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 Browne:十大真相

11433_content_Thom-Browne-3

Thom Browne 出生自 1965 年於美國賓州出生,直到大學畢業之前,他與時尚是完全的絕緣,可如今《紐約時報》報導認為,Thom Browne 品牌規模已超過歐森姐妹的 the Row 和 Proenza Schouler,沒有多餘的廣告,沒有明星送禮贊助,一切始於自己想穿的念頭對休閒裝的抵制…

延伸閱讀:
Thom Browne 給設計系年輕人的建議
街頭潮流一片熱的當下,是否 Thom Browne 的灰西裝被(紐約)時尚產業給小覷了?
花十三萬買一套TB西裝值得嗎?Thom Browne這樣解釋..

 

叛逆的開始

Thom Browne 2004 via papermag

Thom Browne 2004 via papermag

(第一次接觸到時尚)我認為是我第一次在大學圖書館看到《GQ》雜誌時,但我根本不明白我在翻什麼,也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去在乎的專業性,其糟糕的情況就如同你現在聽到的。我的父母都是律師,導致其他家人不是去法學院就是去醫學院(七個兄弟姐妹有四位是律師),差不多這就是我當初的人生道路,當我大學畢業(主修經濟)後,我想說,我對這兩個其實一點都沒興趣。」他搬到了洛杉磯找朋友,進而當起了演員,「演戲是一個好的選擇,我從小就有演出的經驗,我蠻認真看待的,還去上課並且試鏡,但從未真正獲得什麼演出機會。」

然而在洛杉磯,他受到室友 Johnson Hartig 改造 Vintage 西裝的啓發,Thom Browne 開始試圖將這些西裝改造成他理想中的樣子 — 甘迺迪(John F. Kennedy),那個經典的美國形象。隨後,他來到紐約擔任 George Armani 的銷售員(學會了怎麼用電腦)並在 1998 年,擔任(Ralph Lauren 旗下的)Club Monaco 創意總監;於 2001 年,在前男友  Charles Fagan(Polo Ralph Lauren 的副總)和室內設計師好友 David Biscaye 的建議下,他辭去了工作,與家人借了一筆錢,開啟了 Thom Browne。

延伸閱讀:七件你不知道關於Thom Browne與伴侶Andrew Bolton的事 )

 

 

沒有他就沒有 Thom Browne,品牌背後的傳奇:Rocco Ciccarelli

Rocco Ciccarelli via sartoriallyinclined.blogspot.com

Rocco Ciccarelli via sartoriallyinclined.blogspot.com

Thom Browne 並非科班出生,唯一讓他把品牌做出來的原因便是 Rocco Ciccarelli。

他解釋:「第一,品質是最重要的事。Rocco 是真正的羅馬手工西裝裁縫師,他自 50 年代就來到紐約時,便已知道如何手工做出美麗的服裝,這點對我來說是首當其衝的大事;其二,要找到一個好的義大利裁縫不是這麼簡單,尤其是請他們做一些不合乎常規的設計時。起初 Rocco Ciccarelli 看到我會翻白眼,但他會一直跟我說,他了解我想做的因為我的觀點是如此的簡約,我們合作了很多年,因為有他,才有了 Thom Browne。」

 

「經過時間的推移,玩轉比例變成了一種趨勢,但對我來說比例不是流行,而是經典。」— Thom Browne

 

「很多人會覺得 Thom Browne 是一夕成名,但其實是經過了一年半的時間人們才開始注了解到我想呈現給世人的情感以及『比例(proportion)』是什麼,所幸有人觀察到了這點。我的首個系列只有一桿衣服(據說只有五套西裝),來看的店家不多,第一季其實沒有做起來,有店家曾表示他們聽說我的系列是『迷人的』,到了第二季,系列依舊很少,但 Colette 和 Bergdorf Goodman 卻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事實上,現在大家都習以為常的比例,可回到 2003 年大家都會覺得我瘋了。很多人建議我修改這個修改那個,但與眾不同才是我真的覺得有趣重要的地方,我由衷的喜歡我的設計,這也是我不想改變的原因,感謝老天爺我真的不用,若是改了我可能就會現在就不會在這了。

 

 

Thom Browne 的辦公室:

Photo by Credit Landon Norde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hoto by Credit Landon Norde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們大家都穿得很像,這是一個很大的互動,因為我希望當人們來上班時,進到辦公室會知道他們在奮鬥的東西為何。」— Thom Browne

 

