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就是一般民眾對於時尚的態度,那麼台灣時尚永遠沒有未來

(2017 / 6 / 23 更新)
 

 

 

 

 

 

 

Angus Chiang 2018SS 槟榔西施

TianweiZhang(@tianweizhang)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昨日江弈勳(Angus Chiang)在巴黎舉辦2018春夏男裝,其紛擾在知名粉絲團 垃圾文界的一位美少年 下延燒蔓延,「看不懂」、「這是被惡搞吧」、「MODEL可以呼吸嗎」評論此起彼落。

關於此秀,《Bof》編輯對這場秀註下〈檳榔西施在花都〉,並寫下「 2018春夏系列是這位設計師對寶島台灣的一首讚歌。」讓人聯想到台灣書法大師徐永進曾揮毫將女王頭、熱情好客、檳榔西施和阿媽抱孫..等文化意象表達在 TAIWAN 的字體上,而江奕勳的伸展台色彩猶如大海般,秀上的單車騎士裝束、解構的丹寧外套也不免讓人直接聯想到學生暑假最熱血的活動—環島,進入服裝前的動畫背景讓整體畫面更顯扎實,#大頭鞋#人臉錢包 和 #高飽和度色彩 則成了品牌明顯的標章,他曾說這鞋怪一點好了,倒也與青春毫不違和。
 

Angus Chiang 2018 S/S

Angus Chiang 2018 S/S


他在後台接受《Bof》的訪問道:「這個造型的靈感就來自於裝檳榔的袋子。」其網狀背心、漁網襪、露背裝、薄紗、甚至神仙(檳榔)標語都與主題息息相關。
 


江奕勳的男孩們不吝嗇地以趣味的方式表達自己,縱使運動套裝在米蘭被玩爛了,可他依舊能以此為品牌核心走出新自我,且更盛於他人。其服裝搭配這盛夏豔陽中,不免讓人哼起:「我想你的快樂是因為我,這是一種驕傲的美麗,只要我對你眨眨眼,你就微笑…。」當然 1976樂團 的〈80年代〉、〈陽光男孩躁鬱症〉、〈煙火〉更是讓人莫名的醉了…。
 

Angus Chiang 2018 S/S

Angus Chiang 2018 S/S


根據今年6月初《週末畫報》訪問江弈勳的報導中指出,他本身也在思考著品牌未來,「巴黎、倫敦、東京,哪裡才是更好的下單渠道?還有秀場與實賣款式的比例問題,目前秀場與實賣款式的比例是 4:6,Angus Chiang 還在不斷調整變化。他深知品牌的前三季是在建立識別度和形像,買手在三季之內不會下單,『我想先做出鮮明的風格再慢慢調整。我覺得不需要第一季開始就做實穿款式、開始接單,這樣很容易被取代。』

「我一直都在做與我出生地的文化有關的東西。」沒有國外的名校加持,清一色的台灣教育背景,他支身打進國際前進巴黎,可當外人注意到了他的才華,台灣人卻看不到,也不想去懂。

(ps. 江弈勳(Angus Chiang)入圍2017年第四屆LVMH Prize青年時尚設計師入圍設計師,他是21位名單中(從1200位參賽者)唯一一位華裔設計師,而LVMH官網的介紹中寫著:「ANGUS CHIANG展示的設計靈感來自台灣文化;運用獨到的視野,結合幽默和快樂的願景將美感帶入生活。 」)


延伸閱讀:
為什麼時裝秀上的衣服總是那麼誇張讓人看不懂?
「情緒勒索」的身不由己?淺談亞洲人學時尚設計的艱苦環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7 / 2 / 21 更新)

當台灣設計師走上時裝週,鄉民是這樣對待他的

誰是江奕勳(Angus Chiang)?
 

