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穿著 Prada 的惡魔》讓我們誤會了什麼?

Devil-Wears-Prada-True-False-Movies-Films-Fashion-Style-Vogue-Magazine-Women-Industry-Shows-Man-Repeller-gallery-devilwears-2-gallery-image-636x440

這是來自知名時尚 Blog《Man Repeller》的文章(IG 粉絲人數 190 萬),適逢電影《穿著 Prada 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十週年時,旗下編輯 Harling Ross 詢問了業界友人關於《穿著 Prada 的惡魔》所描述的時尚圈,究竟當中說對、說錯了什麼?

 

對或錯辦公室人人都穿的極美,導致女主角 Andy Sachs 第一天上班的時候被嘲笑參加醜裙大賽甚至被老闆瞪?

devil-wears-prada2

莎拉小姐:「錯。但我聽說 Vogue 規定冬天不能穿褲襪,就算外面積雪在時裝周你也必須穿高跟鞋,頭髮也有特定的方式。但就我工作的地方是鼓勵員工有更多自我表達空間,大家會穿球鞋然後混搭,H&M 和 ZARA 搭配 Chanel 也是有可能。」

柴克先生:「錯,大錯特錯,有些人可能真的穿成那樣但大部份的人都走輕鬆路線,頂多時裝周會特意打扮因為想要被拍,他們也想讓其他同行看到自己有打扮。在我的辦公室,很多人會穿牛仔褲,畢竟你還是要工作啊,你不會想讓衣服礙手礙腳。那我個人穿衣的準則是假如有人在路上看到你,最起碼要讓別人知道你在時尚產業工作,但這並不等於每天都要穿超貴衣服或高跟鞋,很多女孩都在 Condé Nast 大樓大廳下換高跟鞋。」

安妮小姐:「錯,很多主管編輯其實每天都穿黑白色,簡單的襯衫、牛仔褲和高領毛衣,因為他們每天都有很多企劃和拍攝內容要去想,把自己的日常服裝弄得簡單基本一點會對工作效率比較有幫助,更有些編輯會因為『制服』而倍受讚美,畢竟你個人沒想法,你也不會有風格。


延伸閱讀:
設計出那麼多美麗的衣服,但為什麼時裝設計師自己卻隨便亂穿?

 

對或錯:大家真的都不吃飯嗎?a064ac8ff5087152ea85ea28dba9674c

莎拉小姐:「誒…. 我會說有對有錯,當我以前還在時尚產業工作的時候人們蠻注意自己的外表和飲食的,如果辦公室出現杯子蛋糕,他們可能一整天就只吃一個杯子蛋糕。對這有要求是因為他們有很多 sample size 的衣服,你會拿到很多免費衣服所以會想辦法穿它,所以大家想要變瘦。我記得在康泰納仕集團(Vogue / GQ 所屬集團)時,我在搭電梯,然後旁邊有人拿著培根蛋貝果還是馬芬什麼的,我內心真的吶喊,想說你的燕麥蔬食餐勒?但人們在時裝周以前是會做一些叫激烈的減肥方式,不是什麼果汁排毒,是幾乎什麼都不吃。」

柴克先生:「我沒經歷過,這就像迷思一樣,公關很常拿著來開玩笑說:『我們不知道要準備什麼因為他們可能都不會吃啊!』…但整體來說,我覺得有蠻多時尚工作人員討厭人們大家都不吃飯這種刻板印象。

安妮小姐:「錯,如果大家不吃絕對也是因為太忙忘記吃。….請問肚子餓是要怎麼工作?」

 

對或錯:老闆或總編進來公司的時候大家會非常緊張?

莎拉小姐:「當然,這就有點像獨裁統治,當那個人的意見是至關重要時,如果你照著遊戲規則走並同意主管老闆所說的話,你上班會比較輕鬆一點,這一切就是讓他們開心,僅這點我不認為是電影誇飾,我記得當總編走進來的時候,大家會立馬閃避專心在電腦前工作,這不是因為你看到她,只是大家就是繃緊神經,畢竟老闆不開心大家今天日子也不會好過。」

柴克先生:「可能是真的,但因人而異。我從沒因為總編來公司我驚慌失措,他們其實人都很好,而且也很關心同事。Anna Wintour 從不是我的直屬上司,但她真的蠻嚇人的。有次我穿著背心和短褲因為下班想直接去健身房,Anna 走進電梯用眼神掃描了我,我想我應該被列入黑名單,但這沒差。」