Thom Browne via Surface

Thom Browne via Surface

Thom Browne 有潔癖(應該)不是新聞,但每一位進去他辦公室的人仍會被震懾到,在《Surface》雜誌月前進行訪問時,「當一進到辦公室,我被每一位員工都穿著 Thom Browne 嚇到了。他們都是清一色的修長身形,穿著海軍藍和灰色的服裝,每一件都俱有窄身、獨特、正經的輪廓,配著經典的紅白藍三色標。當然,也有其他的品牌辦公室存在著制服,但在 Thom Browne 這兒,一切受到他縝密的心思精準調配著,其傳遞著嚴謹,它們的款式雖看似傳統、美式,也讓人感覺服飾散發著叛逆和不思議,而辦公室唯一凌亂的東西,可能就是插在牆上的 iPhone 線。」總編 Spencer Bailey 描繪道,「引人注目並不是 Thom Browne 的用意,如今他首要目標是讓縮衣裝和服裝細節比以往更好,其設計邏輯走著精緻卻又低調內斂的路線,在他的世界裡,哪怕是一分的誤差都會有著不同的結果。而剪裁的純粹並且激起了 20 世紀中期的氛圍。」

 

PS. 若想與 Thom Browne 巧遇?以他不變的個性,他都會在紐約 Pastis 享用黑咖啡和白土司(這家法式餐廳也出現在電影《穿著 Prada 的惡魔》的對話中,現已停止營業,據說即將重新開幕)或是 Café Cluny。

 

 

他的一致 / 統一性(之於設計師)

via The Business of Fashion

via The Business of Fashion

「這可能是來自我的成長環境、運動和嚴苛訓練的影響,我喜歡以此為靈感,你能藉此挑戰自己,其一致性能賦予你自信,而自信也存在於其中。特別是我們身在的現代,每件事幾乎都晃眼即逝,改變的速度極快,我覺得一致性有它美好的地方。

 

「我覺得讓人們能看到服裝之外的事物是很重要的,這一切都環繞著一個想法,就像德文那個單字一樣 Gesamtkunstwerk(我永遠都不會念),所有你做的事幾乎都會成為藝術品。」— Thom Browne

 

多年來,最偉大的設計師在世人的腦海中都存有既定的印象,這些印象從他們的作品中延伸出來,你腦中會有 Chanel 以及川久保玲做過什麼的以及她們所想表達的,Rick Owens 也是,這些能勾勒出一個設計師真實的輪廓,而我認為他們的成功,便是他們持之以恆,並不斷強化當初設計願想的結果。」(註:德國歌劇作家 Richard Wagner(1849)在〈未來的藝術〉一文中提到:「藝術創作已邁入『總體藝術品(Gesamtkunstwerk)』時代,只有將視覺藝術、音樂、舞蹈、歌曲、詩、寫作、編劇、以及表演相結合,才能產生一種全面涵蓋人類感官系統的藝術經驗,也只有打破藝術領域間的界線,才有機會創作出最完整的藝術作品。」)

 

 

他的一致性 / 統一性(之於設計)

 

「人們認為穿著制服會讓你變得無趣,但我認為恰恰相反。」
— Thom Browne

 

從未設計過牛仔褲,也沒有擁有過牛仔褲。媒體形容它是一個「習慣的生物」,幾乎每天午餐都吃一樣的水煮鮭魚配水,餐後再來一杯濃縮咖啡。然而,他就像是矛盾有趣的理論,兼具前衛和傳統,為世界帶來革命同時也是個保守人士。《紐約時報》資深評論家 Guy Trebay 曾寫道:「一句話要惹火 Thom Browne 就是要叫他上班穿得休閒一點,我很喜歡他經典和制服的概念,重要的是他讓它變得不無聊。」他曾對《WWD》說:「從一開始就是灰西裝,這是每個系列的開始。我想要人們看到我的正裝部隊,這是Thom Browne式的男人:正裝、看起來自信瀟灑、並有認真的工作態度。」

 

Mens-FASHION-Spring-2013-Cover-Thom-Browne-02

57471 57459

2009 年秋冬,Thom Browne 受邀去 Pitti Uomo 擔任客座設計師,他沒有所謂的時尚參考,唯獨 50 年代是他的眷戀的時代,40 位模特兒齊聚一堂,桌上擺著的是 50 年代西班牙 Olivetti Lettera 32 古董打字機,同樣的髮型,同樣的眼鏡,同樣的駝色大衣、灰西裝、針織衫,同樣的午餐(蘋果配三明治),以及同樣的公事包,隨著前端桌上的吧台鈴,一個聲音一個動作,其去蕪存菁的用意是讓觀眾專注在服飾的經典、細節以及比例的變化,「如果制服做工精美且合身的話,即便每天穿也不會無聊,因為你穿上得依舊是美的產物。」(註:MoMA 建築與設計部高級策展人 Paola Antonelli 曾評:「在 Olivetti 以前,打字機看上去都很過時。但在這款設計里 Nizzoli 借鑑汽車行業的鋼熱成型技術(press-forming steel)改變了打字機的傳統形態;突然間,它擁有了汽車外殼那種流暢明快的線條。」)

