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Phoebe Philo 的設計理念,Céline 的女人因何而美?

tommy_ton_celine

於 2019 春夏巴黎時裝周,一群被時尚界稱作「The Philophiles」的業界人士聚在了巴黎太子廣場(Place Dauphine),時間是在 Hedi Slimane 的 Celine 首秀前的幾個小時,隨著日落的到來,於她們心中的一個時代也將結束。
 

41882015_507824366352221_3495468258404085171_n 41670809_142570193362032_4268844880444622131_n

她們在這做什麼?

根據 BoF 的報導,她們稱這是為 Phoebe Philo 設計的最後讚頌,與品牌的惺惺相惜讓她們齊聚一堂,不難想像,過去十年的 Céline 成了現場的 dress code,有關於新舊創意總監的比較以及下一個能讓她們動心的品牌對話此起彼伏,於人群中,品牌顧問 Ramya Giangola 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過去的 Céline 是女性設計師為擁有相同理念女性的設計,她們聰慧,在乎家庭和事業,它不僅僅只是服裝,更是一種我認為無法重製的時代寫照。」

Phoebe Philo 的 Céline,究竟因何而美?

 

 

有關女人,Phoebe Philo 的看法

我們重回了當初 Phoebe Philo 接受《The Gentlewomen》首期的訪問內容,訪問時間是 2010 春夏系列之後,總編輯 Penny Martin 於文中寫道:「就個人來說,Phoebe Philo 就像是英國保守和直率的迷人綜合體,長期以來,她持續啟發不同的女性,無論是年輕或是年長,這些人都想像 Phoebe Philo 一樣,她就是自己最棒的楷模,替自己設計出無論何時都可以穿上的服裝。」
 

Phoebe Philo

Phoebe Philo


文中提及到了自 2001 年 Phoebe Philo 於 Chloé 任職時,其業績也是呈現飛升狀態,談起當初為何離去?她雖已和 Chloé 成功達成可以在倫敦工作室工作,但最終仍覺得自己的情感難以與品牌分離,其商業行徑讓人失望並選擇離去,「我那時沒有真正的生活,我和 Max(她的丈夫,藝術品商人)的生活對話被壓縮到只剩下週末,感覺像是加工廠一樣而且很假,」2006 年,Phoebe Philo 選擇離職,「離開 Chloé 感覺是我做過最誠實的事,為了我的誠信,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兒。」
 

Phoebe Philo & Max Wigram, photo via Standard

Phoebe Philo & Max Wigram, photo via Standard

03-pre-celine

PHOEBE PHILO DAUGHTER


然而,對 Phoebe Philo 來說,沒有了工作的感覺是什麼?

「她說:『第一年感覺很棒,』沒有結案壓力、行程或是必須準時出現在指定的任何地方,做了很多過往沒時間做的事,和朋友聚會,和老公相處,一起去旅行。」

是否她會有迷失感?一種,將永遠無法再回到時尚產業的擔憂?

「Phoebe Philo 搖頭表示,『或許我講的會有點不切實際,但我真心沒有任何計劃去做任何事,或許這就是我和我的時尚觀。我的母親以自己的方式適應了工作和生活,所以我有自信,如果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
 

Phoebe Philo by David Sim for The Gentlewoman

Phoebe Philo by David Sim for The Gentlewoman


「大概唯一讓 Phoebe Philo 對離職感到不愉快的地方是經濟獨立性的問題(當然,還有想要重新獲得創造的自主權),其實,Phoebe Philo 是家裡的經濟支柱。『過去以來我一直擁有自己的收入來源,我 13 歲就去送報打工了(她笑說,這經歷很不符合 Céline 創意總監吧?),』她表示,『那種在週六能自己付錢的感覺很重要,彷彿賦予了自己權利,因為這筆錢是我自己賺來的,我可以用在我想用的地方,這不是說 Max 無法負擔,但我真的不太喜歡需要男人來幫我付錢的想法(I really don’t like the idea of being a kept woman.)。
 

Phoebe Philo by David Sim for The Gentlewoman

Phoebe Philo by David Sim for The Gentlewoman


「實際」除了出現在設計,也出現在她的人生觀,她說:「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單身,很聰明,在各方面都很有吸引力,但無法給男人承諾。我會擔心像她們這樣子的女性會變得太獨立自主,導致失去了柔和和對他人的認同。有時候我必須問己,『究竟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快樂或是正確(happy or right)?』我們對男人的期待變得太快太高了,這些女生期待有男生能長得像 Brad Pitt,又要有像藝術家 Lucian Freud 的聰慧和創意,而擁有這一切的男人又要同時愛上她們並接納妳所有的缺陷,拜託,這他媽不會發生好嗎。我從我母親身上學到的一件事就是,不要要求太多。」

 

 

回到當初的 Céline,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 能兼顧家庭生活和工作的女人

「在一個需要供給女性工作者實用服飾的當下,對這位 30 幾歲的英國設計師來說,其作品回首看看自己的童年,想必也不奇怪,尤其是當年份專注在 70 年代(女性主義崛起),女性必須要兼顧家庭和工作。因此,Phoebe Philo 用硬挺的布料及俐落的剪裁專注在可以讓女性依賴的日裝,最重要的是,將它們的迷人與駝色、卡其和米色等交織混合。」

