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來店裡聊滑板殺時間」「線香混著大麻味」,毫無疑問這是Supreme最重要的一段日子

(2017/06/26 更新)
 

2002年,Supreme 改變了這個世界。
 


檢視當時的時空背景,2001 年《Dogtown and Z-Boys》滑板紀錄片上映後,把滑板從次文化轉變成主流運動,Supreme 達人 Ross Wilson 自 1995 年首度踏足 Supreme 後便全心著迷(如下文),接下來的 15 年,他每兩個月就往紐約跑一次,也藉此結識許多潮人,他訪問了好友 Alex Corporan(曾擔任Supreme的店經理,1996 ~ 2005)的訪談,關於 2002 年,Supreme 如何以一雙鞋動盪了整個產業,以下是我們整理 Highsnobiety 訪問的重點:

 

Supreme x Nike SB Dunk Low via Sneaker News

Supreme x Nike SB Dunk Low via Sneaker News


Q:我個人注意到,在與 2002 年首度與 Nike 聯名後,店內的顧客有了極大地改變。關於紐約的球鞋現象、整個 Nike SB 系列在當時爆發。是否球鞋龍頭的湧入為 Supreme 帶來了新的關注潮?

「這改變非常大,整個球鞋文化引入大量的人進到店裡,在幾經嘗試打進滑板產業後,Nike 終於藉 Dunk 讓人們陷入瘋狂!Dunk 球鞋本身就有自己的信眾(或多或少)在跟隨滑板文化,所以這彩色限量版系列(如果用在Nike本身就不適用)造成了狂熱潮。潮流的轉售文化藉此壯大,也為 Supreme 帶來巨大的關注,因為我們擁有全紐約最多Nike SB的存貨。」(據悉,Supreme 紐約和東京店握有 500 雙的存貨。)

 

Q:如今這雙鞋是炙手可熱,為了一求這雙鞋,你們顧客曾願意私下偷給你們多少錢買?

「當時如果有人沒買到這雙可能會在當場挫屎,有人多買到一雙是在現場喜極而泣,對,我在說的都是成年男子,所以你可以想像人們會願意為它付出什麼。」

「也因為 Nike SB Dunk with Danny Supa 這雙鞋的關係,當時我們根本不知道後面會變怎樣,幾個月後,Nike SB Dunk Low "Zoo York”發售,我們開始接到一些我們根本不認識的人電話,然後越來越多人開始出現在店裡。起初我們是請店內員工充當保全,因為必須掌控現場狀況,我們當時店內只有3、4個人,所以開始請朋友來站在門口幫忙。如今我每次經過 Supreme 店門口,我都會感嘆也是幾經風霜才有現在樣貌,現在門口真的是請保全公司派來的專業人士。
 


Q:回顧90年代末期到 2000 年初,通常在架上的T恤很快就會售罄,然後客人就會問你有其他款式在「後面倉庫」嗎,如果你不喜歡他們問話的方式店員就會雙手插胸不屑的說:「沒有。」但如果是你們認識的熟人,即便剛問你的人還在店內,不同顏色的款式選擇就會神奇的重現,這是否是某種自娛的方式?還是你們希望 Supreme 只穿在某些特定人身上?

「我們曉得 Supreme 轉售的價值,所以覺得對 Supreme 的粉絲來說有點不公平,他們可能有事無法到店上來,所以會留住一些存貨,確保這些真誠的粉絲能夠買他們想要的東西,當然這可能會讓轉賣業者不爽,這也是為什麼 Supreme 的要求會這麼大,尤其是各色 Box Logo 更是搶手。」

 

延伸閱讀:
滿街的Supreme跟Palace但是不懂滑板?談被過度流行消費的滑板文化
規則破壞者,是誰設計出Supreme作弊下單機器人?