 

 

商業系列也難不倒他

Thom Browne Black Fleece collection

Thom Browne Black Fleece collection

2006 年,在 Thom Browne 年獲得 CFDA 最佳男裝設計師後,經美版《Vogue》總編 Anna Wintour 牽線,07 年與 Brooks Brothers 合作另闢「Black Fleece」系列,據官網指出,其「Black Fleece」的名稱亦也是 Thom Browne 所想,「毫無疑問,它是美國最經典的品牌。」這個他律師父親所會購買的西裝品牌,外媒則視 Thom Browne 為拯救這個百年老牌的新支柱。

 

「每個人有自己的購物方式,這點很好,但我認為人們應該在生產方面多一點感激之情。」— Thom Browne

 

同時間,Thom Browne 成了首位替 Harry Winston 設計男性珠寶的設計師;08 年,他與 Moncler 合作開創 Moncler Gamme Bleu,Moncler 執行長 Remo Ruffini 曾告訴《System Magazine》:「當我第一次參加 Thom Browne 的秀後,我知道我必須和他合作!將 Thom Browne 訂製做派的剪裁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靈感與我們的運動服結合,必定會是一筆大生意。我每每都被品牌發表會的概念所驚豔, Thom Browne 能將這些充滿機智的想法轉變成可銷售的商品,我常說我們必須盡可能獨一無二,而 Thom 就是達成這個條件的重要組成。」

 

 

對於他的辦公室與居家裝潢?

Thom Browne New York Office via Surface

Thom Browne New York Office via Surface


桌子與辦公室毫無疑問是品牌的 DNA,「我只和能理解我和懂得尊敬我們所做的人共事。David Biscaye、Flavio Albanese 以及 Andre Mellone 他們(室內設計師)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這是相對的事情。我也喜歡和能給予我新靈感的人工作,我對改變品牌美感並沒興趣,所吸引我的是那個人所擁有的知識並且放大強化它。」以 09 年秋冬秀為例,其桌子與品牌紐約第一間店鋪是相同的款式,「我想讓人感受到的不僅僅是走進一間店鋪,還有一個男性辦公室的感覺。」
 

Thom Browne Store Milan

Thom Browne Store Milan via Surface Magazine

Thom Browne Store Seoul via WWD

Thom Browne Store London via WWD


Thom Browne 住家的室內設計師 David Biscaye,常穿 TB 現身的他幫 Thom Browne 找到了一張他非常滿意鄧巴(Dunbar)沙發以及其他的傢俱,此概念也進而延伸至店鋪;負責米蘭、倫敦以及未來中國店鋪設計的 Flavio Albanese,「他很了解中世紀西部銀行和辦公室美學的熱愛(Thom Browne 裝潢的重點),而他自己本身是受中世紀羅馬美感所啓發,兩者有點相似,因為風格都是簡約且與建築學息息相關,並以方形為譜焦點放在比例上,這點和我在設計時的理念相當符合。」

Thom Browne Store Hong Kong via Hypebeast

Thom Browne Store Hong Kong via Hypebeast

Thom Browne Store Tokyo

Thom Browne Store Tokyo


Andre Mellone 負責了紐約辦公室、首爾以及香港旗艦店…等店鋪設計,Andre Mellone 在接受《Introspective》雜誌訪問時表示,Thom Browne 致電希望他能設計首爾女裝店,「我說好,但我告訴他我不懂零售規則。他則回應:『這就是為什麼我要你做的原因,你把它當成一間客廳來做即可。』」Andre Mellone 表示,「雖它只是一間在百貨公司裡的小店,但它卻是新材料和方向的設計典範。」
 

Thom Browne Store Seoul via 1stdibs.com

Thom Browne Store Seoul via 1stdibs.com


Thom Browne 曾對知名潮流網站 HYPEBEAST 表示過:「每一間 Thom Browne 店鋪是不一樣的…,我希望能夠讓這個空間在不影響設計的情況下呈現其合適性。我對 50、60 年代的辦公室室內設計風格深深著迷,這個元素空間帶有那時濃厚的精神,其簡約和創作上的自信與我相當符合,我希望用這些經典象徵來喚起辦公室給人的感覺,招牌的窗戶、復古摩登的傢俱都有助於突顯這些感覺。」(p.s 這些傢俱皆可購買。)
 

Thom Browne for 巴塞爾 / 邁阿密設計節

Thom Browne for 巴塞爾 / 邁阿密設計節

 

 

他其實不太看雜誌:

