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人物|大師對談,Raf Simons和Miuccia Prada探討當代時尚的衝突與矛盾

miuccia-prada-raf-simons-system-magazine-1

《System》在今年六月邀請了Raf Simons來到米蘭與Miuccia Prada進行一場關於「what it means to be a fashion designer today」的對話,這場直言不諱地對話進行了三個小時(即便Prada女士並不喜歡訪談),涵蓋了關於自我檢視、企業規模、時尚產業的大小問題和擁有自己品牌的優點…等等,我們為大家整理了以下片段:

 

*設計師的難處之一:有口難言

Raf Simons:我認為設計師應該要更能暢所欲言些,我們現在幾乎已經無法說話,我們理當要一直自我審查,畢竟人們在網路上表達關於我們設計的極端言論,但我們卻一句話也不能說,假如我們說了什麼不合時宜的話…」Miuccia Prada:「我們就會被殺。

Raf Simons:「我認為這是很有問題的。」他在後面說道,「今時今日,有很多我根本不知道是誰的人在評論時尚產業,我覺得這些有著極端言論的人有時把自己的姿態擺得比長時間呆在業界的人還高,甚至自以為凌駕于Suzy Menkes或Tim Blanks,我是個喜歡接納年輕意見、聲浪和活動的人,但我真的不知道這些人是誰。

Miuccia Prada:「這是我們的工作,(好奇心驅使)我們必須知道世界上發生什麼事(去看他們的言論),但又不能只看表面,我想這比政客要應付的還要雜,像是90年代或是之後出來的觀眾我們基本上都認識,但現在你必須應對全世界的人,無論是好是壞。」

Raf Simons:「我曾因說了幾件事然後受到很慘的懲罰,而且是公開的,我事後對此非常焦躁,我在想『神啊,為什麼我要因為一些匿名人士寫了極難聽的評論而遭到懲罰?而且為什麼我還不能回應?』我猜,因為你是公眾人物,有時你就只能閉嘴。」

Miuccia Prada:「身為設計師,我覺得我們常被強烈的指控。為什麼就沒人要去指責記者或是部落客?為什麼我們是唯一會被調查的人?我有一次就對記者說:『你聽好,你評論我們,我們也會評論你,只是我們沒說而已。』(笑)」

_____

*設計師的難處之二:是設計師也是品牌公關

Raf Simons:「你越顯眼就要越小心,做自己牌子跟在Dior不同,人們根本不會注意到你,但在當時,所有的壓力就存在於你的行為舉止和所說的一切,我甚至有份清單寫著什麼不能做,好像很自然而然就演變成這樣,但這一切變的過度複雜,因為如此,我漸漸減少閱讀時尚文章,即便我真的很想知道別人說了什麼(比起看他人講評,Raf比較想知道設計師說了什麼話)。」

_____

*設計師的難處之三:負面不能存在於字典裡

Raf Simons:「我可以接受別人對我的負面評論,但我對不能否定自己蠻有意見的。」

Miuccia Prada:「我完全同意你,誰告訴你不能消極的?」

Raf Simons:「沒人這樣說,但你會因此受到懲罰,會被公眾外界批判。」

_____

*設計師的難處之四:太孤立無援

Miuccia Prada:「在自我檢視的話題上,我覺得我們應該創造一個小團體可以暢所欲言,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因為聊天受限,思想也不會進步,如果你不能說些不合時宜的東西,是要怎麼跟人討論下去?這一點都不客觀啊。」她接著說道:「或許是因為在大品牌所以講話必須小心注意,但如果你的品牌很小,即便你講了一些箴言、前衛或是智障的想法根本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但如果你在大品牌或是大集團,變正經成了很自然的事,且一般來說,你被批評的越少,人們會變得越來越保守、越來越膚淺、越來越一般,自我檢視雖有其負面的效果但卻又是非常重要的事。

要說為什麼Raf Simons會來與Miuccia Prada進行對談是要回溯到兩年前的LVMH Prize,因為比賽的關係,Raf Simons和Phoebe Philo受邀去Marc Jacobs家吃晚餐,三人彷彿大開眼界般,「我們從20年前、聊到10年前、聊到關於未來的想法,這不是我所期待會發生的對話,但我們三人都覺得很自在,當然,這不是你可以和尋常人做的事,你得彼此互相尊重才行。」(但他倆皆同意時尚產業有很多心機重的人。)

_____

*設計師的難處之五:品牌過大沒有自由

Miuccia Prada:「我有時會覺得大品牌的想法有一點點問題,Raf下了很大的決定離開Dior,因為他可能覺得在那並不自在。當然,Prada是我自己的公司,是我自己讓它成長成現在這樣,但如今我會想要專注在我關心和喜歡的事物上,我不想去在乎我們市場有沒有足夠成長,真的,誰在乎,我只希望Prada能在我想要的規模,因為我們一直成長成長成長成長然後突然間你就失去控制了,這點很有問題,我覺得我們要停止這個狀況。

Raf Simons:我想現在的問題是,真正的服飾和表演舞台(或任何創意事物)沒有足夠的自由,在品牌結構上也沒有更多的空間。大部分比利時的設計師選擇獨立和維持小規模,但對許多人來說,龐大的結構就像是引來了一隻大章魚,它本身就是過度支配性和定義性的事。」Raf Simons舉例,「像是你必須要讓觀眾開心、舉辦活動、宴會和發表會..等等。」

_____

*未來Prada x Raf Simons有望?

