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Elie,將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cons 化作一首詩

在這個部落客泛明星化的時代,只要你穿得夠怪、夠搶眼,就能有躍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不過還是有人既能表現出設計師真正想要傳達的理念,並對身上每套衣服如數家珍。Michelle Elie,知名珠寶設計師以及模特兒兼《Garage》雜誌主編,可以說是世界上收藏Comme desGarçons最名的型人之一。
 

15355720_10209341506467249_4665041755082938563_n

1998年,Michelle Elie買下生平第一套Comme des Garçons的設計,便是97年春夏相當具代表性的「Body Meets Dress,Dress Meets Body」系列,正如策展人Francesca Granata所形容,這個系列它設法表現出「懷孕的身體、女人身體和殘疾的身體」三種偏離正常範疇體型之間的關係,川久保玲自己也藉由該系列,對於時尚的設計提出了一個疑問:「為甚麼我們需要設計一些新穎的服飾,放棄設計創新的身體形狀?」
 

Comme des Garcons S/S 1997

Comme des Garcons S/S 1997


雖然這個作品評價正反兩極,但卻讓Elie著實著迷,她認為Comme des Garçons引人入勝,並非只憑詭譎的外型,而是它變化作一首詩歌,讓人無法停止欣賞。「像是我有一件白色的Comme Des Garçons衣服,我穿上它幾乎無法移動,看起來就像戲服一樣,然後我朋友必須一整天照顧我(餵我吃飯之類的),但當我踏出飯店時,便是佳評如潮,人們都問我在穿什麼,我的目標便是激起人們對於時尚的疑問、想法和溝通討論。」
 

11401178_1072605216096698_5558943681464664752_n

出生於海地,在紐約長大,1999年,Michelle和她的丈夫Mike Meire搬到德國科隆。沉浸在一個藝術和極簡主義的世界, Michelle作為一個古董首飾和配飾的狂熱收藏家,以及珠寶配飾設計師的旅程始於名為Dynamite的收藏,但日子過去,他對於極簡感到無趣,加上 Tony Duquett著作《More is More》的推波助瀾,Elie決定轉身擁抱極致的繁瑣。

然而,購買Comme des Garçons的設計卻也為她帶來一些困擾,原因是它們太重了,尺寸太大,而且太貴了;有時候一些秀款還不能試穿,結果買來不適合自己。(同時她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為了讓他們上大學,勢必得縮減自己的開銷)
 

15420771_10209341506547251_6154371357248932222_n

幾年前,當她開始受邀參加時裝週時,前衛的穿著風格立刻成為街拍攝影師的寵兒,而她卻對於坐在邊席上觀賞感到渾身不自在,在川久保玲2016秋冬秀上時,她被安排在Carine Roitfeld旁,對此她覺得自己並沒有這資格,而且她更想“站在”攝影師旁邊因為那邊的view更好,「很多編輯拼儘全力地想要坐在這看秀,但我只是想穿她的衣服而已。」
 

via ondsply


Michelle Elie也是一個相當風趣的人,在《Vouge》的採訪中,當她被問到該如何應對從德國到巴黎的時差,她回答:「慢跑跟多喝水,還有絕對不能喝酒,也不可以強迫自己睡著,那只會讓情況更糟。如果這不起作用,在Caféde Flore餐廳享用一頓清淡的深夜晚餐,直到餐廳關門,我最喜歡的菜是名為Sonia Rykiel的Le Club三明治,但沒有麵包。」此外,對於衣服她更是愛護有加,「Comme desGarçons的衣服有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不會把它做任何的收納,因此造成我無法順利搭飛機抵達巴黎,所以後我都選擇自己開車從德國到會場,保證我的服裝能完美地掛在保護袋中,到達目的地就會立刻掛在衣櫃裡,我很喜歡這趟路程,發生很多故事可以告訴我未來的孫子;唯一的缺點是,cdg的服裝體積太龐大,結果我根本看不到後照鏡,所以我得非常小心並緩慢地駕駛,那實在是相當累人呀!」
 

via Another Magazine

via Another Magazine

via Another Magazine

延伸閱讀:

Met Gala明年以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為展覽主題和往年有何不同?

得川久保玲庇佑,他們都是Comme des Garcons家出來的人

身為女人,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