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商業|人要懂得恐懼的力量,在害怕失去的負面力量中成長

_mg_9939

他是Carlos,

80後的年輕人,現任貿易公司副總,同時還是一間新創公司的執行長,在這個絕對不算熱烈的消費世道,還得面對對岸的削價競爭,經營的事業卻能異軍突起,絕對不是只靠運氣,像是走在佈滿滑油的高空獨木橋上,隨時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但Carlos說,因為挑戰從沒停過,必須解決困難的專注意志讓他嘗盡同年齡少有的壓力,這份恐懼,正是讓他支撐到現在的關鍵力量。

 

「成功不是你賺了多少錢,而是你能照顧多少人。」
 

「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穿西裝,但是穿著代表了品味,而品味也是讓客戶信賴的優先條件。」

「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穿西裝,但是人們會藉由穿著去猜測你的品味,品味也是讓客戶信賴的優先條件。」


要攘外必須先安內,當被問到員工是否會信服他的決策,Carlos相當誠懇地表示,他把公司每個人都當作家人,因為唯有將心比心才會瞭解人的需求;與老一輩的經營者最大的不同點,他會上網、他會用FaceBook,知道現在年輕人在抱怨什麼,想要什麼,也看過太多一意孤行的獨裁公司內部是如何紛亂,所以他愛護所有一起共事的同仁,把他們當作學習的目標尊敬著。對於一間公司,外界總是充滿想像,都以為就像電影或電視劇,經營者每天都是光鮮亮麗地登場,當然,他絕對有機會可以在家裡當個公子哥,只是這不是他想要的人生。事實上Carlos最多時間是開著小貨卡、穿著公司polo衫奔走於工廠及客戶之間,今天他選擇拒絕家人的庇蔭,就得對自己負責任,「成功不是你賺了多少錢,而是你能照顧多少人;今天開了這間公司,你就得負責所有從業員的家庭生計,這才是永續經營之道。」
 

 

拒絕墨守成規,叛逆是一條成功的途徑

「汽車是男人第二個老婆,婚不能亂結,汽車當然也要選最好的」

「汽車是男人第二個老婆,婚不能亂結,汽車當然也要選最好的」

忙碌的工作,加上嚴格的家庭教育,使得Carlos從小培養出獨立思考的精神,他解釋這跟尋常定義的叛逆不同,「我想要,有什麼不可以,」這種思維一點也不管用也不成熟;現代社會需要的是在扎實的基礎上建立出完整的思考能力,不是亦步亦趨,也不能罔顧旁人。這點也反映在他自己的興趣上面,最大的休閒活動,一則是收藏公仔,一則是研究汽車;這兩個看似背道而馳卻又充滿相似點的嗜好,培養出他對於機械的愛好,或許也因長年浸濡在耳濡目染的環境下,對於汽車的挑選他有著自己獨到的堅持。

流線、時尚的外型,是Carlos對CLA 45的第一印象,而真正吸引他的是暢快地駕駛回饋度

流線、時尚的外型,是Carlos對CLA 45的第一印象,而真正吸引他的是暢快地駕駛回饋度


到目前為止,Carlos前前後後一共擁有過三台車,第一台是父親給的Volkswagen Scirocco,年輕、俐落的車型,開啟他對都會勁旅的喜愛,之後在車友的介紹下選擇了一台二手的Mercedes-Benz C55 AMG,成為他第二台座駕的選擇。這幾年來,Mercedes-Benz主打叛逆精神以及不安定的靈魂,著實吸引他無法把目光離開這個經典品牌,與現在這台CLA 45最大的差異,他認為引擎的提升是最明顯的不同;現在CLA 45的渦輪增壓引擎對比C55的自然進氣,多了一份穩定跟扎實,在加速上的延遲感更低,這些都是科技演進的成果。對於汽車的熱誠,Carlos自認自己比同年齡的朋友要高很多,算是一種堅持吧,甚至也可以說是一種對於現實的逃避,「關上車門,就是我唯一能夠獨處的地方,所以開去哪或可以開多快不是重點,追求的是一個可以能夠包容自己的堡壘,甚至讓自己放聲大哭的空間。」

