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信彦:「衝突其實一點好處也沒有,畢竟我們活在日本這麼小的島,互相幫助豈不更好」

高橋盾 & 北村信彥

高橋盾 & 北村信彥

以下訪問對話取自《System》雜誌第十一期的「Undercover 企劃三部曲」的第二部,再他們安排 Kim Jones 與高橋盾對談後,接續的是,高橋盾和啓蒙導師 HYSTERIC GLAMOUR 主理人北村信彦(Nobu Kitamura),他們的關係亦師亦友也亦兄弟,其身份除了「來自日本」的設計師,更是有著「潮流先驅」的封號。對他們來說,何謂街頭?街頭是如何而來?日本對他們的影響又是什麼?以下是我們所整理的重點:

延伸閱讀:
有關Kim Jones的趣事,若Dior Men跟Undercover聯名不要太意外

 

 

讓我們開門見山吧,街頭(Streetwear)是從哪裡來的?

hystericglamour

北村信彦:「在 90 年代時,Stussy 和 Surpeme 開始萌芽,其帶起了當時來自美國以塗鴉和滑板為代表的『sidewalk culture』形象,它可能不是發源地但卻是在美國變的流行,並導入至裏原宿文化中,在那之前,*DC 風格相當盛行,上述這些讓街頭文化得以在日本出現,讓年輕人可以吸收。」(ps. 二十世紀 80 年代,日本陷入泡沫經濟中,這種「帶有標示和其他概念設計的品牌服裝」被稱作「DC burando」服裝開始熱銷,像是川久保玲、山本耀司、三宅一生….等設計師在日本備受推崇。)

 

 

它重要在哪?

Undercover 2018 F/W

Undercover 2018 F/W


北村信彦:「無論街頭或是龐克,沒有一樣事物是不好的,你聽的音樂、你看的書、或你喜歡的設計,所有都可能改變你的時尚觀。所以很簡單的一件事是,你想要用什麼概念去做衣服?也有保守的方式去設計,但你若太過執著於此,像是只從舊的時尚雜誌學習,你所做得也只是把 Dior 的衣服或是美國軍裝外觀改變一下而已。可若是你注入不同的元素,像是你所聽的音樂,這便會有所改變,當然也是有像川久保玲女士那樣用更高明的方式思考,而把這樣想法用在休閒服裝上也是通用的。」

延伸閱讀:
Vogue UK 專訪,有關川久保玲的八件小事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十大真相

 

 

因為倫敦,才有了街頭時尚

Michael Koppelman


北村信彦:「說實話,假如 80 年代中期和 90 年代初期,我們日本這邊沒有人和 Gimme Five 主理人 Michael Koppelman 和倫敦其他人聯繫上的話,我們無法走得像現在這麼遠,那是一場時尚革命。」

高橋盾:「我同意,如果我們沒有和他們建起這麼強的關係,街頭時尚不會像現在這樣,Stussy 就是很好的例子,他透過倫敦成員和藤原浩擴展到全世界。」

北村信彦:「這也是為什麼它會被歸類成街頭(Street)時尚,因為它就駐點在倫敦。在洛杉磯這是不用想的,因為每個人都在開車,在那沒人用走的;在紐約也不太行,因為到處都是區塊(blocks),而不是街道。也因此我們有了倫敦,這條街,那條街,每條街都有不同的風格,我原本以為滑板造就了街頭時尚,但我錯了,倫敦才是它的發源地。

高橋盾:「音樂和文化的聯結創造了街頭時尚,滑板文化有些微的不同,倫敦特別與街頭有著特別的關係,像是 60 年代的 Mods 就是據點在 Carnaby Street。」
 

7346051430_2cece36ec8_b
 

 

作為來自日本的設計師,高橋盾和北村信彦之所以偉大的地方

 

「日本是個很不尋常的國家,其土地面積和加州一樣大,人口卻將近美國的一半。和美國、歐洲甚至是亞洲其他國家不太一樣。」
(日本其實比加州的一半還小,其與美國人口相比則是 1.27 億和 3.24 億)

 

高橋盾:「我會創作只有日本設計師才做得到的,舉例來說,像是混合不同文化。可首先,我不是刻意創造特別日式的設計,是在我到巴黎辦秀後,人們點出來我才意識到這點。而我在混合不同文化之後,如今更知道什麼個性更日本,這讓我很有自信。」

北村信彥:「無論外面的人怎麼想,我的終極目標是在日本製作衣服。我沒有興趣在國外生產日本的牌子,我其實可以在中國生產然後賣到世界各地,但這就只是商業計劃,但我的想法是,日本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且有非常多小巧的工廠,如果我有機會能和他們合作,我不想要讓這機會流失掉,或許衣服會貴一點,但這是他們賴以為生的工作,只要我生意能勉強湊合,那這就是舉手之勞。」
 

norbert-schoerner-jun-takahashi-portrait-layout-1024x668

 

 

為什麼 Dior Men 和這麼多人合作?他們給了解釋

kim-jones-dior-mens-show kim-jones-dior-homme-qiu-xie-zhu-bao-xiu-chang-hou-tai_0000s_0020_4


高橋盾:「其實時尚界沒有特別強的牽絆,直到近期,我們才開始互相有了聯結。」

北村信彥:「我認為我們終於進入到了下一個舞台。」

…..

 

高橋盾:「在東京的設計師,像是我、北村信彥先生、宮下貴裕還有其他人都處的非常好,我們會一直交換訊息,聯名對我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因為大家關係都很好,所以我們會說:『不如一起做點什麼。』在國外設計師和樂融融聽起來會有點難以置信,他們通常看起來像敵人,但日本設計師,至少我身旁的他們,完全不是這樣。而這樣一起合作的想法終於在時尚產業擴展開來,這可能要感謝(Dior Men 創意總監) Kim Jones 和其他設計師將精品大牌和像是 Supreme 的牌子合作。

…..

 

北村信彥:「衝突其實一點好處也沒有,以前人們是要爭奪領地土地,但現在國家都已開發,如果我們還在短兵相接,我們所能獲得的只是壓力而已,但倘若能和平相處,甚至互相幫助對方豈不是更好,畢竟我們活在一個這麼小的島,這是我們必須去做的。」

 

ps. 有關高橋盾對 Virgil Abloh 的看法:

「現在,Virgil 已被指派為 Louis Vuitton 男裝創意總監,雖然作為設計師他還不夠成熟,但他可以透過對話引起巨大震盪,這說明了為什麼 Virgil 會進入 Louis Vuitton,雖說有贊成有反對,可今時不同往日,有些人認為名氣相對更是重要,這些像 Virgil 受到我們啟發的年輕人如今是世代主宰,我認為他們仍需更努力,畢竟我們當初也是這樣走來的。」

 

延伸閱讀:
doublet 如何用「碗麵T恤」的幽默創意拿下LVMH新人冠軍?
從Number (N)ine到TheSoloist.,進入宮下貴裕Takahiro Miyashita的搖滾異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