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是否上帝真派他來拯救年輕人脫離盲從炒作?

海洋環保團體 Parley for the Oceans 創辦人 Cyrill Gutsch 曾表示「沒有什麼比拯救生命和實現目標更『時尚』的事了,」而身為 Parley 大使同樣參與拍攝的波蘭超模 Anja Rubik 同意這個說法:「品牌應該要更有責任心。當你購買高價的商品時,會希望它的來源越有環保意識越好。這種公開透明的做法本身就是在創造好的未來。時尚圈能夠推動這個運動 —— 我們可以創造趨勢。」
 

Noah 創辦人 Brendon Babenzien, photo via Photos by Heather Sten for Maekan.com

Noah 創辦人 Brendon Babenzien, photo via Photos by Heather Sten for Maekan.com


這點,必須說,Noah 本身一直在做,且不僅僅是環保,如今品牌創辦人 Brendon Babenzien 仍非常在意滑板、衝浪、龐克和嘻哈,只不過現在衝浪沒像以前那麼喜歡,原因在於這世界的紛紛擾擾:自然資源的枯竭、海洋塑料問題、勞工被剝削、消費者的盲從浪費,看似美好的美國夢如今也伴隨著日漸喪失的權益和衰退,當世界僅操作在有錢人和大公司手上時,我們彷彿活在電影《蠢蛋進化論》(Idiocracy)中,Brendon Babenzien 毫不保留的直言:「現在的人真的他媽的太笨了(people are just fucking dumb,),人們真的變得越來越笨,且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是人為蓄意操作的。」什麼事讓他這麼火?而他想透過 Noah 做什麼?


延伸閱讀:Noah 創辦人 Brendon Babenzien 開示,何謂街頭潮流?

 

 

有時世界需要有人站出來說,這麼做才是對的

Brendon Babenzien 13 歲開始就在滑板店打工,當然,最著名的履歷就是他在 Supreme 擔任創意總監長達 15 年之久,如今 46 歲的他,在 2015 年再度重啟了個人品牌 Noah。

d01d704bab2fc35f7ba40501811c01dd

時間來到 Noah 重啟的前一年,Brendon Babenzien 的女兒 Sailor 出生給了自己一個新的方向,「只做一個服裝品牌,只是做東西然後從一小群人們身上獲利對我來說是不夠的,我不可能在照顧女兒的同時做這種不負責任的事。」他補充說道,當中很大的一部份是有關品牌的 DNA,「就是一切都必須得做好。」Brendon Babenzien 表示,「我有 15 年的時間可以去思考如果我再次做 Noah 它會是什麼樣子,它會長怎樣?我將如何使用它?」
 

Noah New York Store

Noah New York Store

NOAH CLUBHOUSE

NOAH CLUBHOUSE


其追求的是合情合理,努力透過品牌和業務面來詮釋自我原則,避免以利益為導向,基於品牌只有少數投資者且他們都認同 Brendon Babenzien 的理念,致使他能夠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品牌就像名人,如果它必須用某種特定的方式才能取悅觀眾的話,這其實非常詭異,但這不會在 Noah 出現,我們只做我們想做的。」

 

 

為什麼要說現在的人越來越笨勒?

Noah 所做的一切對 Brendon Babenzien 來說非常重要,因為他覺得當代年輕文化沒有在鼓勵大家做改變,人們忙著創造他們很忙的假象,「像是妄想因為某件事出名,彷彿這樣他們就會聲名大噪錢財滾滾來一樣,然後還自詡如果要為自己創造某種風格的話無需基於現實,像是我不滑板(但身穿一身潮),這個也不做那個也不做的,某種程度這似乎已被大眾接受,不知是太坦然還是他們真的對這世界的混亂太過無知。」

與此同時,一群明明有著影響力的人卻被廣告和行銷分心著,他們大部份的時間,不是在排隊等待商品發售,不然就是在社群試著讓旁人羨慕自己,對 Brendon Babenzien 來說,這些人都只是被品牌的銷售手法所蒙蔽操作罷了,「很多人覺得自己非常龐克、非常叛逆,但事實上,他們只是有錢人的食物,其實有錢人很討厭他們,一心只想要他們的錢,」

 

