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攏是夢?前英國版Vogue時尚總監爆料:「雜誌只是在嘗試說服人們買不需要的東西。」

scottking-2

這篇告白是來自《Vestoj》對已擔任過過英國版《Vogue》時尚總監 25 年的 Lucinda Chambers,標題為:〈還會有人給我秀票嗎?(WILL I GET A TICKET? )〉。
 

前英國版《Vogue》時尚總監 Lucinda Chambers

前英國版《Vogue》時尚總監 Lucinda Chambers


為英國版《Vogue》付出的 30 多年青春歲月當中,朋友曾勸過她別一直告訴別人自己被解僱了,應該要讓世人記得你在《Vogue》的輝煌,但她強調:「當每個人知道你被開除時,業界會有許多誤導和反應,反正,我不是自願離職,我是被解僱的。」而且矛頭指向一個人,就是新任總編輯 Edward Enninful(但這句話已經被認為不實並修正刪除)。

這樣的話題很妙,為了能夠穩固權利,贏得資源,現在的時尚很少有人在說真話,200% 的絕對讚美,如電影廣告每一次都將會是影史最佳般,青出於藍更甚於藍的論點層出不窮,可何謂真?何謂假?究竟又有能知?旁觀者看這是一個光鮮亮麗的泡沫,可真想進時尚產業嗎?未必它是你想得這般美好。(延伸閱讀:以為時尚產業都爽爽賺嗎?其實背後辛勞你知道多少 

 

關於 Marni 

Lucinda Chambers 表示與 Marni 的合作是她覺得最真實的工作經驗,在這七年的關係當中,「我們沒做廣告,我們伸展台設計什麼,系列上就賣什麼。我們從不跟隨流行,即便是 20 年前買的裙子,你現在穿依舊不違和。」
 

Marni S/S 2017, Stylist by Lucinda Chambers

Marni S/S 2017, Stylist by Lucinda Chambers


這個 1994 年由 Castiglioni 夫婦所創立的義大利品牌,推估 Lucinda Chambers 2000 年左右曾和當時還是 Marni 設計團隊之一的 Paulo Melim Andersson 共事。她表示,品牌 CEO 曾詢問關於 Paulo Melim Andersson 的看法,「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並讓給他合適的工作夥伴,他就能做得很好。」儘管 CEO 點頭如搗蒜表示極度認同,但三季過後他依舊被開除(2006年他被任職為 Chole 創意總監),當然,Paulo Melim Andersson 並沒有獲得所謂足夠的時間和合適的工作夥伴
 

Marni 品牌創辦人 Consuelo Castiglioni 與 Lucinda Chambers

Marni 品牌創辦人 Consuelo Castiglioni 與 Lucinda Chambers

Marni's Francesco Risso in Met Gala 2017

Marni's Francesco Risso in Met Gala 2017


「可 Castiglionis 夫妻太天真了,他們把 60% 公司的股份賣給 Diesel 集團(Maison Margiela 與 Viktor & Rolf 所屬集團),認為他們會尊重品牌所建立的一切,我從不了解為什麼他們倆要賣給 Renzo Rosso。他與 Marni 所代表的是全然的相反。當 Consuelo Castiglioni 離開後,我曾想過為何不直接從舊團隊中提拔人選讓品牌延續下去,如同 Alessandro Michele 從 Gucci 晉升創意總監一樣,我告訴過 Renzo 這點,他也同意,但最後他似乎改變主意了。Marni 迎來的新創意總監是 Francesco Risso,在 Marni 之前,他在 Prada 是替明星置裝,且一場秀也沒做過,也沒管理過團隊,為何他能來?因為他認識 Anna Wintour,Renzo Rosso 要聽誰的話?當然就是 Anna Wintour。上一場 Marni 的秀可以說是糟透了,劣評如潮,我聽說成本花費是我們當初的 2.5 倍,銷售額卻少掉一半,很多美國的買家根本沒出席,Marni 的不復從前讓我覺得非常難過,但我提醒我自己,至少在死灰中會有新事物誕生。」(延伸閱讀:Diesel 老闆 Renzo Rosso:當初 Martin Margiela 主動來找我…

 

產業不看內涵和工作能力,而是外貌

via GIPHY

「在時尚,人們會依你自己給的分數來打量你,這是既定的事實,你可以走進一間房間然後覺得與眾不同自信滿滿,業界所相信的是你所散發的。如果,你讓人感覺很脆弱,別人也不會把你當作勝利組看待。」
 

PicMonkey Collage (2)

Lucinda Chambers 舉了一個例子,「我記得很久以前,當我請產假的時候,Vogue 請了一個新的時尚編輯,我的編輯在我產後來探望時說:『噢,我僱用了一個新人,她看起來很不錯,她穿著紅色天鵝絨洋裝和威靈頓雨靴來面試。雖然她沒做過任何拍攝專題,但她看起來真的很美而且超有自信,我還是對她的打扮念念不忘。』我只回她說:『那就給她一個機會試試吧。』然而,結論是對方是個非常糟糕的造型師,非常糟糕,但在時尚產業假如你看起來很有自信且光鮮亮麗,沒人會走出來指責批評她做得東西很爛,光靠外表這點就可以讓人走很久,這個行業充滿著焦慮的人們,因為他們每天都要想辦法讓自己變得引人注目,沒人想要默默無名。」(延伸閱讀:產業出現了一個詞彙叫「假時尚(Fake Fashion)」,這是什麼意思

(PS. 這點在台灣「某些」Select Shop 的辦公室工作環境中也成立,喝過洋墨水的與穿著名牌的人,總更能討老闆歡心些。)

 

欲求不滿的商人世界

「創造力是一個很難量化和控制的東西,高街時尚的崛起讓大集團有了期待,商人想要把設計師的創意用商業的方式來展現,每個人都想要賺更多,想要新的設計(製作)越多越快越好。」
 

Raf Simons 接受 Cathy Horyn 訪問時表達關於時尚的問題

Raf Simons 接受 Cathy Horyn 訪問時表達關於時尚的問題


「大公司要設計師做的事情越來越多,我們已看過多少受害者,飽受酗酒藥物問題,還要經歷情緒崩潰,要設計師一年生產 8 季有些甚至 16 季太超過了,他們被世人和數字以公開的方式拉下台,又怎麼期待他們能充滿自信的再度站上舞台?」

 

我們需要時尚雜誌嗎?

