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bie Snelders,當初Raf Simons身旁的那個少年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或許你不認識他,但他過往的職稱是Raf Simons的助理和General Manager。在Raf Simons早期的「DIY美學」,從街上尋覓秀上模特兒和靈感時,Robbie Snelders是眾多蒼白瘦弱的人之一。當時,1998年,20歲(被安特惠普聖盧卡學院開除)的他與Raf Simons第一次見面,隨性的穿著軍褲和馬汀靴前來試鏡,他覺得Raf對他的第一印象沒有很好,但迅速的,他就被送去巴黎走秀,這一舉改變了他的「半生」,從此成為Raf Simons的御用模特兒和助理。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在接受《Assistant》雜誌訪問時回憶道:「他從我身上得到靈感,但這並不是說從我工作表現出來的,他就是從我的表情和眼神裡感受到,我腦中想的就是我喜歡的東西,而Raf就從中想些他覺得有關、能激發他靈感的事物。我可能讓他感受到什麼是20歲年輕人在街頭奮鬥的生活。」

「音樂是我的一切。我喜歡電子、工業音樂像是 Front 242 或 Skinny Puppy,但我們會聊各式各樣的音樂。我從不會侷限在一種音樂,我聽 The Clash、The Ramones,也會聽 Motörhead。當其他人熱衷哥德搖滾的時候,我們是電子樂那一派,有時候會顯得與大眾違和。當然,所有一切已不復存在,15年前還沒有網絡,為獲取資訊,我們可是費盡功夫,這些全都呈現在服裝上。那時人們和現在一樣緊密合作,可對彼此的影響卻比現在大的多。」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

要說Robbie Snelders最經典的,莫過於那張米老鼠妝照片。無心插柳的一次卻被奉為經典,當時的造型師是Olivier Rizzo、由Peter Phillips化妝和Willy Vanderperre掌鏡(不妨Google看看這幾位如今地位有多崇高),與Raf Simons一樣,他們都是安特惠普皇家藝術學院的同期生。「當我們拍那張照時,只是在其中一個人的家,那時還沒有工作室,基本上就我們四個人。是Peter先有了這個想法,我當時還不知道我臉上畫了什麼,可能是因為我常說笑話所以他把米老鼠畫在我臉上。Olivier就丟一件Raf的外套過來我們就開始拍照了。這並非要出版用,但突然間每個人都知道。」爾後這張照片被用在《V magazine》創刊號,也成了03年「第四性(The Fourth Sex)」展覽的主要照片。

幾年之後,似乎人事已非,「上次我和Willy和Olivier拍攝是在巴黎,這是我們第一次在一個真正的攝影棚,有攝影燈和相機和大的預覽屏幕的地方一起工作,對我而言,魔法好像消失了。我喜歡在我們自己的客廳拍攝時的隨機感,對我而言那就是魔法發生的地方。」2010年春夏男裝周,是最後一次與Raf Simons合作,他說是兩人的想法不一樣了,就此分道揚鑣,你走你的路。多年來,他自認與High Fashion無緣,如今Robbie Snelders依舊穿著棒球外套和Dr. Martins,笑著說:「我都沒成長。」

Robbie Snelders

Robbie Snelders

曾經過去的繆思,貌似不追求功名利祿,如做了場時尚夢般,他給現在年輕人的建議是(即便他沒很情願):「我們再也看不到任何明確的喜好,次文化的消失非常的可惜。設計師曾嘗試傳達的地下風格如今都已成主流,每個人都在穿一樣的衣服。請停止這一切,好好想想能做出什麼。或許我的過去能給你靈感:我在學校有兩條灰褲子,我拿著我爸的砂輪滾過一條牛仔褲,然後兩條一起穿。我也把我的T恤撕成一片片的,就像卷起袖子一樣,或是在衣服上畫點什麼。我的意思是,有很多種表達方式,創造自己的風格。不要為了別人穿衣服,請勇於表達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