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es不只是柏金包,而是工藝的傳承與維護現存經典的美好

via hypebeast

via hypebeast

1837 年,因戰爭成為孤兒的 Thierry Hermès,來到巴黎證明自己在皮革上的天賦,以馬具製造商的身份開啟了 Hermès 的世界,在如今帝國主義籠罩之下,Hermès 是少數由家族成員始終如一成立的集團。

《Forbes》2014 年訪問所製作的家族圖

《Forbes》2014 年訪問所製作的家族圖

(大圖請見:https://zh.scribd.com/doc/237314098/Hermes-Family-Innovative-Company#fullscreen&from_embed

創辦人之子 Charles Emile Hermès 繼承著家業,並將旗艦店位子搬到如今 Hermès 的總部(24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上,距離法國總統的官邸不過幾尺之遙;而他的次子 Émile-Maurice 不畏懼時代的變化,在戰爭期間,他在加拿大看見了汽車帆布車頂上的拉鏈,將其引進法國,成為第一位將皮革產品與拉鏈結合的設計師(甚至教導 Chanel 裁縫師如何將拉鏈運用在衣服上),進階開啟了品牌的時尚(與絲巾)之路,據《Vanity Fair》指出,因為 Émile-Maurice Hermès 共有四位女兒(其中一位於 1920 年過世),因為婚姻的關係,使得 Guerrand、Puech 和 Dumas 成為日後 Hermès 的代名詞。

 

Jean-Louis Dumas,將 Hermès 推向世界的男人

Jean-Louis Dumas

Jean-Louis Dumas

Hermès 第五代 Jean-Louis Dumas 於 1964 年加入 Hermès,自父親 Robert Dumas 過世後(1978 年)繼任為品牌 CEO 與創意總監,藉由其他家人的幫忙,他將版圖擴展到美國與亞洲。其豐功偉業,除了在 1978 年選址瑞士比爾(Bienne)設立 La Montre Hermès 鐘錶公司及工作坊、重新生產父親所設計的 Kelly 包外,並在 1984 年為英國女演員兼歌手 Jane Birkin 設計了 Birkin 包。

Hermès-Jane-Birkin-bag

PicMonkey Collage (2)

Hermès 就如同 Jean-Louis Dumas 的花園,他知道用工藝和藝術來栽培,這也是品牌經營的策略(以好的產品為宗旨),奢侈的高傲不在他的字典中,他更偏好「精煉/優雅(refinement)」。於期間,他收購了法國水晶品牌聖路易 Saint-Louis、法國銀器工坊 Puiforcat(1993 年),並請來像是 Véronique Nichanian(1988 年,已主導男裝部門快要 30 年)、Pierre Hardy(1990 年)、Martin Margiela(1997 年)和 Jean Paul Gaultier(2003 年)擔任女裝創意總監,拓展了 Hermès 的形象和產品。

延伸閱讀:不該被忽視的過去,關於Martin Margiela在Hermes愛馬仕的那幾年 ..

在宣布 Martin Margiela 為女裝創意總監時  Jean-Louis Dumas 表示,「我們不是為了得到媒體關注,重點還是在於工藝上,Margiela 有著職人精神,我們認為他的個性會將自己視與 Hermès 同在。」對集團而言,此舉與投資 Leica (Jean-Louis Dumas 個人愛牌,其兒子(現任藝術總監)甚至為紀念他爸出版了攝影集)和收購倫敦製鞋品牌的 John Lobb(1976 年)不謀而合,根據《Forbes》的資料指出,在 1989 年至 2006 年期間,Hermès 的年銷售額增長了三倍,達到 19 億美元。
 

Jean-Louis Dumas 與 Jean Paul Gaultier

Jean-Louis Dumas 與 Jean Paul Gaultier

當時的法國文化部長 Frederic Mitterrand 讚道:「Jean-Louis Dumas 是個非凡的引導者,他的才華和魅力都展現在其上頭,他懂得品味、了解文化,也對繪畫極具熱忱,他懂得設計師值得尊敬並視作珍貴資產,對於重大抉擇毫不遲疑,隨即就請來 Jean Paul Gaultier 擔任女裝設計師。他人生幾乎奉獻給 Hermès 和法國的創意,成功的用想像力和遠見改寫了對傳統的看法。」(ps. 凡爾賽宮的馬術藝術學院其馬具依舊由 Hermès 提供。

