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School,他們定義了何謂紐約的酷

人們常用「街頭」來形容Public School難以定義的美感,這樣的風格順勢帶起了Givenchy男裝發展。混合著不同想法,在黑白色調上占儘優勢,與歌德路線的絕對反差,Public School所形塑的街頭服裝著實影響了時尚產業。「高級時裝設計師像Riccardo Tisci可以說大部份的靈感來自街頭,我們則是從街頭最底層開始,但我們的影響卻大過於高級時裝。」Public School雙人設計師之一的周道一(Dao-Yi Chow)如是說。

《紐約時報》給Public School的定義是:「就像運動風,但不會過於隨性,讓街頭風格更上一層樓,混合著高級和街頭感。」GQ的創意總監Jim Moore則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們完成了一種過往紐約時尚不常見到的風格。Public School像是美國男性設計師受到前衛設計啓發,但不是西裝筆挺的造型。在米蘭或巴黎,你會有Rick Owens和Raf Simons的信徒,他們皆打破了陳規並且展現男士能有不同的穿衣方式。」他補充說道,他注意到Public School的潛力,並認為那些所得的獎項實至名歸,他們就是會贏得比賽並且在這個產業發光發熱。

如果你最近也收看了實境秀《潮拜時尚(The Fashion Fund)》,便會看到兩位當年在角逐CFDA創業金的身影。身兼評審職和J.Crew創意總監的Jenna Lyons表示:「我們所尋找的是在每次面談中所呈現的訊息是否如一和清晰的觀點。你了解他們的牌子,它不太需要解釋。在每次挑戰中,他們所說的都必須和主題有所關聯,人們常會慌亂會舉棋不定,但他們從沒有過。」

Maxwell Osborne的左手上刺了“1954”,代表母親出生的那一年,他說:「下個刺青會是“2013”,因為人生沒比這年更棒的了。」除了贏得了CFDA 30萬美元的創業金,還有尼克隊贏了。


品牌由華裔設計師周道一和Maxwell Osborne兩人於2008年創立。兩人個別出生在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周爸爸在曼哈頓開花店,周媽媽任職於保險公司,然而周道一對於服裝的熱情則是高中收集Polo時開始,猶如球鞋文化的前身般,在網路時代的前期,他在此摸索著次文化的買賣狀況。在紐約大學讀完傳播後,他在服裝品牌做行銷,也擔任雜誌的音樂編輯。

兩人的見面自Maxwell Osborne在Sean John設計部門實習開始(由媽媽一手帶大的Maxwell Osborne在不知未來方向時,在Tommy Hilfiger工作的堂哥建議他來這裡工作,進而因零售業開始對服裝開始產生了熱情),Maxwell Osborne的穿搭風格在部門小有名氣,在2001年,周道一在Sean John擔任行銷職(這邊眾說紛紜,也有人說他是創意總監,也有說他是資深經理),Maxwell Osborne被升上設計師後,兩人隨即變成了朋友。「我們倆混在一起的是因為我們太愛紐約了。雖然我比他大八歲,但看起來我們像是來自同個世代,因為我們所記得、所體驗的紐約都是一樣的。」周道一回憶道。

05zpublic-superjumbo
2005年,周道一在邁阿密海灘開了間服飾店“Arrive”,「這是Public School的發源地,我想為這間店做個私人的牌子,這個概念是混合時裝和潮流,讓人們對男裝的熱情能和女裝一樣。」因此他請來前同事Maxwell Osborne合作,Public School便在2008年誕生,更於2010年參與了CDFA的培育新人計劃Fashion Incubator。

可惜因訂單量佔了一半以上的Barneys停止合作,使得品牌暫時關閉,直到2012才再度重啟。兩位設計師把這年視作分隔線,進階重生版的Public School 2.0誕生。從原先Made in China,成了Made in New York,Public School也因CFDA的培育計劃而有了新的PR團隊,並與當時還任職於《Details》雜誌的Eugene Tong展開合作關係。隨後的事跡便是Public School受到美國時裝零售商Urban Outfitters賞識,邀請他們攜手成立副牌Black Apple,更因CFDA競賽獲勝而備受關注;在2015年首度有了男裝周(2016 S/S)的紐約,請來Nick Wooster擔任模特兒一角;還有最重要的是擔任DKNY的創意總監。

「品牌變得更精緻了,有了以往沒有的簡潔利落。1.0版本非常的詭異而且有很多拉鏈,好像四件夾克結合在一起,我們當時太想把想法都呈現出來,現在有了節制,這是做出美麗事物的關鍵。」當話題來到女裝時,周道一在Public School首度女裝系列發佈前認為:「雖說這令人害怕,但時間是對的,我們了解女性想從我們得到的風格,這不單只是街頭或是高級時裝,而是兩者合而為一,也不是提升或是拉低什麼層級的,就像是一個男的不想要用他的服裝來引人注目一樣,想穿Public School的女性是不落俗套的。」Maxwell Osborne認同補充道:「她會和穿著Public School的男生一樣,風格能夠相互呼應。」

如今,即便DKNY已從LVMH集團易主換成G-III集團,靈感依舊也將會取材自「紐約」,無論是它的過去、現在或是未來,這是Public School、DKNY和兩位設計師最重要也最喜歡的地方。

延伸閱讀:

從 The Business of Fashion專訪,我們可以知道關於Eugene Tong的九件事

Supreme無所不出,但我們真的需要一塊印有Logo的磚頭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