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狂語,Virgil Abloh 要將 Off-White 塑造成年輕人的愛馬仕

Off-White 創意總監 Virgil Abloh

Off-White 創意總監 Virgil Abloh

這是一篇來自《032c》與 Off-White 的專訪,時間點落在 2017 秋冬 Louis Vuitton 與 Supreme 聯名之前,如今貴為最紅的設計師之一 Virgil Abloh,時尚和環境都正在改變,Louis Vuitton 與 Supreme 聯名、Burberry 與 Gosha Rubchinskiy 合作,Balenciaga 也做了 Kering 集團的連帽衫,這是一個訊息與 hype 的時代,而曾身為 Kanye West 團隊的一員更懂得箇中之道。

「對於 Off-White 而言,我的貢獻是將年輕街頭的想法導入像是 T 恤或是連帽衫,將產品變得跟奢侈品牌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總部設在 Italy。」他與編輯探討了關於如今的奢侈、關於潮流如何反過來影響高階時尚、對於文字 Helvetica 的看法、以及他對 Raf Simons 那非原創評論的看法是…?

延伸閱讀:
十個關鍵字讓你懂得究竟 Off-White 在賣什麼?
Jean-Michel Basquiat,他是LV x Supreme的靈感來源,也是80年代紐約的傳奇藝術家
13 歲就開始買 Raf Simons 的網紅 Mike the Ruler 談論何謂時尚的價值

如今的奢侈不是貴,而是夢寐以求

「對我來說,奢侈意味著價值系統,對年輕一輩的人來說,你可以把『luxury(奢侈)』這字替換成『coveted(夢寐以求)』。舉例像是,我很想要 Levi’s Vintage 牛仔褲,因為世上已無法再找到像這樣的款式,對我來說,這就是奢侈,不是說那外表有多浮誇、用料有多精緻,這些都已不重要,我認為這樣個人化的奢侈就是 Off-White 的基礎,它破壞重組了 90 年代的事物,這是時尚現在的樣子,是記錄了我們這時代的樣貌。」

 

他試圖把街頭變成一種服裝的形態,而非流行

「我的設計風格是出自反應的,這點蠻重要的,我的思考是基於市場,和建築會有點雷同,得知道說太陽從哪升起、氣候條件、在哪個城市建造…等等資訊後再回覆意見。

Vetements 2018 S/S

Vetements 2018 S/S

我認為這有點污了『時尚』之名,更別提把這些與 Alexander McQueen、Martin Margiela、Azzedine Alaïa、Phoebe Philo..等設計師相提並論。本身有一部分是對此感到羞恥的,但我的直覺是『讓我們來改變時尚的定義吧。』因為當你把時尚產業所發生的事情取其精華,那便是諷刺的展現,你會有像是 Demna 做出 DHL 的 T 恤,而且那是街頭潮流的 idea。我有超多這種相法,絕對超過一百萬個,這就像是 meme 文化,都是一樣的事情,我們已經看見時尚的終點,『買一整套的服裝』這概念也快到盡頭。如今在乎的是個人造型、在時尚圈中展現自己地位的高低,這都是諷刺的。

 

並試圖用杜象《噴泉(1917)》來解釋他的創作理念

我常告訴別人杜象是我的律師,他讓我所做的事變得合法,因為街頭便是以向別人家 Logo 翻玩下手開始。我腳下現在這雙便是取自街頭(Nike Mars Yard x Tom Sachs),對我來說,它就跟 Tom Sachs 用木板重新演繹 Hermès 的包包一樣令人佩服。

Tom Sachs - Birkin Bag Copy

Tom Sachs – Birkin Bag Copy

Tom Sachs x Nike

Nike Mars Yard x Tom Sachs

這鞋早已是個完成品,換上杜象的思維來說:『我該如何讓這鞋變得不一樣?我該讓別人也欣賞這雙鞋?』這激起了文字(Typography)的出現,標語能讓你脫離限制,這就像 Photoshop 3.0,如果我拿起一件男生的毛衣在後面寫『woman』,這就是藝術。你可以藉由排版和文字,在無需改變它本質的情況下,來改變人們對該物件的看法。這是我們從 Barbara Kruger(Supreme Logo 所參考借鏡的女性藝術家)身上所學到的,結合不同適合來喚起新一層的意義,我們的結果不會只是一次性的,這些鞋子(指 Nike x Off-White)都將大量生產讓年輕人能夠接觸購買。」

