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當初Gucci在選創意總監時,Alessandro Michele已打算辭職離開時尚界?

Alessandro Michele, photo via Vogue

Alessandro Michele, photo via Vogue

 

「我在其他地方看不到我的位子,我不是那種人,Gucci 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份工作,我常常說 Gucci 是我人生中一個重大的旅程,人生無法重來,Gucci 便是我很大一部份的組成。」— Alessandro Michele

 

這是篇來自知名時尚網站 BoF 的資深時尚評論家 Tim Blanks 於 Gucci 巴黎秀前與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的專訪〈The Godly Garden of Alessandro Michele’s Gucci〉,裡頭提供了很多有關他個人的一些趣聞和人生觀,舉凡,基於與 Alessadnro Michele 的合作,設計團隊在用色上也變得越來越無畏大膽,甚至當設計師選用黑色時,反而團隊會好奇,WHY?Gucci 品牌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當初直覺性的選擇反映執行者與設計師間的共生連結,而這關係改變了 Gucci,更透過設計,改變了時尚界。

延伸閱讀:
Gucci 2019 春夏,用流行和地下文化向巴黎最美的夜晚致敬

It's all gucci, Gucci Décor 讓你真的活在古馳的世界裡

 

28153016_2127566754140372_8707263400490565632_n-819x1024 (1)

而就 Tim Blanks 描述,若你要從 Alessandro Michele 的對話創造一個文字雲,「因果(Karma)」會最常出現,「因果是一種連接,」Alessandro Michele 興奮的表示,「它就像咒語,吸引著別人,每一個與我聯繫的人我都很喜歡,因為我們可以藉此分享相同的事物。」緊接而來,愛情、生命和能量,也是他很常使用的詞彙,還有比上述較少出現的形容:怪異、詭局,電影,語言和空間也是,這些字語就如框架般,「如同生活的壁畫」,Alessandro Michele 認為,「一種從不同時代、區域和生命所產生的新語言。時尚可以改變一個人,有關這樣的想法是非常強大的,所以,當你身處於高層,你的聲音擁有權力,你必須多談談有關生命,而不僅僅只是裙子。我知道我是一個好的裁縫師,但這就像當你在唱歌,不單只是把音唱準而已,更多的是你要唱出有關這首歌想表達的情緒。在過往,品牌沒有這樣的力量… 當我接下 Gucci 創意總監時,我想要把人們帶到不同的思考方向、不同的想法,而不只是讓他們看到不一樣的衣服而已。

延伸閱讀:
合成人類賽伯格,看懂 Gucci 2018 秋冬大秀的 10 件事


Gucci 2019 S/S, 秀場門外寫著象徵「對立性」的「I Dioscuri」

Gucci 2019 S/S, 秀場門外寫著象徵「對立性」的「I Dioscuri」

Gucci 2018 F/W

Gucci 2018 F/W


當然,上述這一切沒有 Alessandro Michele 就無法成真,更別提 Gucci 如今能走到當前全世界最紅的時尚品牌之一。想當初,Gucci 品牌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找到一個新的創意總監,回憶那時,Alessandro Michele 表示:「你瞧,每一次當時尚界有空位時,他們就會想去找大明星來,」那時,要接 Gucci 的人選指向 Hedi Slimane 或是 Riccardo Tisci,而在擔任前 Gucci 創意總監 Frida Giannini 多年來的副手後,Alessandro Michele 有了離職的想法,甚至已和獵人頭公司談過,內心萌生了離開時尚產業的打算,「我當時心想我不想在時尚產業工作了,也是有很多其他的東西我想去做,並不單只是時尚,我也很樂意為電影設計戲服。」Alessandro Michele 回憶道,但 Marco Bizzarri 並沒有選擇大明星,他轉向和 Alessandro Michele 對話,「因果是如此奇怪,當你想擁有時得不到,可當想放棄的時候,機會卻來了。」

延伸閱讀:
Gucci榮登最受歡迎的時尚品牌,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再造歷程
Gucci文藝復興之路的幕後推手,執行長Marco Bizzarri分享如何用人和時尚生意經

 

Gucci Alessandro Michele

雙方多有默契呢?Tim Blanks 注意到 Alessandro Michele 桌上有著一本相當復古的《愛麗絲夢遊仙境》,這是來自 Marco Bizzarri 的禮物,當他送給 Alessandro Michele 前他完全不知道對方有在收集,就上回算起來,已有 35 套不同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Marco Bizzarri & François-Henri Pinault

Marco Bizzarri & François-Henri Pinault

 

「無論是 Gucci 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或是 Kering 集團執行長 François-Henri Pinault,他們從沒一個人問過『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甚至沒有接過一通電話要求說:『已經夠了,你設計的對公司沒用。』他們用非常美的方式來參與我的工作…」

 

「剛開始工作感覺蠻怪的,我還是很驚訝消費者真的喜歡我的設計,第一場秀後我以為我會被立刻開除,因為我沒想跟著時尚規則走,每一次我們開會的時候,我明白規則是什麼,畢竟我在時尚界工作很久了,所以我懂很多有關行銷或是商品,但我還是很想用自己的觀點去嘗試,去試著做一些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怪東西,然而,最美好的事就是我能有機會去建立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這是我當初想都沒想過的。」

 

當中有段故事值得一提,Tim Blanks 好奇問了他對已故鬼才 Alexander McQueen 的看法?「我很尊敬他,他是神,當我年輕的時候曾在派對上見過他一次。我當時在倫敦工作,他瘦了很多,我幾乎認不得他,我們開始聊天,然後一個月後,我在 Gucci 辦公室,然後有個人在大廳等待和(集團前總裁)Domenico de Sole 的會面,他對我打招呼,我才意識到我自己有多蠢,我還是沒認得他,但他人真的非常好,我深深了解到他是如此特別且與眾不同,對自己地位身份毫不在乎,我仍對他在派對上和我說話覺得感動。」

很多很多感覺、啓發,如同 Alessandro Michele 的父親曾帶著小時候的他穿過公園和博物館,在古典雕像前花費數小時告訴他有關宙斯和美神阿芙羅狄蒂的故事一樣,Alessandro Michele 則從 19 世紀書籍中有關動物相互吸引以及尋找野生動物靈魂的實驗所感覺到的精神能量,他把這些肉眼無法觀察到的超感官和深奧投射到 Gucci 之上,時尚可以有著更多啓發、感觸和故事,如同他說:「否則,我們一生都只在尋找合適長度的裙子罷了。」

延伸閱讀:
不該忽視的過去,Gucci 如何用 80 年代的音樂文化來拯救厭世青年?
旅行總能帶來一點故事啟發,但 Gucci 2019 度假系列乘客搭乘的不是遊輪,是諾亞方舟?


Gucci 2019 度假系列

Gucci 2019 度假系列

Gucci 2019 S/S

Gucci 2019 S/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