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薩米勒Ezra Miller,好一個絕代美男

Ezra-Miller_(02)

大多數 26 歲的演員可能都在想辦法讓自己 Instagram 粉絲多一點或是接受青少年投票的獎項,或是與誰搞曖昧試著讓自己增加一點新聞版面,然而在進行電影《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的巡迴宣傳之前,我們本篇的介紹人物 Ezra Miller 他正在自家農場幫山羊接生,很顯然這不按牌理出牌展現了 Ezra Miller 的個性,這非典型好萊塢明星的做派,若說大家沈迷名氣,他則沈迷在樂團和農場中(好吧,最近可能為了電影宣傳他的紅毯造型也很精彩),而當網路讓人都變得越來越像,透過訪問我們所整理有關 Ezra Miller 的一些事,或許可以讓你知道他的與眾不同:

 

Ezra Miller 有一個農場

splash_miller3-thr_2018ezra_look_1-34_2034hh_b_adobergb-embed_2018_thr

這不是說什麼大新聞,只不過 TheHollywoodReporter 和《GQ Style》皆是在這兒訪問 Ezra Miller,根據報導指出,這個位於佛蒙特州 Vermont 有著約 95-100 英畝的農場當初是他兒時夏天喜歡的一個處所並在 2017 將其買下,當前除了蘋果園和雞舍外,溫室裡則種著番紅花,還有就是 Ezra Miller 養的四頭羊,牠們分別叫作 Kathy、Betty、Patty 和 Noisette,因為懷孕的關係,牠們都穿著粉紅色和紫色毛衣。

 

Ezra Miller 也有一個樂團,他們也住在那個農場

58d41f70b876b.imagestatic1.squarespace

他的樂團名作 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這是一個酷兒樂團(當然也不用特地強調這點),其主打重金屬樂來慶祝這個肥沃的季節,Ezra Miller 告訴《GQ Style》:「我們不是他媽的嬉皮,我們只是一群與地球一起生活的怪胎。」(但嬉皮這個標簽套用在他身上他不反對。)

說起怪胎,他告訴《PLAYBOY》:「我身上的骨頭長得很怪你知道嗎?」他抓起編輯 Ryan Gajewski 的手放在他的手臂、脖子和胸骨上,編輯寫道:「確實,他有些醫生無法解釋的骨頭,且直至今日仍會引起週期性痠痛。」
 

 

家庭

Ezra Miller 出生在紐澤西洲的 Wyckoff,他有兩個姊姊,父親是書商,母親是現代舞者,從小時候他就知道他將來會走向表演之路,而母親在車程約 5 小時的 Vermont 那兒開設了藝術家教室,Ezra Miller 總夢想有一天他能擁有一塊相似的地方,所以他做到了。

小時候,Ezra Miller 就因為語言障礙而受到嘲笑欺負,他卻非常討厭父母讓他接受語言治療,「我寧願壞掉也不想一直被糾正。」之後他透過唱歌來克服口吃,這還必須感謝神秘學偏方,「因為我的幼稚園音樂老師,我開始唱歌,她施展了一個非常特別的魔法,如同一個真正的藝術家能帶出任何一個小孩的創意能量般,」

如今的 Ezra Miller 住在布魯克林(之前在 Bed-Stuy 後來搬到了 Crown Heights),但他覺得大城市對(敏感的)藝術家們來說太過艱苦。

 

他不喜歡手機 

Ezra-Miller-fantastic-beasts-premiere

雖說他近幾次的紅毯造型幾乎把所有的手機都快拍到沒電,但 Ezra Miller 並不喜歡這樣子的環境,「我發現手機的出現會影響到我的心情,我可以感覺到它們在我身旁。」儘管如此,粉絲要求他不會置之不理,幾乎是來者不拒,Ezra Miller 不希望粉絲有被冷落的感覺。

 

演員?名聲?那可以吃嗎?