Barbara Kruger New York Magazine Donald Trump Cover

Barbara Kruger New York Magazine Donald Trump Cover

via highsnobiety.com

via highsnobiety.com

「你可以想像,我的志向是替時裝屋做設計,比起設計師我更像是創意總監,Off-White 幫助我解決了很大的問題,像是如何把不相關的事物合而為一,這是 Helvetica 字體的特色,也是建築的特色。而替一個品牌設計是我將把這些事物發展到最大值,因為我所擅長的便是用特別的方式來創造方向。

為何 Life of Pablo 快閃店大排長龍?為何有些鞋子會迅速售罄?這些概念都可以嵌入設計當中。現在,我們看到了世代之間的衝突,為什麼超級商業或流行的東西無法變得有藝術感?為什麼沒有標語文字的服裝可以獲得更多的尊重?這便是商業和藝術的衝突,這也是時尚界正發生的事,因為時尚便是藝術界工業面的延伸,而所有曾主修藝術的人如今都在時尚產業工作,這是 2017 所呈現的樣貌。」

 

「過往的品牌無比神聖,彷彿由上對下,將概念導入主流,先被接受在逐漸消耗,殆盡時便再接受新的想法,循環下去。在過去五年之中,網路的普及似乎翻轉了這個流程,如消費者起義般,社群的聲音成了重心。」— Virgil Abloh

延伸閱讀:
Louis Vuitton x Supreme 的聯名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
為何現在的男人總對 Supreme 愛不釋手?
 

這點致使《032c》編輯不禁好奇:「你說街頭潮流是 90 年代所生,但和現在的不同地方在於,以前的人是被其真實性的刺激所感動。若你沒玩滑板,其實你穿滑板品牌是不怎麼酷的;如果你沒去演唱會卻穿樂團的 T 恤也是不會酷美國不是就有電影在嘲弄有錢白人小孩穿得像饒舌歌手。然而如今,這些已遠離他們所代表相關的精神。」

「這部分我有我的切入點,我以前會用當中的灰色地帶來定義自己,因為在高端時尚中,你會有很多非真實的街頭靈感,同時,我也試著翻轉單純高端往街頭取經的方向,創造出受時尚所啟發的街頭。如果你放大檢視時尚的歷史,首先你先有高級訂製服,然後你有了 Yves Saint Laurent 的成衣,如今我認為我們正開始有時尚『街頭潮流』階段,關於做自己、logo 和諷刺藝術..等等,這些不是不能成流行,它也是可以精緻和高端的,這就是 Off-White。

「若說我是一個時尚服設系的學生,我會學打版以及關於布料的知識,但我們使用的工具是完成品,當初我的畫布是 American Apparel 和 Champion、裁縫師是電腦印表機,這是我的經歷,也是美國人對時尚的貢獻。我幾乎不用去設計和畫草圖,我直接進到構思組裝的階段,我認為這點現在變得很有價值,因為流行的循環變得越來越短。對我來說,有關現代主義建築大師 Mies van der Rohe 和 Bauhaus 的概念已完全轉成現代主義,服裝上亦同,就像蓋房時會遵循著某些特定的準則,這種想法已在上海、非洲、東京..等地執行。這也是 Off-White 斜線的由來,這已是通用的語言。」

 

而,這也引來 Raf Simons 認為他非原創的評論。

7619247b4c478e1688d59e46b534a172

032c:關於 Raf Simons 對你的評論,你認為那是否傷及到你的論點?

