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抄襲和文化挪用,也只有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能解釋得如此迷人

unnamed_EDIT_11-14-18_FINAL-722x1000

如今的時代人活在網路之中,裝 B 人生,假新聞,修圖 P 圖,這對追求真實性的人來說是相當不安的時刻,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大概比許多人都理解這點,自 2015 年加入 Gucci 以來,這位 46 歲的義大利設計師持續讓挪用致敬變成原創,舉凡:前奧運滑雪手 Trevor Andrew,他的 GucciGhost 塗鴉引來了官方聯名;Dapper Dan,曾將各大精品 Logo 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創作,如今得到 Gucci 贊助並有了同名概念系列。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2018

Dapper Dan Gucci Tailoring ad campaign 2018

trevor-andrew-2-copy


為什麼 Alessandro Michele 要這樣做?

這要回到我們曾介紹過 Gucci《The Artist Is Present》上海展開始說起,其由 Alessandro Michele 和著名藝術家 Maurizio Cattelan 所策,邀請 30 多位藝術家「再(複)製」了許多經典,但有關背後意義內涵,Alessandro Michele 這樣告訴《Interview》雜誌:

 

為何「抄襲」這個想法吸引你?

malt_gucci_The-Artist-is-Present_11


「藝術是有關與人連結,沒有一個真正的藝術家會希望自己的作品鎖在箱子裡然後無人可碰,同理,時尚也是有關連結,光做出好看的服飾放在店上早已不夠,時尚理應帶著活力生氣,它來自街頭、音樂還有俱樂部,但若要回答為何抄襲這想法吸引我?我會說,前人所謂的時尚正在消亡,所以設計師決定為當前時代設計新的包款,他們會沒來由的把一部份藝術作品放在包上,但就只是一個驅使別人購買手法而已。」
 

延伸閱讀:
從Alessandro Michele 的ig 帳號,整理出40件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當初Gucci在選創意總監時,Alessandro Michele早打算辭職離開時尚界


 

「創意再製」跟「假貨」之間的差別是?

「前者是在創造對話,不僅僅只是在抄襲,就像莫札特抄襲了自己一樣(註1.)。如果我需要透過某種事物來講述我的故事,我不會客氣,我不在乎那是怎麼來的,因為萬物皆是我的真理。我不會想因拷貝而拷貝,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需要那個音符來完成整首歌曲,米老鼠是個音符,而 Dapper Dan 則是另一個音符,若只是想東西好賣而抄,那真的是太可悲了,當他們這樣做時,就已失去了情感,所做的東西也就只是商品而已。

PS. 莫札特本人非常討厭長笛,曾說長笛是他無法忍受的樂器。然而,為了業餘且富有的外科醫生迪強(Ferdinand Dejean),莫札特寫了《第一號長笛協奏曲》,但這首並沒有改變莫札特對長笛的厭惡,當外科醫生再次出資請莫札特寫一首長笛協奏曲時,莫札特就把自己的《C 大調雙簧管協奏曲》移成 D 大調,改寫交差。當然,後續被抓包,莫札特也只能拿到部分酬金。(via 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093

 

 

會怎麼看別人抄襲自己?

「我不在乎,但不是說:『他們很煩,我不想去在乎。』而是覺得,當我看到人們抄襲只是想模糊視聽讓別人分不清真假時,我會覺得很倒霉,因為,某種層面來說,他們正在摧毀我的作品。如果你試圖在沒有靈魂的狀況去創造相同事物,那只會是無用醜陋的東西罷了。我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將事物組合在一起,無論是骯髒或潔淨,或是資產階級或貧民窟,他們都被完全打破再與完善的事物重組,我喜歡當人們在 IG 上嘗試找尋我設計的根源,即便有時他們不一定是對的,但他們往往很接近答案了。」

 

 

你該這樣去看 Gucci 的時裝秀

Gucci 2019 S/S

Gucci 2019 S/S

《Interview》編輯覺得,每當看 Gucci 系列,彷彿走進了一個最饒富創意的 Vintage 店鋪裡,Alessandro Michele 解釋:「這是為什麼我常說每一季的最後一個 LOOK 並非最後一個,那只是我時間不夠罷了。我從不會說因為我覺得這季給人感覺怎樣所以我這季做了什麼,我近幾個月都是在玩,在秀上所看到的是我五個月內所看所想的,可能某件服飾是我在那時覺得墮落時所想,我認為我們工作應該用更多的直覺,而不只是站在靈感板前。」
 

Gucci 2019 S/S

Gucci 2019 S/S


「我從不覺得有必要去說新的事物,其新與否取決於我詮釋的方式,其新是因為它出現在合適的時刻,如果我現在在你面前讀一首詩,縱使是一首非常古老的詩,對我們來說,它也會是新的。」


延伸閱讀:Gucci 的馬銜扣(horsebit)和樂福鞋,這些經典是你必須知道的


 

若你好其他的靈感怎麼來…

Dn48FOuUwAEHMb8

「我的靈感就是我的生活,來自我的公寓,我的收藏,有時我會在當中尋找新的事物,當我們在 2019 春夏系列時,我想著的就是有關戲院的想法,最後我們呈現就是一些非常高級的洋裝和外套,所以當我想把米老鼠頭加入進去時,每個人都說:『太瘋了啦,這看起來很像是你想去迪士尼店買東西一樣。』但在我詭異的潛意識中,那就是讓我感到刺激的地方,那是一個隱秘之地,對我來說把所有東西攤在台面上非常重要的,就像赤裸面對大家一樣,究竟大家在乎的靈感意味著什麼?其實不俱有任何意義,怎麼能用一件事一個詞來涵蓋全部?在這一刻,你可能有這感覺,但一個小時後,你這感覺就變了。

 

 

有關自由

44953668_1771334049659872_1518538098986713088_n


「我和我男朋友已在一起差不多 11 年了(兩人故事在此),人們一直在說:『你們一定要結婚的啊!』但為何?我仍希望能不受任何拘束,就算明天分手也可。我替 Gucci 工作也是抱著相同的想法,我不在乎明天是否就是最後一天,一切就是有關自由,否則,我只是在努力保住我的職位,這當中一定多少會是不真誠。

 

 

有關做自己…

他 11 歲的時候就把自己頭髮染成金色了,「我當時把我自己鎖在廁所,當我出來的時後,我爸對說:『你看起來好糟。』我並非在一個絕對適合我的的環境下成長,我也反抗了許多次才有了以前的我和現在我的,我的外表是一種身份的肯定,我的頭髮、鞋子、褲子,每一部分都是一場戰爭,每一天,即便我看起來像很 man、會運動的男生,但當中一直有著女性特質。我以前很愛黑暗音樂,我感覺自己就像搖滾巨星一樣,我記得當我和我朋友(異性戀)出櫃的時候,我說:『我感覺我愛上了男生。』我當時完全沒有準備好要說什麼,但可即便是小時候我也試著真誠面對所有的人,就和現在一樣,我仍是在奮鬥,和我自己、我的內在、以及周遭所有的事物,我想要去打擾別人,但是會用非常禮貌的方式。」最後這句話,和黑暗大神 Rick Owens 不謀而合。
 

延伸閱讀:Rick Owens:「我只是想表達,不同的美也是一種選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