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產業不發達還在怪國家嗎?Gosha Rubchinskiy是這樣啟發俄羅斯青年人

在今年一月, Gosha Rubchinskiy將2017秋冬男裝秀搬到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舉辦,「我選擇Kaliningrad是出於對adidas的尊重。在俄羅斯或蘇聯,運動隊總是穿adidas的制服,所以從歷史上看,這個品牌對俄羅斯人民而言很有意義,」Gosha Rubchinskiy接受《BoF》專訪時說道:「Kaliningrad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曾經是德國的領土,這裡仍然有一些驚人的德國建築 — 包括一些最古老的足球場 — 我認為這是一個展示俄羅斯品牌和德國品牌合作的完美場所, 因為這個地方能夠同時體現兩者的精神。」

via i-D

via i-D

「如果俄羅斯會讓人聯想到政治,可對我來說,比起在巴黎辦秀,在這兒讓人們感受何謂俄羅斯會變得更有趣許多。」32歲的Gosha對《i-D》表示。他一向對辦秀地點相當著重小心,除了在巴黎Comme des Garcons總部外,當2016年六月,Gosha去佛羅倫斯男裝展Pitti Uomo辦秀時,他選擇了一間黑暗時代的破舊工廠來當作發表會現場,並解釋其法西斯歷史讓他聯想到了德國和俄國那時的建築。「這裡讓我有家的感覺,有某種能安撫我的特質,但同時它的紀念意義也值得讓人注意,人不能忘記自己的歷史。

Kaliningrad via WWD

Kaliningrad via WWD

反觀2017秋冬的辦秀地點:13世紀時期受到北方十字軍入侵建立句點,成為德國領土;到了二戰末期蘇聯佔領整個東普魯士,大戰結束後,其3/1土地面積劃分給蘇聯(其餘部分歸波蘭),經過數次戰爭的洗禮,使得有了今天Kaliningrad的風貌。城市建築依舊存有舊普魯士的痕跡,有些地區看似完善、有些則看似滄桑不堪,整體不時散發著80年代電影《墮落街》的風格,Gosha的秀讓年輕氣息充斥於此,他除了將文化融合在服飾當中,也將歷史融入其中。

此時的俄羅斯,北約(NATO)為防範普丁的軍事威脅,首批美國駐軍抵達波蘭,以因應俄羅斯3月併吞克里米亞,且在與烏克蘭邊界增加駐軍,升高東歐緊張情勢,國家的動盪不安使人焦躁似乎已成常事,然而,17歲的莫斯科藝術家Valentin Fufaev卻說:「Gosha是唯一一位將俄羅斯的好發揚出去的人。」自2年前透過Instagram認識Gosha後,除了成為男裝秀上模特兒外,Valentin Fufaev在繪畫上的天賦也自去年開啟了自己的服裝品牌DOUBLECHEESEBURGERVF,透過Gosha的提拔,品牌甚至在Dover Street Market上販售。
 

DOUBLECHEESEBURGERVF

「現在還要提到政治蠻痛苦的,我們不應該討論這個,我不看CNN或BBC或是俄羅斯新聞頻道,因為我覺得政治現在是最低階的藝術形式。」Valentin Fufaev堅定的表示,「俄羅斯的年輕人有著滿腔熱血,他們有著和Gosha一樣的背景和熱情,也希望能參與他的設計行列。」

via Vice中國

via Vice中國

「我喜歡能夠將團結人心的事情,像是音樂、足球或是時尚。」Gosha表示,「我認為俄羅斯有很好的理由讓人們親臨見識。對我來說,這是我的責任,因為我是俄羅斯人,我也有影響別人的力量。我能藉此討論我的國家,邀請我在國際媒體工作的朋友來這兒。」在Gosha的世界裡,他的追隨者對俄羅斯是又愛又恨,也只有僅少數幾位年輕人能有幸與Gosha並肩作戰,將Kaliningrad那鬼城般的氣質轉變成一場受足球啟發的時尚秀。
 


