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造成了網路罷凌和時尚一言堂,日本的 Street Style 正在走下坡?

一年前,16 歲的網紅 Mappy (粉絲 14.5 萬)能夠在天鵝絨洋裝外搭蕾絲加上厚底鞋,開心的享受逛街,然而,如今的她覺得無聊的氛圍充斥著許多店家,自己也漸漸單靠簡單的上衣風衣和迷彩褲來撐場。「我覺得越來越多東京的年輕人對時尚感到害羞,」她將問題指向社群的一致性,「時髦的年輕人現在只想跟周遭朋友穿的一樣。」
 

東京時裝周 2017 F/W via highsnobiety

東京時裝周 2017 F/W via highsnobiety


真是如此嗎?《WWD》 親訪了原宿百貨 Laforet Harajuku 來觀察他們是否真不再輝煌,「來購物中心的人大部分都穿著受到韓流時尚影響的迷你短裙、試圖展現美式風格的毛衣還有白色球鞋,這些是他們新 Mix & Match。在校外的流行人士外搭銀色的吊帶褲,寬版的深色牛仔褲,其妝容的簡單僅帶著一點口紅潤飾,進而引起其收斂態度的猜想?」看了一下 Tokyo Fashion Week 的街拍照,傻傻分不清的 K-pop和 J-pop,究竟是什麼影響了這個亞洲第一時尚重鎮的美名?

 

網路罷凌與生活環境:

根據大阪大學近期的一項研究顯示,有 20~30% 的日本高中生都是網路罷凌的受者,且這個數字正以每年兩位數的比例快速增長。

山縣良和(Yoshikazu Yamagata)via INSTAGRAM

山縣良和(Yoshikazu Yamagata)via INSTAGRAM


如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設計師山縣良和(Yoshikazu Yamagata)注意到了這個現象:「街拍似乎有點靜下來了,十年前的風尚活力更足些。」他認為認為這樣的問題與網路罷凌息息相關,「在社群的世界,如果你穿的東西華而不實便會受到攻擊,人們想要實際的東西。」
 

坂部三樹郎(Mikio Sakabe)

坂部三樹郎(Mikio Sakabe)2017 S/S via WWD


設計師坂部三樹郎(Mikio Sakabe)表示:「在網路來臨之前,人們覺得他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點不一樣的東西,可以隨心所欲的在龐克或是蘿莉塔造型上,如今很難,因為現在必須變得跟社會一樣。」他補充說道:「過往,人們想要有特色和個人的品味,但現在,如果你在澀谷或是新宿穿著太奇特的衣服,多少會覺得不舒服,人們開始受制於時尚一言堂的影響。
 

Pic via WWD

Pic via WWD

Mappy 說到近期在東京奧運的建設對東京年輕人的影響,「當我走在澀谷的時候我會覺得很沈重,因為抬頭都是起重機,這已不是 Kawaii 環繞的當初,市容顏色變得越來越暗,我認為這是為什麼人們的衣服顏色越來越深的原因和嘻哈變得受歡迎的原因,人們開始受到周遭事物影響。」

 

KAWAII 從次文化走到大眾

2017 S/S Tokyo Fashion Week Street Style

2017 S/S Tokyo Fashion Week Street Style


文中以凱莉怪妞(Kyary Pamyu Pamyu)為例子,在 5 月份的 Kenzo 活動當中,這位 2012 年被澀谷市場指派成 Kawaii 大使近期也在「轉型」,她身著洋紅色洋裝詮釋著可愛路線歌曲,《WWD》覺得:「彷彿她在找尋與當初走紅模式與現在的平衡點。」
 

pic via WWD

pic via WWD


「雖說當前的政治和經濟環境對人民來說是不舒服的,但還不足以混亂到能讓人們做些瘋狂的事,現在就是不溫不火,所以人們會做較安全和舒適的選擇。」入圍了今年 LVMH 前八強的服裝品牌 Ambush (品牌以日本為據點)共同創辦人 Yoon Ahn 如是說。

與川久保玲有著密切合作關係的小石祐介(Yusuke Koishi,時尚咨詢公司 Kleinstein 創辦人)也注意到時代的轉變:「過往跟隨 Kawaii 文化的人已長大或是從學校畢業,大部份的人都被保守的時尚主流給吸收,然而,年輕世代則在跟隨其他不一樣的事物,我認為東京的年輕人正轉型的過渡期當中。」(延伸閱讀:隱藏在韓國街拍背後的二三事

