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c,在「後Vetements時代」一個品牌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完美案例

1-768x512

一本雜誌現在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或許那些倡導著「時尚說了算」的大廠已無法滿足現今資訊時代的好奇心,來自德國的《032c》2000 年乘著獨立雜誌風潮崛起,秉持著 DIY 做派並且無所不談。

十多年間,他們在工作室辦展,翻轉人們對於時尚雜誌的看法,並在 2015 年發展出自己的服裝品牌。表達和創意不會僅侷限在文字排版上,這是一項假設的實踐,也是一種新的表達創意的方式,經 Pitti Uomo 一戰,不少買家被問到認為 2018 什麼牌子會紅?他們的回答是「032c.」以下是我們的整理報導:

 

一本來自柏林「不時尚」的時尚雜誌

回到當時的時間點,柏林(音樂)正流行其 DIY 美學,Raf Simons 也是當中的啓受益者,而 Hedi Slimane 則拾起攝影機正在拍攝龐克青年,博物館和夜店正從廢棄工廠和舊政府建築中脫胎換骨,柏林是藝術家和設計師的中介站,David Bowie 和 Iggy Pop 就是很著名的案例,時尚和藝術的界限也隨之模糊。
 

Joerg Koch & Sandra von Mayer-Myrtenhain via MONOCLE

Joerg Koch & Sandra von Mayer-Myrtenhain via MONOCLE


圍牆倒塌不久後,1995 年,Joerg Koch 從紐約搬回了柏林,「我們總對啟發他人的來源很感興趣。」這致使他與兩位朋友(由電影製作 Sandra von Mayer-Myrtenhain 擔任執行主編,圖像設計師 Petra Langhammer 擔任藝術總監)在此開啟了新的計劃(目的不是為了賺錢),先是開辦了滑板文化先知 Glen E. Friedman (龐克和滑板)的攝影展,再來便是 032c。

「一開始,柏林就是個深受雜誌影響的地方,我記得我們是非常早期將建築、藝術、政治和時尚混合報導的媒體之一,在 2000 年初,當時有非常多流行雜誌,但放眼望去,除了音樂還是音樂,對我們來說,將一切整合在一起是非常自然的事,因為那就是在柏林發生的事。」

 

 

每個人都會問,為什麼要叫 032c?

f9d02c5fcb25ec5d9f27cb1460f35a6f--orange-pantone-pantone-colours「我們注意到 Pantone 色票的理解系統其實蠻美的,其數字代碼雖抽象,但卻有著特殊的意義,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可能都會理解代碼的意思,其國際化就如同我們想要前進的道路,也想要與德國有所關聯,其實那起點蠻抽象的。」Joerg Koch 在接受 Tissue Magazine 時表示,「當我們開始這本雜誌時,我們真的想把自己和早期德國 50 年代的現代主義相連。你知道,就像烏爾姆造型學院(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Ulm,戰後德國最重要的設計學院)和之後德國工業設計大師 Dieter Rams 一樣,他們代表著真正的前衛思考,帶著產品的特徵,其有系統的涵蓋了生活、文化和設計,這就是一種氛圍。」
 

「時尚一直是引領視覺文化規範的一點,這也是為什麼它始終都在,30 或 40 年前它可能是電影或戲劇,但時尚現在已變得太重要,它不能只侷限在 Vogue 而已。」
 

「當你開始翻閱時,裡面會有非常理論性有關城市發展的文章,旁邊卻是時尚廣告,這點就讓雜誌變得更真實,也讓時尚變得不那麼假。」《Fantastic Man》的共同創辦人暨荷蘭圖像設計家 designerJop van Bennekom 2007 年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道,這本雙季刊被《紐約時報》稱作世界上最棒的雜誌之一,並承襲了《Dazed & Confused》和《Visionnaire》90 年代所開啟的獨立雜誌時代。

 

 

什麼叫做獨立雜誌?所以 032c 厲害在哪?

