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有才還是太會掰?究竟我們該如何看待 Virgil Abloh 的創作方式?

Virgil Abloh,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Virgil Abloh,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Vanity Fair》編輯 K. Austin Collins 在 Virgil Abloh 首場 Louis Vuitton 男裝大秀後的隔天採訪了他,這也是一同慶祝 Virgil Abloh 是法國精品 164 年來首位非裔美籍設計師執掌大位,隨著秀旨在表達著多元和包容,這一切是顯得既浩瀚又難能可貴。
 

Louis Vuitton,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Louis Vuitton 2019 S/S,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Louis Vuitton 2019 S/S,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Louis Vuitton 2019 S/S, photographs by ALEX MAJOLI for Vanity Fair


文中提及到了 Off-White 與 Louis Vuitton 本質上的不相符,可又因為趨勢而走在一起,「Off-White 在 IG 上有著 400 多萬粉絲追蹤,這數字在 2018 年是價值不菲,Virgil Abloh 懂得其品牌吸引人的地方以及價值何在。」即便他在業界以超越十年,售罄聯名甚至多過 Alexander Wang,但「我覺得設計師這稱謂永遠不適合我,」Abloh Virgil 表示,「我有點被判作不是一位設計師。」在經過 Louis Vuitton 秀的洗禮後的他說:「我覺得我可能是設計師,但大概就 98% 而已。」

 

 

Virgil Abloh 的任命反映了炒作和溝通的時代

不少人批評 Virgil Abloh 的事業以重新包裝他人想法為基礎,認為比起時尚本身,他更傾向於社群媒體和名人。當中沒有太多原創的輪廓,更多的是以酷行銷和致敬吸收,面對這樣的質疑,Virgil Abloh 的回應則是將會從批評者身上得到新的啟發靈感。

延伸閱讀:Vetements 2018 秋冬似乎抄 Margiela 忍者鞋 tabi boots 過頭了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2.56.53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2.57


Virgil Abloh 在文中透露,他的夢想是和 Apple 合作新的 iPhone,事後除了會大嚼心理學家的專用術語與啟發對象外,更會驕傲的說自己只需要短時間便把一切設計完成,在文章中他也不諱言,整個 Louis Vuitton 的秀是在他第一次與品牌開會從巴黎飛回美國的途中構思而成(相較之下,他花最長的時間則是在與 IKEA 聯名身上,大概三、四個月)。(ps. 話說 Burberry 首席創意總監 Riccardo Tisci 請 Peter Saville 四個禮拜內作出 logo 還被駁斥瘋了呢。)

延伸閱讀:是誰做了Burberry 的新Logo?背後又代表什麼意思?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2.56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2.57.17


Louis Vuitton 執行長 Michael Burke 認為,Virgil Abloh 俱有「天生的創造力和顛覆手段」,這造成了時尚寫手 Angelo Flaccavento 在接受知名潮流網站 Highsnobiety 訪問時直接坦明:「我認為以他們社群媒體有多少粉絲為娉請基礎是非常短視近利的,或許短時間內會成功,但我覺得從長遠來看,太側重炒作或許會帶來毀滅。」當然,時尚界沒有絕對,Angelo Flaccavento 也保守的說,「或許。我會錯也不一定。」

延伸閱讀:Virgil Abloh當Louis Vuitton男裝創意總監,為什麼時尚界有人不開心?

 

 

究竟我們該怎麼看待 Virgil Abloh 的「創作」方式?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3.01.19


當與 IKEA 聯名的椅子首度出現時,很不意外的,Virgil Abloh 又被指責在抄襲了,在這之前,他已先在《System》雜誌 IKEA 合作專題上表示:「我正嘗試連結兩個不同的個體(他指的是大眾 tourist 和專業人士 purist),這樣較大群眾就可以欣賞其設計或建築,」Virgil Abloh 解釋,「我曾去過一個朋友在墨西哥的房子,非凡無比,那次給我最棒的體驗就是,藝術可以增加的日常生活的品質,當你起床你就可以接觸到啟發他人的事物,比起大學生宿舍或是生活在經濟嚴苛條件下,你可以藉由為添加藝術品來改變生活品質。」當然,此話的前提是藉著 IKEA 的平價由此及人。


延伸閱讀:
狂人狂語,Virgil Abloh 要將 Off-White 塑造成年輕人的愛馬仕
到底 Virgil Abloh 有什麼魔力,讓 Off-White 粉絲從西方排到東方


