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TEMENTS?Vetememes?傻傻分不清

《VETEMENTS?Vetememes?傻傻分不清》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一周前,一個激似VETEMENTS牌子無聲無息地空降在各大媒體報導中,簡單的一件「Vetememes」字樣雨衣,足以讓他備受VogueRackedHYPEBEAST 等媒體爭相報導。

由22歲、來自布魯克林的Davil Tran所創立的,你可以說他是小收藏家,因為從他的ig上可看到不少Raf Simons、Helmut Lang和Comme des Garcons的Vintage收藏,在這樣的時裝背景下,他創立了「‪#‎Vetememes‬」。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相較於VETEMENTS搶手的雨衣,「Vetememes」的翻玩版僅要價59美元倒是經濟實惠多了。藉著WGSN 的訪問,Davil Tran試圖用玩笑話跟大家說說Vetements當紅的時尚界發生了什麼事。

.

Q:目前只做雨衣嗎?
A:我想要從雨衣開始,因為這就是“meme”的含義(意指某人或者某事一夕間在網際網路上被大量宣傳及轉播,一舉成為備受注目的現象。)設計師品牌轉手價比零售價還高是很罕見的,而VETEMENTS是當中的例外之一。

.

Q:VETEMENTS也是以翻玩出了名,像是DHL制服、Champion運動裝、鐵達尼號的衣服..等等,為什麼這些這麼吸引人?
A: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所穿的被人認出來, Comme Des Garcons就在員工制服後面做文章,人們爭相追捧,原本是超級稀有,但經過復刻之後,這1984年的外套現在在川久保玲店內熱銷當中。

.

Q:渴望被認出來的想法如何影響了消費者?
A:我想這致使人們想要更多東西,看看Gosha,他的衣服算是高單價,但VETEMENTS賣的比他更貴。人們總是想要的更多,那些被街拍的人一直在嘗試不同的價位,然而身上那些價碼越來越高。

.

Q:因此,$700美金的連帽外套算是種身份象徵?
A:差不多是這樣。

.

Q:你怎麼看待VETEMENTS首季概念男裝在Dover Street Market倫敦店販售?
A:比女裝更平庸一些,但至少有一絲獨特性在,只不過全都是抄的。

.

Q:你怎麼籌資創立「Vetememes」的?
A:我從我自己的牌子Fuccboi賺了點錢,讓我能夠時不時買些設計師的單品(像Raf Simons或Helmut Lang早期設計),而每當我買了什麼時,我會去調查一下,確保他有那個意義和價值,但當我乏了就會轉售出去,還不錯玩。

.

Q:什麼樣的設計師讓你覺得在交易平台上有價值?
A:像Raf Simons、Helmut Lang和Comme des Garcons,這些品牌有其歷史意義在。

.

Q:你認為VETEMENTS的流行是否反應了高級時裝或許會變成像快時尚一樣?
A: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是饑餓行銷。你現在不可能隨意走進店裡就買的到VETEMENTS雨衣,媒體報導幫了不少忙,還有炒價提高了它的定位。就像Supreme一樣,少了媒體大篇幅報導,我不認為Supreme能有現在的樣子。

.

Q:你有在扯VETEMENTS後腿嗎?
A:我只是覺得這很有趣,當我想到這點時,我知道會因VETEMENTS的流行而成功,我知道這點,所以我踏出了第一步。但第一次接到媒體採訪時我還沒拿到樣品,我氣炸了,但後來看到Vogue報導,這感覺棒極了。

.

Q:你認為自創品牌有多簡單?因為兩個禮拜之內,你就開了個IG帳號、官網和架設購物網販售「Vetememes」了。
A:超級簡單的啊,更多的是你要去了解這是否會成功。如果這只是一般的潮牌,印東西在T恤上,這不會成功,除非這一切建立在人們追求的事物上。我曾想過不妨來做件「UPS(世界最大的快遞承運商和包裹運送公司)」的T恤,但eBay已經有人做了。雨衣呢?還沒很多人做過…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Vetememes從街拍和ssense的型錄改的形象照

Anyway,對「明眼人」來說,「Vetememes」算是跟VETEMENTS開了場玩笑,他用 “相同的方式致敬”,執行了場諷刺的藝術。法學教授勞斯提亞拉(Kal Raustiala)與史普利曼(Christopher Sprigman)曾提出「仿冒的矛盾(Piracy Paradox)」,意思便是仿冒品有助正品的流行,而這句話完全衝著Coco Chanel的理念,「在剽竊的每一頁,都充滿欣賞與愛。」媒體曾對「抄襲」之事窮追猛打(看看Celine 2013年秋冬的新聞),但如今究竟何謂致敬借鏡?何謂翻玩抄襲?似乎這些已不像從前那麼重要了。

後續彩蛋,根據紐約時報報導,Demna Gvasalia用mail回應表示:「VETEMENTS將不會採取任何法律行動,且希望Tran先生能夠和他們一樣享受做衣服的樂趣。」而Tran先生對此的回覆是,他不知道會引起如此軒然大坡,他只是個傻小子,望能藉此有更多創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