CLA 45寬敞的車內空間,成為Carlos信賴的堡壘。

公事、家庭蠟燭兩頭燒的時候,Carlos會選擇一個人待在車子裡沈澱,就像堅固的堡壘讓他感到心平氣和。

商場如戰場,任何一個錯誤的決策都可能讓公司陣亡,尤其到資訊平面化的今日,交鋒不再是面對面的刀光劍影,而是按幾個按鈕就能把資金完全抽離的現代戰爭;Carlos表示這一點都不有趣,每天走進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面對紛至沓來的報表簽單,小從以千為單位訂單,大到數千萬的合約都得經過自己核准,休假?別間公司可不會等你悠哉充電回來,掉任何一張單,都可能危及所有人的生計。在這麼龐大的壓力下,Carlos笑說:「樂趣跟優越感一開始就不存在,每天只想著一件事就是該如何生存下去。」「雖然我還沒三十,但是交手的對象大都是企業主;要說市儈也好,但這些人真的會因為你的穿著、座駕來評斷自己是否有興趣繼續聊下去。有好幾次,原本乾澀的對話一直到聊車才真正打開話匣。男人嘛!就是長不大的小孩,迷人工藝機械幾乎是共通的語言。」

Carlos說,他待在車中最多時間,不是在路上奔馳,而是在沒有訊號的地下室停車場,因為這裡他才有藉口脫離繁忙的工作壓力

Carlos說,他待在車中最多時間,不是在路上奔馳,而是在沒有訊號的地下室停車場,因為這裡他才有藉口脫離繁忙的工作壓力

 

回歸現實,台灣需要懂得恐懼才有未來
 

辦公室裡,一台台收藏的模型,點出對於汽車的熱愛。

辦公室裡,一台台收藏的模型,點出對於汽車的熱愛。


從小型公司起家,到現在可以跟國際大型企業抗衡,他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內需力道嚴重不足,難以支撐目前大部份營利事業,人們又太常沈溺在小確幸之中,偶有出現在國際版面上的佳作,就成為台灣之光沾沾自喜,熱情過後轉頭繼續思考假日該去哪裡度假。雖然自己剛到而立之年,但他注意到身邊許多同年齡的朋友正處於一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迷惘之中,他們不懂得去尊敬「恐懼」這兩個字,認為自己沒什麼好失去,就乾脆日復一日得過且過,從沒想要挑戰或是去爭取更好的未來;或許大家都在抱怨22k抹煞了年輕人的動力,但是他們也沒思考過該如何去改變,安逸也認命的去接受這個現實。在公司剛成立的時候,Carlos也承認自己曾經有過優越感,但就在自以為無所畏懼的時候,立刻嚐到滑鐵盧的滋味,這一跤也讓他腦袋清醒許多,從此明白恐懼的力量。


男人其實內心都有追求「美」的衝動
 

父親贈送的腕錶,如今成為他提醒自己要努力向上的信物。

父親贈送的腕錶,如今成為他提醒自己要努力向上的信物。


除了貿易公司之外,Carlos另一個事業則是新興時尚媒體的投資者,在這片媒體不景氣的時代,他說這並不是急於短時間獲利的決定,而是希望能夠提升台灣閱讀者對於時尚深度知識的計畫,「一個環境如果缺少美感,不只是服飾文化無法發展,而是大多數設計產業都會停滯不前;就算只有自己的棉薄之力,也希望提供比現有平台更豐富及詳盡的時尚資訊。」最喜歡的時裝品牌是Dior Homme的服裝,以前從Hedi Slimane開創男裝窄版先驅之後,就被深深吸引,直到現在Kris Van Assche上任,依舊是愛好者。他也說Mercedes-Benz就是一個很好搭配的選擇,無論是正式裝著,或是日常休閒都可以完美襯托自己的風格。


CLA的電子鑰匙,也是日常隨身攜帶的配件之一。

CLA的電子鑰匙,也是日常隨身攜帶的配件之一。

 

下一台車呢?
Carlos說,五年後可能自己也有了家庭,不能再只從自己的需求去思考,在脫離不了Mercedes-Benz的前提之下,「目標是E63 AMG吧!更有力的V8引擎,更大的車內空間,能讓家人坐起來比現在還要舒適,這些都會是我列入考量的標準。」

穩定的操控性,提供更豐富的駕駛樂趣。

穩定的操控性,提供更豐富的駕駛樂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