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人物|十件事讓你更了解Jonathan Anderson

1.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只有爛的藝術家才會覺得他們做的是大事,即便好的藝術家創作出好的作品時,他的內心卻是無法滿足,為什麼?因為一旦完成了某項創舉,他的淺意識會嚮往更寬廣的地方邁進。當你越來越好時,你自會理解到何謂真正的價值並且更加壯大,這概念猶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般,當我感到舒適時,我便無法工作,當我感覺產業喜歡上我時,我卻不想要被它喜歡。

 

2. 關於他的招牌Look

20150508163924106__000
via Brand

當他謝幕時,總是以圓領毛衣、內搭白Tee和藍色牛仔褲。媒體稱為這是Jonathan Anderson“非常的不特別”招牌Look。

「我不知道我穿時裝會不會舒服,當你在時尚產業工作,你會時常評斷人的穿著。這意謂著你會時常思考“這人穿這合適嗎?”我只是不想早上醒來時還要檢視自己,為此煩惱。」

 

3. 受訪就是他的心理醫生

jwanderson-11
via henrybourne

「大家有時候會問我我有心理醫生嗎,我會告訴他們我用訪問來替代。記者著實是最棒的宣泄、治療方式,能讓你停止、反思和消化。我唯一的問題就是我總是說太多,今天是這個主題,下週又是完全不同的,我時常自相矛盾。」

 

4. 社群的讚對他來說很可悲

「我對按讚人數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不用被大眾喜歡。我不想要早上醒來需要透過別人的讚來證明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我永遠都不會放臉照在ig上。因為我很討厭醒來然後還要懊惱我都放臉照了竟然只得到一千個讚,這對某些人來說一定是很難過,去思考別人的讚比自己的多。這多麼可怕的事啊,我不喜歡去量化我喜歡或討厭的事。」

「最終,人類都會追尋一件事:被他人所愛,希望被特別的人所喜愛。而當你得到大家關注按讚時,社群平台所做的和鼓吹的就是遺棄這份愛。」他表示,「你會被這個非現實的龐大幻想所迷惑,這就是ig所創造的世界,我非常的討厭。」

 

5. 根據人格測驗,他是「辯論家(ENTP)」特型的人(via  16personalities

ENTP是故意持相反意見的人,善於把觀點和信條剪得支離破碎並撒在空中給所有人看。與更有決心的計劃型(J)ENTJ不同,ENTP這樣做並非想要取得更深層的含義或戰略性的目標,而僅僅因為有趣。沒人比ENTP更喜歡頭腦的交鋒,因為這可以給他們一個運用聰明才智,連結不同想法來證明自己觀點的機會。

ENTP在利用他們的天分的路上需要走得更遠-他們智力的獨立和自由的想像在當他們是管理者,或能被管理者聆聽時極有價值,但達到那個位置所需要的堅持是他們最大的困難。

一旦他們確保了這樣一個地位,ENTP要記住如果想讓想法實現,他們總會需要別人幫助鋪磚添瓦—如果他們耗費更多時間贏得爭論而非建立共識,ENTP會發現所擁有的支持不足讓自己取得成功。如此擅長故意唱反調,這種類型的人會發現最復雜和最值得的智力挑戰是去理解更感性的視角,以及在強調邏輯與發展的同時也懂得關心和妥協。

 

6. 性別如他於浮雲

「因為有些在Liberty百貨的客人喜歡男裝T恤,所以我開始做女裝,我們先是把男裝調成更小的款式。這些男裝早已被女生穿著在路上了,但當我注意到為什麼我們要停止做女裝呢?畢竟可以賣更多衣服。之後在材料的採購上開始減量,因為我們找到減少消耗的方式,這無關男女,即便我曾看過有人為此採取立場。但我覺得性別是非常無聊的東西,我從來不思考這個。」

picmonkey-collage-4
在2013秋冬男裝系列,我們做了一個帶有花邊短褲和靴子的系列,上身用後粗呢製成,是非常陽剛英式的材質。這是我們做過最棒的系列,我才不管其他人說什麼,對我來說,當我回顧這場系列,我成就了某件事,因為我並沒有妥協,一切就是跩到不行,我認為那一刻非常的重要,感覺一切都很正常。

