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玲姐Comme des Garçons這伸展台上展示的都已經是高級定製服?

這是一篇來自《AnOther》總編Susannah Frankel在本季Comme des Garcons位於巴黎凡登廣場的Showroom觀後心得,在術語當中這叫做「re-see」,比起單純撰寫秀後觀感,其實文中更傳達了她對玲姐的觀察與敬佩,以下是看完文章後的心得重點與大家分享:

關於玲姐的沈默寡言:

曾有篇文章訪問過川久保玲好友Azzedine Alaïa,當他聊到玲姐的魅力時表示:她永遠不會把社交當做大事來看,也因嚴謹寡言的形式作風,為她博得了好名聲:「她會用她的作品來表達。」連總部的地點,選在這個頂級精品珠寶環繞的凡登廣場,似乎天生就是要成為影響世界時尚中心的反骨代表,回想當初第一場秀是如此被媒體抨擊,卻影響後世至今。

在Showroom觀望的川久保玲 via AnOther

在Showroom辦公室的川久保玲 via AnOther

這般沈默寡言,在《AnOther》總編Susannah Frankel當時還是英國衛報時尚編輯時(1997年春夏系列階段,就是著名的腫瘤裝),她擔驚受怕的前去問了川久保玲這些衣服代表什麼意思?「久保玲女士在一張紙上畫一個圓,然後就走了,我下次看到她已經是幾個月後的事。」應證了川久保玲曾說過的:「我解釋不出來這創作過程給你聽,但假使我做的到,為什麼我要解釋給你聽?人們真的希望讓別人理解自己嗎?

 

關於Comme des Garçons 2017 F/W系列:

「在過去這四年,川久保玲已表達了對單純把服裝放在伸展台不感興趣。」

在2017秋冬大作上,與1997年的腫瘤裝也有不少聯想,它呈現的是「未來的輪廓(the future of silhouette)」,用的是像銀色塑膠包材、牛皮紙或是填塞料..等,非一般我們會聯想到的布材,從外觀看起來更像是石膏、隔熱加溫管或是超輕薄物質包裹全身般,從脖子延伸到膝蓋,這樣的輪廓不是陌生的樣式,可重點在於「沒有時尚布料,沒有編織。」

PicMonkey Collage
Susannah Frankel這句話引起了我們的興趣:「這如雕塑般的設計,通常是以五位數的價賣給收藏家和美術館。它們之後也會擺在Comme des Garçons的專門店或是Dover Street Market中展示。 」也英鎊來算,起碼一件也是要40萬起跳。

 

莫非這已經是玲姐的高級定製服?

還記得紀錄片《高級定製服的殿堂》曾稍稍帶過一件高定要一萬美金起跳的價格,雖說要得到Haute Couture的稱謂需要法國時尚協會認可才行,但Title只是Tirle,玲姐如今的一舉一動都散發著高級定製服的技藝和諷刺幽默,舉凡2014秋冬系列就像是在諷刺外套披肩的流行怪象。

PicMonkey Collage
或許你會這樣納悶,為什麼時尚界需要這樣的啓發?已故的義大利《Vogue》總編Franca Sozzani曾評論山本耀司1999春夏(技法已達高級定製服的)系列表示過:「我們把這種充滿趣味的品味,也叫做豐富的諷刺性。….雖然人們好像不太會將重點放在“諷刺”這件事上,但“諷刺性”卻是一切將一切變成摩登的關鍵。Yohji如果不俱有諷刺性,直接將衣服認真的組合成系列去發佈的話,他的秀可能馬上會變成舞台道具服,我們無法避開諷刺的力量,諷刺精神正是智慧的體現。

不同於Jean Paul Gaultier、Viktor&Rolf對成衣市場的失望轉向高級定製懷抱,這一些看似雕塑的衣服已不是賣不賣的問題(畢竟玲姐有著龐大的帝國),無論是厭倦了世人持續拿她為靈感來源或是想要革命新的現代時裝,其系列皆呼應了川久保玲和Suzy Menkes說過的一段話:「對我來說,訊息才是最重要的。透過我的系列、其他產品計劃、圖像創作或是和其他攝影師或藝術家聯名,我喜歡(透過創作)去說故事,像是沒有新聞,其他事情也就變得死氣沈沈。事情的最後結果一定是要能敘說著什麼,訊息會讓作品更有深度,所以,比起藝術家,我覺得自己可能像是個記者。」

ps. 川久保玲的幸運數字是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