「打自 50 年代開始,你眼前所及的東西便只誘惑你買買買買買,致使大家都忘了自己的消費其實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這樣對世界不滿的品牌在時尚產業並非少數(瞧瞧我們的西太后 Vivienne Westwood、Stella McCartney 和川久保玲),但當不少品牌選擇撇棄自我去滿足千禧世代時,Brendon Babenzien 選擇重啟 Noah 成為自己對抗世界(惡習)的武器,他並非想改變潮流文化,只不過總是有人要站出來告訴大家,這樣才是對的,「要嘛你就是消極覺得這世界就是這樣幹嘛要多費心去管?或者你可以為自己所堅持的價值奮鬥。

延伸閱讀:
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的龐克之道:了解這個世界,讓它變得更美好。
Stella McCartney 論環保永續:「若人沒有希望,要如何有心去生小孩?」

 

 

Noah 做了什麼?

根據道德政策,Noah 只和接受過審查的工廠合作(a.k.a 不壓榨工人的工廠),品牌也常在部落格向大家說明他們的產地來源,術業有專攻是他們所秉持的重點,大部分主要落在加國、葡萄牙、義大利和日本,只有少數工廠是設在美國(和洪都拉斯)。他們會優先考慮耐用的可持續性天然布材,可以的話,會避免使用混紡讓塑膠有進入水循環的機會。


延伸閱讀:合成衣物纖維,與柔珠、塑料並列為海洋河川污染源


當然,對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消費者來說,最常見的評論就是「怎麼這麼貴?」但這是 Brendon Babenzien 所想教育世人的,這才是一件好 Tee 真正的價格,「你們眼前那些便宜的價格是建立在他人無完善報酬、無豐衣足食、無法求學、幾乎家徒四壁的人身上,一切就是騙人的。」
 

以身作則的 Noah 也在品牌內部舉辦「無塑周」,所有員工(約 30 幾人)一整個禮拜都須(嘗試)避免使用一次性塑膠製品以紀念世界海洋日。

以身作則的 Noah 也在品牌內部舉辦「無塑周」,所有員工(約 30 幾人)一整個禮拜都須(嘗試)避免使用一次性塑膠製品以紀念世界海洋日。

在接受 GQ Style 訪問時,Brendon Babenzien 說:「最起碼讓追隨的年輕人知道世界如今發生了什麼事,有關環境,有關社會議題。」Noah 常批評川普,藉銷售產品來關注宣傳各種問題,如: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同志權益、反納粹以及日前的邊界隔離政策,「我們用很像滾濃湯的方式在處理議題,部分是滑板、部分是慢跑、部分是政治、部分是環境還有音樂文化影響..等,我們把這些在同一時間處理,基於我只是在表達我感興趣的東西,想必外頭至少會有一人同意上述議題中的一種。」

0618_NoahTee_3x2 GNS-1 https_hypebeast.comimage201608noah-black-lives-matter-tee-1


「我常說,我們不是要當正經八百的佈道品牌,如果我們沒給大家一點有趣好玩的東西,我們沒展示有關滑板的話,那麼我們自己也會完蛋,你必須拿捏好平衡。」

 

180529_BrendonBabenzien_276-900x1200

Noah 似乎引起了共鳴,品牌的增長著實超出了預期,但被問到同行是否有考慮參考 Noah 的模式?Brendon Babenzien 有點不爽的說:「他們有些人根本不鳥這些,我也不知道,有些我認識的人真的很在乎,也很高興能認識我或和我們合作,但是否這對他們有影響?這你可能就要自己問他們了。」他補充說道,「當談到我們所做或我覺得業界該改變的事物時,很多人會直接聯想到我的過去,但我不是在講他們(Supreme?),我所指的是整個社會環境,包括我自己。」

 

「作為消費者,我們若不改變自己的行為,我們真的就完了,這是最後的底線,所以想改變的渴望、需求、無論那是什麼,這些都必須發生。」

 

網路上開始出現正義魔人的聲音,覺得若 Brendon Babenzien 真這麼在乎環境,為何還要回到這個世界上第二大污染源的時尚業?他表明,服飾產業是他們了解賴以為生的事業,Noah 的回歸,是試圖展現一個可以做得更好的楷模,Brendon Babenzien 很歡迎對話,「如果有人知道我們不懂的資訊,他們可以分享給我,我們未來會用在系統當中,」