 

Q:Supreme「別碰衣服」的政策在當時給了品牌相當特立獨行的樣貌,很多之後在下城區開的店也效仿,可你們的人員一直對年輕小孩(還有他們的爸媽)和朋友圈非常友善,但幾乎每個人到你們店裡都曾被冷眼對待過。

「我們都很尊重每個顧客,但有些人把這裡當二手店讓我們很不爽,Supreme 店其實都很整齊然後看起來很棒,可有些人就會故意把它弄亂,就會被我們冷處理,簡而言之就是“他媽的別來惹我們”。」
 

via GQ.com

via GQ.com


Q:當轉售文化爆發時,我記得你形容他們叫“老鼠”,還真的相當適合。

「他們真的不在乎啊,他們一心繫著誰能最快抵達櫃檯然後拿最多貨,每家店都充斥著這種人,也不會去管店內其他顧客或是真實粉絲的感受,只想著趕快賺多點錢。」

 

番外:關於Supreme 與 日本的不解之緣
 

Photography:Eddie Eng for HYPEBEAST

Photography:Eddie Eng for HYPEBEAST


Q:你能回想起Supreme是何時開始藉日本觀光客成為主流嗎?這最初的火花是什麼?

「我認為是在1997年,我開始注意到日本文化對此非常著迷,日本潮流狂熱者非常深掘紐約的風格,在當時,這其實是非常沈重的地下文化。」

 

Q:你有發現對日本來的潮流狂熱者來說,少數的元老變成了低調的名人了嗎?

「當時能受到他們關注是無上的光榮,他們對我們非常的尊敬,可好笑的是,當他們接近時我變得很害羞,但能給人們正面的影響感覺還不錯。」

 

對此,Supreme 老闆 Jebbia 在接受《Bof》報導時認為:「我們從未有意去追求日本客人,重點一直都是給非常挑剔的紐約人,但我覺得這份精緻傳達到了全世界。」Supreme 的元老之一 Aaron Bondaroff 也表示:「日本的年輕人尊重地下文化的趨勢,他們眼光非常的好。」(延伸閱讀:憑什麼加了閃電大家就搶著要?淺談藤原浩日本潮流教父封名之路

 

_________________

 

2009年,Supreme創辦人James Jebbia在接受《Interview》雜誌訪問時曾表示:「Supreme一直都有著90年代的氛圍,毫無疑問我們所做的一切受到當時影響很大,自1994年開店後,我們常回頭尋找靈感,不是說懷舊,這比較像是我們的一部份。」為什麼這段文字重要?除了這是由已故的時尚傳奇Glenn O’Brien訪問之外,在接受《032c》訪問時,James Jebbia再度“強調了這段回憶”。(延伸閱讀:SUPREME到底是如何成為世界上最夯的街頭品牌?
 

via highsnobiety

via highsnobiety


潮流網站《Highsnobiety》的Supreme達人Ross Wilson(該網站很多Supreme的企劃都是他寫的)試圖用文字帶領觀眾回憶當初1994年的Supreme:

比起現在瘋狂的排隊潮、轉賣潮、路障和保全(官方甚至下達禁止在門口設營帳過夜),「當我開始在Surpeme店混時,又是另個不同的故事了。」Ross Wilson寫道,「90年代當時,Supreme只是一間在曼哈頓下城的小小滑板店。」

世人對滑板的焦點都環繞在“陽光”加州,在東岸紐約是完全另一回事,天氣很糟、滑板公園又少、交通糟糕至極,人行道人也多到不行,致使滑板變得有如亡命之徒的地下文化般,一心只想玩滑板的年輕人們(史稱:Skate Rats)白天聚在布魯克林,晚上則轉移陣地到紐約的齊格菲爾德劇院(Marc Jacobs 2016春夏就是在此辦秀),這兩個“據點”差距甚遠,致使兩地中間的Astor Place成為休息站(藏於百老匯主要購物區的後方)。
 


 

在1994年4月Surpeme開幕前,Lafayette街上僅存有一家店(塗鴉藝術家Keith Haring的“快閃店”),身旁大部份的店面依舊空蕩,這區雖被外界忽視,可對滑板人來說卻成了理想之地,Supreme的出現為Lafayette聚集了不少商家,紐約的Soho區也因此成眾所皆知的繁華,此盛況同樣也發生在10年後L.A Supreme店鋪周遭。