 

 

錢不夠用 & 社群讓大家開始變得一樣:

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實施其經濟學以來,民間消費及投資是同步衰退;日本人的薪資水準也是依舊下滑,這樣的趨勢延伸到消費,Yoon Ahn 解釋:「在日本,中產階級以前會更大膽些,他們生產非常多好東西,進而演進成日牌。可近期的經濟衰弱現象,加上快時尚的出現,把這既有模式給淘汰,其便宜的價格意味著你可以快速買到讓自己看起來人模人樣的產品,人們變得越來越保守,也不再有過往那般衝勁去搜尋新潮酷炫的事物了。」
 

tokyo-fashion-week-fw17-street-style-20

Street style at Tokyo fashion week fall 2017.

Street style at Tokyo fashion week fall 2017.

想當初「龐克」運動耗費了十年才漂洋過海來到日本,東京成為反文化的重要據點,可如今的日本藉社群媒體,很迅速地從街拍與時尚潮流同步。Yoon Ahn 覺得這點對日本曾經紅極一時的時尚觀點有著負面影響,「因為日本本身的地理環境,過往因為資訊有限的影響,人們會想辦法輸入一些點子來讓自己變得更好。但如今有了 Instagram 一切太容易被複製,人們變得很懶散,你看整個亞洲現在的樣子。」她補充說道:「以前大家會盛裝打扮來獲得注意和街拍,網路埋葬了這點,他們如今不用出門上街,只要拿著手機自拍就可以得到關注。」如何能在社群上獲得關注?那些單調乏味的成名公式也是消磨獨立性的問題之一。(延伸閱讀:人人有機會?教你如何從無名小卒變時尚網紅

 

消費和奢侈之後的下一步?

「當我上次去六本木的 Barneys New York,我完全不想買任何東西,那些衣服好像屍體一樣,有這麼多品牌和衣服可卻都看起來一樣,根本沒人想買,裡頭只是商品,不是時尚。」坂部三樹郎表示,社群媒體正麻木日本人的靈魂,可難以避免的,時尚卻需要透過網路這扇門來接觸世人。
 

Tokyo Fashion Week 2017 via Vogue

Tokyo Fashion Week 2017 via Vogue


精品和消費的下一步會是什麼?根據設計師中里周子(Noriko Nakazato)的觀察,就是理性化、不是那麼輕易得手的時尚,如今時尚不斷在的用速度攪亂自己的產品,更有「理性(intelligentsia)」的購物方式能夠讓追求的人感到特別。(ps:此話與栗野宏文對時尚未來的猜想倒也不謀而合?「最近的時裝已經與市場密不可分,因為它變得很『流行』,或者是因為一些高調的人會去炫耀這些名牌。然而我覺得這種行銷方式將結束;未來消費者的評斷標準將會是『這件東西品質優劣』或『我從來沒看過這種設計』。此外,還有其他的原因是像是『這件商品是否對身體無害?』或者『它是不是來自血汗工廠?』也會成為評斷標準。根據世界舞台的轉變,我相信這會成未來服裝產業的趨勢。」)
 

Japan_NorikoNakazato_web.jpg.940x528_q85
 

中里周子除了設計師的身份外,他也是東京藝術大學的博士生,她正撰寫以「Elefance of a New Type(暫譯:新型的優雅)」為題的論文。中里周子覺得 Wednesday Campanella 主唱 KOM_I 屬於這種理智消費的美感典範,她於 3 月時才前進米蘭登上 Dolce & Gabbana 秋冬 Y 世代大秀,其嬌小的身軀和活力不免讓人聯想到早期的 Björk,她藉樂團的 MV 來傳遞自己的時尚真理,比起過往的日式風格更加實用許多:Vintage 上衣、高腰寬牛仔褲、緞面大衣搭配幾何形狀的耳環。
 

ef64dcf17942c64095576f3750e1d97e1


 

中里周子表示:「我覺得這種新的方式,是更聰明的,其在乎的是整體內涵,看起來會有點醜,也不性感,但這就是把優雅和廉價雙雙融合,用最真誠的內在達到重要的平衡點,這點需要一定的智慧才有辦法和世俗拉開距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