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榮登最受歡迎的時尚品牌,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再造歷程

gucci-%e8%a8%ad%e8%a8%88%e5%9c%98%e9%9a%8a%e8%ac%9d%e5%b9%95-1
2015年年初,在Gucci創意總監人選尚未確定之時,有個默默無名的人站了出來,一周之內他大膽地改變了前創意總監Frida Giannini的奢華高級路線,成了一套套彷彿會讓美術館的文藝青年欣喜若狂的服裝:有著領結的粉紅色寬鬆襯衫、毛毛馬銜鍊拖鞋。當時身份還是配件設計師的Alessandro Michele用男女裝給了一場既摩登又復古的新Gucci,在這場秀後兩天(2015/1/21) Gucci宣布Alessandro Michele榮升成為新任創意總監。《紐約客》將Alessandro Michele比喻成畫家羅曼諾(Giulio Romano),將自己的天賦在他人底下奉獻,並默默了解如何經營管理,並坦然自若的在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走後接下位子,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義式復古新浪潮

一個月後,Michele首度女裝系列正式上演,白皙的女模特兒,大部份的人帶起了書生眼鏡,這設計就像Michele的復古系列般,彷彿30年代的初入社會的年輕女孩和50年代的家庭主婦結合,他用高級時裝的Vintage感官給了時尚圈一場令人吃驚的新風格,這一切就像是從上世紀專賣羅馬公主的高級二手店搜集來的一樣。

起初大家對這系列的反應是平淡的,更帶點謹慎看待。《Times》雜誌的評論家Vanessa Friedman寫道:「這既是時尚也不是時尚,猶如懷舊浪漫的遊行般,帶著實穿和簡單搭配的性質。」雖然隔了幾個月後才開始,但時尚圈卻深陷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浪潮中。

在Gucci早春系列於紐約展示後,Vogue Runway總監Nicole Phelps觀察道:「人人都在拍Gucci,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想穿它。」Comme des Garçons總裁Adrian Joffe受訪時說道:「其整體的精神就是全然的革命,一種深深的改革。」許多設計師每季都在打造新風格,但Michele則不疾不徐的每季放送義大利的文青風,「他用服裝敘述一個故事。」Adrian Joffe表示。

他的衣服美,卻不流於性感,儘管服裝都有著年輕活力,但Michele更偏好長袖、高領和過膝長裙。如今累積下來已發表過12場秀,可他並未重視任何一種輪廓使其為設計招牌或是鍾愛某段歷史時期;反之,他的衣服反映了設計研究的廣度,加上幾百年間一直都被運用在象徵個性的「裝飾」上。不同於從電影或攝影取材,Michele從數十年間遊走於跳蚤市場、博物館和歐洲城市擷取靈感。他用服飾表達了後現代主義,或許是受到擔任都市計劃教授伴侶Giovanni Attili的影響,他的男裝充分展現了法國哲學家Gilles Deleuze「assemblage(聚合體)」的概念,細查Michele的設計便會看到許多不同的概念集結於一體。

mgid-uma-image-logotv也因如此,Michele的Gucci和現今的文化主題脣齒相依,像是變性模特兒Hari Nef出現在2016秋冬男裝上,“她”在接受訪問時說:「穿著“知更鳥蛋藍”的寬鬆襯衫搭配黑色的綢緞領結其實沒什麼殺傷力,但當你搭配上Skinny牛仔褲時,這造型就顯得非常高明,而且還帶點龐克風格在。Alessandro把三種珍貴的元素用你無法爭辯的極端風格呈現出來,你可能今天穿著這件外套回家,你的媽媽和奶奶會都想要穿,可這件卻是男裝,或者背後有綠色的大蛇,內裏鋪著鮮豔的紅色,說實在這樣有點怪也有點詭異,但卻美到不行。」

 

對英國的迷戀

在倫敦舉辦的2017早春秀時,Michele說道:「就像是長得清秀像女生的年輕男孩,因為除非到非常老的時候,不然你都會想穿得像個女孩兒。」以身作則的他,留著一頭長髮和大鬍子,造型猶如耶穌基督般,卻有著一張性感、說著講著流利英文的嘴,彷彿是從研習14世紀的義大利文學英譯本學來的一樣。

