穿衣服去派對覺得自己很懂穿搭很美而已,」Edward Enninful 覺得,做造型更像是在演戲或是唱歌,「你必須深究你的技藝。」 

 

 

英國版 Vogue 總編,他的主張:多元(diversity)

Screen-Shot-2017-08-24-at-17.22.05
在前總編 Alexandra Shulman 任職 25 年期間有著幾項詬病,像是她分享了 54 名員工的合照,可團隊裡面清一色都是白人,且有整整 12 年的期間,沒有任何一位非裔模特兒登上封面過。

論種族歧視,Edward Enninful 受訪時表示,小時候被家人保護著,不知道什麼叫種族歧視或是勢利眼,但「在時尚界,我和權貴和亞洲人變成好朋友,這一切就是有關多元和傑出人士,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黑人或白人,大家都來自不同的世界,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和社會有所聯結,而我的封面能展露出時代的象徵。
 

Enninfulcover

當談到自己首刊英國版《Vogue》封面,他形容猶如獻給英國的一封情書,當中請來英國小說家 Zadie Smith、文學家 Salman Rushdie 爵士(電影《BJ 單身日記》中新書發表會他以自己作家身份客串)、Twiggy、Cara Delevingne、茶、約克郡布丁、Topshop 和 Burberry…等,這是 Edward Enninful 所熟悉的英國經典,並表示:「時尚應該是要包容,而不是排他,衣服應該是人人都能穿才是。」

 

「包容性不意味著低端市場,它提供了同樣的誘惑幻想吸引著寓言作家、愛戀情侶、夢想家和創意企業家,不止白人的小孩會做夢,當大家抬頭望向天空所盼望的未來是什麼?」

 

「我希望 Vogue 是能夠歡迎他人而非嚇阻。」作為《Vogue》總編,Edward Enninful 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讓各種尺碼的模特兒登上封面的原因,我不會讓喜歡甜食的女性感到痛苦,是胖是瘦,真的不重要。…我喜歡一般人會真的把這些衣服穿出門的真實性。」

傳奇時尚編輯 Grace Coddington 則表示:「對我來說,這是雜誌該有的樣子。」

 

 

他雖樂天,但也遭到波及過。

2013 年,身為《W Magazine》創意總監的 Edward Enninful 於一場高訂秀上被安排在第二排,他推文道:「如果所有我的白人同行們能坐在前排,為何我該坐在他們後面?莫非這是種族歧視?xoxo(愛你喲~)」
 


事後他回應道:「我試著不去理會,專心埋頭苦幹,當我還是模特兒在試鏡的時候,有時會覺得挺挫敗的,這就是模特兒的世界,除了種族還有體重議題,但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他也在訪問中提到近期的皇家婚禮,「(哈利王子之妻)Meghan Markle 對英國來說非常棒,現在任何女孩都會覺得自己是公主,就算你有深色肌膚也能嫁給王子,這是一種進步。」

 

 

論女性主義

459797820

「我會受到強大女性所吸引,我覺得這點是我媽害的。像是 Franca Sozzani(前義大利版 Vogue 總編),她允許我可以在義大利版 Vogue 為所欲為;還有 Anna Wintour 也是,當你替她工作時,你必須去啟發攝影師和設計師,你要顧慮成本和創意,沒有一個在美版 Vogue 工作的人是坐在那就能夠成事的,我從 Anna 身上學到的就是勇往向前,千萬別坐著,不要放下你的桂冠,千萬不要想著我已經做到了!
 

延伸閱讀:
前義版 Vogue 總編 Franca Sozzani 紀錄片《混亂與創造》
Anna Wintour成《Bof》的封面人物,10件從訪問得知有關時尚女帝的事

 

4976779000000578-0-image-a-19_1519264706872

Edward Enninful & Carine Roitfeld

Edward Enninful & Carine Roitfeld

 

 

總編也可以穿得很簡單(只要合乎禮儀)
 

box=615x0

 

「我個人穿著一直走著拘謹路,我不是孔雀,我不需要太過盛裝,因為我的工作是為他人置裝。有些特別場合我會穿 Alexander McQueen,因為他是非常好的朋友,但男人應該要能穿裙子才是,我們應該是穿我們想穿的,人們要能活出真實的自我。 」

 

