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quemus,他的衣服美到大家希望能去接 Celine,2019 春夏推首個男裝系列

 

設計師 Simon Porte Jacquemus

設計師 Simon Porte Jacquemus, photo by Liam Goslett for SSENSE 


我們先在此簡略地介紹一下 Simon Porte Jacquemus,他在南法 Mallemort 出生(一個介於亞維儂和馬賽的百人小鎮),爸媽都是農夫,其同名品牌 Jacquemus 是以母親姓為題,也是以母親為致敬之作。

在搜集資料期間,很難不去注意到他那陽光男孩開朗性格,運動對他來說非常重要,IG 追蹤人數已有 50 多萬,致力用時裝秀道出一系列有趣、迷人的故事,甚連 Diet Prada 在近期 IG 上講 Jacquemus(應該是不小心)把 Bella Hadid 所戴他牌的大編織草帽當成自家品牌的圖,也激起超多人在底下護航,可以見得 Jacquemus 其迷人之處。但最值得提及的生涯事跡便是(除了老佛爺本人說過他人很幽默很可愛外),川久保玲給予了讚賞,且 Adrian Joffe 給他了份在 COMME des GARÇONS 巴黎店的銷售員工作(故事請拉到最下方)。

 

「每個人都覺得因為你出身於農家所以你不會有時尚美感,但農夫才是最有詩意,對美最著迷的人。」— Simon Porte Jacquemus

 

如今,才年僅 28 歲,他除了是少數年紀輕輕就登上巴黎時裝周的設計師外,也在 2015 年獲得青年設計師 LVMH Prize 的特別獎(2014 年則進入總決賽,Delphine Arnault 就曾以他為例子叫大家勇於嘗試),其設計也是相當受矚目,從如夢似幻的「超現實」概念,很快速的演變成了「風姿卓越」。
 

_JAQ0140

Jacquemus 2016 S/S

Jacquemus 2018 S/S

Jacquemus 2018 S/S

jacquemus

 

Simon Porte Jacquemus 為「女人」製作的超大的編織草帽、小到連手機都放不下的包包(《Dazed》在這部分形容得很妙,覺得這包包就彷彿在敘說如今的人心中包袱都夠沈重了怎麼還有餘力拿大包包。)、還有許多概念性的鞋款,這些其實都讓時尚編輯們欣喜若狂,若要用中文來形容 Jacquemus,那便是「風韻」,更白話點來說,它很有女人味,且設計師說了,他請來的都是「擁有健康體態的」女人,她們性感又堅強,「如同當初 90 年代的超模一樣,」
 

LA BOMBA | JACQUEMUS from Gordon von Steiner on Vimeo.

 

而就在去年,和時尚/藝術電影總監 Gordon von Steiner 的一場驚天動地愛戀過後,Jacquemus 決定了想要表達自己的男裝(想為某人做設計),「如果女裝是內斂和性感,那男裝就是更年輕天真點,但這不是壞事,他們喜歡穿簡單的衣服,用色更大膽、簡潔。」
 

unnamed-1


有別於現在時尚界所推崇的性別模糊或重新定義性別,Simon Porte Jacquemus 在預告即將推出男裝的時候直接請來法國橄欖球隊選手 Yoann Maestri,這身高超過 200 公分,體重 125 公斤的「彪形大漢」代表了 Jacquemus 男士心中的樣子,且不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人家在法國土魯斯可是有間藝廊呢。(這讓人回想起當初英國超模 David Gandy 是如何在 Hedi Slimane 和 Raf Simons 的贏弱纖細風潮中崛起。)
 

Jacquemus 2019 s/s

Jacquemus 2019 s/s, photo by Liam Goslett for SSENSE 


回到 2019 春夏 Jacquemus 男裝系列,時間是在男裝周正式結束後的兩天,地點選在馬賽的蔚藍海岸國家公園(Calanques National Park,馬賽市長大力支持),地上鋪著藍色浴巾好讓編輯買家們席地而坐。
 