「(對編輯來說)時尚秀一切就是關於期待和焦慮,我們都是公司的展示品,就像看電影一樣,我已經 57 歲,每當 9 月到來我就變得很脆弱。我會拿到秀票嗎?我會被安排坐哪?25 年前這些事我從來沒想過,很多人離開 Vogue 後感覺不這麼受到重視,因為你永遠無法大過你所工作的公司。」
 

Lucinda Chambers 表示這件 Michael Kors 的上衣她也知道大家不喜歡,但 Michael Kors 是廣告大宗,這又能如何改變?

Lucinda Chambers 表示這件 6月號封面 Michael Kors 的上衣她也知道大家不喜歡,但 Michael Kors 是廣告大宗,這又能如何改變?


「老實說,我好幾年沒看過 Vogue 了,或許是因為工作太近的關係,但我從不覺得我有著 Vogue 般的生活,報導中的衣服跟大部份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貴成那樣,如今雜誌想要的是最新、最獨家的報導,很可惜它明明曾經有著這麼大的影響力,功能性卻不復存在,時尚雜誌只是在嘗試說服人們買些不需要的東西,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包包、衣服或鞋子,所以我們連哄帶騙、威嚇或是鼓勵人們持續性購物。我知道雜誌的浮誇是有意賦予人們希望,呈現美好的事物,但為何無法兼具實用和可用呢?這才是我會想閱讀的時尚雜誌。」(在 2016 年她曾受訪時說:「Vogue 是有關故事、讓人了解價值和啟發他人的事物。(Vogue is information, evaluation and inspiration.)」)

 

她給老闆們的誠心建議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留住好的人才,要盡你最大的努力讓他們有安全感,但最終,企業對待別人的方式就是控制,他們以為對人施壓,你就等於控制他們了。但就我看來,你只是用錯的方式在控制別人,你把它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螢幕快照 2017-07-09 上午10.51.23


這篇文章在 7 月初刊登,可之後便隨即下架,根據《Dazed & Confused》和《The Fashion Law》的求證,《Vestoj》官方對外表示:「眾所周知,時尚雜誌很少能夠獨立,因為它們的存在取決於雜誌與集團機構和個人的公關關係,無論是秀票,還是是否能夠得到採訪機會或廣告收入。《Vestoj》創刊的初衷就是為了抵抗這些壓力,但我們並無法長期對業界壓力免疫。我們希望 Lucinda 的採訪會再次引發一場討論,引用她的話,這樣的討論可能會讓時尚媒體更加『有能力和作用性』。」後續的上架,文中當初對 Edward Enninful 的「指責」消失了,並在第一句話坦明:「我們收到 Conde Nast 集團和 Edward Enninful 代表律師的關切,並允予修正。」
 


這篇文章讓人聯想到當初前法國版《Vogue》總編輯 Carine Roitfeld(現為《CR fashion book》創辦人與《Harpers Bazaar》全球創意總監,在當初紀錄片中《巴黎時尚女魔頭(Mademoiselle C)》,講述《CR fashion book》地創刊號過程也是受到集團壓迫,部分攝影大師、模特兒、編輯或是設計師縱使有心,卻也因為與 Vogue 的利害關係愛莫能助。
 


還有 Azzedine Alaïa ,毫無疑問他的成就眾所皆知(甚至跟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是好友),可為何暌違 6 年的重回高級定製服伸展台,Vogue 卻不聞不問?原因不外乎就是他與 Anna Wintour 的關係極差,引用 2011年他接受《Virgine Magazine》訪問時表示:「Anna Wintour 把 Vogue 經營的很好,但不是時尚面。可當我看到她的穿著,我從未相信過她的品味,這點我可以大聲說出來,縱使我的牌子在美國的銷售是數一數二的好,但好多年她都沒讓我的作品登上雜誌過,美國女性超愛我,我完全不需要她的支持。

Anna Wintour 也沒再碰照片啊,她就只是在做商業和公關面,每個人都很怕她,但當她看到我,她則是害怕的那一個。即便有人像我一樣也不會大聲說出來,因為他們擔心 Vogue 不幫忙曝光,Anyway,時尚史上誰會記得 Anna Wintour 呢?一個人都不會,(前 Vogue 總編)Diana Vreeland 才是會被記得的,因為她太有型了,她為雜誌所做的一切美翻了。

可看到最後也不要太擔心,因為 Lucinda Chambers 依舊有著自己的打算,「We’ll have to wait and see.」有著自己的價值,才是最重要的。(且值得一提的是英國版《Vogue》前總編輯,Alexandra Shulman 加入《BoF》獨家撰寫專欄,她的第一篇專欄文章將於 2017 年 9 月發布。)


延伸閱讀:
來自真正的時尚編輯的真心話Part.1
來自真正的時尚編輯的真心話Part 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