「所以你們是怎麼看待這點?」

 

032c:我認為這是環境改變的問題,你曾談過高訂、到成衣、到如今的街頭,如果你說如今的世代是由諷刺主導,Raf Simons 批評你便不覺得意外,因為他是世界上最懂諷刺的人。

「但首先你必須知道 Raf Simons 是我們的神,它可以說是我們的基石,對他的敬意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對批評非常的坦然接受,畢竟我們這代,每個人都是時尚評論家。」

 

032c:你似乎對被質疑不在乎,因為你一直都在做自己。

「這是我創作的一部份,許多批評指教都會幫助我每日的決定。」(在 2017 年初《W Magazine》訪問中,他說早料到有一天會聽到 Off-White 是難以啟發他人的評論。)

 

032c:有鑒於我們所討論的時尚歷史法則,你會說 Raf Simons 是僅存最偉大的成衣設計師嗎?

「Raf 的設計是如同文化的禮物,他清楚的表達出未來主義,同時也意味著其他事物的衰亡,這也是成就他地位崇高的原因,這就像 Nike 首席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如何創造出了 Jodran 球鞋一樣,他們的眼界永遠都超越現在。」

延伸閱讀:
Raf Simons 2018 春夏,從未來《星際大戰》、《銀翼殺手》未來觀點取經的東西方美學
Calvin Klein 2018 春夏集結了「美國恐怖故事」,世界並非我們想像的那樣美好

 

所以 Virgil Abloh 把 Off-White 送到巴黎時裝周去

Off-White 2018 S/S

Off-White 2018 S/S

「在我職涯結束前,我希望街頭潮流能像一種藝術運動那樣被看待,我常說街頭潮流事一種現存的形式,像 disco 一樣,他和爵士樂密不可分,在當時可以說是完美契合,你可能會覺得 disco 發展不錯,但事實不然,因為他沒有深度,它像龐克一樣讓人覺得不可靠,所以我在巴黎辦秀、把衣服放在世界最棒的店鋪銷售(價位還不低)的部分原因是,我在替過去紐約 Rivington Street 和 Orchard Street 所起家如今已沒落的品牌與世界溝通,那些是屬於我的文化,我們都息息相關。 」

 

對於天價帽 Tee,他對現在的年輕人有信心

via W Magazine

via W Magazine

「我不擔心他們無法負擔,市面上有很多不同層級的售價,首先有 Zara 和 H&M 非常態的低價以及人們對價值觀的看法。我最喜歡的襯衫事實上是來自 Uniqlo,一件只要 $4 美元,但你要從美國寄東西到日本只花 $4 美元絕對辦不到,那必須要有很龐大的企業在後頭才行。比起它們,我衣服的產量少得多,工廠的人們得到的是非血汗正常的薪水;再者,若要讓我們這對話有其可信度,勢必要有個門檻,尤其當你問到價格時,讓你的品牌能夠與 Margiela、Gucci、Givenchy、Lanvin.. 比肩,你不會看到它們賣 $30 美元的 Tee 恤,而我這些話是說給會買衣服的人聽,況且一個設計師品牌還有其他的開銷,在巴黎辦秀起碼就要 20 萬美元,我只是很誠實講明這些數字開銷罷了。在巴黎辦秀比衣服本身更重要,因為那是一個里程碑,記錄我們曾是時尚的一部份,我希望人們 50 年後看到會想到:『哇,街頭服飾真能當一回事。』

 

最後,你覺得在年輕世代當中,哪個牌子能媲美愛馬仕?

他說:「Off-White.」

 

ps. 關於 Off-White 的 Logo

032c:我發現 Off-White 的標誌有個有趣的地方,你是借用建築符號上的語言,一種讓人遠遠就能注意到的設計,而在業界當中,這 Logo 在小小螢幕中便能抓住人們的目光。

Virgil Abloh:「老實說,這就是當初的想法:你該如何創造一個 Logo 讓人遠遠就能看到?我的品牌是由 instagram 所紅,而非 Vogue 的內頁,因為當時沒有雜誌在合適的位子,這想法是由 Pyrex 所延伸,它承載了許多創意,就像創立一個非運動的隊伍。」

paris-street-style-off-white-0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