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 Owens 辦了首場回顧展,「現代人太容易生氣、被冒犯,這只會造成很無聊的文化。」

也到了這個時間,在川久保玲來到大都會之後,以及 Martin Margiela、Balenciaga…等等,Rick Owens 雖看似晚了一步,但也將於 12 月 15 日於米蘭三年展設計博物館(Triennale Design Museum)舉辦他名為〈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的回顧展。
 

rick-owens-mostra-triennale-milano-living-corriere-09-660x440

為何要選在此時?Rick Owens 解釋:「我一直都有在關注過去經典(Archive),但一切太混亂了,我都納悶為什麼我當初會沒自信我們能夠長久做下去,但回顧過去,一切更像是求生而不是經典傳奇,然而現在,我受邀來到到這棟 1930 年代的建築,畢竟我不是人人都喜歡的類型,可現在卻有機會用自己的方法來敘說自己的故事,我想不到有比這更理想的情況。」


2_-_embed_2017

紐約時報稱其雕塑反映了 Rick Owens 對地景藝術家 Michael Heizer 和 Richard Long 作品的好奇。

紐約時報稱其雕塑反映了 Rick Owens 對地景藝術家 Michael Heizer 和 Richard Long 作品的好奇。


Vogue Runway 形容展覽空間充滿著懸疑的黑色雕塑物質,像是某種有機物漂浮在半空中,而 Rick Owens 自己說:「我將那看作土方工程,我稱作原始的怒吼(Primal Howl),它混合了混泥土、碾碎的百合花、地中海亞得里亞海的沙(因為他在威尼斯麗都島住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的頭髮也參雜了進去,我 20 多年來都有在收集梳子上的頭髮,畢竟都掉了,頭髮是很奇妙的事。當米蘭三年展設計博物館好心地向我提供這機會時,我第一個想法就是我需要玷污一下這潔白的環境,所以我想到了地球,一些原始的東西。


延伸閱讀:
Rick Owens的十大真相
Rick Owens:「人們稱我黑暗大神,但其實每個人都是黑暗的,大家都喜歡危險的感覺。」


20 年前我曾寫下一些關於自己的事,當中有一段說:『在潔白一致的地景中,我躺在一片黑到發亮的土上。』這也是我用創意所呈現的,我的作品便是那些黑土,展覽沒有按照時間或是主題,我沒有任何特定的順序,我把一切混在一起,感覺更有趣,更新鮮。」有趣的是,說到頭髮,他告訴《紐約時報》:「我是自然卷而且頭髮是白的,我想要有 Cher 那樣的頭髮,還有 Joe Dallesandro 的頭髮和他的腹肌,我原本都沒有這些,所以我要讓它發生。我去健身房,吃類固醇,我有了腹肌;整理了牙齒;把頭髮給弄直染黑。這是一個自我發明,我的變裝,我創造了這些。」
 

Rick Owens 外表上的楷模? Joe Dallesandro

Rick Owens 外表上的楷模? Joe Dallesandro(Andy Warhol 工廠的超級巨星,後期成一代性感偶像)


而像他這樣成功獨立的設計師,如今都已是讓人尊敬的商業研究個案,「我絕對不會在短期之內出售品牌,因為我不缺錢。」他告訴《金融時報》。這數字可能大家都很好奇,同篇報導中指出,「Rick Owens 一年的營業額超過 1 億歐元,全球僅有 9 間旗艦店,男女裝共超過 800 多個銷售據點。」若你覺得不意外,但這成功卻著實嚇到了 Rick Owens 本人,說實話,他沒想過品牌可以走這麼長久,畢竟市面上能有幾個像他走著驚世駭俗仍能屹立不搖獨立存在的?「但或許不去想這些會比較酷。」


original_RICK_OWENS_TRIENNALE_04 MG_0718-copie-820x550


「其實過往也有其他人想買下 Rick Owens 過,我當時 40 幾歲,其實也是蠻吸引人的,因為我懷疑自己能否能把這當成工作撐下去,且那可能是我拿到最多錢的一次。」慶幸的是,年已 56 歲的 Rick Owens,自 2003 年從 LA 搬到巴黎後,隔年,他與品牌 CEO  Elsa Lanzo 和 廣告總監 Luca Ruggeri 一同創立了 Owenscorp,且品牌依舊在他們手上。他喜歡用商業聯姻來形容這段關係,「我的人生擁有兩次很棒的婚姻,一次是和我的太太 Michele Lamy,再來就是 Elsa Lanzo 以及她的伴侶,他們在 LA 發現了我並開始合作,我們做了 13 樣單品,小部分的賣給藝廊和 Showrooms。沒有龐大的投資,沒有貸款,小本起家,非常單純,單純到有點好笑。」

