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olton,《時尚惡魔的盛宴》和Met Ball的幕後推手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0.28
在時尚的社交場合上,5月的Met Ball(以前叫Met Gala,但其實正確的名稱是“服裝學院募款晚宴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占據了顯要的位置,名人和設計師必須相互合作才能交織出最美的火花,這個看似浮華的派對卻有著美好的內涵:為博物館的時裝學院籌款(為的就是能讓博物館能夠納入更好的時裝)。在近期熱映的話題紀錄片《時尚惡魔的盛宴(The First Monday in May)》就道出,去年《中國:鏡花水月(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就募得了1,250萬美金,感謝Anna Wintour的安排,當然還有最佳男主角Andrew Bolton。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0.31
盛宴當中看似書生的幕後推手Andrew Bolton,他曾在英國V&A博物館服務過10年,隨後來到紐約,自2006年以來就一直擔任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裝學院的策展人,更於2016年2月8日從Harold Koda手上承接院長之位。

1966年出生於英國西北小郡蘭開夏(Lancashire),他慶幸英國所孕育的時尚和音樂文化,在接受《Bof》訪問時表示:「英國文化一直包容著各種次文化,我很幸運成長在這個特別豐富的時代(70年代末和80年代),我經歷了不同街頭風格所相連的音樂現象,像是Punk、New Romance、Grunge 等。這是一個非凡的時代,你從沒見過有人能那樣打扮並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4.18
他畢業於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除了主修人類學,還修了個“非西方”藝術(Non-Western Art)碩士(或許會選擇在這主題上拍攝《時尚惡魔的盛宴》記錄片給了一點來由,因為這正是Andrew Bolton所擅長的)。看似與時尚無關,但兩者的相輔相乘卻帶給他更寬廣的視野,「我沒有特別在意高級時裝,因為我也沒有接觸它們的管道。但是讓我著迷的是差異:人們是如何把自己在可接受的範圍內表現得與眾不同呢?」即便時尚與他一拍即合,但他依舊選擇當個旁觀者,放棄用時裝表達自我,但有男友Thom Browne為他置裝,不知羨煞了多少旁人。在讀博士期間看到V&A博物館徵求館長助理後思索,「或許可以工作一年再回來完成學業」,但這份工作卻讓他一去不復返。

當時在V&A的部門是“遙遠的東方”(Far Eastern Department),全然就是他碩士所學的延伸,他專注在中國服飾和戲服上,九年的時間學習如何策展,到最後一年透過發表研究讓自己晉升時尚部門,他告訴《Vogue》:「當時我們要做的就是寫書和辦秀,還蠻愜意的。」某次到紐約的旅行,他遇見了當時Met服裝學院院長Harold Koda,很快的便被邀請來大蘋果工作。Harold Koda曾向《WWD》透露自己最大的收穫就是把Andrew Bolton挖到了大都會博物館,說到英美的差異,「在V&A博物館,時尚就像是設計的準則,很多是沈浸在人文理論裡;而在大都會則是如何述說時尚是藝術的一種形式,可以說是非常隨性的。」


Andrew Bolton為Met策劃出不少展覽,但最廣為人知的就是2011年的《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66萬參觀人次(成為該館歷史第八高)。根據《Bof》訪談內容,他形容策展工作就像是找出美學和環境間的平衡,為觀眾提供兼具社會學、人文意義且很有美感的展品,「我們的任務是通過創新的技術來記錄時尚的歷史,同時也記錄文化的發展趨勢。但是,在一個藝術博物館工作,我們也有推動時尚藝術性,並鼓勵思考時尚的新途徑的責任。」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1.30
這條路看似光鮮亮麗,但也走的艱辛,一年不到的準備時間,如同寫作般,藉著服裝,逐字逐句構出不同的章節,試圖讓世人理解時裝的奧妙。可即便鏡花水月的展覽帶來了超過81萬的觀賞人次(歷史第五高),卻也遭到內外界反彈,「我認為館內某些策展人甚至外界的一些評論家把時尚看作深深扎根在商業世界的東西,而不是藝術。而時尚的受歡迎也讓一些人感到惱怒,他們不喜歡時尚能帶來大量的人流。但為何受歡迎的源頭在於,時尚正是一種我們每個人都能與之關聯的活生生藝術。」Bolton補充說道,「我一直說,並非所有的時尚都稱得上藝術,但也不是所有藝術都稱得上藝術!當代藝術就是深根於商業中的。在當今時代下,那些對時尚而非藝術的批評,我認為都是異於尋常的。」

Bolton在接受《Financial Times》訪問時也表示:「前院長Harold就常說,時裝學院就像大都會的姐妹一樣,長得漂亮,有很多約會,但不受他人尊重。」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3.16
感謝這條路有Anna Wintour的陪伴,也讓贊助和收集時裝走得更順暢些。除了策展,購置新衣服也是Bolton工作的重要部分,時裝學院擁有全世界最多的服裝,根據《Financial Times》報導指出,館內有35,000件收藏,儘管參展時許多衣服都是從其他博物館和私人收藏裡借來的,但時尚策展人還是喜歡從秀上直接購買(且競爭激烈)。「因為那些樣品最純粹表達了設計師的創意,而這些創意往往在服裝專賣店被稀釋了。」然而,對他來說,組織過往百年的服裝藝術歷史和每季半百場的服裝秀也是工作上的挑戰。

螢幕快照 2016-06-29 下午10.04.51
而身為時尚藝術界的重要推手,Andrew Bolton對於產業現況的看法是:「我真的認為現在的時尚產業就像是紙牌屋(很容易垮)一樣,時裝屋無法保留住他們的首席設計師就是個警訊。時尚產業進展太快,人們容易忽視設計師的角色和創意的想法,這些都是非常實質的擔憂,而且我也認為時尚產業應該被受重視,這是一定的,因為有太多驚人的創作和工藝在裡頭,當中的物質性和藝術性卻常遭到人們忽略。」或許現在他依舊在埋頭努力,為明年的展覽和時裝奮鬥著,感謝Andrew Bolton的奉獻,我們都在期待著。

Pic Via Youtube

One comment on “Andrew Bolton,《時尚惡魔的盛宴》和Met Ball的幕後推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