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現在的男人總對Supreme愛不釋手?

《Dazed and Confused》的Emma Hope Allwood(對,就是去年買Yeezy又很失望的那位女編輯)這次採訪到了近期潮流界相當俱有話題性的小說《Supremacist(暫譯:至上主義)》,並藉此道出「Supreme至上」的年輕世代現象。

1180675
via dazeddigital

但避免大眾以為《Supremacist》是本潮流聖經,Amazon是這麼描述的:「是關於旅行的札記和網路世代的愛情故事,只是將十字架換成了Supreme Logo。」1180595
via dazeddigital

而對Supreme一竅不通的Emma Hope Allwood,除了看到Logo聯想到她最喜歡的女藝術家Babara Kruger外,純粹就抱持著記者和疑惑的角度在探討何謂“Supreme至上主義”的世界。

由駐紐約作家David Shapiro撰筆,它用那一張張的拍立得記錄Supreme的收藏(原因是作者這樣才能擁有版權加上他認為Supreme的廣告就讓其維持經典),並以親身經歷帶領觀眾了解Supreme世界,引用自《香港01》報導,「David於《The New Yorker》連載的專欄中寫了有關他在Supreme紐約專門店的不禮貌遭遇後,在網上給人瘋傳,令他寫下更多有關Supreme的文字,現終於結集成書。」

故事描述主人翁(也叫做David Shapiro)發現女友劈腿一個更帥更酷的Supreme店員後,他開始對這潮牌產生了莫名的“佔有慾”。他不僅將繼承而來的一萬五千元美金(折合台幣約48萬)全花費在“看似無用的”Supreme產品上,更與好友Camila踏上Supreme專賣店的朝聖旅程,伴隨他的,除了他對世界的冷漠,還有酗酒藥癮的問題。即便他已有了全店所有的商品,但這個熟悉的空間還是能安撫他的不安全感。

1180610
via dazeddigital

妙的是,愛Supreme成癡的作者真的花了15000美金和踏上過專賣店之旅過,耗費三週,因Supreme和The North Face聯名包包上的地圖開始有此發想。故事中,他在洛杉磯買了Supreme的便利貼(現在在ebay售價新台幣300~800不等)、在日本福岡買了Supreme的鐵錘..等等,並在這本半自傳的小說中鉅細靡遺闡述他對於這些商品的看法和功能性,更認為Supreme不單單只是賣衣服的公司,更是一個「關於資本主義、消費主義和讓人破財有著共同破壞特性的長久型概念藝術計劃。

1180606
via dazeddigital

聽起來David Shapiro把Supreme定位成非常無聊、只是屁孩愛炫耀的戰利品,但實際上不是,對於每個曾對這個紅框白字當作信仰的人來說,它都是你該一探究竟的寶典。

《Supremacist》透露了在這個1994年創立的潮牌,許多人在它身上所貢獻的金錢與時間。它有著浪漫的一面驅使著人們能夠讓這個信仰持續下去,書中用女友劈腿一事進階替Supreme套上了更帥氣的標簽。毋庸置疑的,Supreme是男性世界的產物,猶如車錶一樣,擁有的更多成了弱肉強食的證明,在每週四的人龍當中,品牌反倒成了最最無辜的角色,消費者便是那利用其平價和知名度創造出黃牛商機的邪惡生物。作者試圖站在Supreme的角度思考這一切是否合理,或許Supreme早已對這種消費主義(指相信持續及增加消費活動有助於經濟的意識形態)心生不滿,進而嘲諷許多人事物,從當初Babara Kruger的「我買故我在(I shop therefore I am)」中借鏡便是很好的證明;亦或是Supreme用它的角度告訴世界,什麼才是值得珍重的事物。

1180613
via dazeddigital

David Shapiro在訪問中說道,「我曾和James Jebbia(Supreme老闆)來往過幾次,也用信件跟他聊到過這本小說的存在,但他回信時忽略掉這個部分,可以想像為什麼他們對於本書漠不關心,因為內容講述的是重拾自我(作者也原先想藉寫書來戒掉對Supreme的癮,但最終失敗了)。所以當一個人用書中的方式去檢視這一切,無論這對品牌來說是好是壞,都不會是舒服的,尤其是像Supreme這麼神秘的牌子。」他認為,「我認為品牌對於被他人消費的不舒服就如同我對自己感到不舒服一樣,身為消費者是醜陋的,總帶著與生俱來的厭惡感。」我們不禁納悶,還是想穿著Supreme獻寶的人心態出了問題?是否世人真的說得出來Supreme好在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