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跟風看展?淺談國寶級藝術家草間彌生的南瓜、圓點、愛與和平

「我不能獨活在這世界上,地球是一個世界,但宇宙是無邊無際的,我相信我的生或死以及活著的意義只是宇宙裡一個小小的存在,透過藝術,我想談論一些哲理和奧秘以及生命的尊嚴,我想把我對這些東西的敬畏感,表現在我的作品裡。」— 草間彌生(Yayoi Kusama)

0-nskwqu3pk0g1j_ae

艱辛的童年

「當我獨自一人看到幻覺,我就把它們畫出來,通過這種方式,我持續著我的生命。」

1929年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出生於日本松本,雖出身名門望族,但她卻受到疾病幻覺所苦。畫畫是唯一讓她從幻覺中逃脫的方式,自十歲開始,藝術就是他的精神支柱,但家人一直反對她成為藝術家,父親在童年的缺席,母親則會將她的畫作撕碎,諸多艱辛的環境背景促使草間彌生「反抗」,要的是更寬廣自由的世界。

「我在日本小鎮的古老書店,發現了一本書,介紹Georgia O'Keeffe的作品。我被深深的感動,於是我寫了一封信,我坐了六小時的火車到美國大使館去找她的地址,她很激動 也給我回了信,她在很多方面,給予我非常大的幫助。」

紐約/開啟了她藝術生命的新旅程

在母親的擔保下,1959年草間彌生來到了紐約,這個未被二戰波及的城市,正適逢1960年代女性主義的崛起,她依舊作畫,並用不同的方式表達自身的藝術。單用空白和圓點,展示了單色無限的網路化,如海洋般甚至佈及整個空間,這正是舉世知名的「無限的網(Infinity Net)」(於2014年的佳士得拍賣創下紀錄,成交價達710萬美元,比〈No.2〉的拍賣價更高。)

yayoi-kusama3

除了作畫之外,草間彌生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在現實之中再現自身幻想成裝置藝術的人,像是「窺視秀」用強烈的光線再多面鏡子間反射;她也以日常用品傢俱和非常女性化的材料來創作雕塑,尤其對男性性器官和肢體的運用,依舊用藝術「反抗」男性主導的社會也為此標明自身的性別立場。

yayoi11

在美國政治運動狂熱的年代,反越戰運動越演越烈,草間彌生身為一個「反正統派」的藝術家,其哲學和反越戰人士與嬉皮產生共鳴,「我們需要這個世界充滿愛與和平,我們必須停止戰爭。」她是「反一致者」,反對封建、主流文化和男性權威,以自己的身體做行為藝術,在Woodstock音樂祭,草間彌生在馬、貓、樹木和自己身上畫了原點,她說這是自我消融。在這反叛的時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而且更加開放,但裸露或類似這樣事情,卻讓名氣找上了她。草間在紐約到處表演,有兩次遭到逮捕的經歷,「由於監獄的警察也是我的追隨者,他想要我的簽名和紀念品,後來他們幫我擺脫了困境。」但當她透過媒體滲透到流行文化時,在藝術界的聲譽卻在下降。

the-third-eye-magazine_yayoi-kusama_newspaper-moma-950x739via thethird-eye.co.uk

在孤獨中創作

此時極簡主義風格見露鋒芒,開始成為美國藝術的主要市場,草間偏向心理內容的藝術開始失寵,遭遇經濟拮据的問題,她曾嘗試自殺兩次,看過心理醫生,但付不起賬單,她則用藝術畫作當作醫療費用,撿市場或雜貨店垃圾桶的魚頭和不要的高麗菜葉熬湯。

