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浩前進 Apple 新品發表會,設計長 Jony Ive 和他聊了什麼?

甫剛結束的蘋果新品發佈會,日本流行教父的藤原浩也前去盛會,此番他採訪了蘋果設計長 Jony Ive,討論了最新矚目的三支新手機:iPhone X、iPhone 8 以及 iPhone 8 Plus。

「要改進這些產品(手錶或手機)想必是一項艱難的任務,因為它們都已是相當卓越的設計。」作為粉絲的藤原浩問道,Jony Ive 回應表示:「當你改變了過去,也會影響著未來。在此之前,人們買的是手機,我們能做的單純就是打電話。可當十年前有了 iPhone 出現後,彷彿顯微鏡一樣開拓了人們的視野。即便我們仍稱它作『手機』或是『手錶』,但我卻從不當它只是一支手機。」《Dazed》網站刊登了關於藤原浩採訪 Jony Ive 的內容,談論關於賈伯斯(Steve Jobs)的影響、Animoji(動態Emoji)以及當一個設計師的困難之處為何。

8b4233c9ad554291ac977743f642046d

延伸閱讀:
憑什麼加了閃電大家就搶著要?淺談藤原浩日本潮流教父冊封之路
藤原浩:真正的流行文化早在90年代就已經死去


關於賈伯斯

0b31e58d7fac46c284c8c42299b06f32

「此發佈會我們用以蘋果創辦人賈伯斯做開場,我發覺這是相當極其動人的,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代。透過表達感謝之意以及對人性的愛,讓我們能夠嘗試去創造出不同的事物。我對專注在特定族群、或是滿足大眾市場的期許、或是單憑個人好惡在設計並沒有興趣,作為蘋果設計團隊的一員,我們努力嘗試的是能提供給身旁友人以及我們的消費者不一樣的東西。

某種程度上,這種為他人著想的心意相當重要,賈伯斯非常了解這點,他曾說過:『我們可能無法讓每個人都滿意…但至少我們為人類做了一點什麼。(‘We may not shake their hand….but we’ve made something for humanity’)』對多數的我們來說,感激是與生俱來的天性,如同音樂家藉由練習來精進,為他人著想的設計,這便是我們謝天的方式。」

 

關於 ANIMOJI

「我們一直以來都在研究 Animoji,嘗試開發深度感應和 3D 效果,你必能想像的到,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幾年之間這是一個嚴峻的挑戰。我們需要去理解人們會如何去使用 Animoji,其與使用者之間有著連結,致使我們創造了一個工具,讓製作和收到訊息的雙方都能被驚豔。這點我能跟你保證,在六個月內,會有我們所料想不到的產品使用者出現,基本上,我認為這是受到其創意以及我們客戶的支持所影響。」

 

關於設計師的困難之處

「身為設計師,我認為有一點最怪的地方是,一方面你必須對事物充滿好奇,什麼事你都會必須涉略了解一下,但衝突的地方是說,另一方面,你又必須非常非常非常專注在必須達成的目標上,這是一種原則問題,講難聽點甚至可以說是固執。」

 

為何新總部有助於創意氛圍?

apple-campus-2-iphone-design

「我們很難去安排各部門的合作,而蘋果新總部(Apple Park / Apple Campus 2)特別重要的一點是,它的設計便是能夠增加(或創造)這樣合作的機會。往往最珍貴的創意火花是無法預測的,在新園區,不同領域的專家能在不同部門規範下互相配合,如果我能和矽晶片開發人士、相機光學專家、懂微型音響系統的人交談,相信你便能想像到這些靈感穿梭在對話中,有朝一日能匯聚成新的產品。」

 

為何走著極簡主義?

「我認為是因為我們專注在部分產品上,蘋果並沒有製作非常大量的產品。這是一種深度的探討,我們口味一致,當然也是有很多關於其他產品的想法,但最難的地方是要決定該去專注在什麼東西上,這是一種放下的藝術,因為我們還是會覺得那東西很有趣很吸引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