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界掀起一股 #RIPCELINE,Hedi Slimane 的 Celine 是否太 Saint Laurent 了?

必須說,很少有設計師能像 Hedi Slimane 這般特立獨行,他的 Celine 男女大秀可以說是本季時裝周最受矚目,沒有之一,然而,這個被 LVMH 視作搖錢樹的他,為我們帶來了的是… 更多的 Saint Laurent?

延伸閱讀:
你認為 Hedi Slimane 會毀了Celine 嗎?
有關 Hedi Slimane 最新的 Celine,你該知道的一切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2019 S_S (1)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2019 S_S

太過 Hedi 是每個人看到這系列的首個感想,要說真的意外嗎?好像也沒有,可在驚訝崩潰之餘,一個問題想先請各位試想一下,在當初 BoF 傳言接任 Celine 的口袋名單當中,其實品牌大可從 Phoebe Philo 手下找出一位繼承其簡約美感的設計師,但集團並沒有這麼做,他們選擇的是,一位幾乎全世界都知道他的風格極度強烈的設計師 — Hedi Slimane,若要我們說,(或許?)Phoebe Philo 的美感世界已被太多品牌括分(Victoria Beckham、The Row、Philosophy…等等),在五年內業績達到 20 億至 30 億歐元的願景下,僅靠這風格是難以如願?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回到 2019 春夏,不用我們多說,觀眾也看得出來,眼前 80 年代的輪廓造型、迷你裙還有窄版西裝,秀樂部分值得提一下,根據英國版《Vogue》的報導指出,曾參與過 Saint Laurent 秀樂製作的法國團體 La Femme 也受邀參與了本季 Celine 的音樂,Hedi Slimane 於 Saint Laurent 期間所捧紅的繆思 Grace Hartzel 則共同參與了歌詞創作,呼應著「作為模特兒的日常,對時而荒唐的元素提出意見以及在走秀或是拍攝時會用到的詞彙。」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Celine by Hedi Slimane Spring 2019

Yves Saint Laurent by Hedi Slimane Autumn Winter 1999

Yves Saint Laurent by Hedi Slimane Autumn Winter 1999


對時尚評論家們來說,其造型輪廓除了 Saint Laurent 當中還有似曾相識的 Dior Homme,若樂觀點看,在此套用《華盛頓郵報》評論家 Robin Givhan 對 Zegna 集團收購 Thom Browne 的見解:千禧世代已長大,並非所有的他們都還對街頭潮流從一而終,而 Hedi Slimane 的男裝,對於曾迷戀上這般酷的年輕人來說,這第三度出現或許能讓他們過往的夢想成真(對,你有錢買了,恭喜)?或許在這 Kim Jones 覺得 Streetwear 已被過度氾濫以及許多設計師(Raf Simons、John Galliano、Riccardo Tisci..等)都認為該再度重視剪裁的當下,Hedi Slimane 曾經的 Skinny 精瘦西裝將是我們如今滿山滿谷 Oversized 和 Streetwear 的新方向?

延伸閱讀:
究竟 Riccardo Tisci 2019 春夏首季 Burberry 背後想說什麼?
0.10男仕高訂系列再現,2019春夏Maison Margiela為年輕人送上現代Artisanal

 

Saint Laurent Spring 2019

Saint Laurent Spring 2019


而這場秀所帶來的疑惑不僅這一個,當大家回頭看看幾日前發佈的 Saint Laurent 2019 春夏大秀,不少人都認為前半部系列非常的 Hedi Slimane,甚至英國《金融時報》在秀後評論以〈究竟誰擁有了搖滾巨星風?〉(who owns rock-star chic now that Slimane’s back in town?)為標撰文,其內容寫道:「以整體來看,如今 Saint Laurent 的創意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 並沒有大力重整,而是延續 Hedi Slimane 時期風格並加以對 YSL 和女性的想法,就業績持續以兩位數增長來看的話,這方向似乎是正確的,且據說 Anthony Vaccarello 日前續簽了為期三年的合約,但如今,真正讓 Saint Laurent 大紅的人回到了巴黎,」
 

SUZY MENKES


甚至連 Suzy Menkes 在端看 Celine 秀的同時也在 Instagram 上寫著:「Celine 的秀讓你聯想到什麼?Hedi Slimane 的 Saint Laurent。」在時尚平台 Showstudio 對 Hedi Slimane 首場秀的看法之一便是,一定很多為 Hedi Slimane 著迷的 Saint Laurent 粉絲將會轉移陣地,《金融時報》的結論亦是「一場品牌之戰即將開打。」

 

_DSC3273_DSC3015 _DSC2682

 

「尊重是要保護好每一個個體的完整性,真誠地認同並理解屬於其他人的東西。翻開新的篇章也是尊重,我們為品牌帶來了自己的故事、文化和個人風格,這些與品牌之前的有所不同。我們必須克服重重困難,堅定地做自己。」— Hedi Slimane

 

很明顯的,Celine 2019 春夏是一個客群改變的聲明,對話將從女人轉變成年輕人,這是曾經許多評論家都在擔心的事情 — Hedi Slimane 的 Celine 系列是否真能延續呼應「女人當自強」?可似乎從 #RIPCELINE 的推文呼應上,大家沒有感覺到,他們想找到 Celine(或是 Phoebe Philo)的一點樣子,但顯然是沒,《紐約時報》資深評論家 Vanessa Frideman 以〈媽媽咪呀〉的歌詞〈mamma mia, here we go again〉為標和結尾感嘆道:「眼前所及的這些曾在 YSL 大賣過,Celine 的擁有者或許假設這可能在他們身上也行得通,若必須要犧牲品牌所經歷代表的一切,那也就這樣吧,畢竟這是時尚界啊,事情都是會變的。」

當然,什麼是 Celine?聰明獨立的女性?還是如前美版《Vogue》街拍攝影師 Tommy Ton 所言,繼 Balmain(by Christophe Decarnin) 之後的酷女郎,全部換上了 Celine 的卡其色?畢竟在 Phoebe Philo 之前,Celine 並無給人太大的印象深刻。

Vanessa Frideman 也難以提出個所以然,致使 Hedi 和當初 Phoebe Philo 接下 Celine 時一樣,皆是全盤翻修,可問題來了,Vanessa Friedman 覺得,「這場秀確實道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不給 Hedi Slimane 一個同名品牌就好?這實際上就是 Celine 現在發生的狀況,為什麼要掛名給自己一條後路呢?』有段時間,比起當前的反覆,他曾經真的以自己的美感發展出新的東西過,曾有過他的時刻,然而現在只是再度重現罷了。」
 

Celine Hedi Slimane 2019 S_S BAGS _LLL0566
 

或許你可以用設計師本人在接受法國《費加洛報》的訪問時說的來解釋:「我們必須克服重重困難,堅定地做自己。」你也可以說 Hedi Slimane 已來到固步自封的地步,而就我們來看時尚是需要別人來領導的,這點曾聘請 Hedi Slimane 來到 Dior 的 Sidney Toledano(如今是 LVMH 集團時裝部門主席)曾說過這點,但 Hedi 並未像其他人給予更「新穎」「不同」的未來,時尚群眾的高度期待(或預料成真)有了怨氣,而宣泄的點則指向對 Hedi Slimane 的「單一化」,可在此還是要補上一句,設計師有可能其他形象廣告上扳回一城。在秀前的鑼鼓喧天,明示著,Celine by Hedi Slimane 的世代已到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