「我第一次去紐約旅行是1994年10月,我從來沒聽過Supreme,我也不知道有人會在那地方玩滑板,沒有官網,也沒有部落格介紹,也沒社群。我就在城市間溜著滑板,找找看有沒有滑板店,一切比我想像中還難找,滑板業似乎有點“蕭條”,可惜很多獨立店家都在那時收起來。….當我在吃Pizza(Ray’s Pizza)時,有人告訴我附近有間新開的店,我到門口看到他們櫥窗有數台電視在播加州經典潮牌(H-Street、101、Girl和Stereo)的滑板影片,我知道我來到對的地方了。」
 

Supreme_complex_ft

首先,音樂讓我印象深刻,還沒進到門口你就聽的到,真的是很大聲,操他X的大聲。超級殺手(Slayer)、David Bowie、武當幫(Wu-Tang Clan)、Bad Brains..等等音樂什麼都超大聲,感覺耳膜隨時都會炸裂,我本身在夜店當過20年DJ,但白天聽到這樣的音樂感覺就很像有人在賞你巴掌。
 

store_1a-7deb87036d92368154245ee2f05e6e40

店內相當明亮,白色的牆延伸至天花板高,這和我在倫敦逛的窄小陰暗的滑板店全然相反。店內的環境和擺設相當整潔乾淨,搞得很像精品店一樣;店內燒著Nag Champa的線香但混雜了大麻的味道,感覺是從櫃檯後的小房間傳出來的,也為這地方的增了點獨特的氣味。

大部份的滑板品牌都會走向色彩豐富的花俏設計,所以它簡潔的Logo設計呈現另種時髦的對比。我常在店內混一整個下午,看看影片、與店員分享英國的滑板現象,之後我決定用行動購買幾件T恤以表支持(售價18美元 / 件),我原本想要買Box Logo圓領毛衣,但我的尺寸沒了可其他尺寸還有,這就是當時90年代的情景。」
 

via highsnobiety / Rizzoli

via highsnobiety / Rizzoli


「關於獨立的滑板店最棒的事情就是,他們不只是一個購物的地方,這是一個可以聚會、殺時間的聚集地,成了當地滑板文化的中心。Surpeme凝聚了這股能量,把它充分發揮,其實裡頭並沒有太多客人,只有幾位滑板人在裡面而已,聊些廢話、抽煙、喝酒、玩滑板。在人們透過社群得知好友近況之前,人們是真的要出去與朋友見面的,這家在Lafayette街上的小店如同每個Skate Rat必混的俱樂部般,可能對外界來說會稍嫌恐懼,但這就是滑板人真實的樣子。」如果說要為2017年秋冬Louis Vuitton與Supreme的聯名多加一個原因,毫無疑問,“關於紐約的90年代”,這點就是讓Supreme最喜歡的地方,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這點應該就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
Louis Vuitton x Supreme的聯名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
Jean-Michel Basquiat,他是Louis Vuitton x Supreme的靈感來源,也是80年代紐約傳奇的藝術家

 

趣聞:

1. 為什麼Supreme當初會出球棒??因為紐約店內櫃檯後面真的就擺了一隻球棒,從開店時期就擺著,WHY?「我們是這區域的拓荒者之一,你也知道這地方有點荒涼,所以多少要注意有些神經病昏了頭闖進來。」但這根棒子據說是沒用來打過人,倒是數次拿出來威嚇過。

dyve3mjcqlwjgjou7t8g

2. 為什麼美版Vogue 1995年3月誌會有篇比對Supreme與Chanel的報導?推測是當時Supreme將貼紙貼在Kate Moss的Calvin Klein Underwear廣告上,這件事情在時尚界傳開了,故激起編輯好奇究竟是何牌子做出如此大膽創舉?且根據報導指出,當時已有日本人和英國人在店內“尋寶”,致使Supreme選英國和日本拓店也算有跡可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