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Ape作了一首神曲〈IT G MA〉紅爛了,然後勒?

《Highsnobiety》去年曾有一篇〈Asian Trap: Why You Need This Genre In Your Life〉講述亞洲嘻哈如今異軍突起,透過88rising的推波助瀾,《Highsnobiety》訪問了其幕後主理人之一Sean Miyashiro關於亞洲Hip-Hop崛起的重要性,「這是很正常文化交流的過程,很多影響都是從西方到東方再從東方到西方,在表達創意方面已無界限,文化透過網路交流,激起熱情,啟發新世代。」

PicMonkey Collage

「亞洲饒舌下一代能人已浮出水面,他們的野心也更大。」他表示「越來越多人湧入,競爭也越來越大,但魔鬼藏在細節裡,這攸關視覺、魅力和誰做了對的事,這股風潮都讓人躍躍欲試。」

這次要介紹關於Keith Ape,21歲的他在2015年以一首〈It G Ma〉紅到美國,《Complex》以「韓國饒舌終於有和美國有所連結的歌和藝術家了。」來做評論,而Vice的音樂平台Noisey也以「歷史性」來形容Keith Ape。

 

延伸閱讀:
吳亦凡可能有 Free Style,但他有時尚嗎?
hyukoh,假不出來的真性情,譜出人生和悲歡離合
Raf Simons 最愛的樂團之一,Cigarettes After Sex(事後菸) 

 

關於Keith Ape

Keith Ape

Keith Ape

他出生於1993年,是所處團體the Cohort裡面最年輕的成員,但關於錄音這方面卻是相當資深。他自稱是個問題學生,雖沒到作姦犯科抽煙打架的程度,但他真的不喜歡上課。Hip-Hop成了發洩之道,14歲時因〈Nas – Life's A Bitch ft. AZ(Arsenal Remix)〉一曲改變了人生(並從聽韓國嘻哈轉戰美國路線),從那時開始,Keith開始創作寫詞,一頭栽進這個反社會的厭世界裡。

17歲的他輟學專心做音樂,起初他以Kid Ash為藝名在SoundCloud和Youtube上發表作品,幾乎以錄音室為家(因為父親並不怎麼支持他的職業選擇)。要說人生的改變則從2012年開始,已在韓國屬當紅的饒舌歌手Okasian覺得他相當有天賦,覺得Hip-Hop根本就是Keith的DNA和母語來著,便開始帶他來到the Cohort,在Okasian首張大碟《Boarding Procedures》中已有Kid Ash的名字,他也成了團隊製作群中的混音常客。

image11

就在《Complex》訪問中的這麼一句話,「在韓國,我沒想過加入除了the Cohort以外的團,因為你知道,韓國饒舌爛透了,爛!(Korean rap, it sucks. Bad.)」此話惹出不少爭議(像韓國另一外知名饒舌歌手TakeOne就為他獻唱〈Come Back Home〉,而Keith Ape並為此多作回應。)

關於這點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有寫道,他覺得〈It G Ma〉這首歌是給韓國流行樂一點真正的嘻哈養分,而不是男團女團化妝扮帥在台上載歌載舞,妄求變成下一個Psy。

 

 

 

 

 

 

 

17' 💎

Keith Ape'17 ⊕ The Cohort(@chrt_keithap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這是在他尚未走紅之前的事,而他也以Keith Ape來重新包裝自己,其名取自他(和他爸)最喜歡的藝術家Keith Haring;而Ape,他則認為是他的心靈動物,「有時我覺得自己是聰明謹慎的,有時候卻是魯莽粗笨。」2015年接受《Complex》訪問時,Keith Ape認為自己的成功是基於人們喜歡看年輕人做些瘋狂事,「我就是正在做那瘋狂事的人,而且我很年輕,我也是韓國人。」잊지마(別忘了/Don’t forget)

 