 

Patrick Thomas,守住 Hermès 家族的「局外人」

Patrick Thomas

Patrick Thomas

2004 年,Patrick Thomas 成為集團 CEO(直到 2006 Jean-Louis Dumas 退休後),在來到 Hermès 之前,他在全球第二大葡萄酒與烈酒生產集團Pernod Ricard,(也是家族企業)工作了 16 年,1989 年加入 Hermès 集團擔任總經理,到了 2003 年,他又重回 Hermès 並擔任長達 10 年之久的 CEO。

延續著 Jean-Louis Dumas 的理念,Hermès 從不視自己為奢侈品,而是集結工匠製作好品質的製造商。2013 年,他受訪時說到:「我不是一個喜侈的男人,但我喜歡品質。」讓他聲名大噪的原因,除了他是首位也是目前唯一位「非家族成員」的 CEO,再者就是他為 Hermès 打了一場好仗。
 

法國《費加洛報》報導

法國《費加洛報》報導


自品牌 1837 年創立以來,這個由「家族成員」所經營的法國老牌,在 Jean-Louis Dumas 2010 年過世後,LVMH 集團悄無聲息的宣布自己擁有 22% 的股權造成了 LVMH 集團與 Herems 一場相爭,當外界以為 Hermès 的後人會因此把股份賣給 LVMH 時,2011年,52 名家族成員(集結共超過 50% 的股權)成立控股公司 H51,並合同約定在未來的 20 年中不出售任何股份碎了 LVMH 計劃。雙方鬧上公堂,直到 2014 年才握手言和,這場仗的成功也要歸功於品牌第五代 Bertrand Puech 與 Patrick Thomas, Bertrand Puech 對法國《費加洛報》表示:「我們是工匠,目標是創造出全世界最好的商品,我們要的不是奢華,而是品質。」
 

「在皮包上,烙下那工匠標誌令我引以為傲,因為你知道那皮包將在世界某處,有一個人會攜帶著它,皮包是屬於那人的,卻也屬於我們,只因為它蘊含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縫製、它印有我們的標記。」

「在皮包上,烙下那工匠標誌令我引以為傲,因為你知道那皮包將在世界某處,有一個人會攜帶著它,皮包是屬於那人的,卻也屬於我們,只因為它蘊含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縫製、它印有我們的標記。」


Patrick Thomas 在受訪時曾說:「若是 Hermès 家族對我說想要讓利潤增加雙倍,我絕對能做到,不用靠 LVMH 我也可以。只要推出有個大大 H 的包包,售價擺在 $ 1,500 美元,然後業績會沖破天,利潤甚至會是兩三倍在增長,但這會是一個藉由工廠出產的包包,然後五年之後,你就看不到 Hermès 了,它會變成另個公司,縱使名字是相同的,但其未來和品質工藝都會消失。」

 

為了能夠服務到所有的消費者,在(大概)2008 年時,Patrick Thomas 取消了「等候名單(waiting list)」機制,他嘗試讓 Hermès 變得更民主些,「如果你想要台賓士,你可能等九個月;但在 Hermès,你要等五年,這有點太荒唐了…,大家會覺得我們在搞神秘,但我們其實沒有。」

縱使景氣再差,Hermès 業績依舊是扶搖直上,到 2012 年以前,品牌的獲利已超過 10 億美元幾乎是以兩倍成長,由始至終,承襲著歷史與經典,傳承品質與工藝。據 2016 年的報導指出,法國共有 14 間工坊,全法國有將近有 2,500 名皮革工匠。

 

提出「等候名單」的人 Axel Dumas

Patrick Thomas & Axel Dumas

Patrick Thomas & Axel Dumas


2014 年,Patrick Thomas 宣布自己的退休計劃後,品牌由家族第六代成員 Axel Dumas 繼任。他曾在北京的法國法國巴黎銀行任職,2003 年加入 Hermès 擔任財務總監。「他表現得像是 Hermès 家族成員,會用長遠的角度來欣賞它,也視員工為重要資產,不會只是把財報在嘴邊。」縱使家族給他空間去外部尋找適合的繼任者,但 Patrick Thomas 選上了 Axel Dumas,「他很聰明,天生就是來做這行的。」

