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可以從一件內褲開始,Raf Simons 的 Calvin Klein 藝術改造之路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Calvin Klein 205W39NYC,一個看似平淡無奇的文字,但卻是出自平面藝術大師 Peter Saville 之手,也是 Calvin Klein 紐約總部的名稱(205 West 39th Street),若有幸走進 Calvin Klein 紐約旗艦店,你可能會看到要價 30 美元的內褲與 850 美元的褲裝雙並排,上頭皆有著 Raf Simons 所賦予的新系列名稱。

曾歷經 Jil Sander、Christian Dior,如今 Raf Simons 輾轉來到 Calvin Klein,在這個年營業額有著 8.4 億美元,旗下擁有香氛、配件、腕錶以及內衣的時尚帝國,在看似大權獨攬之下,Raf Simons 坦言,他從不堅持要獨立的創作自主權,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Raf Simons 強調了當前設計的重點,便是「與人建立牢不可破的關係(to forge a bond)。」

延伸閱讀:
Calvin Klein 205W39NYC 2018 春夏集結了「美國恐怖故事」,世界並非我們想像的那樣美好
Raf Simons的Calvin Klein首秀,Jeans單寧標簽上那姿勢撩人的女生是誰?

 

 

與人之間

時尚記者 Joshua Levine 描述:「第一眼看到 Raf Simons,給人不怒而威,可這樣的威嚴卻又在他開口那時迅速瓦解,Raf Simons 在接受訪問時,他的一舉一動都相當小心,他誠摯的希望自己能表達的清楚明白,畢竟,如今的時尚界,大家都迫不及待等待設計師無心之言並窮追猛打,而對現在的 Raf Simons 來說,對工作和(他所在意的)藝術家的合作,最重要的是『建立牢不可破的關係』」,Raf Simons 解釋,一旦與藝術家或音樂家合作,這已無關作品的好壞與否,重要的是那層關係,「當然你還會有其他的責任,但我堅信,作為一個富有創造力的動物,人們真的希望我所做的,是把自己的心能和他人有所聯結。」

延伸閱讀:Robbie Snelders,當初Raf Simons身旁的那個少年
 

Willy Vanderperre(左)與 Olivier Rizzo(右)

Willy Vanderperre(左)與 Olivier Rizzo(右)


文章又重提了 Raf Simons 的出生地,Neerpelt,人口僅有一萬七千人的「文化沙漠」。在這兒,唯有音樂是個解脫,甚至成了另類的啟發,引領他到了安特惠普就讀工業設計,並認識了攝影師 Willy Vanderperre 以及他的男友(知名造型師)Olivier Rizzo,三人之間的合作關係已超過 20 年,許多繆思也跟著 Raf Simons 遊走於品牌之間,舉例像是來自澳洲的超模 Julia Nobis 出道便是 Raf Simons 的愛模,從 Jil Sander 到 Christian Dior,更別提她佔據了 Calvin Klein 多數代言以及身穿 Calvin Klein by Appointment 訂製系列前往 Met Gala 盛宴。
 

julia nobis ck

Pre-Spring 2018 CALVIN KLEIN 205W39NYC

Julia Nobis in Pre-Spring 2018 CALVIN KLEIN 205W39NYC

 

 

與藝術之間

15culture-well-rafandruby-1-master675

藉著與他人的合作,Raf Simons 讓他至親 / 藝術家 Sterling Ruby 改造了 Calvin Klein 旗艦店以及 Showroom,曾經歐洲建築大師 John Pawson 為 Calvin Klein 所打造的極簡殿堂,Sterling Ruby 則以極繁之道,讓巨大的軟雕塑、搶眼的黃漆和拼貼格布裝飾其中。

 

「我很自然地會讓所有事情與藝術有所關聯,除了我自己的工作和品牌以外,我其實和時尚沒有太大關聯,我發現藝術更有趣些,它能讓人去端詳、去感受、去進行對話。」— Raf Simons

 

兩人自 2005 年相遇,彷彿相見恨晚,「我們兩個都在文化很稀疏的地方長大,」Sterling Ruby 受訪時說道,有時雙方會意見相左,南轅北轍,就旗艦店的新裝璜來說,兩人來來回回討論了三個禮拜,最後誰贏了?「你所看到的是 Raf Simons 版本的黃。」

延伸閱讀:
為什麼Raf Simons 2018 S/S 是你近年來最值得收藏的系列? 

Robert Mapplethorpe,為何他的生殖器照以千萬台幣成交,甚連Raf Simons都為他傾心不已?