Ezra Miller 覺得若有演員覺得電影拍得好是因為他們的緣故是相當蠢的想法,「要這樣向大家說『是因為我嗎?』」他嗤之以鼻的說,「有人會說夕陽很美是他的功勞嗎?藝術自會創造藝術,我們只是人偶,獻給更偉大的藝術人偶師。

 

好了,以下就是他演藝故事:

當他還小的時候,Ezra Miller 隨著父母親搬到了 Hoboken(也是在紐澤西洲),而他這時已開始搭車來到紐約試鏡,已故的劇作家 Elizabeth Swados 相中了他並安排在知名的百老匯熱作 Runaways 上,這機會開啟了 Ezra Miller 的演藝大門,「有個男的走進後台給我他的名片說,你想要拍電影嗎?」

MV5BOGFiNWVlYmItNjI5MC00NzdkLTkzNDUtOWM4OTRkNDc1NjZkXkEyXkFqcGdeQXVyMTEzNzczMA@@._V1_


而(Ezra Miller 並未透露姓名的)經理將他介紹給了導演 Antonio Campos,雙方合作了第一部電影《放學後》(Afterschool),「這是一個很棒的拍攝經驗,因為它的世界觀毀的一塌糊塗,很像精神病電影製作,可主角是小孩。」Ezra Miller 笑著表示,「然後我就迷上了電影。」
 

0_pT7gRGnd4xRw4MTn 1510310811-4215174275_n

持著相同的調調,下一次 Ezra Miller 的出現便是與導演 Lynne Ramsay 和 Tilda Swinton 合作的《凱文怎麼了?》(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拍攝期間他還提議過帶上真的弓到現場(電影中的凱文用弓箭射殺同學),而這把弓還放在他家。
 


Ezra Miller 稱 Lynne Ramsay 為(當今活著)最棒的導演,並希望能跟她再次合作,就 Ezra Miller 的論點所述,原先擔任電影《逆愛》(Jane Got a Gun)導演的她被電影投資商和製片開除,而這點激勵了 Ezra Miller,「那些有權有勢的男人,他們彷彿覺得臣服在女性力量下會很糟,但他們應該如此,我建議最好趕緊這樣做因為這些自以為是的男人正他媽在毀了這世界。


hr_the_perks_of_being_a_wallflower_30

 

之後,Ezra Miller 與 Emma Watson 合作主演了《壁花男孩》(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並接演了閃電俠 Flash 和「闇黑怨靈」Credence Barebone 的角色,Ezra Miller 告訴 TheHollywoodReporter 覺得後兩個角色與他的靈魂有著共鳴,為了能更融入 Credence Barebone 這個角色,在電影拍攝之前,Ezra Miller 來到歐洲,獨自一人,帶著劇中角色的個性試著和陌生人交朋友,甚至開始偷竊,「扮演他的時候一定有很多無欲、孤獨的時間,那是一種絕對的孤單,孤苦,無依。」


31e2da1c-c9d4-4db0-9ae4-5291bf84579e-ezra-miller-as-credence-barebone-in-fantastic-beasts-where-to-find-them

ps. 據說,為了讓 Ezra Miller 拍攝怪獸系列電影,其閃電俠獨立電影的製作將推延。

 

 

那伊薩米勒喜歡怎麼樣的男生?

先說當初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男生的,幼稚園的時候 Ezra Miller 就愛上了同班同學,致使他去問了姊姊是否自己是同志,Ezra Miller 記得他第一次做春夢時是四歲,內容是有關一個女巫用海龍捲將他囚禁,這經歷他回憶作「令人著迷且愉悅。」
 

PHOTOGRAPHS BY YOSHIYUKI MATSUMURA FOR GQ STYLE

PHOTOGRAPHS BY YOSHIYUKI MATSUMURA FOR GQ STYLE

PHOTOGRAPHS BY YOSHIYUKI MATSUMURA FOR GQ STYLE

PHOTOGRAPHS BY YOSHIYUKI MATSUMURA FOR GQ STYLE


那 Ezra Miller 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根據《GQ Style》的訪問,當時編輯正和 Ezra Miller 在雞舍裡面看小雞,Ezra Miller 表示:「農場外面有很多老鷹,當牠們要衝下來要獵殺小雞時,公雞會與小雞們分開並假裝受傷,這樣老鷹就會去找公雞而不是去傷害牠的孩子。」