Angus Chiang via http://vanfashionweek.com/

Angus Chiang via http://vanfashionweek.com/


江奕勳(Angus Chiang),出生於1991年5月17日,綽號Honey 3的他不像其他旅居外國的設計師,成長與求學都是完整的台灣本土資源;採訪中他表示自己成績一直不理想,只是偶然在一次教室佈置中表現出對於色彩的興趣,老師就建議他去讀復興商工,那時候也不是念服裝相關而是電腦繪圖組,大學時期也沒考到第一志願(實踐大學媒傳系),最後進入服裝設計系的夜間部就讀。2013年,他拿著自己的畢展系列作品「航向月球Sailing to the moon」參加「倫敦畢業展時裝周(Graduate Fashion Week),」勇奪國際首獎。該協會是全球最大規模服裝設計畢業展,從1991年創立,網羅最傑出服裝設計學院的畢業生作品,在過去22年內,從此展演被發掘的新銳設計師包括Alexander McQueen、Stella McCartney、Christopher Bailey (Burberry)、Hussein Chalayan、Julian McDonald以及更多。
 

Sailing To The Moon

Sailing To The Moon

Angus Chiang FW 2017

Angus Chiang FW 2017


這位台灣設計師服完兵役後,繼續潛心於設計之中,2015年成立同名品牌,並持續在倫敦時裝週發表走秀;17日,江奕勳以校草愛上花(PROM KING AND HIS FLOWERS)為主題再度登上T台,靈感來自90年代的電子音樂和嘻哈文化,Chiang採用一貫明亮的色系,搭配他記憶中的校服與課業用品,所以可以看見相當懷念的國語作業簿樣式設計,以及搶眼的誇張髮型,網站Backstage Tales更用「一位來自台灣的設計人才( a new design talent from Taiwan)」來形容這次發表。
 


那我們台灣觀眾是怎麼反應呢?
 

16831068_10210012081311201_7381656042146372574_n

台灣PTT網友回應Angus Chiang 2017秋冬系列


兩天後,蘋果日報報導了這次走秀,並被轉貼上PTT八卦版,由於回文不用露臉,所以底下鄉民的非常直接的給予爆炸性的劣評,「這三小服裝?」、「這哪有什麼設計啊?印上去而已」、「所謂的時尚就是大家都不懂就是時尚吧?」、「這些人的美感都怪怪ㄉ」「沒有最醜只有更醜」…諸如此類的攻擊性發言此起彼落。江奕勳也只能用「不管好的、壞的,有回應都是好事」來順從民意。

除了鄉民的批評,江奕勳在開發過程中也受到台灣廠商的刁難,「像我做膠印、植絨這種比較特殊的布料材質開發,由於不是大量生產,根本找不到公司願意幫我開發樣本,乾脆買下機器自己製作;尋找理想布料相當耗時,個人工作者只能在零售布市買布,但好布難尋。」

 

亞洲文化正是時尚顯學

v.wxjx123 gosha-rubchinskiy-2015-fall-winter-collection-0

反觀其他國家設計師,同樣簡稱A.C的陳安琪(Angel Chen),一樣是在2015年創立同名品牌,靠著一件「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風衣在歐洲風生水起,另外像是韓國設計師Hyein Seo、Ports 1961,以及大家熟悉的Yohji Yamamoto、Gosha Rubchinskiy通通都用上了中文字,這時候大家都喜孜孜地表示「中文攻佔時尚圈」「衣服上有中文才是潮」的同時,卻又穿著「超級乾燥」在批評自己國家的設計師。有人說,跟鄉民認真就輸了,但如果這就是台灣民眾對待台灣本土設計師的方式,試問我們又憑什麼能夠要求時尚產業在台灣可以如何發展?
 

螢幕快照 2016-06-17 下午3.27.14

「80年代初新興的日本設計師和紐約的流浪漢是同時期出現的,令人驚訝的是,當時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些,隨著時間的推移,川久保玲承認說她的靈感來源,當有人問她『你覺得誰是穿的最好看的女人?』她回:『流浪街頭的女人。』不管她當時的說法現在看起來有多麼的滑稽或是譏諷,或是有些藝術家認為,那就是她的靈感來源。其實很多人在無意中的穿著,都影響到了這種敏感的話題,但從時尚研究者的角度而言,80年代初,我們在紐約街頭很多地方看到的是,那時候人們穿的衣服的那種形態,類似歐洲中世紀的服裝。街拍大師Bill Cunningham在紀錄片曾說:「錢是最便宜的東西,自由卻是最昂貴的。」

但曾幾何時,我們早已放棄了創意設計的自由,只忙於追求快速的便宜文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