Miuccia Prada:「我認為這是個可以執行的實驗。」

Raf Simons:「對我來說,我會很開心如果Miuccia想要來替Raf Simons做一季性的設計,然後我替Marc Jacobs做設計,然後Marc替Prada,觀眾一定會很開心。」(但他在此認為,產業架構給了品牌很多機會,也阻擋了很多機會,隨後他也認為產業會認為這是一個競爭性的問題,但對時尚專業人士來說,這就是良性競爭。)

Miuccia Prada:「絕對會超開心!」

Raf Simons:或許時尚應該要更像博物館一樣,你可以有博物館的主策展人,但你也可以有客座策展人參與,我想時尚的商業近期已停止了擴展自己的機會,應該是要變得像曾經那般自由才是。

Miuccia Prada:「我認為越來越多關於這樣的想法出現,因為這些合作是被需要的,並不只是僅僅說說而已,而是去拓展時尚的廣度,也可以有更多樂子。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如果你很開心的在做自己擅長的事,那歡樂就會傳達到其他人身上。」(她事後提及,但也要顧慮,這樣決定不是只為了增加話題娛樂而已。)

_____

*關於離開Dior

Raf Simons:「縱使Dior有許多優秀的人、有許多美輪美奐的事物和工藝…等等,但我就是覺得“這裡不適合我,我不是那個對的人。”這非常非常的複雜。」

Miuccia Prada:「你覺得你現在有比一年前更堅強了嗎?」

Raf Simons:「並沒有太大改變,依舊一樣,離開Dior並不是我覺得很嚴重的事。我知道很多人會覺得,我的天啊,你離開Dior了,我並沒有這種感覺。一切很和平,沒有衝突,就是一個我很快速的決定。」

Miuccia Prada:「我覺得Raf做了非常真誠勇敢的決定,但我同意他,我相信這個分手這比外界所哄抬的事還要平靜些。」

Raf Simons:整個時尚產業都在假裝很驚訝的樣子,“你不能離開LVMH”、”你不能離開Dior“,但當提到這部分,我覺得你必須把每個人都放在相同位子上看待,我知道這對他們並不容易,有時我很討厭被時尚產業環繞的感覺。」(記者問:你指歇斯底里嗎?)Raf Simons:「對,當人們離開或加入新職位時,就會有這種狀況。產業品牌都跟著聞雞起舞,我一直在想“就給我一點時間吧”,我這幾天讓自己回到過去一切都很平靜的狀況。」

Miuccia Prada:「現在什麼事都是公開的,什麼事都很大條,然後這都是錯且不必要的。」

Raf Simons:「給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

_____

*小規模小有小規模的好 滿足主顧客才是王道

Raf Simons:「當然,責任感和當老闆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但Raf Simons的品牌架構一直以來都很小,或許這解釋了為何我淺意識會去接大品牌職位的原因,有點像是了解級別差距。現在,20年已過,我開始覺得其實我可以接受自己品牌的“小規模”,當然,可能錢會賺得比較少,但這般小依舊可以對做些特定的人來說是重要的事,而那些人的反應也將會是滿意的。」

Miuccia Prada:「這是段非常適合去思考這些系統和組織結構是如何定義我們的時間。」(此訪談Raf Simons尚未加入Calvin Klein)

Raf Simons:「沒錯,我真心覺得有些事我們必須去重新思考,你知道的,業界有許多人非創意人士卻身居高位,這倒是挺新鮮的。」

_____

*Raf Simons欣賞Prada的原因

要說時尚設計師誰最愛穿Prada,大概就屬Marc Jacobs和Raf Simons,前者還男女裝通吃。原因為何?「這答案很簡單,無論在何種層級,我都可以非常清楚感覺到Miuccia的思維、心態、她的世界觀、藝術觀和政治傾向,單憑她一己之力就可以創建和分享如此大的規模,我覺得這非常的引人入勝。」Raf Simons表示。