 

年輕人彷彿受主蒙召般受到啓發,未滿18歲的藝術家Artem Nanushyan表示:「沒人能像Gosha一樣影響我這麼深。」他負責了這次Gosha 17秋冬秀的音樂。除了與adidas聯名合作和為2018俄羅斯世界盃造勢外,17秋冬秀用了模特兒的自我介紹和人生觀點當做配樂,發表對於現實和夢想的看法(他們的故事也被 INRUSSIA 收納到新紀錄片《Apart》)。
 


 

Gosha將“現實生活”帶到伸展台,背景“音樂”中述著:「我的夢想是一個沒有暴力和壓迫的社會。」22歲的Tyoma說;19歲學攝影的Ivan則念道:「大部份我看到人都已厭倦人生,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俄羅斯人快樂和自由。」

“他們”都出生於90年代,這困苦的20世紀末造就了他們的不平凡。「我的母親和奶奶告訴我說,當時的人沒錢也吃不飽,必須排隊領餐券。」現已為PACCBET團隊一員的Ivan Shemyakin說道,「或許這幫助我們更了解這個世界,用有不同的角度去探討。」對Gosha來說,他比這些年輕人都年長,對這些困苦的印象更是印象深刻,可化悲憤為力量,他以此為靈感,用生活替代品的懷念(看看運動系列那疑似Tommy Hilfiger的Logo)和拮据時代的穿著(他系列中常出現運動套裝的原因是當初沒錢完成一個系列),創造了90年代莫斯科街頭運動風格。

Gosha Rubchinskiy F/W 2016

Gosha Rubchinskiy F/W 2016

via i-D

via i-D

這些“Gosha青年”的回憶透過鏡頭的捕捉,扭曲、變化或是變得更浪漫。Gosha喜歡稱自己做“形象創造者(Image-Maker)”,而非自詡設計師。「我只是想展示我的觀點,我不想去教別人去定義,我只是展現我喜歡的,如果你喜歡我們可以分享。」他嘗試表達自身對家鄉的固戀,認為自身的參考沒有什麼政治意涵,只是反映了他們生活的時代。

由22歲職業滑板人Tolia Titaev創辦的PACCBET也成了Gosha帶動環境的見證者「在此之前,沒有什麼滑板社群會來俄羅斯。現在每個人都會來此朝聖。」Tolia表示,「每個人都試圖複製Gosha的公式,把牛仔褲剪破或是鞋子上漆,可這是俄羅斯獨有的風格。」難以親近似乎成了這裡的特點,Kaliningrad並非擁有像莫斯科的繁華街道,Gosha也用著名景點為來訪賓客攝製了完美的指南。當Gosha接觸這些政治模糊地帶時,當中一位模特兒Ivan Shemyakin說道:「現在,我們處在一個重新思考當初蘇聯是什麼的時代。」他們對於國家的鄉愁顯而易見。

PicMonkey Collage (3)「在90年代末期,我們認為一切都爛透了,共場主義、領導人還有意識形態..等等,但我們也忘了當初好的地方。當時有著美麗的文化和人們,我們應該重新想起這些,用新的角度來重新看待。」或許這些看起來對於這些滑板男孩們來說這詞有點太過沈重,可這就是Gosha擁抱生活的方式所帶來的啟發,Artem「在世界上有很多很笨很老的人,也有些很聰明有趣的人,可能有些人才15歲,是你所意想不到的。」

2 1
環繞在Gosha身旁的這些滑板少年,每個人都有著獨一無二的特質和斯拉夫人的外顯特徵,關於他們為何能與Gosha變成朋友甚至參與走秀呢?當中的標準是什麼?Gosha認為一切就是感覺,「當我覺得他很特別時,我就會選他。不是說誰長得好看,你必須要有點不一樣的特質才能在這場秀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