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 Grazia Chiuri 用 Dior 訴說,擁有事業和家庭是每個女人應有的權利

根據《Bof》2016 年報導指出,「實際上,在最有名的時裝屋裡,女性設計師所占比更低。在 Maria Grazia Chiuri 被任命為 Dior 創意總監之前,LVMH 集團旗下的 15 個時尚與奢侈品牌中,僅有 3 個品牌由女性設計師掌舵創意大權,即 Celine 的 Phoebe Philo、Kenzo 的 Carol Lim、Thomas Pink 的 Florence Torrens(如今前 Chloé 創意總監 Clare Waight Keller 加入 Givenchy)。而在 Kering 集團旗下各大奢侈時尚品牌之中,Stella McCartney 與 Alexander McQueen 的 Sarah Burton 是僅有的兩位女性掌門設計師。」
 

Dior 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 女兒 Rachele Regini

Dior 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 女兒 Rachele Regini via Vogue


Maria Grazia Chiuri 的加入無疑像是打了一劑強心針,尤其是貴為第一位 Dior 女性創意總監的身份,其意義格外非凡。在 Dior 之前,與 Pierpaolo Piccioli 兩人從 Valentino 創辦人手上接下創意總監(2008),當 Valentino 的銷售達到高點時,她轉身離開,「這就像有段很美好的戀情和合作關係:一場美麗的冒險。但這就像你有第一任丈夫,你也可以有第二任。」她在接受《i-D》訪問時聳肩表示:「有何不可?是吧?」只不過她剛幫第二任丈夫年紀過完 70 大壽。

實際上,她真正的丈夫是 Paolo Regini(羅馬襯衫製造商),兩人育有一子一女,接下 Dior 創意總監後 Maria Grazia Chiuri 隻身搬到巴黎,唯有週末才有機會與家人見面,身為母親和妻子,她將 Dior 注重女權的一面在首季系列就展現出來,一件寫著「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標語 T 恤闡明了一切,業界也迅速將她定義為行動主義者,「人們都覺得這只是趨勢的現象,但不是,我想要表達某種非常個人但同時又是全世界的事。」時間點正搭上美國總統川普的失言風波,時尚界也因她吹起一股女權風潮。
 

A model presents a creation for Christian Dior during the 2017 Spring/Summer ready-to-wear collection fashion show, on September 30, 2016 in Paris. / AFP / FRANCOIS GUILLO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FRANCOIS GUILLOT/AFP/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編輯 Matthew Schneier 表示,在某些方面, Maria Grazia Chiuri 並不像其他設計師,在這個普遍更看好男性成就的產業,她是認真在為女性設計。而這身為女人,Chiuri 覺得:「別人比較不會把你當設計師看,更多是當成一個女人。」

她接受《Vogue》訪問受時表示,「我從來沒想過我會來到這兒。但我都已經 50 歲了,我再不測試自己要等到什麼時候?」幾季之間,她為 Dior 展現了仙女童話的一面,試圖用其輕盈和彈性布料的自在,反映現代女權主義和 Dior 的經典(2017 財報也是「大漲」)。隨之而來的是產業的批評聲浪,於 2017 秋冬秀後,身為 Raf Simons 忠實鐵粉的《The Cut》資深評論家 Cathy Horyn 覺得:「我現在有點懷疑她是否為 Dior 的正確人選…,感覺力道不夠,衣服不像法國高端時尚,比較像是義大利運動服。」Maria Grazia Chiuri 受訪時回應道:「當然,要討好每個人是不可能的,你必須接受人家的批評,聽聽他們所說有無有趣的地方,但最後,我相信人必須相信、去做自己覺得是對的事情。」
 

1216-VO-WELL26-02PicMonkey Collage
引用國父名言:「必先破壞而後有建設。」這點許多評論家和設計師也都認同,而對 Chiuri 來說,在 Dior 的詮釋則是將過去經典融入新的創作過程,John Galliano 的 J'Adore Dior 轉變成 J’ADIOR 的新 Logo,而 Hedi Slimane 在 Dior Homme 的經典蜜蜂也成為設計,「我很著迷於『鑑往知來』的想法,所有你的過去都是重要的。或許因為我在羅馬出生,許多地方都有著豐富歷史,這是你無法抹滅的事,可以用很美麗的方式與歷史共存。」她與 Raf Simons 有志一同的都立志將高級訂製服變成日常服裝(畢竟當初 Dior 大師存在時便是如此),「我希望我的 Couture 是夢幻的,也是實穿的。」
 