我穿Prada的原因並不只是我喜歡時裝,也因為Miuccia的心態與我相息,你知道,有許多牌子都在製作華服美衣,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如何設計、打版、讓衣服看起來更美,但我不想去穿我難以理解的狗屎設計(對,他這邊用到Shit),所以即便有個牌子出了件很美的大衣,如果設計者的理念、意見或是文化不是我能認同的,我就是不想要去穿他,我覺得這和許多人的認知不太一樣。

_____

*失了意義的時尚壽命能多持久? 「最長不超過六個月。」

Raf Simons:我認為許多人就只是買些他們能穿或單純覺得好看的衣服,我認為這是近十年來時尚圈改變非常大的地方。你身上的包、鞋和大衣都可以來自不同的牌子,但在我學習成長時,我喜歡看到時尚圈會出現很有Margiela女人或是Dries Van Noten的女人(意思是穿得很有品牌風格),或是Yohji Yamamoto或是Helmut Lang女人,或是Prada女人或男人,上述都是建立在品牌獨特的態度和文化基礎上。 

karin-dillen
Karin Dillen / 針灸醫生 / 無意間愛上了Maison Martin Margiela
img_0509

Miuccia Prada:「我同意衣服需要態度,當你看到某樣東西你覺得它很美,但現在已沒人在乎這件衣服是否能夠代表你。同樣的,我不想講的太過,但我認為喜歡我們的人是非常高標準或是不落俗,我認為批評是非常少的,畢竟現在大部份的人們傾向於發表膚淺的言論。」

Raf Simons:「另一件Miuccia很厲害的就是她是真正的先驅,而且這是在時尚圈非常稀少的,大多數的人都只是跟隨者,在60、70年代也是相同情況,現在我有時會想時尚不再有紀念意義了。」

Miuccia Prada:「對!完全認同!今時今日,能有所創意作為的人是擁有品牌的人,時尚的壽命甚至無法持續六個月。」她繼續說道,「人們有太多資訊,什麼事都太多。」

Raf Simons:「當你在一個龐大體系的時尚品牌,就不應該評論關於“新晉設計師”的事,因為你會被外界認為是在抱怨,但我認為對每個人來說,什麼是新、什麼不是,什麼是抄襲,什麼是合理和不合理,都已清晰明瞭。」

_____

*當有人說時尚已失去了名望?

Raf Simons:「我認為恰恰相反。」

Miuccia Prada:「我也這麼覺得。我必須說當我剛入行時,在70年代晚期、80年代早期,我覺得那是當時尚設計師最糟糕的時刻。那時正進行女性主義革命,而我是左派份子正為共產黨工作,然而我熱愛時尚。但從事這份工作我真的為自己感到丟臉,因為一切都太膚淺了。然後,大約是十年前,我注意到知識份子、藝術家和建築師..等人開始欣賞時尚,現在他們尊重時尚,除了欣賞我的職位,也期待我和我的基金會能為他們設計出什麼。」

Raf Simons:「我同意Miuccia所說的,我認為現在的時尚極具威望,對我來說時尚唯一的問題就是它變得太流行了。」他說,「我並非研讀時尚出生,但我那年代的小孩如果讀時尚科系的話會是有點丟臉的事,父母會納悶為什麼你不能當個畫家或從事其他藝術工作?但今時今日,我看到許多父母會希望他的小孩從事時尚業,因為這變得非常熱門和主流,且是名聲顯赫有錢賺的,每個人都想進這行。」

_____

*對時尚圈的精英主義的看法

Raf Simons:「時尚產業絕對有階級制度在,而且和精英概念息息相關。像是演唱會的票人人都可以去買,但在時尚圈仍只有設計師和品牌能夠決定誰能(或不能)進來秀場。我不曉得這是錯的還是對的,我真的不知道,但我喜歡用不同的方式去執行辦活動,像是我上一場秀就是沒有座位的,人們只能站著看。」(當然,也會怕人抱怨啦。)

Miuccia Prada:「真的,每個人都想要坐在前排(即便第一排的視線很爛,經勸說後大家還是想要坐在第一排),我會說,聽著!這個世界本就不是民主公平的!設計師每季都被評論,誰是最好,誰是最差,誰是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好,所以不要再假裝這裡擁有民主體系,但像Raf沒座位的的辦秀是方式似乎是個很好的想法。」(Prada女士不喜歡奢侈或精英這樣的詞彙,她覺得怎麼回答都是錯的。)

_____

*時尚系統完蛋的原因:設計師被寵壞

Raf Simons:「我可能會因為說出這段話受到懲罰,但當你是一個大集團的創意總監,我覺得人會被捧的高高在上而驕縱起來,我們上述有聊到一點關於時尚圈的階級制度,是,理應要有制度結構,但不是階級制度,更絕對不會是人與人間的階級制度。曾經在Dior有些人根本不敢跟我講話,這並不正常,我覺得這不太健康,這已經變成國王臣子的狀態。」

miuccia_prada_system_magazine_cover
via system magazin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