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恩仇錄!讓Mcqueen走向古馳集團的Givenchy四年

時尚圈中的恩怨情仇,在如今金錢至上的世界裡大家早已學會認清現實,但回到20年前,當Mcqueen第一次拿下「年度設計師」大獎時,他的人生也在此改變。

13434895_900205266772759_7082099354552992954_n

1995年,在紀梵希先生退休後,短暫承接Givenchy的John Galliano轉移去了Dior,對於崇拜John Galliano的Mcqueen而言,他認為這是一種背叛行為(他無法理解為什麼John要去Dior),但好友跟他解釋,時尚界的趨勢就是越大牌越強,這是John生存下來的唯一途徑。

1996年,Dior迎來了新創意總監John Galliano,為了填補Givenchy的空缺,LVMH集團向年輕的英國鬼才Alexander Mcqueen招手,他先是答應但又拒絕,因為他多年的好友Alice Smith(前時尚公關)深怕Mcqueen無法招架巴黎的勢利。

然而,到了十月,集團總裁Bernard Arnault用一紙100萬英鎊酬勞的兩年約收買了他,就這樣,27歲的Alexnader Mcqueen成為21世紀,繼John Galliano後,第二位入主法國時裝屋的英國設計師。

「我想找英國設計師,是因為在法國我們沒有同等的創意,我們不生產擁有這種能力的設計師…. 富有現代感,有創意和好品味的設計師。」Bernard Arnault表示。

Mcqueen邀請了當時《Dazed & Confuszed》的編輯Katy England擔任品牌創作顧問,此舉無意得罪了好友Isabella Blow,因為是她向Arnault舉薦Mcqeen的(她私底下希望能藉著這次推薦分點好處。)然而,也因為這份薪水,Mcqueen開始有能力支撐自己的品牌生產。

而在簽約時,LVMH集團要Mcqueen簽署另一份合約企圖買下他的品牌,雖然Mcqueen拒絕了,但四年來LVMH從未放棄收購,他在之後賣給Gucci(如今的Kering集團)後承認說:「我不喜歡LVMH經營Givenchy的方式,所以我不會讓他們染指我的公司。」

關於Mcqueen接任Givenchy,退休的紀梵希本人認為讓Galliano和Mcqueen做他的繼任者很可笑:「我覺得這簡直是個災難,我為此飽受煎熬,但我能怎麼辦?」外界普遍認為,應該是要一位與紀梵希精神有共鳴的設計師才是。

Mcqueen的第一場Givenchy高級訂製秀(1997 S/S),只有11個星期準備。他在聖馬汀結識的好友兼品牌藝術總監Simon Ungless先看過預覽後勸他重做。Mcqueen想以Givenchy時裝屋經典Logo為題,以金色和白色交織創作一場希臘神話,而根據《New Yorker》文章指出,那些看秀的女人們都被自己所看到的新奇服裝所驚呆了。「如果他繼續堅持這種風格,他會失去所有的高級訂製客戶。」當時的評論家說道,「災難!」

但Adrian Joffe(Comme des Garcons的總裁)卻覺得這一系列美翻了,甚至預約了Mcqeen去Comme des Garcons秀上客串男模。

也因為Givenchy的影響,Mcqueen從設計師晉升成時尚名人,但這卻是Mcqueen最不想要的,他與Givenchy時裝屋的格格不入,使得外界風波不斷,更糟的是,他沒辦法讓批評他的人閉嘴滾開(Givenchy的公關也努力控制Mcqueen的嘴)。

1997年秋冬女裝,此秀為Mcqueen贏來了掌聲,但也有人批評“缺少靈魂的系列…失之于刻意的商業化”。他選擇以<Sparks – This Town Ain’t Big Enough for Both of US>為開場音樂,Mcqueen笑著說:「這是一個傳達給Galliano清晰到不行的信號了,對嗎?」

 

Mcqueen試圖挑戰世人對美的理解,可這條路在1997年秋冬的高訂秀上,《The Guardian》讚道:「Mcqueen發揮到最好」,但Suzy Menkes卻評:「這個英國設計師到底在幹嘛?他說自己痴迷於高級訂制,但高級訂制的基礎是讓女人看上去美麗,而不是怪異。」Mcqueen的好友Isabella Blow則回應:「Suzy呀,你真的從來都不拍馬屁!」

在1996年來到巴黎之前,Mcqueen曾無憂無慮的說:「當一天結束時,時尚就像是一場玩笑,不必太認真。」如今,這樣的輕鬆心態一去不復返,即便一年後媒體開始對Mcqueen的處境感到同情(因為紀梵希剛開始也飽受輿論批評),但依舊扭轉不了Givenchy深植於人心那經典優雅的奧黛麗赫本形象,要Mcqueen在如日中天之時變成乖乖牌討好紀梵希客戶可以說是不可能。有評論家推測,這樣的戲劇化正是LVMH想要的,藉Galliano和Mcqueen兩劑強心針來對抗Karl Lagerfeld。據說,壓倒Mcqueen最後一根稻草是Mcqueen的司機,開了快五年的車,卻從來沒跟Mcqueen說過一句話,Mcqueen對此相當不能理解,因而結束了與Givenchy 4年的合作關係。

2000年6月,Mcqueen在義大利版Vogue舉辦的派對上看見了當時古馳集團的CEO Domenico de Sole(現已是蘇富比董事會成員),「我走向他,心裡想著一些關於Gucci集團的打算。」在一次《Forbes》的採訪中,Domenico說,那次告別之前,Mcqueen喊來了個攝影師給他們倆拍了張合照,Domenico問你要幹嘛?Mcqueen回答:「我要把這張照片寄給Arnault。」Domenico當時心裡認定,他就是我想要的那種人。將品牌51%股權賣給Gucci集團…。

= = = = = = = =

本文章整理引用自:
《Alexander McQueen:Fashion Visionarty》
by Judith Watt

= =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