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et Gala紅毯為什麼這麼少人穿CdG?探討隱藏在時尚背後的商業行為

「我來這裡,做到了一件事,我把人們帶來了博物館。」 ——  前美版《Vogue》總編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

 

為什麼以川久保玲為主題的Met Gala會這麼少人遵守Dress Code?

去年,《紐約時報》資深時尚編輯Vanessa Friedman就寫道:「這麼說好了,明星受品牌之邀參加Met Gala的話,其穿著勢必是無從選擇的。此晚宴間接鼓勵了品牌去贊助最紅的明星來做廣告,這也是為什麼設計師旁邊的“另一半”幾乎都是名人。」

rihanna-met-gala-2017-223012-1493686692965-image.640x0c
而引用自《The Fashion Law》日前的報導上認為:「Met Gala與其他行銷活動無異,僅僅是一個增加品牌曝光和吸引觀眾的平台,而紅毯少得可憐屈指可數的Comme des Garçons便是反映了這點。切記:明星受到品牌贊助邀請,可不是因為想穿Comme des Garçons而已。畢竟誰會在自己的廣告裡面穿別人家的牌子?

舉例來說,女演員Sasha Lane、歌手Nicki Minaj、名模Ashley Graham、饒舌歌手Future、Joe Jonas、超模Jourdan Dunn和維多利亞的秘密天使Stella Maxwell皆身穿活動贊助商H&M禮服現身會場,「如果我們忽視了背後的商業和行銷機會,那真的是太天真了。」即便蕾哈娜Rihanna身穿Comme des Garçons的2016秋冬秀款華麗現身,其佩戴的蕭邦Chopard珠寶(Rihanna Loves Chopard)亦是全場焦點。

 

 

 

 

 

 

 

 

 

 

 

 

vogue.

badgalriri(@badgalriri)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via Vogue Runway

via Vogue Runway

PS.
1.Rick Owens的妻子Michele Lamy受訪時表示,這次會來只有一個原因,只因為川久保玲。

2.關於Bella Hadid的Alexander Wang半透連身套裝,設計師本人向英國《Vogue》表示:「過往幾年我都穿比較傳統的禮服,今年我想打破規則主題,我認為這分衣服闡述了前衛這主題,跳脫一般思考模式,我想這樣設計,有何不可?」

Bella Hadid in Alexander Wang 2017 Met Gala

Bella Hadid in Alexander Wang Met Gala 2017

 

關於主席Anna Wintour

met-gala-2017-take-a-look-inside-the-costume-exhibit-03
延續上面關於所謂的行銷/公關活動,時尚界便有“聲音”認為這場理當“重視藝術和創作理念的募款晚宴”不該淪為Anna Wintour鞏固地位/圖利自己的工具,像是2015年Vanessa Friedman率先發話,以〈It’s Called the Met Gala, but It’s Definitely Anna Wintour’s Party〉為題,試圖告訴世人“時尚女帝”Anna Wintour的“能耐”,「如果晚宴真的替大都會帶來好處的話,肯定對Vogue也是一樣的。」、「今時今日,Gala的賓客名單越來越和Vogue脣齒相依,如同雜誌所報導的人事物甚至廣告代言..等等,整場宴會反映了編輯的世界觀,曾經守舊份子早已被淘汰出局。」

事隔一年,《New York Daily News》記者Gersh Kuntzman也撰文認為:「經過Anna Wintour的巧手一用,把Gala變成了小型、時尚圈內人的盛宴,用俗不可耐的媒體現象,獨掌賓客名單,圖利她自己和她的時尚友人們。」換言之,若與Vogue無裙帶/商業關係或是Anna Wintour所不熟悉/認識的人,你可能連邊都碰不到。

 

1億8600萬美元,是Anna Wintour她至今所募得的數字

自美版《Vogue》總編Anna Wintour 1999年成主席後,她為Costume Institute所募來的數字。

Anna Wintour via The Spectator

Anna Wintour via The Spectator

大家雖反對她的非客觀性,但以職責來說,身為康泰納仕藝術總監、大都會博物館董事長和Met Gala主席,她做得非常好。根據Forbes富比士指出,2017年Met Gala共募得了1200萬美元(各人門票至少3萬美元/包桌27.5萬美元起),大都會博物館時裝學院院長Andrew Bolton在紀錄片《時尚惡魔的盛宴》說道「以歷年募款的成績來說,Anna Wintour達到一個不同的層次。」

並且,大都會博物館在2014年年初,為表揚Anna Wintour對美國時尚的貢獻和感謝她舉辦的「Met Gala」慈善晚宴,特此將「服飾典藏館(Costume Institute)」更名成「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策展部門仍保留原來的名稱)。

 

為什麼這些數字如今這麼重要?

時尚公關Paul Wilmot曾戲稱Met Gala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ATM.」據外媒指出,大都會博物館每年的營運成本高達3億美元,但紐約政府每年僅提撥2500萬美元資助(這也是為什麼時尚學院要自己募款的原因之一)。而靠博物館過往“建議/自由捐獻(成人票價格為25美元)”,這在2016年財報上帶來3900萬美元的收入,但比起消耗來說,這數字也只是鳳毛麟角。

在去年,博物館爆出財政赤字問題,甚至進行裁員,而飽受非議的博物館館長Thomas P. Campbell於2017年3月1日宣布辭職,《紐約時報》披露財政赤字已高達4000萬美元。據悉,在四月時,紐約市長白思豪已批准大都會博物館向“非紐約市居民以外的人”收取門票費用,即便有人認為這是“撿芝麻丟西瓜”的舉動,但博物館依舊試圖以此舉力挽狂瀾。

 

番外:為什麼展期都不長?

comme-des-garcons-in-between-rei-kawakubo-monograph-fashion-costume-institute-spring-exhibition-metropolitan-museum-art-new-york-usa_dezeen_17
根據《Vogue》採訪大都會博物館展品負責主管Sarah Scaturro:「通常我們展示作品的時間會小於6個月,因為在展覽期間會有許多外在影響因素,像是被燈光照射、灰塵、衣服乘載著裝飾品的重力等,讓作品只能維持這麼短的展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