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種性感,叫 Anthony Vaccarello

Anthony Vaccarello by Nico for Numero

Anthony Vaccarello by Nico for Numero

Anthony Vaccarello,義大利裔比利時人,在這個被人認為封閉受限的地方,他覺得自己的義大利血統帶起了性感的那一面,一直都想成為時尚設計師的他,先是遵循著家人的期待進了法學院,之後便轉學到 La Chambre 學藝術與設計,當時學生被要求選一位當代的攝影師作品來研究,許多人會選擇奧地利剪刀手 Helmut Lang 或是暗黑女王 Ann Demeulemeester,而他選擇了 Tom Ford。

Anja-Rubik-Anthony-Vaccarello-Harpers-Bazaar-May-2016-Editorial02

Anja Rubik 2012 Met Gala

Anja Rubik 2012 Met Gala

2006 年畢業後,經過 Fendi 2 年的歷練,於 09 年他創立了同名品牌,以黑和皮革的性感之風為起點,那美豔的短洋裝包裹著身體,將曼妙展露無疑。將 Anthony Vaccarello 推向高峰是 2012 年的 Met Gala,其好友兼繆思(來自波蘭的超模) Anja Rubik 穿著白色摟空長洋裝驚豔全場,Anja Rubik 回憶道,「當時 Anthony 只做黑色的設計,我對他說:『你想要為我設計洋裝?那就不能是黑色的。』我記得他眼中的恐懼,他給人一種,『靠!那我現在該怎辦?』我腦中有對莎朗史東《第六感追緝令(Basic Instinct)》的想法,他做到了。」

 

「Anja Rubik 可以非常男孩,也可以非常有女人味。
因為現在好像性感不流行一樣,但我喜歡她從不隱藏,
這點非常 Saint Laurent:能同時女性化也很男性。」

 

Anthony Vaccarello 2014 年接受 《Style.com》訪問時表示:「當我在為她設計時我其實並沒有期待這般回響,但她用美腿和氣勢完美詮釋。對我來說,這就只是一件白洋裝有著簡單的挖空開衩,經過 Met Gala 後,人們開始注意到我的設計。」(Anthony Vaccarello 很感謝 Anja Rubik,除了帶給他靈感,也推了他許多把,像是同名品牌第一次的廣告拍攝找來 Inez van Lamsweerde 和 Vinoodh Matadin 便是經 Anja Rubik 所牽線。)
 

(左)Anja Rubik 與 Anthony Vaccarello 2014 Met Gala;(右)Gisele Bundchen Met Gala 2013

(左)Anja Rubik 與 Anthony Vaccarello 2014 Met Gala;(右)Gisele Bundchen Met Gala 2013


論「性感」,有誰能比得上曾叱咤風雲過的 Versace?2014 年,彷彿相見恨晚,Donatella Versace 找上了 Anthony Vaccarello 開啟了雙方的合作。「我的想法是建立一個詞彙,不會每季都是一場革命,我們(和 Donatella)希望能專注在這種女孩上,能將既有的經典混搭上新事物。」Donatella Versace 補充道:「我們選擇了彼此,他所做的與品牌概念非常相似,Versace 便是環繞在酷和性感的女人身上,但真要能結合這兩點並不簡單。」從數字來看,2014 和 2015 年,Versus 的業績翻倍成長。
 

2015 年 Anthony Vaccarello 正式成為 Versus 創意總監

2015 年 Anthony Vaccarello 正式成為 Versus 創意總監


2016 年 4 月,Anthony Vaccarello 這條讓女人變得更強的概念引領他來到新篇章,Saint Laurent 在宣布前創意總監 Hedi Slimane 離職後的當月,Anthony Vaccarello 成為品牌新的創意總監。《紐約時報》旗下雜誌《T Magazine》用達摩克里斯之劍(The Sword of Damocles)來形容這份「殊榮」,人們常用這一典故來比喻隨時可能發生的潛在危機,Raf Simons 之於 Dior、Lanvin 的 Alber Elbaz(曾被聖羅蘭先生欽點接棒 YSL 的設計師)皆在 2015 年宣告離職,時尚產業正不安寧著。
 