Michele是肖像畫的信徒,「畫作就像是拍立得一樣,是非常流行展現個性的方式。」當討論年輕人的穿著時,他指出相似的剪裁品味如今在英國頗為盛行,「基於拉斐爾或提香的藝術論點,如果你穿著松綠色的衣服,你一定得在搭個什麼黃色的來讓整體平衡。但如果你在倫敦,你會看到一些年長女性身穿一身紅,她沒在管其他人,如果她喜歡綠玉色,她全身就會是綠玉色。這種事不常在歐洲其他地方看到,我們對此相當著迷。」他也對英國透過影像來詮釋力量和危險區域,「但他們會確保這份權力,比起義大利人來說他們更粗魯強悍些。」

自小時,Michele就對英國的“自我呈現(self-presentation)”深深著迷,他在羅馬郊區Monte Sacro長大,開始閱讀英國雜誌並很欣賞倫敦後龐克和New Romantic的街頭穿搭。在青少年時期,他開始穿著菸管牛仔褲和尖頭鞋,將髮型改造成一頭金色的莫霍克頭(Mohawk)。「我第一次去倫敦時,18、19歲的時候,我就全然愛上這裡,(他在肯頓市集閒晃時)我對這邊的人穿著相當驚豔。」他第一次在Gucci設計部門工作時便是在倫敦,住了四年時間(2002-2006),對於英國人的穿搭和多樣性相當佩服,「女王像是世界上最怪的人之一,她非常俱有啓發性,很明顯的她真的很愛顏色。」

537588592via Getty.image

對英國風格的研究呈現在這場2017早春秀,原本設計師想在聖馬汀Southampton Row的舊校舍舉辦,基於這是許多重要英國設計師曾就讀過的地方,「我想如果Gucci能夠在Alexander McQueen和John Galliano曾就讀過的學校辦秀那就太棒了,這裡仍存留著他們的精神,但當我知道能有機會再西敏寺辦秀時,西敏寺正是我所熱愛關於英國文化的地方。」他說:「我認為這是我人生所見過最美的地方,這裡就像巴黎聖禮拜堂(Sainte-Chapelle)的進階版,因為它的建築,既像動物也像植物。」Mitchele的秀就像是時尚人士將義大利的奢華和工藝結合上英倫元素,即便有人嘲笑這看起來庸俗廉價,但這場秀毋庸置疑是逗人的。

 

Alessandro Michele

小時候,Michele常和他父親上羅馬的教堂,父親自身對歷史藝術非常感興趣,也常帶他去藝廊和博物館,儘管Michele沒有宗教信仰,但也培養出欣賞工藝的習慣。「你可以感受到作品當中有創造者想表達自己的力量。」他最喜歡的地方之一是聖克里蒙教堂(Basilica di San Clemente)。歷史的層疊創造出意想不到的美感,也給了Michele優雅並置的熱情,「信仰從其他文化蛻變而來是很美的,我也很愛萬神廟(Pantheon),在這瘋狂碩大的城市中心,一間給予所有神明的廟宇。如同大地之母一樣,保護著你,啟發著你。或許神是非常信仰學的想法,但有時當你走進去時卻會不自覺的想哭。」

1105697
via Dazedigital

Michele的父親任職於義大利航空當技師,但更對雕塑和寫作充滿熱情,對藝術時尚的熱情除了來自父親的熏陶還有來自為社區奉獻的祖母。「我的父親就像僧侶一樣,他告訴我時間並不存在,他從不用鎖、也不知道我的生日,他會說:『你是在秋天出生的,是個炎熱的秋天,是在70年代初期。』他對我說,如果嘗試去停止思考時間的存在,便會活得長久。我對他說:『我怎麼能做到?我也需要預約啊。』致使父親經常遲到,因為他不在乎,所以我認為死神可能也不會跟他有約。但他十年前就已經過世了,他當時對我說:『你和我都非常幸運,因為我們一起度過了很多美好的季節,多到我都數不清。』

