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人人都在用,但「什麼紅就跟著穿什麼」卻成了扼殺穿搭創意的兇手?

123

《i-D》的特約編輯 Namalee Bolle 近期撰寫了〈follow your instincts, not your instagram(暫譯:請跟著你的直覺走,不是 Instagram〉探討社群與創意的問題,她開門見山地說:「卡達珊家族或許可以提供你參考,但請忘掉粉絲和追隨者數字所帶來的準則,別再從所謂的 influencer(網紅) 中取得靈感。」(ps. Namalee Bolle 是時尚記者出生,也曾任《SuperSuper》創意總監。)
 

nintchdbpict0002445937391

這樣對社群的指責倒也似曾相識?入圍了今年 LVMH 設計大賽 前八強的服裝品牌 Ambush 其共同創辦人 Yoon Ahn 在接受《WWD》訪問探討日本時尚現象時表示:「如今有了 Instagram 一切太容易被複製,人們變得很懶散,你看整個亞洲現在的樣子。….以前大家會盛裝打扮來獲得注意和街拍,網路埋葬了這點,他們如今不用出門上街,只要拿著手機自拍就可以得到關注。」(延伸閱讀:社群造成了網路罷凌和時尚一言堂,日本的 Street Style 正在走下坡?

Namalee Bolle 認為,當我們忙於建立令人稱羨的『個人檔案』時,其心思就已截斷了自己與『現下』的關聯。電子音樂創作藝術家 E.M.M.A 在受訪時表示:「社群會把藝術家變成行銷專員,它會將你帶離自然、親密、時間和與人真正的互動,縱使上面留言互動親密表現得煞有其事,但那些都不是真的。」我們不該低估社群能無聲無息扼殺了創意促進,若是稍有不慎,便會陷入「該 po 什麼文才能獲得關注?」

 

「一個人的價值從不來自別人,而是存在於自己。我們不該因別人的行為感到自信或是自卑,無論我們可能會受到何種影響。」 — 知名心理學家 Carl Jung 

 

123


同理可證,「要穿什麼衣服才會受到關注?」成了一個令人擔心的議題,潮流網站《Highsnobiety》曾以〈8 Fashion Trends We Want to Die in 2017〉駁斥「Dressing for Instagram」,內文指出:「或許你真的很喜歡那些 Bogo 帽 T 或是 NMD、Yeezy 球鞋,但別告訴我你對把這些潮物放在臉書上曬一點興趣都沒有,」因為它已等同於一定的曝光率,且這勢必得炫耀的做派,也是為了爾後的炒價而作:幾個月後我能夠賣多少?它可以在社群上創造風潮嗎?(延伸閱讀:人人有機會?教你如何從無名小卒變時尚網紅

編輯感嘆的勸道:「請儘管去責備炒作吧,責備 Kanye 還有社群媒體,其實說到底,大家其實都有錯。但拜託,看在神的份上,在 2017 年讓我們的所穿和風格能變得更多元一點,去喜歡一個只有幾百個人追蹤的小牌不是罪過,做自己想做的,為自己而穿,而不是社群。

相同網站於今年 4 月也以〈Are Instagram Influencers Bad for Fashion?〉探討網紅現象,編輯認為,「網紅,比起經驗老道的專業記者或是知名學府畢業並且進入品牌歷練的設計師來說,他們僅是在名氣比賽中的勝利者,上述的審查和經歷並不存在於他們之中,網紅的成立就僅是交友軟體上情投意合。」雖說該作者認為答案會因個人立場而有所不同,但是社群的出現,毫無疑問影響了設計師的考量,其「什麼紅就跟著穿什麼」也形成了扼殺新意的「複製人」現象。(延伸閱讀:產業出現了一個詞彙叫「假時尚(Fake Fashion)」,這是什麼意思?


65e75baa9d8c0aed679b08ed0f445d55ded28fb937e8d9aab0170f3f9d46155e_large

Namalee Bolle 認為,當受到社群的「讚」和「留言」所迷惑時,內在的焦躁助長了多思多慮,在這樣情況下,因太過緊張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致使我們沒有空間真正的好好思考「究竟別人的看法關我什麼事?」進而斷了我們真正寶貴「直覺感觸」。

或許你會好奇,直覺為什麼重要?Namalee Bolle 解釋:「因為在科學上腸子(英文=gut)被認為是第二個腦,潛意識中的直覺(英文也叫 gut)需要腸神經系統參與,當你不知所措受到威脅時,直覺會告訴你該如何去對應,」她補充說道:「當人越是沈溺社群,越是會偏離我們自身擁有的特質(其直覺也相對受到影響),……若是漫無目的使用社群,我們只會受到他人的情緒所控制。」
 

new-york-mens-fashion-week-street-style-2-1-1200x800

PicMonkey CollageNamalee Bolle 認為,假使我們能思考該如何去使用社群,不讓身心受其虐待的話,便可藉由創意產出來獲得滿足。看看 2015 年 A$AP Rocky 的案例,他將自己的 IG 專頁當作「數位藝術」的創作平台,其看似擾民的大量圖片雖讓他損失了 10 萬名追隨者,但這背後的意義,「這就如現代藝術一樣,用社群來取代藝廊傳遞給觀眾。」她結尾道:「當分享是內心所堅信的事物而不是為了數字時,社群媒體就會像是遊戲,而非要與人無異的壓力,你唯有真的做了,才會知道自己所追求的夢想會帶來什麼回響,允許自己能夠自在的表達,並讓創作的真誠成自我優勢,或許某一天,還能藉 Instagram 讓你能留名青史也說不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