引用《紐約時報》2007 年的報導,「在主流雷達之下,提供藝術和時尚界傑出的女性和鼓動者閱讀需求的雜誌,如同《032c》成功地找到自己的利基點,同時窺見了出版業的新未來。如同法國的《Purple》和《Self-Service》、荷蘭的《Fantastic Man》、比利時的《A Magazine》..等,它們開拓了交織在時尚中的藝術、建築和音樂,有著比一般更高的價格,彷彿藝術的目錄般,在世界各地的專賣店中被虔誠的信徒買回去拜讀。Jop van Bennekom 便認為:『我打從心底認為,因為網路的關係,人們期待雜誌能變得更特別,讓人有著更多設計和觸感上的體驗。』

01_032c_Professionalism_1200x

09_032c_WeAreSynchroTime_1200x

032c 經過數次改版,他們做的事情無法單用雜誌來定義,只能說是一個擬似雜誌的介體,維持好品質得以讓他們能夠拒絕其他會拉低格局的廣告以維持自由空間。德國藝術家 Thomas Demand 曾認為,「032c 在寫手的選擇非常原創,這些人受到認可是因為他們的能力,而不是他們在哪個地方上班。這是一個偏鋒的雜誌經營方式,這讓他們從一開始就能擁有完全的自由,我覺得這是雜誌的未來。」
 

「按步就班專注在品質上是非常重要的,好的廣告商會吸引另一位廣告商,所以千萬別拉低自己的期望和志向。」
 

首發時曾連續以磚紅色塊擔任三期的封面(可以說是翻玩了 Pantone 的色卡),並以報紙紙材做印刷,「我們支持紙本雜誌,因為它是最有效的傳播模式。始終都是如此,作為傳播的工具,傳達有關 032c 的價值以及想法,同時我們也在 032c 的工作室辦展。」2005 年春夏甚至 Tom Cruise 擔綱封面人物要角,「改變對我們來說讓一切變得很新鮮,這訣竅是要在人們追上你的步調之前變化,不然到那時他們就會覺得無聊了。」
 

032c-1


2007 年春夏與德國平面藝術工作室 Meire und Meire 的合作,隨著藝術總監 Mike Meiré 的改革,032c 開始將文化批評和概念攝影帶入時尚歷史當中,整理了像是 Comme des Garçons(Winter 2010-2011)、Raf Simons(Winter 2014-15)、Helmut Lang(Winter 2016-17)…等設計師品牌檔案,這裡並非指他們如先知般預測,但帶著好奇,他們尋跡注意、理解並追隨這些設計師並整理分享。
 

032c_joerg_koch_032c_workshop_motto_4 032c_magazine__22_motto_books_0460


值得一提的還有他們對於潮流的關切,「我們認為把地下文化和主流做區分是非常無聊的,」2011 年秋冬 032c 將所有與 Supreme 聯名藝術家所合作過的滑板集結拍攝,它仍是極少數 Supreme 有投入廣告的雜誌,其創辦人 James Jebbia 告訴 GQ Style:「032c 是有著真正價值的雜誌,其每期都有著新一層的議題和發展,它的重要性就和《The Face》和《i-D》一樣。」他以 Helmut Lang 那期為例,48 頁有關這位奧地利極簡大師的專題成了 James Jebbia 的最愛。

 

 

當你深入品牌了解時尚後,便能借鑑在自己的事業上

032c 主編 Thom Bettridge 表示,在這內容時代,你不能只思考這是網路文章還是雜誌故事,「它其實是獨立的,是連結不同文化並將想法用不同方式實踐的能力,所以某方面來說,設計毛衣從不會奇怪,因為一樣的想法你同樣樣可以轉化成一篇文章,只不過有時候一件毛衣更容易傳達其靈感,這方法更直接。」

032c_crystal_hoodie_front_2048x2048.progressive 032c_crystal_hoodie_detail_2048x2048.progressive
032c_Lighter_logo_1200x

承襲著一貫 DIY 的風格,2015 年,Joerg Koch 的妻子 Maria Koch 開啟了 032c 服裝系列,女裝設計師出生(曾在 Jil Sander 和 Prada 工作過,更是 Yeezy 顧問)的她在接受 Ssense 訪問時表示:「我認為 032c 本質上是現狀的替代方案,我們一直是不同的平台,有時一個想法你會需要一篇文章去表達,有時是個展覽,或是一場派對,可能有一天,032c 會發展出建築物也說不定,但現在,我們的興趣是設計衣服。這舉動是合乎邏輯的,因為 032c 對時尚進行了大量的研究,我們希望將其化為實際。」Joerg Koch 告訴米蘭知名選貨店 Slam Jam Socialism:「我們從特定的假設,然後開啟了服裝品牌,幸運的是蠻多假設是可行的,我覺得現今的時裝產業有著巨大的混亂,而身歷其境真的非常的妙。」
 

PHOTOGRAPHS BY CHRISTIAN KAIN FOR GQ STYLE

 Joerg Koch & Maria Koch, PHOTOGRAPHS BY CHRISTIAN KAIN FOR GQ STYLE


GQ style 的報導中,Joerg Koch 對於創立服裝品牌這部分有更進一步的見解:「若今天要你聯想有關現在美國的時尚設計,它是由非專家所做的,無論是 Kanye West 的 Yeezy、Virgil Abloh 的 Off-White、Jerry Lorenzo 的 Frear of God..等,他們這些自學的業餘設計師都來自一間叫 Kanye West 的學校,」而上述這些人,說實話,這些人都曾出現在 032c 的報導過,Joerg Koch 表示,這股潮流勢力影響了 032c 服飾線的產生。
 