而這般單純讓 Owenscorp 近期收購了兩間義大利工廠,成了所謂的「垂直整合企業」,《金融時報》用「把前衛化成黃金」來形容其成功,「縱使伸展檯和櫥窗充斥著如未來博物館的館藏服飾,但品牌背後那些簡單卻又千變萬化的的大量黑 Tee 和球鞋卻已銷售萬千。」Rick Owens 說:「它們一直是我的收入來源,直到今日,我首季 13 樣商品仍是賣得不錯,我覺得蠻驕傲的,我當初竟能創造出一些經典的東西。」 
 

Kate Moss 穿上 Rick Owens 的皮衣登法國版《Vogue》致使爾後受到美版《Vogue》關注

Kate Moss 穿上 Rick Owens 的皮衣登法國版《Vogue》致使受到美版《Vogue》關注


MG_0564-copie-820x550 MG_0604-copie-820x550

這經典何來?「我的垂墜洋裝(seahorse dress)基本上是採用無精打采的斜裁,其可以回溯到當我還住在好萊塢大道上時,我當時會往 1930 年代取材(他曾說美國導演 Cecil B. DeMille 會是他一輩子的靈感來源,以《The Sign of the Cross》為之最),我現在每天早上還是會看黑白片,其美感深植於我腦中,我受其古色古香所吸引,它呈現了好萊塢的精華。」

MG_0593-copie-820x550 MG_0698-copie-820x550


藉著這次回顧展,Vogue Runway 好奇問道:「你會覺得有些秀走得太過了一點?」Rick Owens 回覆道:「完全不會,我什麼也不後悔,我不認為人們會太超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這階段令我擔心,大家太過敏感看到黑影就開槍。從我在 IG 或網路上看到的評論,現代人太容易生氣、太容易被冒犯,這只會造成很無聊的文化,難道現在的人都沒學過關於達達主義、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嗎?我意思是,那時代他們的文化運動才叫激進駭人,若拿我跟他們比我根本不算什麼。我們應該要從這些事反思學習,然後,當你回頭看看政治,看看美國現在所發生的事,你會感覺到現在人懂得真的不多。」Vogue Runway 也認同道:「現在的人正在倒退…」

 

「大家會問,為什麼我要這樣做?但其實在意這麼多蠻尷尬的,我知道時尚界有人很小心謹慎,有人很汲汲營營,有人很憤世忌俗,可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我要去在意他們?」
 

「這個世界是粗糙的,人們的衝動也是,這讓我覺得世界是有魔鬼在的,很明顯的,我們無法擺脫這點,總是會有邪惡壯大的時候,我們不得不用積極正面來平衡一切。」黑暗大神現在吃素了嗎?請別這樣想,曾經 Rick Owens 受限的憤怒依舊在,他的憤怒成了動力,而衝突和侵略卻又成了身為人不可或缺的必須,「這不是健康或正面的的反應,可我藉此了解到,生活是粗糙的。(Life is crude.)」你可以從 Rick Owens 的態度看到他紳士傳統的一面,藉著〈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他希望你懂,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這個世界你可以同時擁有很多選擇,因為它是灰色的。
 

8_-_embed_2017_0 4_-_embed_2017


ps. Rick Owens 在 2011 年接受英國《獨立報》訪問時列出了購買他第一季系列的顯赫人物們:「在 LA 你有 Charles Gallay 和 Tommy Perse,香港還有 Joyce Marr,巴黎有 Maria Luisa Poumaillou,倫敦有(Browns 創辦人)Joan Burstein,Charles 是第一個購買我系列的人,他也買下大部分 Margiela 首季系列。」Rick Owens 表示,它們賣得極好,導致我們沒留下多少件。

延伸閱讀:
Rick Owens,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妳一起做傢俱
Rick Owens 指名使用,Aesop 伊索為什麼這麼紅?

 


參考資料:
Fiancial Times
NY Times
Vogue Runwa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