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三萬買一套TB西裝值得嗎?Thom Browne這樣解釋..

《NY magazine》曾這麼定義Thom Browne的經典縮衣裝:「褲長踝上四吋,不穿襪;袖長,如同縮水的外套;領帶塞進褲子腰間,領帶夾是必需品;西裝和針織衫最下面的釦子不用扣;每樣單品就是要緊才行。」這個經典,啟發了男友Andrew Bolton成了Mete Gala的龐克展,其由來,可以回到Thom Browne當初在洛杉磯L.A時…

 

他的正裝打扮是對休閒服的指控抗議

via Dsquared Greece

via Dsquared Greece


Thom Browne曾到L.A試圖當演員不是新聞,可卻也因為設計師(當時的室友)Johnson Hartig將舊西服改造的實驗稍稍啟發了Thom Browne,他開始有了縮衣服裝的想法並身體力行實踐它,兩人時常拿很多老西裝來家裡改造。他腦中所浮現的角色是50年代後期至60年代的企業人,會用復古打字機打字的商業人士,一個在《Meet the Beatles!》專輯發行之前的時代。

Thom Browne取經的對象(之一)是John F. Kennedy的雙扣Brooks Brothers西裝,並不是說他很欣賞甘迺迪,而是因為他喜歡甘迺迪所呈現的美國經典形象。「當你看著甘迺迪,他所穿的西裝,我總是覺得他的外套更短一點,但事實上它沒這麼短,只是褲子並非所見得這麼合身,在我眼中,這就是不一樣地方。」Thom Browne除了在比例上做變化,也從過往經典擷取靈感來反映後現代思維,順勢解放了男性的腳踝。
 

14nyfwmthombrowne-2-master675


對Thom Browne而言,在L.A穿著縮水的Brooks Brothers是一種對休閒服蠻橫肆虐的抗議,將循規蹈矩的制服變成不墨守成規的表彰。「我想要創造一個能為服裝帶來更多意義的世界,並非只是掛在衣櫥了無生氣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Thom Browne不喜歡L.A的原因,他用正裝做出反抗,“灰色軟呢”是內心所感受,人們嘲笑、疑惑他的盛裝打扮,反而讓他越挫越勇。

在1998年時,當他意識到演員這條路大概已無望時,毅然決然賣了自己的賓士然後搬到紐約,經過朋友介紹到了Giorgio Armani Showroom工作,隨後到了Club Monaco任職設計職(他在此時開始動身設計縮衣裝);2001年他離開Club Monaco,和家人借了十萬元美金並在下城區開設同名品牌Thom Browne。
 

browne3

2001是縮衣裝的起始年,因經費有限只做出了五套西裝,當然他自身就是最標準的代言人(因為他身材比例很好),這條路起初走得並不順,大家認為這個像是童裝的西裝看起來實在過於荒唐,但這並沒有改變Thom Browne想改革世人牛仔褲和鴨舌帽氾濫的決心。

 

如果真要一言以蔽之,那就用灰西裝來形容吧

la-performance-di-thom-browne-12

幾乎每場秀Thom Browne都以它為開場主軸,毫無疑問的這也是他事業上的主心骨,Thom Browne帶著工藝和創意,藉著伸展台不同的面貌襯出西裝的意涵,Thom Browne從許多經典電影取經,時而刺激、時而鬼魅、時而情趣

關於當中代表著何種意涵?Thom Browne不太會去討論,他曾說過設計西裝對他來講並非難事,也因此他並不會將自己視作“時裝設計師”,甚至發誓過不會嘗試任何“非美學”的事物。「這就像當我穿我的褲子走在路上,我必須去期待人們往兩個方向想:覺得好笑或是非常非常棒,我不想做出人們會覺得還好的東西。」

 

花十三萬買一套TB西裝值得嗎?Thom Browne這樣說:

Thom Browne via WWD.com

Thom Browne via WWD.com


不少人都會納悶這點,認為Thom Browne是有那麼一點不切實際,甚至不負責任,畢竟一套西裝要價不斐,面對這樣的指控,Thom Browne這樣回答:「我認為我已經負很大的責任了,而且這是我認為身為“設計師”該做的—去刺激人們,讓他們得以看見不同的事物,我認為很多人都應該做到這點。可能有些人不想穿我的衣服,但他們或許會思考可以嘗試點不同的東西,這是事情能夠進步的唯一方法。」

 

Thom Browne背後的裁縫大師Rocco Ciccarelli

Rocco Ciccarelli via sartoriallyinclined.blogspot.com

Rocco Ciccarelli via sartoriallyinclined.blogspot.com


Thom Browne和Rocco的合作自品牌之初就已開始,Rocco有多重要呢?根據美版《GQ》的年度風雲人物報導,Thom Browne說如果沒有Rocco的巧手,那Thom Browne就不會存在,因為沒人可以像Rocco這樣準確的轉化他的想法,也沒人能夠像Rocco這麼懂衣服的架構、這麼謹慎注意。(但妙的是,在Thom Browne接受《NY magazine》採訪時,他其實拒絕透露出這位義大利裁縫師的名字。)

《紐約時報》在2001年曾有篇文章〈The Tailors Behind the Tailors Behind the Man〉在介紹那些裁縫神人,Rocco Ciccarelli便是當中之一。當其他師傅都納悶Thom Browne幹嘛做這麼短的褲子時,只有Rocoo知道Thom想要什麼。

Rocco Ciccarelli年紀已可從心所欲,其天資自14歲就做出了人生第一套西裝,他的工廠可以說是紐約(甚至是美國)少數有著高超技藝的淨土,甚至Thom Browne的伸展檯系列也是在此製作,像是那件三條腿的褲子,「這是個很完美的例子,因為這也只有Rocco做得出來。」

Thom Browne的每場秀都有邀請他,但他只來過一次。「我不喜歡看我自己的完成品,因為我會自我批判,然後晚上就會很煩躁。」Rocco Ciccarelli表示,「我們都知道世上沒有完美這種東西,你根本看不到這東西存在,在我眼裡只會一直覺得哪裡可以做得更好。」

老實說,這是Thom Browne工作上鮮少討論的部分,其工藝剪裁的好壞活生生的展現在服飾上頭,但以某個角度來說,當Thom Browne的業績上漲訂單量增加時,勢必繼續在這兒製造是不符成本,在這個如今大家都忽略品質、設計故事的時代,或許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握當下,沐浴在Thom Browne和其他設計師帶來的一切。

 

延伸閱讀:

七件你不知道關於Thom Browne與伴侶Andrew Bolton的事

Andrew Bolton,《時尚惡魔的盛宴》和Met Ball的幕後推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