Michele得母親也已離開,但相較父親,母親更顯社會化些。她曾擔任電影製作的助理,其穿衣風格受到好萊塢影響,「她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髮(她是義大利人所以金髮是染的。)」他表示,「我想我就是他們兩個的結合,對時尚和藝術的熱忱來自媽媽和爸爸,我內心一直有個聲音每天會說,自然和美麗就是靈魂、生命的意義,也因為母親我也熱愛好萊塢和電影。」(在2月時,Michele和Gucci品牌大使Jared Leto一同參加了電影頒獎典禮。)

mtm2otewnja3ntmzmzuyntqz
via Fashionista

在今年六月美國時裝協會CFDA典禮時,Vogue總編Anna Wintour穿上了Gucci禮服將「最佳國際設計師獎」頒發給Michele,她說:「他讓我們夢的更自在些。」身穿粉紅色絲質燕尾服的Michele往舞台前去,稍稍鞠躬,拿著獎盃說道:「我非常的緊張,從沒想過能夠因設計工作和創造力而獲得獎。」(ps. 當晚Hari Nef和Gia Coppola也各別穿上了Gucci,而才女Lena Dunham與Michele互相擁抱,還稱讚了他(復古的)古龍水(是知名佛羅倫聖塔瑪莉亞諾維拉香水製藥廠Santa Maria Novella在1928年所創。)

538443422
via Getty.image

當十幾歲的Michele首次對時尚有興趣時,他希望能夠成為戲服設計師。高中畢業後,他進入羅馬服裝學院(Accademia Costume & Moda),他說:「我猜我還是做得像戲服,我嘗試在服裝上加點靈魂,讓服裝更有想法個性些。」大學畢業後,他先是在波隆那的織品公司上班,之後回到羅馬替Fendi效力,他在這兒遇見了當時負責設計包款的Frida Giannini。在2002年,Frida Giannini加入Gucci,Michele就隨她搬到倫敦。

 

Gucci的歷史

自創辦人Guccio Gucci在佛羅倫斯開設第一間店開始,八十年來公司有了極大的改變。在1920年代,Guccio販售行李箱,靈感是來自他在倫敦飯店工作時所觀察到的結果。但因30年代中期,國家面臨League of Nations(聯合國前身)以經濟制裁史達林,致使Gucci面臨皮革短缺問題,品牌進而採取改革,開始設計手袋來減少皮革消耗,並在此時發展出品牌經典的鑽石紋格,運用其他材質(像是:拉菲草和柳條)在包款上。這樣的設計非常受歡迎,在1938年,Gucci在Via Condotti大道開設第一間店;在50年代前,除了在紐約開設了第一間店外,Gucci也變成了皇家和名人象徵,像是伊麗莎白二世、Grace Kelly和Jacqueline Kennedy..等時尚偶像都是品牌愛好者。

01-2472600_0x420
via Vogue.it

但在80年代時,Gucci漸漸走下坡,成了免稅店的替代品。為了挽救品牌,當時的品牌主席Maurizio Gucci請來Bergdorf Goodman的執行長Dawn Mello前來助陣;在1990年,Mello僱用了Tom Ford;在Perry Ellis任職於創意總監時期,Gucci開發了女裝系列;當Mello離開品牌回到Bergdorf Goodman後四年,Tom Ford成了Gucci創意總監。Gucci在Tom Ford手上來到了全盛期,其強調緊身斜裁的禮服,遊走於黑白和欲望之間,展露深V性感曲線。如果在20年前,你也穿著低腰喇叭牛仔褲的話,這就是Tom Ford影響世人的功勞。

Michele和Tom Ford的風格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但Alessandro Michele相當欣賞Tom Ford在過去所運用的剪裁和細節,「我可以感覺我和Tom非常的接近,他並沒有Faye Dunaway或Lauren Hutton這樣的謬斯在身邊,但他卻可以創造一個這些女神還在我們身旁的幻象,他嘗試去設計當時已不在的風華。」