1337ca3daf36d51cdfcfa41253b3c86d07CRITIC-web1-superJumbo
 

對此,Calvin Klein 也在 2017 年底宣布與普普藝術大師 Andy Warhol(基金會)合作,並在 2018 春夏系列上透過其作品展現 Raf Simons 對美國的感受,品牌在聲明稿上表示:「Andy Warhol 與時尚的關聯可以回到他藝術家早期的時候,當時他俏皮鞋子的插畫抓住了 Vogue、Harper's Bazaar 以及許多新一代紐約設計師的目光,當中也包括了 Calvin Klein,而在 Andy Warhol 辭世 30 年之後,品牌和 Andy Warhol 決定透過聯名來重塑雙方的關係,藉著共享創意的思維,加以重新詮釋美國的標誌。」
 

「Andy Warhol 捕捉到美國所有的面向,甚至包括黑暗的那一面,他的作品,比起其他任何地方更能透露真相。」— Raf Simons

 

raf-simons-first-calvin-klein-campaign-features-classic-denim-and-modern-art-body-image-1486496507calvin-klein-spring-2018-ad-campaign-3

CALVIN KLEIN

 

 

與美國之間

BFA_14121_1747277


在 2016 年 8 月,Raf Simons 搬到了紐約(於曼哈頓西區有公寓),彷彿劉姥姥見大觀園般,這是 Raf Simons 探索美國的方式。在去年夏天,Raf Simons 和男友 Jean-Georges d'Orazio(Calvin Klein 品牌體驗總監)去了阿拉斯加度假,「每個人都對我說,如果你想放鬆,那就去夏威夷,但我不要,我們想要看看別的地方,我們想去阿拉斯加,我想看看他們是過怎樣的生活。基本上我現在對 Calvin Klein 的興趣是在探索未知的事物,並且和我熟知的事物相做連結。Raf Simons 表示,「我所不知道的可能對美國人來說很平淡 — 牛奶瓶、一個地標、一個他們常用的字彙,有些可能很蠢,像穀倉、一艘獨木舟、一條河流,在歐洲,我們沒有穀倉,我們沒有像美國這樣的獨木舟,別問我為什麼我覺得這很引人入勝。」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Calvin Klein 2018 S/S AD campaign


「我們去了加州佛羅里達,」這裡給了一種脫離比利時的不熟悉感,它讓 Raf Simons 相當陶醉。

「這裡感覺非常不一樣,我問男友的姪女們:『你們大學念什麼?你們會在哪做樂隊練習?通常會在哪裡行進表演?』我在第一季 Calvin Klein 上強烈地擁抱這部分的文化,因為我想要去體驗這些未知物,雖然歐洲也有類似但跟這邊完全不一樣。」這部分的經歷衍生出一系列帶著顏色滾邊的西裝褲裝,靈感來源則是佛羅里達大學短吻鱷隊 Florida Gators 的中場鼓號樂隊表演,其 Clvin Klein 205W39NYC 首作彷彿歡欣鼓舞的明信片般,對奇特美妙和古怪不解有著澎湃熱忱。
 

CALVIN KLEIN

 

 

人與時尚之間

FLAG (4791)' (2014) by Sterling Ruby in Calvin Klein AD

FLAG (4791)' (2014) by Sterling Ruby in Calvin Klein AD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Raf Simons 經常思考這一切是否值得。當他爬得越高,這問題則變得越困擾著他,自令他動容的那場 Martin Margiela(1990 S/S)秀後,時尚界變得太快,快到可能有天會毀了自己,而至今 Raf Simons 所看到的一切仍沒好轉,「時尚變得非常系統化,它被無聊的技術層面所包圍,我已對它失去興趣,我每天都會問自己十次這樣的問題,到底什麼才是時尚?它不像 10 幾年前讓人驚豔那樣,當時的人們能夠只想做自己想做的。」

當 Raf Simons 覺得困頓不順時,他會打給 Sterling Ruby,兩人會幻想放下一切,「兩年前,我們聊說乾脆在比利時買間農場,然後說管他去死!」Sterling Ruby 表示,「我們現在也是會這樣講。」這樣的反思能為他們帶來平衡。

有時在 Raf Simons 腦中會有個畫面:一個小孩在一個偏鄉,像佛羅里達的小鎮,他的生活無聊至極,口袋裡也沒多少錢,就如同 Raf Simons 小時候曾經那樣。「當我還小的時候,我會看看 Helmut Lang 的廣告,因為我根本買不起他的外套,甚至塑膠夾克也買不起。或許先買一件 T 恤?然後在存點錢買牛仔褲?然後我就能成為 Helmut Lang Kid 了。我也曾是Helmut Lang kid,人們看到我會說:『我的天啊,你也穿得太 Helmut Lang 了吧。』但,沒有,可能就一件單品而已,其他都是別的牌子,可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延伸閱讀:
Raf Simons:中產階級唾棄年輕世代,可他們卻沒意識到自己將在時尚界裡慘敗
大師對談,Raf Simons和Miuccia Prada探討當代時尚的衝突與矛盾

 

Calvin Klein by Appointment

Calvin Klein by Appointment


當初受到 Peter Saville 設計專輯封面啟發的 Raf Simons 曾告訴過《032c》:「我喜歡創造不僅僅是關於我的東西,而是讓人覺得與他們有所關聯的,而當全部結合在一起時,會進階成一種新的生態。」

如今的他依舊說:「我知道我現在在主導一個高端時尚品牌,它有著高端時尚品牌應該有的價格,但我喜歡 Calvin Klein 的是,我的想法可以與某個住在佛羅里達的小孩相遇,而他只需要花 30 美元在內褲或內衣上,他仍能用自己的所見所聞與品牌連結,起碼這點,我能做到。」
 

calvin-klein-spring-2018-ad-campaign-5 calvin-klein-spring-2018-ad-campaign-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