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享受每個製造過程。」專訪瑞士琺瑯藝術大師 Anita Porchet

瑞士琺瑯藝術大師 Anita Porchet

瑞士琺瑯藝術大師 Anita Porchet

 

琺瑯藝術(Enamel)原本為黃金及珠寶的裝飾技法,開創出內填琺瑯(champlevé)、掐絲琺瑯(cloisonné)及微繪琺瑯(miniature enamel)種種技法,於 15 世紀開始應用到鐘錶工藝製作已有數百年的歷史,但如今能夠承襲技法的工匠卻少之又少,出生瑞士頂級鐘錶之都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的 Anita Porchet 更是箇中翹楚,也是極少數能在頂級腕錶品牌的琺瑯錶盤上,留下簽名的藝術大師。80 年代她便開始訓練和磨練了手藝,並於 1993 年在洛桑(Lausanne)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她認為:「一件作品的好壞,首先取決於作者是否保有極致的意念與情感,其次才是技藝。
 

Anita Porchet

Anita Porchet 親手繪製 ARCEAU TYGER TYGER 腕錶


在高端精品愛馬仕(Hermès)的邀請下,Anita Porchet 從 2008 年就與之合作至今,包括 Arceau (圓形)以及 Cape Cod(方形) 系列都得以看見她的手筆,讓優雅的法國血統與瑞士的精緻工藝完美結合;今天我們 Heaven Raven 十分榮幸,能有機會近訪這位傳奇琺瑯大師,坐下來聽她述說自己的心路歷程。

 

Anita Porchet

ARCEAU COUVERTURES NOUVELLES

 

———————————————————————————————————————————-

Heaven Raven

Anita Porchet


最初為什麼會想要學這種艱辛少有的藝術創作呢?

我的個性比較內向,從小就不太會與人互動,經常窩在房間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體認到在這個講求快速節奏跟方便的世代,反其道而行的「慢活人生」才是最適合我的生活態度,久而久之就變得很有耐性去面對需要漫長工時的微型技藝,因此 12 歲的時候,乾爸就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進行琺瑯彩繪的學習,這就是所有經歷的起源。

 

Interview with Anita Porchet

Interview with Anita Porchet

 

向琺瑯大師 E. Juillerat 女士學習琺瑯彩繪的過程是辛苦還是愉悅的?

在追求精益求精的路程上,因緣際會得知已歇業的琺瑯彩繪學院,其負責人 E. Juillerat 女士仍居住在日內瓦,便多次致電表明希望能夠成為她的學徒,當時我只是個年輕的窮學生,也表明自己付不出像樣的束脩,但或許 Juillerat 女士看見了在下的誠意,便同意了請求,讓我得以跟在她身邊學習。就這樣過了好幾個年頭,當恩師蒙主寵召後,她的女兒告訴我說 Juillerat 女士的遺願是希望我能承接她的工坊,希望日漸式微的琺瑯工藝能繼續延續下去;看著滿屋子的畫具、顏料,彷彿感覺師傅的恩情與我同在,也認知自己的責任重大,回想起她的諄諄教誨,就是推動我不斷創作下去最大的原動力。

 

螢幕快照 2018-05-11 下午6.24.10

 

從毫無經驗到能夠獨當一面,琺瑯工藝出師需要多久的時間?

琺瑯彩繪可以說是一門學無止境的技法,在歐洲甚至有人把鍊金術等同視之,因為單就習得基礎就需要四到五年的時間,後面素材的表現更是無窮無盡,主要的原因是琺瑯要定型,需要經過「燒製」,在高溫質變下所有結果便具有不確定性,一模一樣的成分烘燒一百次可能就會有一百種不同結果,所以每次製程對我來說都是經驗的累積,做無止境也學無止境。

 

FotoJet(34)

 

可否請分享在錶盤上進行琺瑯彩繪製作,到底有多麼精細與困難?

老實說,琺瑯彩繪跟腕錶琺瑯彩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關鍵在於錶盤本身不一定是完全平整的,就算是但一遇上燒烤過程就有可能變形、歪斜,甚至產生氣泡,那就前功盡棄了。至於繪製一個錶盤需要多久的時間,需要考量所選擇的圖案、顏色多寡以及會用上幾種技巧而定,從幾天到幾個月都有可能,而且越複雜失敗機率越高

 

ARCEAU LES PERROQUETS

ARCEAU LES PERROQUETS

ARCEAU LES PERROQUETS

ARCEAU LES PERROQUETS

ARCEAU LES PERROQUETS

ARCEAU LES PERROQUETS


繪製一支錶盤大概需要幾道工序?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

講到步驟這個問題,得先思考過程會用上幾種工法,如果只是單一的技術就會比較單純,但如果是複數以上的組合就得先評估交叉搭配的順序,是要先金雕、還是先上琺瑯,必須全盤考慮過才能開始動工,同時主題也會影響整體的結構,每一支腕錶的製作都不能直接複製到下一支上頭,可以說是彼此獨立卻又息息相關。
 

