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ace Skateboards的起點,滑鐵盧之殿的終結

Palace

Palace

十年前,一群人在南倫敦Southbank玩著滑板,他們在Waterloo找到了一間老房子,自稱滑鐵盧之殿,給相聚而來的板友起了個名稱叫做Palace Wayward Boys Choir(PWBC),這是Palace Skateboards所有一切的開端。

由於地方過於簡陋,免費的房租讓Palace品牌創辦人Lev Tanju和PWBC能夠放心的玩滑板、進行拍片和製作T恤。影片的成果,雖是粗糙劣質但是十分有趣,土法煉鋼的用錄像機和手機鏡頭拍攝一切,這樣的情誼你可以想成不知已經歷過多少歡樂的午後啤酒時光。

PWBC將自家滑板文化的優勢轉化成非常英國的風格,甚至吸引到擅長捕捉英國風情的知名攝影師Alasdair McLellan(曾拍攝過Vogue、i-D、Another..等時尚雜誌封面)前來欣賞,他深受這群人的啟發,猶如史官、見證人般,時有時無的,Alasdair McLellan記錄著PWBC的一切,並看著品牌日漸壯大。

直到去年,地主要將滑鐵盧之殿出售,創辦人Lev和攝影師Alasdair McLellan決定要將在此記錄的一切印製成冊,在Palace之前從未拍攝過滑板文化的Alasdair McLellan,在接受《i-D》雜誌訪問時表示:「我原本覺得滑板文化是很美式的東西,但Palace卻非常的英國,它對於我認知的滑板世界是截然不同的,PWBC的人們穿著也非常英國,一切很休閒,就像在足球交誼聽一樣,連玩滑板時也是一身運動休閒裝,完全不像滑板人的穿著,這是Palace最吸引我的地方。」

對於滑鐵盧之殿將關閉,「感覺非常奇怪,」Lev表示,「因為這間房子正是孕育出Palace的關鍵。它讓我們能夠無憂無慮地在裡頭做任何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拍攝和記錄它是這麼的重要,要是沒有它就沒有現在的Palace。」

Dazed and Confused Magazine》雜誌曾訪問過滑板好手Lucien Clarke,他在11歲時搬到倫敦,14歲時開始接觸滑板,也是在Palace和Southbank開啟了他的生涯,他回憶此地時說道:「這很心靈層面,因為那就像家一樣。」

而Alasdair McLellan的攝影集猶如完美的句點,「它就像家庭相簿一樣,時間點很適合,彷彿一個故事的結束。…它記錄了何謂Palace,大多數的品牌都沒像他們這麼有歷史,其出生與倫敦Southbank息息相關。」Alasdair McLellan如是道。

(Ps. 這本書將在今夏由IDEA出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