「我們完全不介意人們接觸 032c 的方式,一個 60 歲的藝術收藏家可以把我們雜誌放在咖啡桌上當作一種象徵,而 15 歲的年輕人可以用自己口袋的錢來買衣服,縱使不知道我們是雜誌起家也無所謂。」
 

經過了 15 年,Joerg Koch 透過 032c 創造了一份價值,而 Maria 用服裝來傳遞它。如今 032c Apparel 集結了 T 恤、毛衣、襪子和球衣..等,許多設計都反映著曾合作過的品牌故事,像是 Gosha Rubchinskiy、Stussy 和 Bella Hadid 的聯名 T 恤,且 Kanye West 和 Virgil Abloh 都穿過,雖然不是他們的愛牌,但卻讓從未接觸到這本雜誌的人,與 032c 有了交流。

27973298_2078970095453992_481432315430923780_n

032c-PAUSE11


ps. 2016 年,Joerg Koch,成為 Ssense 時尚專題主編,藉著這點,他說:「和 Ssesne 合作我們拿到了你所想像得到的資料,很明顯的,人們對於服裝有著強烈的渴望,尤其是千禧世代。」其服裝線已在加拿大 Ssense(首家進駐)、洛杉磯 Union、巴黎 the Broken Arm、Lane Crawford 和 Selfridges,…等全球 30 間選貨店進駐,包括台灣的 Ne.Sense。

 

 

2018 秋冬,032c 去了 Pitti Uomo 辦了他們首場秀

「這是我們第一場參加時裝秀,我想要在 Pitti Uomo 是因為是因為我對它有很多情感,」Joerg Koch 告訴《紐約時報》,「這兒很浪漫,因為我就是在這看到 Raf Simons 第一次為 Jil Sander 設計的秀。」
 

photo by hypebeast.com

photo by hypebeast.com

2018 秋冬系列,以〈What We Believe〉為名,《Complex》形容道:「在伸展台結束後有一群人唱著〈Truly Madly Deeply〉影片投影,秀場中間還有一個雜技團的鋼管表演,032c 把朋友、家人和編輯送上伸展台,有些人還在中間表演現代舞,其系列是受到 1933 年美國黑山學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所啓發,內含了 032c Logo 毛衣、工人外套、飛行員夾克、圖案 T 恤和(勃肯贊助的)橡膠鞋子….等。」主編 Thom Bettridge 在當中背誦各種有關性、慷慨、政治、愛、精神、實驗、自由的宣言,因為在秀場外想看的人持續不散,致使他們同樣的表演,同樣的秀,演繹了四次。
 

032c-pitti-uomo-fashion-show


「032c 傳遞著自由感,內有著很大『我他x才不管』的態度,這不是說要當個討人厭的混賬,而是假如你想做什麼,那就放手一博吧。」


Joerg Koch 表示,「我們設計使用了很多關鍵字,而不是 mood board,當你是文字工作者,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解讀,這對我們來說蠻有趣的,也因為這是我們第一場男裝秀,我們有非常希望能以此基準來貫串全秀。」Ssense 男裝採購 Ryan Williams 告訴《Complex》:「他們將自己的觀點和品味轉化成服飾,此舉允許他們能夠觸及更多觀眾並給予支持。」
 

Marc Goehring, 032c 品牌最新的時尚總監

Marc Goehring, 032c 服裝線最新的時尚總監兼編輯

Marc Göhring via Le 21eme

Marc Göhring via Le 21eme

《i-D》形容,「032c 是一個品牌在『後 Vetements 時代』應該是什麼樣的完美案例,無需去在乎創意應該是什麼樣子。」好的藝術家抄襲,偉大的藝術家偷竊,他們的目標,希望三年內成為德國最重要的服裝品牌之一,Joerg Koch 說: 「現在人們對版權非常著迷,Bootleg 在傳統上一直是種文化資產,但所有的文化都基於盜版、抄襲、重做之上,當我聽到南韓已有 032c 的盜版時,我非常的開心,我把這當作一種讚美。當初我們推出自己的 Bootleg 系列時,人們會問我假如別人抄襲我會怎麼想?我的回答是,『超棒的啊,我會非常開心!』」
 

032c-pitti-uomo-fashion-show-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