「我不想聽起來很做作說我對時尚沒興趣什麼,但我不會因為要設計而參考其他時尚。對我來說,我覺得一個人懂得不多會讓創作變得更簡單些,無知是種福氣。因為外界存在著有太多的資訊,你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已被做過了,雖然這是好事,但你也會覺得備感威脅。當你懂得不多,其實很容易就可以創造出某種新的事物,也比較容易擁有自己的觀點,參考太多很容易只會做出他人作品的新版本。」

 

 

他如今著迷的事物:Androgyny(中性 / 雌雄同體)

Thom Browne 2018 S/S

Thom Browne 2018 S/S

 

「這概念(現在)對我來說非常有趣,它是有關對新事物的接受,即便那些可能有點駭人。但我不明白的是,有些時候,為什麼他們會給人這種感覺?而且為什麼人們要為此大驚小怪?」

 

Thom Browne 2014 S/S

Thom Browne 2014 S/S

2014 年春夏,紅唇的男模穿著的是「軍(洋)裝 Military Dress」;2018 春夏,男模腳踩三寸金蓮登上伸展台。「純粹(pure)」是 Thom Browne 訪談中常出現的詞彙,也是他所欣賞的氣質,與「一致性」的概念相呼應著,無論是在巴塞爾/邁阿密設計節上原想請來幼稚園的小孩自由發揮(但失敗),或是嬰兒時期對穿衣服毫不顧慮性別的想法,一切都環繞著純粹的精神,「我常常思考這點,當你替女性訂製西裝看起來太陽剛時,我完全不覺得這會減少她的吸引力,我認為這是真正難以定義(lost-in-translation)的事物,我在男裝也把玩相同的概念,你必須全心以赴,就像跨界聯名一樣,當你找到當中的平衡時,沒什麼比這更棒的。一個女孩穿上訂製的夾克和褲裝或是洋裝,當中存在著某種自信和獨一無二感,我認為這是非常棒的事。」

延伸閱讀:
覺得Thom Browne 2018春夏男裝「太誇張沒人會穿」之餘,或許你該了解系列背後的故事

 

Thom Browne 的戲劇人生

Thom Browne 2015 F/W via CNN

Thom Browne 2015 F/W via CNN

Thom Browne 的秀有著難以言喻的敘事性,2015 秋冬男裝,他虛擬了一個人物名作 Michael,並且在擔任《A Magazine》客座編輯時上刊登了他的作品。Michael 那短暫卻燦爛的人生值得讓眾男模向他默哀致敬,對生與死的演繹,其中的篇幅寫道:

II

「我站在簡約的梳妝台前 / 每件衣服都有著三色標簽。有人說魔鬼藏在細節裡,如果真是如此,那他應該是最美的天使 / 所有的男士都必須盛裝打扮才是。

然而,許多人的穿著有著令人可憐的懶散感,彷彿不知道生命有終將結束的一天。『或許它就是明天。』你必須了解人生有太多明天再說的藉口,但千萬別屈服於自我懷疑,我們不是生而貧脊的。

風格是重要的,雖穿著簡單,卻能傳達出不凡。這就是男子氣概。

要穿的像是麥爾坎・X(人權運動者),讓自己變得聰明,也要有點顛覆性  / 要穿的像是 John Lautner 的設計(美國建築大師,《鋼鐵人》與《霹靂嬌娃》的房子皆以他為靈感設計)或是 Chet Baker(冷爵士樂的象徵人物)的顴骨,讓人能印象深刻 / 要穿的像是去參見甘迺迪被刺殺那天、要穿的像二次大戰盟軍從納粹手上解放巴黎般盛大 / 要穿的像是《天才雷普利》的作者 Patricia Highsmith 所描繪的那樣精明幹練。

要穿的比你的老闆還要更帥;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走路方式;為你的袖扣置裝,這會讓你會感到無與倫比 / 試著駕馭它們,讓自己有個性些,成為一個有遠見的人,如暴雷般使人驚豔。」

《A magazine》該輯以 Thom Browne 籌劃的喪禮為主軸(甚至請來 Martha Stewart 來撰寫喪禮上用的食譜),一切都是黑與白,唯有一處有顏色,便是 Thom Browne 的那紅藍白的書簽,一切是那麼的精緻,這麼的 Thom Browne。

 

 

P.S 

www.styleforum

關於 Thom Browne 的灰:「許多美麗的事物是關於灰色,灰色自身也帶有許多美妙的漸層,這顏色是如此的豐富,也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關於紅白藍的標簽:「我從來都沒有把這塊細節當作品牌標籤,一開始只是想做襯衫經典掛環(locker loop)設計,又為了襯托產品的高質感所以使用了羅緞絲帶(grosgrain ribbon);雖然紅白藍配色會讓人聯想到法國,但跟兩者之間真的毫無關連,我只是覺得簡簡單單看起來順眼就拿來用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