Yves Saint Laurent & Pierre Bergé

Yves Saint Laurent & Pierre Bergé


在如今的現下,Anthony Vaccarello 並不在意世人的看法,唯有一位,他想聆聽其意見,就是聖羅蘭先生的合作夥伴 / 舊情人 Pierre Bergé。於《T Magazine》訪問中,Pierre Bergé 似乎已厭倦媒體前來詢問創意總監的比較:「我必須非常清楚地對你講明,這已不關我的事,我非常尊敬 Pinault 父子倆,他們從未詢問過我的意見,我也沒想過要去給,對一切我樂觀其成。」如今他與 Hedi Slimane 私下依舊是好朋友,但卻對 Tom Ford 和 Stefano Pilati 並無太大好感,而對於 Anthony Vaccarello 的看法是?「和其他人不同,Anthony Vaccarello 喜歡 Saint Laurent,他不想去臨摹,我也不期待有任何設計師去模仿聖羅蘭。」
 

anja-rubik-by-inez-and-vinoodh-for-saint-laurent-fw2017-02

ysl-cover


「對我來說,Saint Laurent 的影像有時比服裝系列更重要,
它更呈現的是情感、一種氛圍、生活方式、前進的動力,
而非買件外套或包包而已。」

 

2017 巴黎春夏女裝周,Yves Saint Laurent 1981 年秋冬系列的一件高級訂製服成了他首秀的重點,「我對它一見鍾情。我心想這就是我想走的方向,我想要 Saint Laurent 的態度不僅僅只是呈現在服裝上。」 Anthony Vaccarello 表示,「展露肌膚並不可恥,聖羅蘭先生所做的是非常非常性感的事,我希望這系列看起來前所未有,我們拓展了新女性,其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自豪,不願意將自己藏於布料背後。」

PicMonkey Collage
PicMonkey Collage (2)

其系列猶如整合拼貼般,Anthony Vaccarello 用過往經典摩登重組,袖子是來自 1982 年的洋裝;蝴蝶結來自 1991 的系列;蕾絲從 1971 年 Jeanloup Sieff 名作上取經,種種他所欣賞的元素相容結合成如今的樣貌。對他而言,外界的評論並不重要,唯獨 Pierre Bergé,「他真的了解所有的造型和靈感來源,而不是『噢,這系列很性感。』這樣的評論而已…. 他的正面評價給我很大的鼓勵。」

 

「當然,模特兒來穿的時候它是很性感,
但我不認為我是在設計性感的裙子或是洋裝,
一切就是在挑戰極限,試圖去尋找新的態度和指標。」

 

「我不是在改變品牌身份,而是將一切變得更符合現在。」這樣的負擔總是有的,看看離開 Alexander Wang(Balenciaga)和閃退 Lavin 的 Bouchra Jarrar,當初的光環成了某種媒體狂追的陰影,根據 Kering 集團 2017 上半年財報指出,Saint Laurent 增長了 28.2 %,若設計師的成功與否取決於商業數字,他第一年的目標算是達成,「我聽過太多設計師暴走失控,我不想要變成這樣。太讓人崩潰,所以我只想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當初能來到 Saint Laurent 亦是 Anthony Vaccarello 賦予女性力量將他引領至此,他不畏懼接在 Hedi 之後(據報導指出,兩人從未見面過),如今沒人敢定論究竟設計師是否真成功、能在品牌存活多久、是否能留名,但最最最起碼,Pierre Bergé 喜歡他,或許這樣就足夠了。
 

83421c5e30b22d476d821112f48a3793Saint-Laurent-fall-2017-ad-campaign-the-impression-03


參考資料:

NYTIMES
T Magazine
i-D
Harpers Bazaar
Telegraph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