「我認為,艱辛痛苦的環境,便是絕處逢生;我堅信,任何藝術中的創造性思維,是從孤獨中產生;我想,人類正由於可以孤獨面對藝術,才能堅強地開拓自己的道路。」

1973年,當草間彌生以藝術家身份回到日本,她被強烈抨擊,日本媒體更稱她裸體行為女王。她對曝光的欲望逐漸減少,也淡出了國際藝術圈,因為她沒時間畫畫。「如果我更努力工作,我相信我可以達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由於這種堅信,我可以繼續活下去,而不會去自殺。」

picmonkey-collage
化困難與障礙轉變成部分作品主體,她成了小說家。在1983年,藉著《克里斯多夫男娼窟》讓她獲得日本第10屆野性時代新人文學獎。「我不只寫小說,同時也在作曲、及從事電影短片創作。除了繪畫及雕刻外,我也寫了大量的電影腳本、詩跟小說,這些作品也深受支持者喜愛。」(ps. 在寫作前,草間彌生有創作短片《草間の自己消滅》,並以此獲得許多電影獎項,90s她曾與英國音樂家Peter Gabriel合作為《費城》配樂拍攝宣傳片、也曾主演村上隆自編自導的電影《東京頹廢》。)

關於圓點與南瓜

244
via ravenel.com/

策展人建畠哲曾說,草間彌生曾說自己是一個南瓜,他問原因為何?她說南瓜看起來胖呼呼又淘氣的樣子,看著強壯,其實很可愛;其概念,也因為二次大戰後物資匱乏,南瓜成了日本民眾取代飯時的重要糧食,滋養著眾人的身心,也成了草間彌生的知名創作。

「我覺得地球就是一個圓點,月亮是一個圓點,太陽是一個圓點,我們人都是宇宙中的微型圓點,如果你想像一下我們的一生的可能已經有了萬年的旅程,但我們僅是其中微小的圓點。這就是我們的生命,也是我希望每一個人能感受到的。」

回到紐約

您希望在紐約什麼樣人看到您的作品?「那些真正熱愛前衛派畫作的人,或者那些有引領生活創意的人,我特別希望他們來看我的展覽。如果我的作品能帶給下一代人帶來一些啟示,對我來說是最高興的事了。」草間彌生如是說。

wmr_0922via David Zwirner

2006年10月18日,她被常陸宮正仁天皇正式授與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之繪畫獎,這是日本最具聲望的國際藝術家獎項,該獎項表彰國際藝術領域的成就,草間彌生是第一位被授與該獎項的日本女性。

Q:如果把您的事業比喻在爬一座山,您覺得你現在處於什麼階段?

「往上看是我覺得是無窮盡的,我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想要活到三四百歲。」

Q:您的意思是,您現在連一半想做的事都沒做完嗎?

「即使我再一座山的山頂上,我還是會想要爬到另一座山。我想要這座山再高些,我會成為第一個到達山頂的人。」

2012年,一座十三英尺高的草間彌生雕像立在英國Selfridges百貨門口,作為Louis Vuitton和草間彌生合作的標示,雙方的緣分早在2006年當時LV的創意總監Marc Jacobs初到草間彌生工作室的參訪時就已種下,全球僅七間的快閃店,在倫敦豎起浩瀚巨像之前,紐約的第五大道的旗艦店先迎來草間彌生參與開幕式。

selfriages
via tanyanashphotography

article-2172729-1402166f000005dc-664_634x413
via AP

「那次在LV紐約旗艦店開幕儀式,是很了不起的時刻,觀眾有機會能夠和草間彌生的作品接觸,同時草間彌生本人也在現場,因為當時在紐約的博物館有她的回顧展,然後她從自己從櫥窗看到“自己”,因為在那櫥窗當中有個1:1的蠟像,我想那次她非常感動,那次她發現自己,在那邊被認可,恰好在這城市,因為這裡是她開始藝術創作的城市,同時也是一個他經歷了許多痛苦和挫折的地方,最後她逃離了這裡,所以這次開幕式,就好像是一次回歸,不是復仇,而是回到她出發的地方,宣告她終於/再度被認可了,她達到了一名國際藝術家的地位,她在美國藝術中心曼哈頓被認可了。」藝術顧問艾維麥克洛夫表示。

1213-wm-cloo-02-1542x1192
via W magaine
2013年,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穿上草間彌生設計的Giorgio Armani西裝登上《W Magazine》,她說:「我的想法是透過圓點傳遞“永遠的愛”對所有世界上的人。」2016年,草間彌生成為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中唯一入選的藝術家。

「對我來說,藝術是一種方式,讓我能更了解人性,宇宙和生命,我能理解它們,並能透過藝術,用心去感受它們,通過藝術我已經儘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平常的生活都置於一個更廣闊的世界當中,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我已經成為了我自己,而不受別人影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