00040fullscreen

Celine 2010 S/S

Céline 2010 S/S


「從 Céline 所散發的美感,讓人覺得 Phoebe Philo 對 70 年代的生活模式有著更深層的聯結。『那時我母親給人的感覺,她似乎有一種長久以來我們一直渴望的自由,少了一股壓力,那時的生活比起現在簡單許多。』Phoebe Philo 似乎意識到她的觀察正描繪一種過度簡化的田園家庭生活,但她補充說,『實際上,我的母親是一名平面設計師(曾設計過 David Bowie 的 Aladdin Sane 黑膠唱片封面),但她是以自由接案的方式,去配合她的家庭。就我現在覺得,沒什麼事必須要趕的,我五歲她才學會怎麼開車,所以以前我們有很多時間在散步,』」

 

「再也沒有加班到十一點的日子,我堅信這次回歸工作崗位同時也能身兼好母親的職責。」

 

「這點對 Phoebe Philo 是很重要的,新的 Céline 以家庭為中心,其可辨識的服裝讓眾粉絲有了『the Philophiles』的稱謂,『我的母親的衣服都非常實穿,一件衣服可以穿上十年,像是帆布鞋搭配不知已洗過幾次的牛仔寬褲和窄版 T 恤,這些都是可以穿很久的,』Phoebe Philo 回憶道,『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當時沒什麼錢,所以也不會有太多消費。』」

 

「我希望 Céline 的衣服是值得的,它們製作精良,布料華美,所以我相信它們可以穿非常久,如同一種投資,不會被輕易丟棄。」

 

Daria-Werbowy-Celine-Resort-2015-01-620x465 summer_2013_campaign_2

 

所以,究竟什麼是 Céline?當初 2010 年大家就在問,如今 2018 年了,大家也是在問。
 

0f70af499c2e4b93bbde4954c226f74f_th


該品牌由 Céline Vipiana 於 1945 年以童鞋起家創立,輾轉開創了女裝成了 Chanel 的競爭者,僅此。爾後重大事跡便是 Michael Kors 曾擔任品牌設計師為期七年(1997 – 2004),而 Phoebe Philo 於 2008 年 9 月宣布重回這個垂死的品牌,她不止一次表示:「當我有時間了解它後,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項目,Céline 並沒有標識性的設計師或經典可以回顧,更別提要以某人為雛形參考,但對我來說,Céline 是個很乾淨的領域。」

 

「我其實沒有真正研究過背後的經典,我覺得,那不重要,無論大家喜不喜歡,我就是想要它呈現女性的堅強,我覺得採取不同的方法是值得的。」

celine02她將所有過往的事物,一掃而空重新洗牌。成果大家有目共睹,其包款、配件與服裝的搭配就像 Phoebe Philo 自己會穿的那樣,「我覺得我是在為現在做設計,」Phoebe Philo 自身便是她設計理念的投射,實用貫穿了整個 Céline,「有很多我為 Céline 的設計我自己自己都會想買,我可以把我自己投射在系列當中,但我個人不代表品牌所有,我自己很喜歡這樣。」她可能知道現代穿搭以及將藝術融入生活的祕方,但 Phoebe Philo 想告訴世人他從工作所學到的是,若想擁有一切,不代表一切都要自己來(having it all doesn’t necessarily mean doing it all yourself.)。

 

 

那下一個 Céline 會是?

celine

這是全時尚界都在好奇的問題,對於 The Philophiles 更是,Jonathan Anderson 的 Loewe、The Row、Hermès 都出現在對話中,BoF 編輯 Lauren Sherman 於同篇文中寫道:「許多人建議 Dries Van Noten,19 春夏的秀更是增加了她們的渴望,且巧的是,他們所處的地點於 Dries Van Noten 左岸店僅是六分鐘步行,」
 

延伸閱讀:
Dries Van Noten,時尚界的五柳先生
Dries Van Noten 要您用心觀賞,因為美會隨時間化成一灘水
「我們的消費者只會從中受益」Dries Van Noten將大部分股份出售西班牙集團 Puig  


Lauren Sherman 早在三月也對相同議題進行了探討,她採訪了(Céline 銷量很好的)紐約買手店 Kirna Zabete 主理人 Beth Buccini,對方表示,「我認為,對許多尚未完全打入主流或收獲理應尊重的女性設計師來說,現在是很好的機會,比如 Victoria Beckham、Rosetta Getty 和 Gabriela Hearst。」Lemaire 的 Christophe Lemaire 和 Sarah-Linh Tran 亦也榜上有名,這些設計師都成功傳達了類似的美學願景,不會讓身穿其設計的人們看起來呆板或是不舒服。


延伸閱讀:
七件事,讓你更了解Christophe Lemaire 的創作理念


但這樣對 The Philophiles 來說就夠了嗎?

身兼珠寶設計師和造型師的 Mia Fryer 回答 BoF 道:「現在設計師那麼多,突出沒幾個。我感受不到在 Phoebe Philo 所給的連結,」她結尾時表示:「Céline 只是一個牌子,我喜歡的不是 Céline,而是 Phoebe Philo 創造的 Céline。」
 

celine 2013 SS

989677ad02243c1bc17167c720d2fe28celine 2013 SS

Celine-Fall-2013-Ad-Campaign-2-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