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盼萬盼,為什麼時尚界這麼放不下 Hedi Slimane?

你知道現下有多少有才華的設計師處在沒工作的狀態嗎?舉凡 Alber Elbaz(前 Lanvin)、Stefano Pilati(前 Yves Saint Laurent 和 Ermenegildo Zegna)、Peter Copping(前 Oscar de la Renta)、Bouchra Jarrar(前 Lavnin)…等等,可唯獨 Hedi Slimane 的魅力不減甚至隨著攝影作品出現鋒頭更甚,在這個「造神現象」面前,你是否好奇過,「為什麼時尚界這麼放不下 Hedi Slimane?」
 

Hedi Slimane in Los Angeles, May 2017 | Source: Courtesy via BOF

Hedi Slimane in Los Angeles, May 2017 | Source: Courtesy via BOF


打自 2016 年 4 月宣告離職後,Hedi Slimane 曾說,從那時便沒拍過任何的「時尚照片」,這個「幾乎離開」業界的狀態,《紐約時報》資深時尚評論家 Vanessa Friedman 「客觀的」將「造神論」提出來討論,「要回答為什麼大家念念不忘 Hedi Slimane 答案很簡單,因為他非常的有才華也很成功,畢竟有誰會捨得撇下自己的豐功偉業?毫無疑問,他在 Yves Saint Laurent 期間按下了重置鈕,將品牌改造成 Saint Laurent,其關注度與業績皆暴漲,但請大家注意,他的離去也並未傷及品牌的形象和 YSL。」
 

Photo by Charles Platiau for Reuters

Photo by Charles Platiau for Reuters


此話怎麼說?根據近期 Kering 所公佈的財報指出,2017 上半年 Saint Laurent 業績增長了 28.5 %,比起去年的 25.5 %,換句話說,念念不忘 Hedi Slimane 的不是消費者,而是時尚產業。

Hedi Slimane 在 Saint Laurent 期間,相信大家略有所聞他掌控著品牌所有大小事,舉凡廣告拍攝、時裝秀、店內裝潢…等等,然而這分身乏術演變成了成長道路上的阻礙,Vanessa Friedman 表示:「很明顯 Saint Laurent 歷經了權力轉變,但品牌並沒有努力挽留的跡象(甚至最後打了一場官司)。雖然在 Dior Homme 他為男士創造了窄版西裝顛覆了世代,但在女裝上並未造成了太大的轟動,而在 Saint Laurent 時期的最大貢獻也僅在品牌改變上,當然,獨攬大權並不是小事,可他離開自身的成就,並宣稱他已做完該做的事,此舉讓一切變得像是他個人的概念實驗,而非藉服裝讓消費者能表達自我。」

Vanessa Friedman 這樣的推論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在最新 Hedi Slimane 與義大利 Vogue 總編  Luke Leitch 電郵訪問時便提到:「Saint Laurent 計劃像是某種實驗,一個法國高級定製服工作室首度駐點在加州,…時間或許會把這段過程做比較,反映出這項計劃的真實性還有我所做一切的風險。」
 

hedi_slimane_ysl_twitter


然而,產業為 Hedi Slimane 為何離開給了不少理由,可能會加入 Chanel 或是開闢同名品牌,可惜這些都尚未成真,也不禁讓人覺得,業界對於 Hedi 的去留,僅僅是基於幻想而非現實,尤其是他已不止一次講明,不會有個人品牌出現。

這些幻想的養分來自於哪?「想要卻不可得,有什麼比這更錐心,尤其是在這時尚產業不安定的現下,沒什麼比以為自己是正確的信仰更激勵人心的了。」在近期的訪問中 Hedi Slimane 也表示:「回來當設計師永遠是在考慮範圍,只要能讓我遵循自己的原則和創作的真實性。」沒把話說死,業界更是死心塌地,《i-D》和《WWD》紛紛撰文歡慶這個假如。
 

PicMonkey Collage

可回到現實,Hedi Slimane 先生是一個天才,他雖離開時尚產業,卻也從未真正離開,「他對時尚產業越糟,時尚界越想要討好他。這儼然快延伸成為表演藝術,不禁好奇這條路究竟能走多遠,可以讓人如此欲求不滿。」Vanessa Friedman 表示。

《Vogue》國際編輯 Suzy Menkes 曾問過聖羅蘭先生的舊情人 Pierre Bergé 說:「就你看來,為什麼人們每次談到 Hedi 都這麼戲劇化?」Pierre Bergé 回應:「有個很好的原因,事實上是 Hedi 並不喜歡大眾,他也不怎麼喜歡記者,他不喜歡順著媒體的規則走,因此,大家並不喜歡他。」
 

Hedi Slimane and Yves Saint Laurent in 2001 at the Christian Dior Menswear show

Hedi Slimane and Yves Saint Laurent in 2001 at the Christian Dior Menswear show


Vanessa Friedman 在文中講得很明白,「也許我們該讓 Hedi 的故弄玄虛休息一下,至少等到他以實際行動取代『可能會回來當設計師』,或許他真的很有興趣,但從另一方面看,為何我們要跟著媒體的風向球起鬨?當然,時尚產業歡迎他,可工作應該要以設計師的優點或哲學來評斷而非其神秘感和欲擒故縱的幻想。」時尚產業現在需要的是一個明星和奇蹟,如燈塔般讓人有著東西能夠崇拜(購買),49 歲的 Hedi Slimane 成了這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心靈寄託,他的才華是毋庸置疑的,可為什麼大家要不滿?因為他的不合群?還是因為他的系列其實不 Yves Saint Laurent?可不開心之餘,卻又必須承認,世上沒人能繼承聖羅蘭大師,也沒人能繼承 Hedi Slimane。

延伸閱讀:
不懂Hedi Slimane就別妄下定論,22則推文打臉YSL的Y字回歸說
世界上有一種性感,叫Anthony Vaccarello


ps. 他在 2001 年訪談內容可以用以解釋人們口中的「控制」:「其實我並沒有刻意要打造個人時裝世界的企圖,我只是希望能在整體中帶出我所想要的感覺。所以我身兼音樂編排和視覺設計等等,絕非想控制一切… 這並非意味著控制慾,控制代表著權力的掌控,我只是想準確無誤的表達心之所想…。」


參考資料:

BOF
Vogue
NYtime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