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芝柏表1966系列,向六十年代致敬

台灣模特兒洪翊展,在香港主導拍攝的影片中,擔綱主角。

台灣模特兒洪翊展,在香港主導拍攝的影片中,擔綱主角。

「價值是 –
留住美好的,並尋覓動人的。
要守護對年月的堅持,才稱得上百年雋美。
堅持一直追求的價值,從未停步,亦絕不妥協。」

 

男人與手錶

 

男性的時裝其實很無趣,就算你買再多當下流行的設計師品牌、球鞋,對於大眾來說那也只是「潮流」罷了。想從男孩轉變成男人,套句已經被講到爛的台詞Manners maketh man「禮儀成就一個男人,西裝永遠是你最好的盔甲,而能搭襯西裝的手錶就是紳士最好的武器。

 

很多人搞混,手錶只要是貴就是好,但是一隻真正的Dress Watch,應該是低調卻又經典,不會張牙舞爪的搶走整體,卻又能襯托出人的氣質與質感。錶盤是你在任何手錶上注意到的首件要事,一支好的正裝錶,外觀應該要簡約與乾淨;為了保護珍貴的西裝,錶殼必須圓潤沒有銳利的直角,錶徑不能過大;常被人忽略的錶帶其實也小有學問,銀色金屬通常與黑色錶帶搭配,玫瑰金與深棕色搭配,昂貴的黃金可以搭配棕色或黑色錶帶,綜合以上的條件,這次介紹的Girard-Perregaux 1966系列精鋼版,是你最佳的選擇。

 

 

 

Girard-Perregaux 1966

Girard-Perregaux 1966

 

2015年,擁有奢侈腕錶領域豐富經驗的Antonio Calce接下Girard-Perregaux的首席執行官,他發現這個品牌是一個沉睡的巨人,Antonio Calce認為它需要一個更加清晰的品牌形象。

 

「或許在製錶界我們頗具盛名,但是對於現代的消費者來說,我們似乎只是個傳說。」

Antonio Calce, CEO of Girard-Perregaux

Antonio Calce, CEO of Girard-Perregaux

 

面對這個挑戰,Calce決定透過產品重新制定策略,簡化品牌結構,並且重視過往所忽視的定價區間,「你可以倚靠高端產品建立好的名聲,但無法單靠高單價商品撐起整個品牌,這個時候你需一款入門級的產品來吸引新客戶。」這個完美商品就是Girard-Perregaux 1966系列精鋼版。

Girard-Perregaux 1966

Girard-Perregaux 1966

 

這款優雅的1966腕錶已經是品牌的旗艦款,宛如融合精准與專業的高級定制時裝,幾何線條,猶如燕尾服般經過精雕細琢,40毫米表盤內,所有細節都是一絲不苟;到目前為止,1966系列只有貴金屬材質,目的是與百達翡麗和江詩丹頓直接競爭,但是GP剛剛改變了遊戲規則,在優雅的禮服手錶領域中他們開創了一個最棒的入門方式,以更為年輕具有現代都會感的精鋼材質重新詮釋經典錶款,這感覺就像是專做千萬名車的賓利(Bentley),宣布推出百萬休旅車一樣令人欣喜。

 


為什麼是1966?

GP 1966

GP 1966

談到GP芝柏表就不能不提到1966,GP芝柏表先是在1957年推出名為「Gyromatic 」的機芯,搭載自動上鍊的機制,振頻為每小時18,000轉,1966年終於研發每小時平衡擺輪36,000轉的高頻率機芯,也就是運用機械原理將每秒鐘分割為10等分,時間分割的較細,手錶走時就更加精準。憑著這個創新的技術和腕錶設計,GP芝柏表獲頒瑞士納沙泰爾「天文臺百年大獎」,品牌特別推出了1966系列向這年份致敬。

Girard-Perregaux 1966 Full Calendar - Episode 1

Girard-Perregaux 1966 Full Calendar – Episode 1

2017年全曆表精鋼版1966系列,表盤直徑為40毫米,包含日曆、星期、月份和月相顯示等實用功能於一身,為了讓錶迷們感受經典與新生的交融,今年GP芝柏表特別特別邀請台灣知名模特兒洪翊展Yee,前往香港拍攝形象影片。1960年代香港,是個眾星雲集的年代,張學友、劉德華、梁朝偉都在這個時候出生,公共建設、教育制度以及生活品質也有了突飛猛進的變化,可說是歷史與經濟轉捩點;如今這裡已經成為全球金融中心,有著無數頂天的商業大樓,也有著殖民時期的私家古宅,鏡頭跟隨西裝筆挺的Yee踩著復古腳踏車,穿梭於過去及未來,就像是GP芝柏表一樣,經典卻又不忘記不斷向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