他的風格多少也受到父親的影響,「我覺得我想仿效他,我的父親總是穿著白襯衫黑長褲,畢竟他是軍人,這也有點變成我的制服。」

Edward Enninful

其入門恩師 Simon Foxton 在接受《倫敦標準晚報》訪問時曾形容,Edward Enninful 處事非常圓融,人緣很好是他的強項,他永遠不會是那光鮮亮麗的人,「從剛開始替我工作那時他就看起來相當邋遢,我記得有一次他的眼鏡鏡腳斷了,他很簡單用線繩把鏡框綁在耳朵上,它有著自己一套的風格。」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專訪,因在時裝周身穿新 Burberry 外套備受矚目的 Edward Enninful 感到非常不自在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專訪,因在時裝周身穿新 Burberry 外套備受矚目的 Edward Enninful 感到非常不自在

 

 

這一回來沒別的,只想讓英國變得更好

Edward Enninful & Grace Coddington

Edward Enninful & Grace Coddington


Edward Enninful 對這幾年倫敦的改變感到震驚,「我發現它變得很詭異, 很多人都在講英國變得性別歧視、仇外,每個人都在討論移民問題。我自覺這是一個歡迎我們(從國外移民來)家庭的國家,我在這兒交到了很多朋友,英國是世界上有著最具啓發性的人的創意之地,我們必須讓脫歐變成正面積極,我不想回到與世隔絕的地方。這本雜誌將展現這國家的人才,我在國外好多時間都在崇拜倫敦,我不想改變這種感覺,我決定要讓事情變得更好。」無獨有偶,Riccardo Tisci 在 Burberry 所做的,也和 Edward Enninful 的想法一致。
 

延伸閱讀:
是否真有那麼糟?究竟 Riccardo Tisci 首季 Burberry 背後想說什麼?
2018 年 Burberry 9月系列,「有著各種年紀、文化和生活風格,這才是時尚該有的樣子。」

 

 

他會是下一個 Anna Wintour 嗎?

anna-wintour-new-york-fashion-week-fall-winter-2017-216674-1487444999-main.700x0c

於 2018 年四月時,69 歲的 Anna Wintour 謠傳將退位,母集團 Conde Nast 執行官 Bob Sauerberg 在爾後的聲明稿中表示:「Anna Wintour 是我們公司轉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她也同意仍會以美版《Vogue》總編和 Conde Nast 集團創意總監的身份與我們合作下去。」

而在時尚界大風吹當中,對於 Anna Wintour 位子,這個在時尚圈握有極大權力和名聲的編輯,Edward Enninful 則是呼聲最高,《華盛頓郵報》資深時尚編輯 Robin Givhan 形容:「若 Anna Wintour 是大集團電影製作,那 Edward Enninful 就是備受好評的獨立電影製片人,他的作品富含內容且充滿活力,看完可能會覺得很憤慨或是感到安慰,總能讓人回味思考。」這權位轉移的設想給了 Edward Enninful 更大的使命。

 

「我很年輕就來到 Vogue 了,所以我知道時尚是一門商業,當然這不會只是在說奇異的故事而已。」

 

母公司康泰納仕集團主席暨首席執行官 Jonathan Newhouse 表示,「Vogue 很神奇,你要如何去描繪很美和很一般畫面的不同?這很難用文字言論,也不能把它列作商業計劃,但我們的成功卻取決於這點。」
 

現任集團主席 Jonathan Newhouse & Edward Enninful

現任集團主席 Jonathan Newhouse & Edward Enninful


數字會說話,Edward Enninful 的改變有了正面的回應,比起去年同期英國版 Vogue 的整體發行量有著 1.1% 的增長,引用發行公信會(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的報告,2018 年八月的發行量為 19.2 萬,相較他國,美版是 120 萬,而義大利版是 11.4 萬。Jonathan Newhouse 表示,我們的盈利增長了 8%,那不僅僅是一種感覺,這本雜誌的轉變也反映在收入上。
 

British Vogue Magazine - May 2018

British Vogue Magazine – May 2018

British Vogue Magazine - September 2018

British Vogue Magazine – September 2018


或許英國版 Vogue 永遠不會像美國版這樣龐大,但 Edward Enninful 正在用多元將這 102 年的傳奇變成下一世代的時尚聖經,「這些內容出現在 Vogue 封面跟出現在《i-D》或《W》雜誌上會很不一樣,感覺會更真實,且更充實。」
 

延伸閱讀:
想進入時尚產業工作要讀什麼系?
十年前,《穿著Prada 的惡魔》讓我們誤會了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