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於奢侈品,高於奢侈品,READYMADE 為什麼可以賣那麼貴?

READYMADE 設計師细川雄太(Yuta Hosokawa)

READYMADE 設計師细川雄太(Yuta Hosokawa)


 

創立於2013年,設計師細川雄太(Yuta Hosokawa)以「現成之物(READYMADE)」為名,古董軍布為料,重新再塑經典輪廓生命;雖然沒有固定的形象照片拍攝,但品牌仍在社群媒體的推播下大鳴大放,不少演藝明星或著潮流指標都成了免費的宣傳看板,不穩定的出貨時間也成了飢餓行銷最好的理由,轉手炒賣價格更是水漲船高。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我不相信藝術,我只相信藝術家」— 杜象

 

 

何謂現成物(ready-made)?

Roue de bicyclette , 1913

Roue de bicyclette , 1913

 

這個名詞其實最早是由杜象(Marcel Duchamp)所提出,這位前衛藝術的代表人物揮舞著「傳統繪畫已死」的大旗,強調著「一切經由人手製作之物皆是藝術」的號召;1913年他將腳踏車輪插入廚房圓凳上,取名做腳踏車輪《Roue de bicyclette》,隔年他在五金行購入一個放置空酒瓶的鐵架,簽上名字當成自己的作品,當然最具知名度的,莫過於1917年那樽貝德福郡型(Bedfordshire)陶瓷小便斗—《噴泉》,關於自己的設計,杜象解釋說:「是否經由自己的雙手來製作此噴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選擇』,我透過選擇,採用了一件日常生活物品,使它原有的實用意義消失,在新的標題與觀點下,為它創造了新思維,這才是藝術的關鍵所在。」當然,他也是 Off-White 設計師 Virgil Abloh 的 Guru

 

Fountain 1917, replica 1964 Marcel Duchamp 1887-1968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1999 http://www.tate.org.uk/art/work/T07573

Fountain 1917, replica 1964 Marcel Duchamp 1887-1968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1999 http://www.tate.org.uk/art/work/T07573

 

「設計是一貫並持續的創造過程,而非某特定風格」
— 義大利設計師 Achille Castiglioni

 

BassamFellowsJournal_Atelier_Castiglioni_1


傳奇義大利設計師 Castiglioni 兄弟,他們首創以現成的產品拼裝家具,比如單車的坐墊、拖拉機的座椅,開創了所謂「現成物設計」(ready-made design)的先河,這種因「形變而產生質變」的概念,取材自平凡但將平凡轉化成藝術,進而將何謂藝術的問句,丟到觀眾面前讓他們自己決定答案。


延伸閱讀:
「如今街頭穿著已經失去真實感,毫無邏輯。」UA創意總監,鴨志田康人專訪

United Arrows的成功之道:「當購物的地點方式如同所買的東西一樣重要時。」

 

適逢日本知名服飾企業 UNITED ARROWS 進駐台灣四週年,特別邀請 READYMADE 設計師細川雄太先生(Yuta Hosokawa)、UNITED ARROWS & SONS總監小木"POGGY"基史,以及藝人吳建豪(VANNESS WU)接受採訪,針對這個一包難求的品牌,來聽聽看設計師自己怎麼說?

 

(由左至右)小木POGGY,READYMADE設計師細川雄太,藝人吳建豪

(由左至右)小木POGGY,藝人吳建豪,READYMADE設計師細川雄太

 

HR:READYMADE 這個名字是怎麼想出來的?是從何處得到靈感要從事軍布改製的設計?

Yuta:名稱由來是法國藝術家 Marcel Duchamp 的概念,而 READYMADE 的宗旨是和平與反戰,有鑒於現在是和平盛世,不希望再有戰爭,所以拆解原本專門為軍隊製作的帆布,成了一種反戰的意識也是品牌的核心價值。

 

READYMADE "MONSTER BAG"

READYMADE "MONSTER BAG"


HR:市面上也有不少類似的改裝品牌,設計師您認為自己能脫穎而出的原因是什麼?

Yuta:我不會把自己跟其他品牌拿來做比較,世界上的確有很多這種風格的設計師或著品牌,最大不同處應該是在布料的挑選上,以及手工技術;我喜歡 READYMADE 富含溫度跟手工的情感。

 

延伸閱讀:
若消費權落在千禧世代手上,該如何讓他們願意掏出錢包?

 

HR:挑選軍布材料有什麼標準?會去哪邊收集這些面料?

Yuta:我們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專業的團隊,專門在為品牌收集古董軍布,我自己特別喜歡五〇年代的產物,品質優良但產量最少,所以能夠拿來做商品的數量很低很低。

 

 Readymade  Chain Bag

Readymade Chain Bag

 

HR:雖然 READYMADE 以Remake風靡全球,但對於將別人的品牌 item 重塑這檔事,是否曾經被關切過?你自己會去購買像是愛馬仕鉑金包這種奢侈品嗎?

Yuta:會,其實我還滿愛買這些精品的,但 READYMADE 有一個重點就是「選擇」,你可以買幾百萬日幣的 Birkin Bag,或是選擇幾十萬日幣的 READYMADE;過去也有人質疑到底我的品牌為什麼可以賣那麼貴,但那都是消費者自己的選擇。至於有沒有被品牌警告或是關切,那當然是有的,像是愛馬仕就曾警告我不能再製作外型相似的包款,所以之前那顆以後就不會生產,結果反而更多消費者懇求我特別幫他們製作,市面上的轉售價格也因此水漲船高了。

我原本以為 READYMADE 只有在歐洲或是美國比較受歡迎,但最近一趟到上海,沒想到當地潮流人都知道我是誰而且非常熱情,販售盜版名牌包的地方甚至還有一區專門販售我的牌子,店家老闆還仔細地跟我介紹 READYMADE 的品牌精神,以及手工的困難度與精緻度,不得不說上頭手寫的筆跡實在有夠像,最後老闆還特別對我強調,這是來自大阪的品牌

嗯,我的確是大阪人。

延伸閱讀:
Hermes不只是柏金包,而是工藝的傳承與維護現存經典的美好

 

細川雄太 with READYMADE

細川雄太 with READYMADE

 

HR:製作一顆包包的時間大概多久?又是哪款包包的製程最為困難?

Yuta:最難製作的應該是後背包,因為它的裁片最多,不過兩天之內就可以完成,最耗工的部分應該還是在布料挑選以及細節拼湊上。

 


HR:為什麼會特別選青蛙作為設計玩偶?

Yuta:因為青蛙是綠色的,就這樣。上個月 INNERSECT 展覽也跟 EDC 合作了一隻浩克,也是因為他是綠色的,五分鐘就賣光了。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Photos from the private opening of the Readymade pop-up shop happening over at Maxfield Gallery. Photographed on October 19th, 2017.

 

HR:很多人都說炒賣 READYMADE 的商品勝過炒樓,你自己如何看待轉手價更高的情況?

Yuta:其實有一點羨慕的說,原來可以賣到更高的價錢,那我是不是可以訂更貴一倍?哈哈哈!

 

別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