安妮小姐:「都有,狀況不一。Anna Wintour 有著挑剔沒自信人的超自然本能,所以如果你沒安全感沒自信,這份工作就不適合你。這就是《穿著 Prada 的惡魔》作者的狀況,老實說,如果你對自己(和提案)夠有自信的話,你會和她相處得很愉快。能在《Vogue》活下去的人都有著高自信且厚臉皮。是,她很恐怖,如果你是易怒體質你可能會覺得很累,但如果你不是,你會開始了解到她的動機和特性,她是如何一步一步主導著整個集團,你會開始佩服、尊敬她,Anna 有著高標準,她想要的東西很明確也很一致,我覺得這種個性比那種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沒安全感的老闆好多了,因為他們的舉動真的都難以預測,永遠不把話說清楚,也管理不好團隊,但 Anna 把平面雜誌管理的真的很好。

PS. 克萊爾小姐:「如果你是驚慌失措,其實代表你沒安全感或是你還沒準備好。」


延伸閱讀:
Anna Wintour成《Bof》的封面人物,10件從訪問得知關於時尚女帝的事

 

對或錯:當高階助理就是 24 小時待命?

anne-hathaway-frumpy-outfit-streets

莎拉小姐:「對,我有個好朋友曾是高端出版社的助理,基本上就是 24 小時待命,某一天,因為他的主管帶著狗去旅行,然後週六晚上六點打電話給我朋友說為什麼沒準備狗狗的獸醫文件,但我朋友的反應是:『我根本不知道你要帶狗。』他說:『你應該要問清楚的。』然後我朋友就被開除了…。」

柴克先生:「完全正確。或許電影晚餐被要求颱風天那段誇張了點,但週末要工作是很正常的,更別說當總編助理要處理的事有多多。我曾週末回公司加班,辦公室裡都是各類的助理。…我的經驗是,大家知道都工作有多辛苦,助理也知道他們的職責,這是業界蠻糟糕的地方,從沒支薪實習生,後來還要變成血汗助理。」

延伸閱讀:
以為時尚產業都爽爽賺嗎?其實背後辛勞你知道多少

 

對或錯:雜誌社都有間樣品房?那些品牌送來的 Sample 都可以隨便拿去穿?

a49c585128fe43e37f51d7bcfe4f66af

柴克先生:「電影那個房間真的是完全誇大,如果沒經過同意亂拿你一定會被開除。可能會基於你的職位允許你借出去穿,但女主角直接穿著那個到處走好像自己的衣服一樣,這在現實生活中就是立馬被開除。」

安妮小姐:「這是對也是錯,在 Vogue 這空間是備受敬重的,這是眾品牌公司的資產,你不能隨意挪動,必須要根據主題故事和廣告內容,拿律師做比喻,這就像有人從你公事包裡面翻查借閱東西一樣,這事非同小可,你可能會因此被開除。當然也會有人可以借衣服的狀況,當然就是要經過品牌公關認同,和『衣櫥經理』和市場編輯打好關係也會讓事情變得簡單些,但絕沒電影講得這麼簡單。」

 

對或錯:一個重要編輯的意見(一颦一笑)真能完全改變設計師的系列嗎?

stanley-tucci-8

柴克先生:「我會說部分是真的,《Vogue》紀錄片《時尚惡魔聖經》的 Miuccia Prada 因為編輯意見修改了部分材質,這通常是很小的事,編輯看似能影響很多事,但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改變整個原創設計。」

安妮小姐:「是,但這還要考慮到離發表會剩下多少時間。」

克萊爾小姐:「是,這很常發生在秀前造型師替系列做造型時。」

 

對或錯:這工作福利很好,美妝衣服包包可以免費拿,還可以飛去巴黎看秀?

via GIPHY

大家認為 2008 年經濟走下波之前福利真的都超好,但安妮小姐見解較特別點:

「有對有錯,即便你可能因時裝周能在歐洲徘徊,有用不完的眼霜,但你的薪水沒增加。在 Vogue 或是其他雜誌工作的人老早就已斷了分紅、旅行津貼和相關等值選項的念頭。如果你在時尚產業工作,你會有很多免費的東西,多到可能你必須要清出個衣櫥來裝;你也會常出差飛國外,派對和時裝秀不停歇,但這跟旅行放假是天壤之別,經過連續十場秀、商業晚餐和會議後,凌晨兩點你還必須回覆原本辦公室要處理的信件和電話,更別提這些都是處在時差的狀態(隔天早上依舊趕場),到巴黎時裝周結束前,所有的編輯都已呈現嚴重易怒敏感的狀態,迫不及待想回家見家人。

 

對或錯:女主角愛情和友情都反映在這份嚴苛的工作上,然後最後開始分崩離析;米蘭達的老公要求離婚…等等,現實生活中是否在時尚圈要成功,你的私人生活也會受到影響?

MV5BOTUxMDYwNzE1M15BMl5BanBnXkFtZTcwODIyNzgyMw@@._V1_SY1000_CR0,0,1508,1000_AL_

莎拉小姐:「對。我認為我的所有生活圈就是在這,上班、聚餐、會議、出席活動..等等你就是會遇到他們。我會離開的原因是因為我有小孩了,但奇怪的是,時尚圈明明側重女性為主的,可卻無法為媽媽妥協。有時候你四點要離開因為必須要去接小孩,但大家可不想聽到這些。我猜這也是為什麼編輯或那些時尚網紅會嫁給攝影師,因為大家工作太常黏在一起。投身時尚產業不僅僅只是一份工作,這也是你的社交生活,你必須下定決心遠離你才有辦法接觸到其他的事物,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換工作,我想要生活上的平衡,我記得我剛進公司時,主管對我說:『我的天啊,很高興你來了,我這樣就不用去參加活動和品牌開會了!』我當時心想,『怎麼會有人不想去啊?』但現在我親身明白這道理。」

柴克先生:「錯,這確實是一個嚴苛的工作,可能也會影響到你的社交生活,但我認識的人都會試著找其他時間去維繫其他的生活圈,如果你的生活只有時尚,那你一定會瘋掉。《穿著 Prada 的惡魔》讓人有這誤解是因為女主角的男友是白癡,他基本上就只是不想讓自己女友事業成功,我意思是,她剛從 Met Ball 晚宴回來還為了你捧著一個杯子蛋糕,拜託放她一馬吧。

安妮小姐:「有對有錯。當然我們會鼓勵要去擁有私人生活,但在時尚圈很難把這工作和生活分開。諷刺的是,身為 Vogue 的員工,你沒什麼時間去享受雜誌上所呈現的生活,縱使你的職位是總監。但你仍會期待工作之餘有著那樣的人生,最好有著個人品牌能像雜誌上講的那樣美好。」

克萊爾小姐:「對,我很喜歡做我『真正』的工作,像是採訪編輯、拍攝企劃和概念..等等,但我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回信件和電話上,試圖解決辦公室的問題然後確保商品能如實抵達,下班後則充斥著諸多品牌活動、晚餐邀約和派對,到了週末,我才真正有空在做編輯、思考和搜尋資料…。感覺是需要設定一些界限,縱使你對這行業充滿熱情。幸運的是,大部份我的朋友都在時尚產業上班,我能夠時常看到他們,但和其他朋友家人相處時間就被割捨掉了,感覺是好玩,但工作已變成我的生活。」


延伸閱讀:
2017 Met Gala紅毯為什麼這麼少人穿CdG?探討隱藏在時尚背後的商業

 

對或錯:撇除那些戲劇誇張成分,還是有些重要的觀點吧?

78c9b1a3b70fe9b75745bac1db99d653

柴克先生:「對。我喜歡《穿著 Prada 的惡魔》把時尚產業變得非常極端獨特的產業,但當你真的看到產業背後的人員時,他其實是個非常包容的地方。當然,電影還是有種族多樣性的問題它沒呈現的,但 Nigel 確實好好解釋了時尚產業對很多人來說是個歸屬,他那時尚如同某種藝術般的演講說得非常好,『這可能比藝術還要好因為它就存在於日常生活當中。』這句話也讓我回憶起街拍大師 Bill Cunningham 的名言關於時尚就像是每天生活的盔甲。」

 


資料來源:
Fashion Insiders Confirm Almost Every Stereotype in ‘The Devil Wears Prad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