Jacquemus 2019 S/S

Jacquemus 2019 S/S


「裡面沒有廢話,很直接了當。」設計師表示,如您所見,眼前所及的系列〈Le Gadjo〉(中譯:男孩)就是一系列很適合陽光沙灘比基尼的衣服,Simon Porte Jacquemus 形容其男裝很有「地中海風情」(Mediterranean),這度假聽起來很老套,但他卻一心想替這些陽光的靠海男兒置裝(且覺得市場缺少了這個部分),如同 Jacquemus 所說的 ,「我在這長大,在石灰岩上攀爬,穿梭在橄欖樹和番茄田之間,假日穿著白襯衫,赤著腳,坦著胸,擦著香水…。」於系列之中,「裡面的花紋很有(野獸派的創始人) Matisse 和(美國著名雕塑家) Calder 的調調,我們也運用了很多小麥印花,很有(Gucci 2019 度假也同樣在此辦秀的)亞爾和普羅旺斯的風情。」很像 Lacoste,但連帽衫是用針織的,且很多衣服的材質不是棉而是羊毛或是絲質。
 

Jacquemu-spring-2019-mens-slide-7PW4-superJumbo

Jacquemus 2019 S/S

Jacquemus 2019 S/S


重點來了,價格,「我對於想分享和販售的都希望能誠懇,我也不想要買太貴的衣服給自己,所以男裝會以平價出售(一件 Polo 衫折合台幣 7000 有找),這和我在女裝剛開始的策略一樣,CP 值高,畫面很強。」(據悉,Ssense 承諾將在 8 月線上販售。)

根據英國版《GQ》表示,這設計上的改變讓品牌去年營業額達到 900 萬歐元,幾乎是去年的兩倍,全球共有 230 個銷售據點,當前工作室有超過 40 個員工。

那對未來有何打算呢?「當你接到大品牌的電話然後他們願意給你一年 1200 萬歐元,這會讓你心想 WTF,但我想要獨立,當那種可以做自己的事並且把人帶到馬賽欣賞美景的人,這會讓我開心,有很多設計師我都非常欣賞尊重他們,但我不喜歡他們那樣的生活,」Simon Porte Jacquemus 表示,「自由對任何產業來說都很重要,你必須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快樂,我現在就很開心,就像我告訴 Anna Winour 那樣,『我已經有了我自己的大時裝屋,那就是 Jacquemus。』
 

ropv890sq6egjbxcprhm

 

ps. 

而當初為何會成立 Jacquemus 的經歷也是挺勵志的,18 歲的他,小時候一心對時尚和巴黎有著無比熱情,好不容易湊到錢(媽媽賣了車,跟親戚借錢),巴黎的求學之路卻是無比失望,他告訴 Ssense「我以為到了巴黎大家會很色彩繽紛、詩意盎然、很具啓發性,會在街上雀躍起舞,我的躍躍欲試被眼前這些飽和的人事物給嚇到了,一個月後我的母親過世了,這改變了我的生活,我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我決定(輟學)做 Jacquemus。」

才入學兩個月的 Simon Porte Jacquemus 幾乎什麼也沒學,對時尚一竅不通的他,不知道 Margiela 是誰也不知道 Jil Sander,他說:「天真有天真的好處,」沒錢怎辦,那就走極簡路線,「釦子口袋那些太貴了,在側邊有拉鏈就好,」在第三個系列後,川久保玲注意到了 Jacquemu。

「川久保玲在東京的 Showroom 看到我的系列,但我人不在東京,因為我沒錢飛過去,但 Showroom 把她的話傳給我聽。她給了很棒的評價,所以我上網搜尋她的名字,我知道  Comme Des Garçons 但我不知道後面的設計師是誰,她評論道:『一個 21 歲的年輕人能做出如此清楚的系列,那將來一定會是一個厲害的設計師。』」然後 Simon Porte Jacquemus 去見了 Adrian Joffe,也因此改變了他的一生,「我告訴他,我需要一份工作,因為我沒錢繼續我的品牌,但 Adrian Joffe 拒絕,他覺得 Jacquemus 是個藝術家,不該出現在 DSM 店上。但我不能接受這回答,我說:『你會用我,因為我會是你看過最積極的銷售員,且我需要錢所以我一定會做到。』」

Adrian Joffe 真的用了他,「他在測試我,他想要知道我是否誠意夠,我在店上做了兩年,每天都上班,然後在晚上做設計。兩季之後,Adrian Joffe 把 Jacquemus 帶到了 Dover Street Market London,「它賣得不錯,這是我第一次突破,在 Comme Des Garçons 工作是很美好的體驗,但也很怪,有些在時尚界工作的人會認出我是誰然後很驚訝我在這裡當銷售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