但有關他的設計方式與衣服是如出一撤,在專訪內文中他認為:「我想要用杜象的精神去重新演繹這些經典設計,以某種方式截取歷史層面的能量並用年輕人能辨識的事物重新取代。最終,這吸引我去研究藝術級博物館的世界,是如何重釋這些經典設計。」

「曾經這些中世紀的經典(椅子)是為民生機構而做,比起過去它們的價值現已少了許多,讓其成經典的關鍵元素是經過文化洗鍊,經過多年的時間,藝廊為它們增添了重要性,精選後再把價格提高,致使它們變得超有價值及稀有,但原先它們作為一個物件的價值卻被奪走了,如今這些有著另類美感的椅子不再是椅子,它們被放置在有錢人的家中,但那只是張椅子。」


https_hypebeast.comimage201804ikea-virgil-abloh-4
 

致使 Virgil Abloh 認為自己的角色猶如藝廊般 — 擇選、為事物賦予重要性並提高其價值,如何做?恩,也是透過抄。
 

延伸閱讀:
為何潮流文化仍在吹捧買球鞋是很重要的事?
為什麼Raf Simons 2018 S/S 是你近年來最值得收藏


Virgil Abloh 曾和開啓挪用主義的先驅 Peter Saville 聊過,「我告訴他,我對此很有罪惡感,因為這種諷刺的靈感太簡單了,我覺得我好像在毀壞這一切,就像拿 Joy Division 的封面然後擺上『Earthquake』或是其他文字在上面就成了一個顛覆,很酷也很好玩,幾乎就是下一個流行趨勢。」對 Virgil Abloh 而言,諷刺(irony)的普及相對也變得很廉價,所以他想用更高級(如挪用藝術)或是經典設計來進行更廣泛(而非少數群體才懂)的對話,「我常說,當『Supreme 遇上 Celine』這就是 Off-White。」


Le-21eme-Adam-Katz-Sinding-After-Off-White-Paris-Mens-Fashion-Week-Fall-Winter-2017-2018_AKS8716
 

Virgil Abloh 表示:「所謂街頭,是你得到相關靈感去接觸真實人們的地方,」他引用了 Kanye West 的話說,「我做了聖誕禮物給大家。」此意涵便是在於人人都想要,「我們都是消費者,因此對事物因何有價值的理解是被他人所提升的。」

K. Austin Collins 於文末結尾道:「Virgil Abloh 的價值並不是他對時尚的看法,而是在消費者身上,對他來說,取經街頭不僅僅是設計,也是消費,『當人們提到有關街頭潮流,他們會忽略真實的人們才是重要的組成,那些真的被穿上街的衣服才是最重要的。』」

 

 

但,講了這麼多,為何還是覺得少了那麼一點什麼?

Virgil Abloh 為人所詬病的地方在哪?除了讓人覺得「時尚得來很易」之外,鮮少可以從他所挪用的文字、圖像中獲得一點相關啓發。
 

延伸閱讀:
Virgil Abloh的LV男裝首秀:「我將會做出街頭服飾,然後人們會為之瘋狂。」
Diet_Prada,一個揭穿時尚抄襲弊端的IG帳號何以成為如今最有影響力的評論家?


在接受 highsnobiety 訪問時,從未給過 Virgil Abloh 好臉色的 Diet_Prada 被問道: 你稱 Virgil Abloh 在做精品仿製生意(luxury knock-off business),你覺得他對這部分有自覺嗎?「我們會這樣稱呼是因為 Virgil Abloh 在過往幾季伸展台上給了非常戲劇化的改變,毫無疑問他試圖創造某種形象,但當你在現實看到大眾身上所穿的 Off-White 又幾乎是無關聯。每個設計師在某些時刻都必須要長大,有些人會深掘於獨特或從過往取經,去引用像是 Martin Margiela 和 Helmut Lang 大師的作品,而 Virgil 的問題出在設計過於平淡,因為他沒有像上述大師相同的智慧。」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5.54.59
螢幕快照 2018-08-08 下午5.57.12


而啓蒙 Virgil Abloh 的藝術家 Tom Sachs 曾在接受 The Talk 訪問時表示, 「我個人很喜歡能夠傳承下去的品牌(他用傳家之寶來形容),所以我會做能流傳下去的物品,我喜歡事情能夠恆久遠,而且假如我成功的話,那一定更會流傳下去。」但相較之下,Virgil Abloh 則在討論 IKEA 專訪中說:「當我設計衣服時,我不會想像它兩三年,甚至六個月後的樣子。」似乎,他又把自己所建立的一切變得毫無價值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