神曲〈IT G MA〉

說到這首改變Keith(和其他人)一生的宇宙神曲〈It G Ma〉,根據《Complex》報導指出,起初the Cohort團隊已有參考OG Maco的曲風只是為了好玩,the Cohort另一位核心成員(曾住在日本過的)JayAllDay亦請來了Kohh和Loota“聯名”助陣。此曲在未放網上之前曾在韓國表演過一次,但並未受好評,直到2015年1月上傳至Youtube後,短時間內,藉著社群和饒舌名人推薦,1個月後,這首歌已瘋傳達到百萬人次點閱。

via New York Times

via New York Times

asian-trap-keith-ape-1200x800
這一個跨國的(日+韓)合作,隨即的效應吸引到A$AP Ferg和Waka Flocka Flame等國際級饒舌歌手製作Remix版本。“據說”是《88rising》創辦人/首腦的Dumbfounded和Sean Miyashiro,因此把Keith Ape請來美國發展,Keith Ape隨後參加SXSW音樂節並在紐約S.O.B'S夜店獻唱,連2015紐約時裝周Vfiles的秀都有他表演的份,之後便搬到洛杉磯定居。(其他成員的動向:Kohh去年曾與天王級歌手Frank Ocean《Blonde》專輯中的《NIKES》,之後也和宇多田光《Fantôme》專輯中的《忘却》出現;Okasian 今年也與權志龍G-DRAGON、CL 、BewhY 製作《₩ 1,000,000》。)

被問及剛看到〈It G Ma〉的感覺是?Dumb表示:「屌翻啦!Keith讓我想起一些動畫人物,我很欣賞這種低成本拍攝模式,跟韓國現在的大成本製作截然不同。」便立即介紹給握有CXSHXNLY經紀公司的Sean Miyashiro,看到Keith Ape的效應也讚嘆:「他會變成在美發展最屌的韓國藝術家。」

你說參考OG Maco有沒有爭議?

有,OG Maco在(似乎已被刪掉的)推特上罵道:「我在〈U Guessed It〉MV裡都沒帶上牙套,手拿Codeine杯子,你們為什麼學著這樣做?都是些我們玩爛的玩意兒,真夠蠢的。」這也是〈IT G MA〉必須以Remix版本才有辦法推出的原因,原版在法律上是有問題的,Keith Ape回應:「我們從沒想到這會造成如此大的轟動,我們也沒想過要拿這首歌去賣,這只是好玩做出來而已。」

然而,罵歸罵,兩人在單曲推出2個月後終於見到面,OG Maco說:「他其實蠻真誠的,我其實有點開心他從我這首歌走出自己的成功。」兩人盡釋前嫌在SXSW音樂節後合照po文,但他終究是拒絕參與這首歌Remix版本。(其實OG Maco也是有從神曲中獲得一點好處,像是打開韓國市場的知名度並與CL合作。)

 

後續發展

因為對英語並不是頂擅長,其實Keith Ape在聽歌時偏注重旋律,他的創作焦點希望放在讓人聽了有感的歌,像是喧鬧的派對音樂,充滿著能量。

如今與他合作聯名的清單洋洋灑灑,從Azizi Gibson、Ski Mask the Slump God、K$upreme和Slug Christ…等等,也順勢推出不同風格的作品〈Let Us Prey〉、〈Diamonds〉、〈Fendi〉,但說實話,Keith Ape尚未成功複製出〈It G Ma〉的超狂模式,《Dazed & Confused》網站就評道:「對於討厭他的人來說,光是沒紅這點就足夠把Ape寫死了,但他的忠實聽眾依舊保有其熱情、規模和國際性。」看似在轉換跑道的Keith Ape,在今年1月把它的ig舊照全部刪除,隨著新歌〈KiD TRUNKS x KEITH APE x OKASIAN – Underwatertrunk$$$〉、〈Keith Ape ft. Ski Mask The Slump God – Going Down To Underwater〉、〈SWANTON BOMB !(此曲以美國職業摔角選手Jeff Hardy為靈感)〉…陸續發佈。「這些歌無疑都充滿著新能量,慢慢傳達著Keith Ape的能耐和靈活,最重要的是,這些歌聽起來都挺不賴的。」

Keith Ape via Dazed Digital

Keith Ape via Dazed Digital

鮮少接受訪問的他,則難得接受《Dazed&Confused》採訪,以下是我們整理的對話內容:
 

Q: 比起獨唱為何更傾向於合作?

「這很明顯啊,因為我是韓國人,英語不是我的母語,我認為如果我只唱韓文的話在美國市場會有劣勢。」

Q: 什麼原因讓你把IG都刪了?