幾年前,他向母親、叔叔和 Jean-Louis Dumas 在晚宴中開啟了要如何解決 Birkin 的高需求的議題,但為了不影響品質,他們不希望增加產量,並決定這個分配的決定交給店經理,進而催生了「等候名單(waiting list)」,因為這件事,Axel Dumas 被視作「等候名單的發明者」,但在接受訪問時他認為這是大家集思廣益的結果。
 

Pierre-Alexis Duma & Axel Dums

Pierre-Alexis Duma & Axel Dums

Pierre-Alexis Duma & Axel Dums

Pierre-Alexis Duma & Axel Dums

如今公司的組成由 Véronique Nichanian(男裝)、Nadege Vanhee-Cybulski(女裝)、Pierre Hardy(鞋履配件)、香氛皮件家飾領帶絲巾…等 15 個支線所構成,Axel Dumas 擔任集團 CEO,而他的表哥(Jean-Louis Dumas 的兒子) Pierre-Alexis Dumas 則(自 2009 年開始)擔任藝術總監,其職責是為創意製造出一個良好的環境,他受訪時曾說:「我父親一直都很焦躁,他有上台恐懼症,縱使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他依舊很擔心,然而品牌始終都維持著成功,我才明白這個態度是明智的,如果你什麼事都說 OK,你便不會去做冒險,品牌就會受到影響,慢慢變得平淡無奇。」


Axel Dumas

Axel Dumas


Axel Dumas 向《Forbes》雜誌表示:「Hermès 最主要的強項就是對工藝的熱愛,我們視自己作饒富創意的職人….Hermès 的哲學就是維繫工藝的活力。」
 

Hermes 皮革書架

Hermes 櫥櫃

Hermes 皮籃球

Hermes 皮籃球

Hermes Apple Watch 錶帶

Hermes Apple Watch 錶帶

打自 1837 年以來,品牌就一直不斷地創新與研發,從當初的馬具、Chaîne d’ancre 手鍊、Birkin 包到如今的家飾系列,據《Forbes》報導指出,每年將會有兩次,超過 1,000 間 Hermès 店鋪代表將會齊聚巴黎,參加名為 Podium 的聚會,他們必須從眾工藝中挑選(至少)一樣將其推廣,其設計能夠讓每間店鋪依地域特性發揮設計,舉例來說,全世界只有比佛利山莊的專賣店才找的到皮製的籃球( $12,900 美元);也只有加州  Costa Mesa 的專賣店才有經典橘的皮革書架( $112,000 美元),如同尋寶般,有時緣分讓購物更有一份意義故事在。據《Fiancial Times》指出,2016 年 Hermès 的營業利潤創下歷史新高,首度達到 50 億歐元。

 

「『Hermès 的不同,是因為我們製作能修復的商品。』這看起來很簡單,卻又不簡單,想想你能修復某樣東西,是因為你懂得如何去處理、是因為你想讓它維繫下去、是因為你想把它傳承給下一個人…等等,我認為這很棒,這就是 Hermès 所在乎的。」


hermes-gallery-2

「一名資深工匠跟我說,5 到 8 年後,這些釦子的狀態會不比以前。能維持事物好的原樣和 Hermès 的完整性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關心未來的變化,縱使現在沒有人知道究竟會如何。」他曾受訪時說道,「當第七代繼承時,他們會引以為傲。」Hermès 並沒強致要求家族成員必須接任,相反,公司相信自然的演進,「我們鼓勵每一位家族成員去 Hermès 以外的世界闖蕩,再把所學帶回來。」(他也是因為待過銀行所以才會被安排在財務部門),Dumas 表示,Hermès 無法真正的被誰所有,所有的人都是在為下一代和工藝傳承,竭盡全力的守護著它們。

(ps. 工匠與工坊的確切數字每間報導都不太一樣,但能肯定是 Axel Dumas 表示不希望一間工坊超過 250 個人,因為會變得像工廠。而 Hermès 紀錄片透露,一個工匠一個月只能製作 15 個不同款式顏色的包包。 當然,你若是想要定製黃色鱷魚皮的包包你就必須得等,這不是耍大牌,因為你也要等鱷魚長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