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G執行長Adrian Joffe:我個人不相信失敗這回事,人要有信念,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Adrian Joffe via PAPER

Adrian Joffe via PAPER

身為CDG執行長Adrian Joffe,其有著Comme des Garçons帝國守門人的稱謂,他於1987年加入CDG行列,在此之前Adrian Joffe幫姊姊經營針織事業,「我沒想過這會是我終生工作,一切就純屬意外。」在大都會博物館川久保玲個人展《Rei Kawakubo / 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前夕,藉由《PAPER》的專訪,帶領我們了解關於他自己、CDG、與紐約的關係:

 

PAPER:在你開始和CDG工作後,有任何堅持的指導原則或是演變讓品牌走到現在嗎?

Adrian Joffe:「我想進化是持續性的,沒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或理念等等。我猜唯一的指導原則就是成為缺席的那個人,可能唯一的宗旨在商業上,就是堅守川久保玲為CDG所創造的價值系統。」

Adrian Joffe與川久保玲

Adrian Joffe與川久保玲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現在,Dover Street Market已在紐約數年(2014年開幕),面對即將到來的Met展覽,有加深你與這城市的關係嗎?你對近期的零售市場和一個時尚的地方有什麼感覺?

Adrian Joffe:「我覺得打自我們在SOHO區的Wooster Street開幕以來,CDG一直以來都是受到紐約的恩惠,在1986年我們也曾辦過男裝秀,我相信有了今年川久保玲的大都會時裝展,我們與紐約的關係只會加深和強化。我很喜歡紐約的開放性和人們的無窮的好奇新。身為一個零售業者,對於下一步即將發生的事我感到有點害怕沒信心,但當危機和混亂結束的時刻,總會有神奇的事發生,我們會保持正能量,為了我們認為是對的價值,與“蒙昧主義(obscurantism)”抗衡。」

Comme des Garcons 紐約店門口

Comme des Garcons 紐約店門口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紐約的DSM事實上離Paper公司還蠻近的,但說實在的他並沒有得到許多時尚和零售業的關注(可能是好事),你曾對周遭的環境給予回應嗎?或你覺得這個地方就是非常完美的句點?

Adrian Joffe:「我們只是碰巧找到了這棟建築物,純粹就是巧殼。我們通常不會去擬定任何計劃,就是做下去,因為當機會出現時,它們會像是有趣的挑戰或是不錯的想法。

註:2012年,川久保玲在當初宣布即將在紐約開設DSM時,曾表示:「我從不參考資料或做地域分析調查,一切單憑直覺,僅依照對這條街的感覺和這地方的氣氛來下決定,這也是讓紐約DMS與眾不同的地方。」為何大家會如此在意玲姐的動機?因為諸如像是1981年的青山店和1983年SoHo店,週遭的建築都隨著COMME des GARCONS的出現受到啟蒙改變,可唯獨DSMNY旁邊相當一般。

Dover Street Market New York via Architect Magazine

Dover Street Market New York via Architect Magazine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你曾說你對秀後即買的模式持有疑慮,但幾乎每季過後就會有更多設計師和品牌加入這個行列。你認為這種投資模式是無法避免的嗎?你會如何在這樣的產業環境下運作?

Adrian Joffe:「我會忽略它繼續做我們的事,我不相信任何模式也不相信它能夠長久,它不據有創意成分,再者,我也不認為人們有在關心這件事,這招就像騙術一樣,縱使它在商業上聰明一時。」

_________________
 

PAPER:你在Instagram上也有一點po文,你是用什麼方法在管理社群?是依照直覺好玩就好?還是有其它方法?

Adrian Joffe:「Instagram就像看心理醫生一樣,我沒什麼時間去見一個真正的人討論我的問題,所以上頭不是私事就是工作,就是非常私人的東西,我喜歡問我自己為什麼要去做這件事,失眠和塞車的時候滑一下很有幫助。」
 

 

 

 

@rickowensonline for @doverstreetmarketginza 5th anniversary

@adrianjoffe 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你認為現在的年輕設計師或品牌可以用完全匿名的方式(像你這樣)去創立維持一個品牌嗎?感覺上是不可能任務?

Adrian Joffe:「這絕對不是件容易事,但有著恆心和毅力也不是不可能。」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在你支持的年輕設計師中,什麼樣的特質會吸引你讓你想要看見他們成長?

Adrian Joffe:「這包含了耐心、遠見和天份,不因鎂光燈而盲目,在圓夢的路上對現實有著一定的了解。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任何事業的創建和維持都必須經過重重關卡,是否你曾經遇過直覺失靈或是無法達到預期的目標的例子呢?

Adrian Joffe:「我不會去真的認為會如我想的那樣成功,可直覺永遠不會是錯的,可能它起初效果不彰,但之後或許就會突然好轉。我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讓DSM做起來。人必須要有信念,相信自己的直覺,別擔心犯錯,還有小心注意時勢的輪迴和平衡,成功有許多面向,我個人不相信失敗這回事,是由誰來判定呢?那個人又有什麼資格能夠批評?成功是相信你自己的直覺,別讓市場調查或去消費者想要什麼來影響你,最好,你能創造需求,給出他們未來會想要的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

PAPER:時尚媒體在近十年來改變許多,你都是怎麼獲取資訊的?

Adrian Joffe:「我還是比較喜歡讀報紙,但也是會讀一些線上新聞網站,取決於我人在哪。沒什麼比的上在沒有WiFi和爛電影的飛機裡,看一份舊報紙或是一本好雜誌更好的了。」

 

@vetements_official installation. DSMNY.

DOVER STREET MARKET NEW YORK(@doverstreetmarketnewyork)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