「我以前把私生活混在社群裡,但我現在不想要這樣,因為社群媒體好像毒品一樣,我覺得我不想在上面浪費時間。」

Q: 在〈IT G MA〉之後你的人氣暴漲,你有想過躲起來還是享受成名?

「兩者都有,人們開始認識我,但說實話我不喜歡外人接近的感覺,我不是個外向的人。我甚至沒很喜歡人多的地方(笑)。我不太喜歡接受訪問或是太多表演,我偏好把自己的音樂和資訊變得更稀有點,不這麼輕易去找到,這會激起人們對我的好奇心。老實說我曾試過在It G Ma後變得主動點,因為當時我被介紹為韓國Trap Rapper,大家也覺得我是Trap Rapper,所以我想說去符合大家的“期待”,這不難,但我想『讓我好好展現我自己。』這也是為什麼我把IG一切都刪掉了。」

Q: 你現在住在LA,有家的感覺嗎?

「完全沒有,LA糟透了(笑),我是覺得這城市很美,但每個人來到LA好像都在尋求一個成名的機會,變得要在這個競爭的環境下習慣這壓力。韓國還是比較像我家,我可以在韓國放空不用擔心別的事情,我認為LA比較適合工作,能來這裡真的是祖宗保佑,即便我在這裡遇到了很多很厲害的人,但這些真的都得來不易。」

Q: 你現在的夢想是什麼?

「我只想變成那種沒人看過的藝術家,在亞洲難以再見到的那種人。」

Q: 你會不爽那些喜歡〈IT G MA〉卻沒注意到你其他作品的人嗎?

「有一點,但這是我的問題,因為我沒在那時間發表任何新專輯。我近期會有新專輯釋出,當然,要做出另一首像〈IT G MA〉的歌是有點困難,但我希望粉絲也會認出我其他的作品。」

C3EwqlDUcAAVLsr
Q: 你今年初在巴黎時裝周和GD一起混,你會和他或是其他K-pop藝術家合作嗎?

「我不是K-pop的粉絲,但我超愛G-Dragon,他太獨一無二,早已超越K-pop。」

Q: 你2015年在《Complex》訪問說過「Korean rap sucked」,然後TakeOne為此寫了一首歌,Dok2也陸續加入戰局,導致雙方和Hi-Lite(The Cohort團的唱片公司)槓上,你會後悔說這句話嗎?

「我沒有覺得韓國饒舌很爛,這不是在批評,我有什麼好討厭韓國饒舌的?我聽他們歌長大的揶!人們並沒有想去了解我所說的話,只是一些捕風捉影。在〈IT G MA〉後有很多訪問,關於那一個大家喜歡拿來製造話題的,其實當時沒有翻譯在旁邊,而然後訪問者和我其實都沒很懂對方在說什麼。我也沒有想去回應TakeOne,因為他只是想藉此得到關注,他表現得好像為韓國嘻哈發聲,搞得好像自由鬥士一樣,但一切都只是為了掌聲。如果我回應了就讓他稱心如意。但說實話我蠻喜歡Dok2的,我希望有更多Rapper像Dok2一樣,最後我們也和Dok2合好了。」

Q: 你覺得你自己是在美國的韓國饒舌歌手還是只是一個Rapper?因為有些藝術家會覺得他們的根並不重要。

「我覺得都是,因為我並不僅僅專注在韓國或是美國,我希望我的音樂是全世界都能聽到,但我不想隱藏我是韓國人的事實。」

Q: 曾經有訪問你說過關於通靈和宇宙能量,你是傾向靈修的人嗎?這是否會影響你?

「我沒什麼宗教信仰,我從小就沒有,但我一直都覺得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我想要了解這什麼,無論是命運或是神,但我理解到這是關於念力。像是說,有很多很棒的人事物出現在我的人生,但我不覺得他們是偶然,我認為有因才有果,但是當我得到更多力量時,我自己是越來越困惑,這也讓我覺得說,好像有什麼是我不應該去接觸的,所以現在我決定停止去找尋答案。我只想存著感恩的心,試圖做些好事來回報。這不是在嘴砲,就只是想單純做我自己,心存感激,專心在音樂之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