(左)by Yves Saint Laurent(1958);(右)紅磨坊裙(1954)by Christian Dior

(左)by Yves Saint Laurent(1958);(右)紅磨坊裙(1954)by Christian Dior

 

「有時一個品牌的經典並不符合女性的現實生活模式,對設計師來說把它轉化成更現代的方式是可行的,這是我所正在前進的方向。」

 

「與全世界的女性有所關聯。」是她所堅信 Christian Dior 大師的的哲學。她女兒 Rachele 爆料,媽媽在兩年前開始把頭髮漂金,她覺得自己那時太沒個性了,快認不出自己,且她到了 40 歲後才開始畫上如今的招牌煙燻妝,然而這些直覺性的自我轉變,都將她引領到了 Dior,「媽媽常一個人旅行,雖然我們沒有一定要見面,但我感覺的到為什麼她會做這系列。」

 

在《i-D》的貼身訪問指出,對於家庭觀念十分重的義大利人來說,她卻鼓勵女兒 17 歲時搬到倫敦去生活,因為不想女兒也像自己的童年一樣受到限制。 Maria Grazia Chiuri 表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在義大利,若小孩想要自由,只有等他們父母不在了才有辦法。很多事我很晚才開始接觸了解,我要 Rachel 去倫敦是因為我想要她從家庭束縛中解放,我希望我的小孩是自由的。」女兒補充說道:「她會把小孩當大人看,會覺得,我有該做的事情,而你們則去做你們該做的。」(註:Chiuri 的母親是一位裁縫,希望女兒能夠好好讀書未來當個律師和醫生,Chiuri 回憶:「我對他們說:『你必須讓我做我想做的事,』那個不字真的很難說出口。」)
 

Dior 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 女兒 Rachele Regini

Dior 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 女兒 Rachele Regini

接下 Dior 後,她覺得來巴黎獨自生活就像回到 1990 年,彷彿事業剛起步般。Chiuri 記得很清楚,當初在佛羅倫斯當年輕設計師所經歷的種種困難,之後來到羅馬進入 Fendi,她承認她非常幸運,因為 Fendi 是由女性經營的家族企業,「他們知道女人要兼顧家庭和工作的辛苦。」(打自 Valentino 時期就)身兼繆思角色的女兒 Rachel 告訴《Vogue》:「我非常驕傲媽媽所做的一切,她是很棒的榜樣,給了我很多啓發,尤其是作為一個有事業的女性並能身兼母職,每個女人都有權擁有這兩者,我很感謝媽媽告訴我這點。

當 Dior 品牌於 1946 年成立時,它被認為拯救法國的救世主,那高腰和寬裙,振興了貧死的高級訂製服,更一掃二戰後喪氣嚴謹的氛圍。而 53 歲的 Maria Grazia Chiuri 說:「我做很多夢,但我知道如果我想存活,我就必須實際一點,我想活在夢裡,雖然這是不可能的,但我會在現實中達成我的夢想。」如同前日版《GQ》和《Vogue》總編齋藤和弘(Kazuhiro Saito)曾認為的真實時尚(Real Fashion, 註1),Maria Grazia Chiuri 則用浪漫和自由與世俗抗爭,願女性能隨她於夢中一起冒險。
 

Dior 2017 F/W

Dior 2017 F/W


註1. 前日版《GQ》和《Vogue》總編齋藤和弘(Kazuhiro Saito)曾表示,從 Stella McCartney(1997)和 Phoebe Philo(2001)接下 Chloé 後開始,「晃眼望去巴黎時裝周,她們是少數不是同志或是老人的。她們展現了很自己的服裝系列,女生真的會想在現實中穿的系列。當然還有其他的女性設計師,但這兩位在最受矚目的品牌中創造了真正的時尚打自那時開始,時尚變得更真實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