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Highsnobiety》到《Hypebeast》,潮流媒體到底有多熱?

2017/6/6更新

近期《Bof》網站做了一則關於潮流媒體網站的報導,他們分析:Hypebeast和Highsnobiety兩人填補了高端時尚和街頭的空缺,舉凡從2006年的Hood By Air和爾後的Givenchy(by Riccardo Tisci)、Kenzo、Alexander Wang..的諸多報導,除了指出品牌受其街頭潮牌之影響外,也將雙方的關係拉攏。而到了2012年,Hypebeast請來Dior Homme創意總監Kris Van Assche登上他們的雙季刊雜誌封面,可以說是將界限完全打破。(延伸閱讀:絕不只是個潮流網站,身為資訊消費者的你能從Hypebeast和Highsnobiety身上學到什麼

 

「我們在21世紀初達到了重要的一刻,品牌開始了解到這些網站刊物所觸及對象之廣,且粉絲對這些網站有著高度信任。」

— 時裝先驅WGSN資深男裝編輯Brian Trunzo。

 

如今的Hypebeast和Highsnobiety,從Louis Vuitton、Dior、到法國老牌行李箱無所不報,引用內文表示:「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被搞混了,但奢侈品很快就注意,除了街頭潮流是商機以外,這個涵蓋全球平台更是一個打動年輕人的好機會,尤其是消費能力非常高的千禧世代。根據貝恩策略顧問的數據顯示,千禧世代的消費將在三年之後達到2900億歐,他們將在2025年佔據45%的消費。
 

Gucci x Highsnobiety

Gucci x Highsnobiety


而在去年11月,Gucci就已與Highsnobiety合作,藉著塗鴉藝術家Trevor Andrew(GucciGhost)之名,宣傳可引導至網站的Lookbook,其以紐約滑板人為主題的圖像,根據Highsnobiety表示,在第一個禮拜就超過100萬次點擊,並引導2700次點擊到Gucci的電商來。
 

Gucci x Highsnobiety

Gucci x Highsnobiety


或許常逛網拍的你已注意到,Vetements領頭羊Demna Gvasalia接掌Balenciaga後,漸漸的也開始進攻“潮流”電商,舉凡加拿大的Ssense和瑞典的Tres Bien都開始出現Balenciaga的痕跡,無論是球鞋(無疑是最夯的)還是成衣系列,這應証了Gucci行銷總監Robert Triefus表示在受訪時所說:「時尚的生態系統已改變,特別是對時尚和流行文化討論度極高的千禧世代。對於奢侈品牌來說,了解趨勢是如同在成長驟變極大的千禧世代流動是非常重要的。」他補充表示,「但這並不表示舊媒體和系統從此無關,這只是意味著人們應該適應系統並用更全方面的方式來部署你的內容而已。」

Balenciaga 17 F/W in Tres Bien Shop

Balenciaga 17 F/W in Tres Bien Shop

延伸閱讀:街頭潮牌錯了嗎?為何時尚產業愛出球鞋連帽長袖卻又輕視Streetwear?


___________

 

根據WeConnectFashion所做的市場統計,街頭潮流這股商機(2015年)估計高達750億,而要說最早看到這股商機的,是佔據潮流與時尚版面的自媒體的先驅:《Highsnobiety》和《Hypebeast》,其快狠準的分享內容,憑藉著對球鞋和潮流文化的興趣,12年來,雙方觸角延伸各處,除了有平面雜誌,也成立了各自的多媒體創意公司。
 

左Jeff Carvalho、右David Fischer via Highsnobiety

左Jeff Carvalho、右David Fischer via Highsnobiety


回到當初2005年,一個住在瑞士Geneva的商學系學生David Fischer開啟了一個名為《Highsnobiety》的部落格,文中發表關於他所認為特別獨特的產品,當時的論壇開始示弱,部落格正值起飛階段,這個Blog成了分享喜歡東西的平台。四年之後,Fischer從瑞士Geneva搬到德國柏林,為《Highsnobiety》開設第一間歐洲辦公室。

身為網站建國元老之一和董事總經理在的Jeff Carvalho,在接受《Fashionista》採訪時表示:「以往我們找產品的方式是藉由翻閱雜誌,特別是日雜。或是有個更快的方法就是直接去店上看他們帶什麼產品,因為知道近期在流行什麼已成了最大熱情。」
 