ARCEAU ROBE DU SOIR

ARCEAU ROBE DU SOIR


至於最困難的部分,我認為是繪製完成後要塗上一層透明琺瑯,對我來說這就像是宣告作品將無法進行任何修正,同時這層透明琺瑯又會因為烘烤,或多或少改變原本圖案的顏色,這完全無法以人為的方式預測結果,雖然偶爾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但更多時候是造成必須重來的遺憾。但換個方向思考,我也因此磨練出對於事物的平常心態,樂觀、不強求,日子會過得比較開心(笑)。
 

Interview with Anita Porchet

Interview with Anita Porchet

 

對您而言,必須達到怎樣的標準才能成為商品?

說真的,琺瑯這個項目沒有所謂的結束一刻,我永遠都不覺得眼前的作品已臻完美,會有停止的行為發生,是因為自己已經不知道還能再添加什麼,或者是訂單排程真的無法繼續拖延,才會勉強收起眼前的眷戀,繼續前往下一款設計前進。

 

 Anita Porchet with ARCEAU COUVERTURES NOUVELLES

 Anita Porchet with ARCEAU COUVERTURES NOUVELLES

 

發揚工藝技法一直以來都是愛馬仕(Hermès)的榮耀象徵,品牌本身也有以琺瑯為材質的產品推出, Anita Porchet 的參與可說是相得益彰;能否請大師跟我們分享這次腕錶圖案合作過程與感想嗎?

合作過程中,Hermès 給予很大的自由與空間,品牌會先提出數款方巾圖案選擇,我再依照喜歡圖案的線條與顏色判斷適合的技法,看是要微繪還是掐絲,但在開始動工前我會將自己放空兩三天讓心靈平靜,等到狀況調整到最佳才坐上工作檯畫下第一筆。其實我不是很在意市場的反應,或是完成的腕錶最後售價多少錢,我只是滿心享受製作的過程,所以非常珍惜每次合作的機會。

FotoJet(35)

 

您自己印象最深刻是哪一款腕錶呢?

其實每一支腕錶的製作過程都有自己的故事,像這款以馬為主題的「ARCEAU CHEVAL DE LEGENDE」為例,原本設定只是在透明琺瑯打底上,用金色顏料勾勒出輪廓,但我認為這個圖案更適合運用鑲金的技法,於是便放棄了最初的想法,改成重新打造出 1430 片微型金箔,針對光線反射角度去鑲貼位置,讓馬匹更加立體,雖然工程加倍複雜,但成果令人滿意。
 

ARCEAU CHEVAL DE LEGENDE

ARCEAU CHEVAL DE LEGENDE

ARCEAU CHEVAL DE LEGENDE

ARCEAU CHEVAL DE LEGENDE


而我自己最喜歡的,應該是這款「CAPE COD ZEBRA PEGASUS」,因為我一共用了四種技法在上頭,比如說翅膀部分是用掐金絲的方式製作而成,周圍再以金雕技術強調層次,並塗上一層透明的琺瑯讓立體感增加,斑馬圖案則是微繪的技術,雖然非常耗工但成品卻是我個人心目中第一名。
 

CAPE COD ZEBRA PEGASUS

CAPE COD ZEBRA PEGASUS

 

CAPE COD ZEBRA PEGASUS

CAPE COD ZEBRA PEGASUS


再看到這支「SLIM D’HERMES POCKET PANTHERE」還有個有趣的故事,也是我工作生涯的重要轉捩點,因為在這個面盤中結合了金雕跟彩繪兩種技法,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有此組合產生,但在此之前都是分拆成兩組工匠,彼此涇渭分明互不干涉,但為了完成這只懷錶,我與一位有著40 金雕經驗的朋友同步合作,當個人完成一部分就會傳給對方接棒下去,所以整個圖案看起來會更加有層次也更加栩栩如生。
 

SLIM D’HERMES POCKET PANTHERE

SLIM D’HERMES POCKET PANTHERE

 

SLIM D’HERMES POCKET PANTHERE

SLIM D’HERMES POCKET PANTHERE


琺瑯彩繪是個極度使用精神以及眼力的挑戰,在不工作的時候 Anita 會用什麼方式,讓自己休息充電?  

當我不工作的時候,我會牽著心愛的狗兒到家裡附近的森林,藉此換來絕對的放鬆;有時候晚上工作到很晚的話會聽蕭邦的《夜曲》(Nocturnes),當我覺得需要能量的話會聽巴哈。

 

最後一個問題,既然創造出這麼多偉大的作品,您自己本身會收藏手錶嗎?

法國有句諺語是這樣說:「鞋匠是最常穿著破鞋不修補的人。(Les cordonniers sont toujours les plus mal chaussés)」我想我自己大概也是吧!(笑)
 

Anita Porchet

Anita Porche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