「這才叫 man,這才是男子氣概,你懂我的意思嗎?我會假裝自己是弱者,假裝自己是脆弱的,這樣對方在向其他女性下手前他會先來找我,不知你有沒有感受到這點?」Ezra Miller 覺得我們的世界正缺乏這樣子的男性氣質,「我也在尋找這種男生,我在找像這樣公雞型的男子。」
 

Ezra-Miller_(10)

 

「我一直在理解何謂關係,我不知道讓 20 幾歲的年輕人來說這麼去積極追求一夫一妻制是否合適,因為我不覺得他們準備好了。」

 

但他似乎已放棄了?因為在接受《PLAYBOY》訪問時,他含著淚分享自己的心碎,也因此,Ezra Miller 已放棄了尋覓那完美的浪漫,認為一夫一妻制並不適合他,他以「性感尤物」自稱,並尋求多伴侶式的關係「Polycule」,這當中包括了他的團員,還有一些認識許久的人,且不是想加就能加入:「我所在尋找的是能立即了解我作為酷兒個體的人,彷彿我們已結婚過 25 次般的熟悉,」Ezra Miller 解釋,「他們會愛上這群體的每一個人,因為我們是在這個群體當中,我們都深愛著每一個人。」

 

「酷兒就只是意味著不,我不做這個,論標簽,男性、女性我都不認為自己是,我幾乎不覺得自己是人類。」

 

 

他也透露了自己的 #MeToo

「我當時還未成年,有個製片和導演倒酒給我,」Ezra Miller 回憶道,「他們就像『誒,想不想和我們一起拍一部有關同志革命的電影啊?』我就像『我才不要,你們都是怪物。』」然而 Ezra Miller 事業已如日中天,「現在真的是個很棒的時代,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這些鳥事是不該被接受的,很高興我們能夠見證這一刻,因為我們都是他媽的生還者,這就是好萊塢的樣子,我覺得我們都像性工作者一樣。」
 


 

Ezra Miller 也分享了自己的經歷,「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是在受虐中生還,以前有個和我有著性關係的好友最後用很暴力的方式對待我,所以《壁花男孩》中 Patrick 的故事根本就是我的寫照。」(註:劇中 Patrick 和高中足球明星兩人私底下交往,但最後被足球隊在餐廳當眾霸陵。)

「這樣的故事在我人生屢見不鮮,我一直被偏執者攻擊,」Ezra Miller 說,「而性慾在試鏡時則完全起了作用,去認可各種同樣經歷過這慘況的人是很重要的,無論他的性別或是工作是什麼,其實人人都是受害者,也是生還者。」
 

kinopoisk.ru


既然好萊塢這麼糟,他是如何堅持下去?「藝術是我唯一擁有的東西,如果不是為了藝術,我可能早就死了,可能很久以前我就會自殺。」

當然,愛可以接納一切,「我看待它的方式就像,我是你,你是我,我們活在一個你我共存的世界,而世界也存在於你我當中,我們都能治療這個世界,藉由相互學習,將他們自己的身體視大釜般去容納、去實驗(這裡的比喻比較像哈利波特一點),其實每個人都能夠做到這點,只是還沒有人去做,一切都將會更好,我們只需要等待。」


Ezra-Miller_(04B) Ezra-Miller_(05)

 

資料來源:

https://www.playboy.com/read/ezra-miller-fantastic-beasts-interview

https://www.gq.com/story/ezra-miller-gq-style-cover-stor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features/ezra-miller-talks-fame-living-a-polyamorous-farm-his-metoo-story-115853

https://www.out.com/movies/2012/8/15/lost-found?page=0%2C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