 

7. 應對秀後即買的策略:回歸工藝層面。

1463073814_400126_1463138302_noticia_normalvia epimg

「在時尚,你必須挑戰無趣。隨著現代世界持續超光速邁進,品牌得到注意的時間是越來越短,在任何層面都有此現象,非常的駭人,可以說是最可怕的事這讓我想要保護特定的事物,尤其是工藝的部分。這真的非常重要,因為我這世代和下個世代的人,通常都覺得機器可以做出任何東西,直到我們看到新聞又有大樓倒塌,才回想起人類想法的重要。即便我想要激進、創新,但總是有我獨自無法做到,讓我想虛心請教的事。」

 

8. 關於J.W. Anderson Workshop

jwa-workshops-markflower_031via BoF

「我認為工作坊的點子是因為開間普通的店在現代可以說是毫無意義,現在人需要太多娛樂,所以一家店也必須要能每個月提供人們不同的話題和刺激。我們正活在一個品牌必須去自食自立自壯的時代。品牌越年輕,你就必須更努力去掠奪,因為你正在打造品牌的傳奇故事,你需要構築很多內容,你內容越多,對品牌越有利。」

 

9. 他的創作方式

17look-ontheverge-slide-jqex-tmagarticle
via T Magazine Blog

「在系列中的每件事物都是對細枝末節的迷戀,作為一個人類和創意人士,要變成不按牌理出牌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你的靈感和參考來源下功夫。每一天你必須敞開心胸去接納以前從未喜歡的事,當我覺得無聊或準備好的那一刻,我就會添加其他的元素在上面,就像做蛋糕一樣,但蛋糕有其原本的食譜和公式,如果你把它們拆解,就會有所意涵,這意味著什麼呢?我毫無頭緒也不在乎,但當我看著它時是相當的完美,經過一個禮拜後,它自然會變成某樣東西,這和創作的道理一樣。從現在到完成之前,如果有什麼遺失或沒來個不和摩擦的話我會非常的焦躁。」

 

10. Jonathan Anderson的新消費主義

untitled-article-1437496121-body-image-1437496430-1
via i-D

「看看我這輩的牌子,我們不是在創造發明,只是將已存在的內容改寫成與現代有關而已。人們對我來說,像是一種功能(function)。這樣說應該不會很奇怪吧?我組織篩選人們如同我整理物品一樣,舉例來說,像是上一季Loewe的秀就是關於這點。你策劃了一個環境,你擺了檯燈、一面鏡子、毯子和刮鬍刀,彷彿讓他們一起發揮作用,然後你請人們來產生特定的能量、創造了張力、氣氛,藉此獲得新奇。你必須讓正確和錯誤的東西並存,如同弱者需要強者的刺激打壓才會變得更好。」


「在Loewe 16秋冬秀前,我們做了35張用塑膠盒做的椅子然後裡面裝了9000個可丟棄式剃刀(Bic razors),我想要剃刀那個顏色在人群和物體間創造張力,我當時思考當一個人坐在上面能否代表什麼,當人們看見有人坐在上面時會怎樣?衣服會有任何損傷嗎?那些受邀看秀的人會從這個空間獲得什麼?對我來說,這個系列我對策劃事物的迷戀,將其轉變成某種不俱有傳播意義的算法,但這是相當個人的,關於我和我身旁的人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到後台接受訪問是一件很煩的事,因為你要坐在那然後解釋事情,其實這一切真的不代表什麼,假如你問我為什麼這會不代表什麼,因為裡頭每個事物都有著自己的內容,所以整體展現呈現的當然就不代表什麼,因為每件獨立的事都有它各別的意義。」

延伸閱讀:

渡邊淳彌Junya Watanabe,是職人、發明家也是時裝設計師

大師對談,Raf Simons和Miuccia Prada探討當代時尚的衝突與矛盾

Gucci榮登最受歡迎的時尚品牌,Alessandro Michele的復古再造歷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