Highsnobiety與Hypebeast平面雜誌

Highsnobiety與Hypebeast平面雜誌


12年間,品牌成長飛速,他們的廣從潮流文化到球鞋,也包含了科技、音樂、生活與藝術,Jeff Carvalho表示:「我們會竭盡所能替潮流文化發聲,因為這已不再攸關產品,裡頭有許多人和創作者在背後默默耕耘著,他們的故事都非常的有趣,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也希望能夠替那些長江後浪們說些他們的故事,這是我們自己本身最想做的事。」他補充,網站的文章模式也從分享球鞋資訊的求快短文,演變成有深度的新聞評論。

氣勢如虹之下,《Highsnobiety》在2010年推出雙季刊(他們本身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理念表達),也提供了類似電商的業務「What Drops Now」(功能如同「Lyst」和「ShopStyle」一樣),由《Highsnobiety》的團隊來替你篩選店家;更在2016年成立多媒體創意公司「Highsnobiety+」,主要是在紐約提供多媒體創意團隊製作原創內容,「我們利用創意點子讓品牌與有品味的千禧世代和Z世代的人有所共鳴。」
 

Hypebeast創辦人馬柏榮(Kevin Ma)

Hypebeast創辦人馬柏榮(Kevin Ma)


搭著順風車的也不止他們,在加拿大讀書的馬柏榮(Kevin Ma),秉持著對潮流的興趣,也建立了一個Hypebeast,品牌的版圖也相繼推出介紹女性時尚的Popbee,音樂平台Hypetrak、電子商務HBX、平面雜誌Hypebeast和近幾月才剛成立的創意公司Hypemaker。他更選擇在2016年4月在港上市,市值曾衝到到港幣21億,香港蘋果媒體直接以《擁16億港幣身家多過I.T沈嘉偉》為標題,不知羨煞多少旁人。
 

Hypemaker

Hypemaker


雙方成功的原因,除了先嗅到了潮流商機,龐大的粉絲觀眾亦成了關鍵。根據報導指出,2016年《Highsnobiety》主網站獨立訪問數(Unique Visitors,就是IP不重複)有8百萬(而《Hypebeast》則有410萬),當中有43%的讀者在看完文章後會進行線上購物,而有16%的人會去實體店面做消費。這也成了他們電商產生的原因,Jeff Carvalho對此表示,「到最後,還是會有讀者因為想知道東西哪裡有賣而來我們這裡,所以有了這個解決方案。」

這樣的粉絲黏著力,亦是創意公司的成功/成立原因,數字告訴我們,雙方網站都有著強大的影響力,而粉絲讀者也有著購買力,David Fischer認為他們的讀者:「是年輕、受到高等教育、饒富創意的一群人。他們的行為正引導時尚產業前往新的方向,無論是品牌或是經銷商都能從這龐大的數字中學到東西。
 

左Givenchy 2011 F/W;右Kenzo 2012 F/W

左Givenchy 2011 F/W;右Kenzo 2012 F/W


這個新方向,猶如前Supreme創意總監Angelo Baque曾說過的:「以往是潮流直接抄襲或向時尚取經,如今已風水輪流轉。」自2011年秋冬Riccardo Tisci為Gienvchy做的羅威納犬Tee開始,高端精品已開始出現改變,但不僅僅只是設計,如今Gucci的成功原因之一也是擁抱街頭文化的影響,與GucciGhost(Trevor Andrew)的合作、Bootleg的T恤,還有與眾藝術家的行銷合作的廣告,即便有人認為太過“親民”,可這卻是時勢所趨,比起各家時尚雜誌,近期有什麼比Supreme和CdG Shirt聯名,還有Jordan x Kaws更能勾起觀眾興趣的?
 

gucci

回顧最近,Louis Vuitton與Supreme聯名;Jil Sander宣布新的創意總監是OAMC的創意總監Luke Meier和她的賢伉儷Lucie Meier;曾任職Brioni的Justin O'Shea也在日前宣布開創高級街頭品牌SSS World Corp,套句Raf Simons在Calvin Klein首秀接受《GQ Style》所說過的:「如今的年輕人會高喊『即便我們沒在秀場裡、沒在業界工作或是在那高高在上的象牙塔裡,但我們也是會欣賞、會消費、會反應,也會發表意見,和設計師產生對話。』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

畢竟,網路社群讓“個人”有能力構築出不同於高昂組織化的媒體,如同潮化的奢侈品亦也在打破時尚小眾接受的範疇,門檻雖變低,倘若能搭配不同的內容與形態包裝(看看Gucci和Louis Vuitton),在不影響商品品質和設計的層面下,往後的創意面勢必只會變得越來越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