0

可另一方面,當品牌表明自己的「貴亦有道」和透明化整個製程時,卻引來不少指責和懷疑,「人們覺得我們只是在賺錢或把自己搞得像奢侈品一樣,所以說,很難去打贏這場仗,我們只能盡可能去做。」同樣的挑戰也出現在塑膠議題上,品牌試圖盡可能減少塑膠的使用,但工廠運送仍需要包裝保護,他們曾嘗試植物做的可分解袋,但很快就過期不耐用,雖說市面上有回收再製的塑膠袋,但其高價勢必會影響到服飾的販售價格,「這聽起來很像我們正在開發自己的環保塑膠包裝,但其實業界並不在乎我們想要什麼,他們沒有一個合理的方案適用於像我們這樣想解決問題的公司,我們的選擇相當有限,仍是勢單力薄,無法改變大公司的運作方式。」


延伸閱讀:
為什麼精品隨便一件T恤都要賣這麼貴?
「如何在這時尚界求生存?」專訪 INDICE STUDIO 設計師李豪

 

 

為了地球好,別追流行,求風格吧

180529_BrendonBabenzien_105-1600x1068180529_BrendonBabenzien_021-1600x1068

當然,Noah 還是一個服裝品牌,可最重要的不是衣服,看看 Yves Saint Laurent 和 Coco Chanel,風格(style)和時尚(fashion)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Brendon Babenzien 稱「時尚」是災難,「時尚很瘋,把買衣服和穿衣服變成一種興趣嗜好一樣,這和我成長環境完全相反,因為所有的風格都有自己的起源,」Brendon Babenzien 表示,「我們仍在提醒世人風格是最重要的事,個人風格並非你一定得穿最新最潮的東西,你只需要有著身份、力量和意志便能擁有,這解釋了為何有些人穿白 tee 和牛仔褲看起來像國際巨星,而有些人看起來卻很矬一樣。」古人云:「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說的便是如此。(有關風格,有興趣也可以看看 BoF 的這篇〈原本的含义不复存在,时尚正走向“无所谓”的时代〉)

 

「一個人的風格來自於你在生活中的付出。」

 

Brendon Babenzien 有喜歡做的事,在 Noah 的員工也是,他們滑板、衝浪、慢跑,當中設計團隊的一員還是狂熱的賞鳥者和畫家,還有一位員工在附近週三早晨教瑜伽,可即便如此,相信觀眾也觀察到其實消費群並非能呼應上述熱情的人,與 Noah 最接近的流行屬 Streetwear,「我們存在於炒作週期中,可一定也有人是文化頻率與我們相符而來買 Noah,」有時 Logo Tee / Hoodie 只是一種希望消費者能看到更多 Noah 的入門招牌,但 Brendon Babenzien 坦承,我們真的沒什麼了不起的,「畢竟像那些攀岩、潛水、滑雪的高手,其實他們不需要我們去提醒世界發生什麼事,他們早就在大自然知道世界出了許多問題。」
 

延伸閱讀:
一本沒有Balenciaga 球鞋的男士街拍輯《Fantastic Men》看點在哪?

祐真朋樹:「流行不重要,重點在於藉由觀察,去貼近各種風格的需求。」
 

180529_BrendonBabenzien_302-1600x1068

談到 Noah 的未來? Brendon Babenzien 覺得 Noah 潛力無限,但他沒把 Noah 視作能拯救世界的方舟,「我們規模很小,如果我們說的話有人聽,那很棒,」 Brendon Babenzien 表示,「我的目標是,當炒作的光環消逝後,人們可以逐漸變回更精明的消費者,能買他們真正喜歡的東西,當然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支持我們,當影響力變得越大,我們也能製作出更多、更好、對社會負責的產品,」 Brendon Babenzien 暗示了自己除了服飾產業的企圖心,像是新媒體或是唱片公司,而他太太則提及有關飯店念想。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同 Supreme,當初有誰能預料到開在下城的一間滑板服飾店今日能有這樣的規模,甚至打破精品和 Streetwear 的界限?Brendon Babenzien 就像詩人,透過 Noah 撥動琴弦等待知音,「我們透過執行在學習,你知道,這個行業沒有專門技術,未來每一步我們都希望能有新的改良,但現在,我們就是盡可能把一切做到最好。」

 

資料來源:War Machine

 

延伸閱讀:
這次不說潮,NEIGHBORHOOD 主理人瀧澤伸介來聊植物盆栽和網路世代
Rick Owens 辦了首場回顧展,「現代人太容易生氣、被冒犯,這只會造成很無聊的文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