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女人,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你寂寞嗎?」
「寂寞?一點也不。寂寞是至高的奢侈,」她說。
—《MY DEAR BOMB》

今年73歲的川久保玲,出生於日本傳統家庭,是家裡唯一一個女兒;不同於年幼喪父的三本耀司,她的母親則是為了重返教職崗位,毅然選擇放棄婚姻,雖然她強調童年是快樂的,但失去母親的關愛,這件事仍然造成自己對於情感上的認知。 

Paul Smith:「你喜歡你的婚姻生活嗎?」
Rei Kawakubo:「我愛我的生活。」

Juith Thurman在《紐約客》2005年6月號下了這樣的結論,「川久保玲和Coco Chanel,兩位都是以平等為前提,認為每個女人都應該從自己的衣著得到舒適和自信。不同的地方是,香奈兒女士,改變了女人原本的穿著方式,讓女人從華麗不凡走上極簡,而川久保玲則扭轉女人對服飾的看法。」

「一場秀若是被看得太過透徹,會讓我感到非常不爽。」有人說,取名做Comme des Garçons (像個男孩),代表川久保玲的女權思想,事實上,這是她從一首法文歌曲《Tous les garçons et les filles》中獲得的靈感,在接受 The New York Times採訪時表示:「我從來沒有覺得我的設計作品和做一個女人有關。我不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也從來不對各種運動感到興趣。我只是要開一家能夠以創意為主的公司,用我的設計作為一把利劍,當需要開戰的時候,能用我的設計應戰。」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與先生Adrian Joffe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與先生Adrian Joffe

1987年,一位共同朋友推薦Adrian Joffe去應徵 Comme des Garçons商業總監;回憶當時,Adrian說公司在一間很小的屋子,玲就如同傳聞中一身黑,還牽著一條狗,那條狗一直朝著他狂叫,Adrian覺得酷斃了。1992年,川久保玲與Adrian Joffe從工作夥伴升格成為家人;婚禮沒有浪漫的白紗,僅以白衫黑裙做打扮。「穿什麼真的很重要嗎?我常常思考如果那時候換上普通的婚紗,我的人生會不會有所不同。」Adrian Joffe則說:「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工作室裡的人都非常地吃驚,但我知道他們是打從心底祝福我們的。」

雖然自己的婚宴裡沒有出現華麗的婚紗,2005年川久保玲以"破碎的新娘(The Broken Bride)"為名,描繪出她心目中的新娘,秀上模特兒就像地獄來的藝妓,被厚重的白色顏料覆蓋表情,《時尚的力量》一書曾引用 Martin Margiela 的話:「女人的美不在於臉部,而是透過身體與服裝產生新的辯證關係。」彷彿在佐證Comme des Garçons的中心哲學:

「女人應該藉由自己的思想去吸引男人,而不是賣弄自己的身材,為了取悅男人而裝扮得性感,再從男人的慾望中尋求自我的幸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