在Tom Ford之下,Gucci營收飆高,又再度晉升為精品大牌之一。在1999年,Gucci被如今的開雲集團(Kering)收購,但營業額自2011年9月後開始下滑。Tom Ford似乎不再這麼受歡迎(《Times》的描述是,愚蠢的設計包括了詛咒般的Logo和過多的皮草),Tom Ford和當時Gucci的總裁Domenico De Sole開始和母公司搞權力鬥爭;2004年後,兩人雙雙離開公司,Tom Ford的職位由三位設計師接手,其中之一就是Frida;兩年後,她被指派為創意總監,而Michele便是她的左右手。「我做了很多很大很美的包包,我不吝嗇承認自己是個很好的商人,因為我很喜歡商品。」但這工作並無讓他發揮的地方,「我當時不是創意層面的人,我更傾向於執行面,工作上點子或多或少都來自他人,我並沒有太多的空間,我大概只運用了10%的創造力。」

當Frida Giannini被開除時,媒體為此提了許多可能的繼任者,像是Riccardo Tisci或Hedi Slimane,也有人期望Tom Ford復位。據說,Gucci的總裁兼執行長Marco Bizzarri找來Michele談話,畢竟他已在Gucc工作相當長的時間。「一切就是這麼意外」,Marco Bizzarri在今年春天接受訪問時表示,「有人叫我打電話給他,他們說:『他人很好。』」然後兩人見面後聊了許久,「我當時並沒有指派他這個職位的想法,但當聽完他說的後,我了解到,他就是Gucci(he is Gucci),他已在這個品牌生活許久,也了解其歷史,他比任何人都還要Gucci。

 

關於美麗與幻想

他的系列聚焦在Gucci過去的認知,一件帶有精緻綠色蕾絲的v領洋裝,腰間環繞著品牌經典的紅綠彩帶。著名的雙G圖案經改良後呈現在皮帶和包款印花,曾以GucciGhost聞名的塗鴉設計師也成了Michele的合作對象。英國版Vogue總編Alexandra Shulman受訪時表示:「當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女裝系列,老實說,有點太Vintage了,過去沒這麼多飾品,我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是Gucci。但他的想法深入核心,在極短的時間內,他扭轉了我們對Gucci的認知,這是非常厲害的。」自繼任以後,Gucci的收益增加,於2015年第四季時,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0%。開雲執行長François-Henri Pinault受訪時說道:「當你在尋找設計師時,你需要一個非常了解還要熱愛這個牌子的人。當你理解到設計師是為此奉獻自己的人生和創意時,這狀況是非常稀少的。」

在早春秀後的幾個禮拜後,迎來的是Gucci的2017春夏男裝周。Michele人與記者走在倫敦街上,望能有點時間去逛在Bond Street旁他最喜歡的古董店。他在裡面買了一支戒指環內刻著“February, 1695”,「是否很美?我喜歡英國人會這樣慶祝死亡。」Michele有著不少喪戒,有些會po在他的ig上(ig名稱:lallo25,對,他的小名叫做Lallo)。他部分的私人收藏已成了Gucci的新氣象,他不後悔失去隱私,「我感覺說,身為一個藝術家,最大的重點是分享,還有讓別人去思考你所在做的事。」

123123當他繼續說話時,他的心得聽起來倒越來越像他的父親,「我在意我所做的事情,因為生命就是一種假象(Illusion),我們活在地球上是真實的,但不知道可以持續多久。關於未來將會如何也是一種假象,所以我想要把這種錯覺投射到我的生命中。」他詢問道,「要怎麼解釋為自己產生幻覺?」記者回應道,最接近的單字會是“迷惑(Delusion)”,並補充這通常有負面聯想。Michele驚訝道:「在義大利,我們會說,美是你創造的某種事物,意思是你創造了生命中的幻覺,去相信某種不存在的東西,就像魔術師或巫師一樣。我過去幾天都在想時尚的目的或許就是在創造幻象,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傑作,如果你用你想要的方式構築人生,就是在創造某種生命中的幻象,這是非常美麗的。

mtm5nzq3mzi5mjc5ntm0mdkw mtm5nzuxnzc5ndayndu4mtiy mtm5nzuxnzc5njcwnjk2otcx

延伸閱讀:

還在走上坡,數據顯示Gucci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品牌

你再抄襲我,我就讓你上T台GUCCI文藝復興背後的塗鴉客

GUCCI Ace球鞋這樣拍,雖然看不懂,但又好吸引人

= = = = = = = =

文章整理自

《NEW YOKER》〈GUCCI’S RENAISSANCE MAN〉

BY Rebecca Mead

= =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